喝茶记

纽约时报 | 慕容雪村:我在北京被“喝茶”

我这样的中国作家常常要艰难抉择:当身边的朋友毫无来由地被捕、被软禁、被驱逐,我是该沉默无语,还是该挺身抗议?如果我因为不愿保持沉默而身陷囹圄,我又该如何面对我的家人和朋友。...

阅读更多

新浪微博:网友晒喝茶请帖

@dozenhuang:现在喝茶都发请柬了 @wangli0815:我旦化学系一留学生推特上较活跃,然后。。 原文转发(937)|原文评论(170) 收起 | 查看大图 | 向左转 向右转

阅读更多

推友翔肖喝茶记

从推特上记录的信息来看,我是5月17日晚21点57分警察正式登门的。在这20分钟前,派出所先派出协警直接到本人租住的住房借口搞人口登记。登记完我以为没事了,没想到20分钟后,警察正式上来并要求进门并带走我,但没有主动出示证件。但在我们的要求之下,民警出示了证件。 媳妇儿第一次见这场景,她表现得倒还冷静。她问民警是什么事由要带走我,民警以不方便说拒绝回答。这样,媳妇儿就拒绝开门。但民警一再要求进屋并说是口头传唤我到派出所,并威胁说不开门就回去搬救兵,可能是强行进入的意思。媳妇儿依然坚持要求对方出示书面的传唤通知书,对方说没有,并说“你是在中国”。这样来来回回僵持了大概5分钟左右。 于是我只好妥协,开门让民警进屋并答应跟他们走。民警进屋后,先取得媳妇儿的个人身份信息并作了简单的记录。在大约22点10分左右,我上了警车,其中一个协警坐在我身边。 在车上,民警说我媳妇儿真是天真,学法律的还那么不懂事。我说按法律来说她没错啊,互相理解一下,他笑笑。 22点20分,我被带到广州琶州会展派出所。一位便衣在沙发上坐着,看样子是在等我的到来。此人看起来长得挺英俊,是个40岁刚出头的男人。第一印象感觉还不错。 我没问这位便衣的姓名,也懒得问。他开门见山,并客气让我坐下。于是我们便在一个会议桌边开始对话,不过在他们眼里,这是询问或者其他名称吧。 在对话中,民警检查了我的手机,但我手机没电了,已经关机,可是还是拿给他们看一下,确认没开机。 具体的对话内容涉及最近流传很广的MLH革命(Jasmines),我直接告诉对方,我反对这样的东西,而且从来没有发表过支持这类活动的言论。我从申我的立场,我反对任何可能会危及人的生命的激烈变革。也和对方讨论了关于广州市相对于内地城市的开放状态,双方都对广州相对其他地方的开放都表示了赞同。 我还表示,这MLH革命(Jasmines)搞不起来的,因为现在虽然老百姓生活有些还很贫穷,但相对以前困苦的日子现在要好些。但并不是政府不要重视,不应该去强力压制,而是要解决可能参与的这些人所面临的不公正。 后来在对话中,一位长官模样年纪与前面便衣警察差不多的人也进来,我也没问他的身份,他们肯定是同事。他们主要还是反复问我关于MLH革命(Jasmines)的态度和看法,我反复重申我的观点。谈话中,双方的气氛还是比较好的。涉及信仰、经济、社会、政治等各方面的话题。我和他们在大多数的看法上有一致之处,分歧并不大。看得出,这次便衣的业务素质明显比去年找我的高一些。而且他们表示,这次是上头交待的任务,他们是负责执行。 听我在广州市呆了11年,他们说我对广州市作出了不小的贡献。虽然自己也是为了生活再说也是喜欢这里才一直呆着,但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比较爽。 他们多次向我暗示了他们自己的观点,并表示政治改革是必须的,而且现在明显经济与政治没有协调发展。说广州离香港很近,广州人的许多亲戚都在香港,平时都会带给他们许多资讯,从这方面来说广州的开放程度是有原因的。 这次对话大概用了2个多小时,中间因茶喝多了和问询我的便衣一起上了WC,我夸他的对话素质对上次那个警官好多了。他说那个是北方人,可能是和南方人想法不一样的原因。 这个南方便衣自称是广州人,说话难得务实。许多问题都只讲现实,而没有像上次那样提高到意识形态上面。我说我喜欢这样交流问题,大家敞开,有啥话说啥话,没有任何保留。但是我要求对方下次别以这种方式,因为我不想我媳妇儿受惊吓,有什么事直接打我电话,别去打扰我的家人。 双方还对“革命”一词的概念作了讨论,我说我认为阿伦特对“革命”一词的介绍我比较认同,愿意大概是让事物回归原位,有一种循环的意思,这一词最初来自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但现在许多人的理解可不是这样。他说,大多数人认为是革命,就是要革掉谁的命。如果乱了,那么有房子的人就可能成为革命的对像。我说,我们的官方意识形态教育一直告诉我们,革命是好的,是被宣扬的,人们有这种看法也实在是与我们的教育有深刻的关系。我们总认为革命就是伴随着暴力,可革命就是被官方鼓吹的嘛!他们没表示反对意见。 在涉及消息管制方面,我说,新闻越封锁越不利,因为这会导致信息不畅通,也不利于培养理性的公民。有些事情官方不仿放开,让大家从各方面讨论问题,这样人们看清了事件的原本面目。年轻人本来就对新鲜事物敏感好奇,假如有天发现这个世界与官方宣传的东西不一样,那么他们愤怒也是情有可原的。正如我,十年前刚看国外新闻报道中国的时候,发现这世界黑白颠倒了,于是变得偏激了一段时间,但后来通过阅读对事物有更加周全的看法后,我变得相对理性许多。 在笔录结束,我提出打个电话给媳妇儿报个平安,他们允许我使用派出所的固定电话。 结束后签字确认了询问记录,并签了份保证书,保证不发表任何支持MLH革命(Jasmines)的言论,不发布任何反政府消息,虽然我之前也从来没发布过。我问他们,那我调侃MLH革命(Jasmines)行不行?他们笑笑说可以。 18日凌晨0:46分,我被他们用警车送至我居住的小区门口。历时两个多小时的第二次喝茶结束! 喝茶的最深的体会就是,一定要看书!多看书!对他们所说的一切内容心中有底,你才可以慢慢消除恐惧。 Tagged: 翔肖 , 茉莉花 , 喝茶记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404档案馆》———大学女生的广告与铁路女工的死亡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Facebook专页:六四纪念馆
推荐理由:32周年纪念日,香港六四纪念馆被迫暂时关闭。请访问该纪念馆的Facebook专页。

Facebook专页: 1989年的传真
推荐理由: 1989年5月及6月的传真,虽然热感传真纸早已褪色,却记录了香港学联与北上声援同学、海外中外人士、香港市民、各大传媒的信息往来。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