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人民网 | 四川省委书记:坚持与达赖集团斗争加强藏区维稳

11月24日,省委书记王东明前往“5·12”汶川特大地震震中阿坝州汶川县,慰问干部群众,调研灾后重建和产业发展情况,强调要将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作为首要政治任务,与弘扬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和巩固发展灾后恢复重建成果结合起来,继续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抓好加快发展、改善民生、维护稳定三件大事,推进民族地区跨越发展和长治久安。 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一同调研。...

阅读更多

北川高价出售山东5.12地震援建住房

绵阳,四川——六四天网报道,7月16日下午,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灾民维权代表表示,北川出售山东5.12地震援建住房,每平米售价2000余元。此前,山东省曾多次明确表示北川援建住房不会向北川政府与灾民收取任何费用。 据悉,在5.12地震灾后重建工程结束后,山东省无偿援建的北川新县城投入使用。在北川新县城住房分配过程中,北川当局出台价格,要求部分灾民,以每平方2000余元的价格向政府购买安置房。如果不向政府缴纳购房费用,不得参加政府的住房分配。而在早前的新闻报道中,山东省曾多次明确表示北川援建为中央统一规划的无偿援建,不会向北川县人民政府与灾民收取任何费用。 报道称,经查询,北川震前房价为1400-1500元,新县城对外销售商品房房价为2500元左右,北川政府出台的安置政策与商品房价无异。 FMN 引用: 六四天网

阅读更多

韩寒:什邡的释放

我想到了自己的家乡,上海化工重区金山区亭林镇的一个农村。我目睹着故乡是如何从一个绿水炊烟,空气新鲜的地方变成今天这样,十年,只用了十年,老家已经变成河水如染料,空气似毒药的地方。当年发展这些污染严重的工业项目时,政府骗村民说要发展GDP,政府只有税收多了,才能造福大家。十年过去,周围村民们的生活压力和福利状况比起以前没有任何的改善,但我们再呼吸不到好空气了,我老家边的那条河更是惨不忍睹,一周七色,看一眼就知道是礼拜几。亭林镇的老百姓选择了忍,因为环境部门的检测报告显示,一切合格。是,做人做事,如果没有了下限,可不什么都合格么。可你见过连小龙虾都活不下去的水质么?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四川灾后重建村民到省政府投诉捐款被侵吞遭推诿(图)

省信访局门的大型的警用客车,车子一直发动着,里面坐着警察 武警从政府门口列队经过,政府门口戒备森严 (维权网信息员刘雅婷报道) 3 月 6 日上午 8 点 30 分 左右, 四川省彭州市军乐镇玉皇村村民代表 26 人,来到四川省人民政府投诉:军乐镇玉皇村非法截留红十字捐款一事及该村非法倒卖集体土地的事情。一辆大型的警用客车一直发动着,停在省政府门口附近,车上窗帘是拉起的,无法看到有多少警察。 在省政府信访部门递交了投诉信后,军乐镇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廖明忠该村现任支书何斌(电话 13980498269 ),吴学义(驻村干部)等五名官员来到省政府门口,对村民说,村委会会在本周周末给大家一个答复。但村民代表们认为,已经向他们反映情况这么久了,一直没有给答复,现在这样说,明显是推诿,因此村民们拒绝离开,见村民们不离开, 10 点 30 左右,廖明忠书记带领一同来的官员,开车到附近的一个饭馆喝酒,将车停住楼下的路边,上去后不到五分钟,就被交警的排障车拖走。 村民们认为:今天廖书记和何斌等人带人来只是走过场,向他们的上级表示他们来维稳了,至于村民们反映的问题,估计他们已经想好了对策,摆平了相关部门,因此他们并不害怕。说白了,今天何书记就是出来混维稳费的。   据了解:军乐镇玉皇村灾民红十字捐款被侵吞一案,被海内外媒体曝光之后,村书记黄世勇被停职(未见书面材料,指派了原镇党委副书记何斌来该村担任村支书),已追回捐款 70 余万元,已经分别发放给了村民。 但余下的 70 余万元,该村村委会向村民出具了一张盖有公章的收条,内容是用于“缴纳土地权属金和税金”,毫不掩饰他们截留红十字捐款的行为。 村民们对此表示质疑,村民们认为:国家并未规定要收取灾后重建“统规自建”人员的土地权属金,而且,村民们也没有看到村委会代村民缴纳了什么“税金”,向村委会要相关文件,村委会却拿不出来,为此,村民们联合向镇、市相关部门反映了情况,但各相关部门至今未给出解释。 据村民们说,今天还到了省纪委去递交材料,但纪委信访接待人员只做了记录,并未出具收到材料的书面文书。 在这段时间里,村民们自己又调查出村委会违规倒卖集体土地等众多问题,以及“建设玉润芳苑小区”时涉嫌贪污导致豆腐渣工程等问题,并形成了文字向各级相关部门反映。 附投诉书全文: 投诉人 : 王元虎 / 苟仲军 / 易少蓉 / 祝庆华等 1000 多位彭州市军乐镇玉皇村村民 被投诉人 : 黄世勇    职务 ; 玉皇村党支部书记 投诉事项 : 克扣红十字会给村民的捐款 , 利用职权 , 中饱私囊 . 把给灾民修的灾后重建房修成豆腐渣工程。 事实理由 : 彭州市红十字会捐给村民用于灾后重建的建房补助款每户 15000 元 , 被黄世勇侵占挪用后 , 村民通过网络曝光 , 媒体给予了密切的关注 , 得到上级领导的重视,现黄世勇已离开了书记岗位 , 捐款又追回了 48 万元。加上上次发放的每户 2135 元,共计 211365 元,现合计追回红十字捐款 691365 元已发放给村民,但还有 793635 元红十字捐款去向不明。镇领导解释说是用于土地权属金的补偿,但村民们不认可,我们认为:我们原来的宅基地被政府免费收走,现在给我们灾后重建的人均面积远远低于原来的宅基地面积,政府不仅不给我们补偿,还让我们支付土地权属金,我们相信不是政府的规定,如果彭州市确有这样的规定,请出示相关文件,否则,我们认为还是个别领导将这部分捐款挪用了。 在村民对黄世勇网络举报后,黄世勇指使李华邀约不明身份的人,将村民代表苟仲均打伤住院,报案后,警方据不立案,也不依法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书,让苟忠军去做伤情鉴定,这中间有什么猫腻请领导查明给群众一个交代。 近期,本村村民对黄世勇进行调查发现,黄世勇在位期间利用职权,中饱私囊,现将村民调查的相关情况向领导反映,请领导调查核实,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1 、 2001 年左右,玉皇村的专业队约 20 亩土地,在全体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卖(租)给了不明身份的人,用于开设租赁公司。所得款项也不知去向。 2 、 2008 年,听村民们说大地震之前,位于一组土地上的小学约 9 亩土地(包括教室和操场),被黄世勇等人以 38 万的价格卖给了他人。一组的村民分得了其中 17 万左右,其余 21 万不知去向。 3 、 2004 年,位于玉皇观的大队部,(即原来的村委会办公场所)是楼上楼下各三间的办公房,以及耳房院坝等,占地约 1 亩,那是当年政府拨款 7 万多修建的,被黄世勇等人以 4 万的价格卖给了本村村民张主良。 4 、 2005 年,又将大队部的原来的酒厂部分,连同厂房和院坝共约 5 亩,以总价 3,5 万元的超低价,拍卖给了黄世勇书记的弟弟黄军,而出更高价的人却没有竞拍到。这种拍卖显然不公平,里面有多少猫腻只有请上级部门调查处理。 5 、 2008 年,政府又在酒厂后面的僻静路边,出资 4 万为村上修了三间办公房瓦房。地震后这几间房屋却被以 500 元的价格卖给了黄书记的弟弟黄军,占地约 1 亩,包括围墙铁大门等等,即使卖废旧材料都不止 500 元。 6 、村民按照政策把自家的老宅基退耕后,统一换到政府规划的新小区去建房时,却被收缴土地权属金每人 2300 元,这笔款项到底是政府规定收取的,还是黄世勇巧立名目收取的,请政府调查,给村民一个书面交代。 7 、 512 大地震后不久,政府给玉皇村的每户灾民 200 元的过渡安置费,所有玉皇村灾民都签了字,却至今没有领到钱?这笔钱到底到那里去了? 8 、政府规定:统规统建和统规自建的灾民,每户拆迁还耕后政府补助每户 3200 元,这笔钱至今村民都没有领到,到那里去了? 9 、 512 大地震后搭建临时安置简易棚时,政府补助了每户 2000 元,有部分灾民领足了。很多家庭只领到 1000 元,更多的灾民却是分文没领。 10 、地震后国家给每户下拨的维修加固费 5000 元,然而,我们村每户实际上每户只拿到低于 3000 元,其余的 2000 元甚至更多到那里去了? 11 原址重建的灾民,由村支书黄世勇等人指定施工人员签字,方可发放救灾款,但却要收取每户两百到三百元不等的签字费,这笔钱到底是政府征收还是黄世勇收的? 12 、 512 地震后,全国各地的同胞送来了很多各类救灾食品,实际上领到的只有平均每户不足 1 瓶的矿泉水,且是大地震发生 12 天之后。这期间书记黄世勇以村民的名义领取了多少救灾物资,请上级领导给我们一个交代。 13 、玉润芳苑的基础设施费用,每户 2 万元由村委会集体安排开销,即小区共有 198 万元基础建设资金!据军乐镇纪委书记兼党委副书记廖明忠曾告诉我们,我小区的最初的基础设施费用不够,又向上级申请了基础设施追加资金 60 万元。这些至今到底是怎么使用的,用在了那些地方,请上级领导进行审计,向村民们做个交代。 14 、 2009 年夏天,统归自建的灾民,每平米灾民支付给村委会 745 元,可施工方却只拿到了 625 元,包括材料费,而材料却是由镇党委副书记廖明忠和村支书黄世勇购买,并且在修建中,房屋就出现严重的偷工减料,剩下的 120 元到那里去了? 15 、 2009 年夏天,黄世勇请来的施工队在为灾民修新家时,多项修建指标都严重违规,村民们眼见自己家的房屋被建成了豆腐渣,村民进现场阻止豆腐渣工程成型,却被施工方暴打。村民们当时就联名向各级部门反映豆腐渣情况,被黄世勇书记以各种方法阻止下来了。请上级领导对玉润芳苑房屋质量进行鉴定,确保不会再次出现 5.12 地震的悲剧在这里重现。 16 ,小区的下水道工程已修好了几年了,却至今没能投入使用,每到雨季,就会有很多地方,村民家房子附近的下水道开始渗漏倒灌污物。 17 、玉润芳苑小区的中心广场是由彭州市建设局援建,整个小区的绿化树的工程是由彭州市林业局捐赠栽培的。皆不属用基础建设的专款。然而, 2011 年 5 月份左右,村党委会书记黄世勇要求灾民们在自家住房周围移植小树绿化,说绿化节省下来的钱可以分给各户。玉润芳苑小区房前院后的小树都是村民们自己栽的。而节约出来的彭州市林业局、彭州市建设局援建款项在那里? 18 、玉润芳苑的小区内的路灯是彭州市电力公司捐赠,安装前强调过无需灾民出钱,后来,却以每盏路灯 2000 元的价格向小区住户报账,这些钱到底到那里去了? 19 、军乐镇纪委书记兼党委副书记廖明忠曾向小区灾民解释,小区内的室外埋地线, 60 万元由某单位捐资,不从基础设施专款内拨款,那么基础建设费是否扣除这部分款项?请领导组织审计。 20 、玉润芳苑的灾民的原来的房屋宅基地被政府免费征收,灾民必须把它还耕且向村委会交每人每年 10 元的租金。我们的包产田都没有向国家交费,人家还耕的土地国家还要补助,为什么我们还耕后的土地还需要交钱,这是政府规定还是村支书黄世勇自己做的? 21 、玉润芳苑小区设了清洁工一名,村委会的清洁工的工资支出与清洁工作人员所领工资差距实在太大。李秀干了 6 个月每月工资 700 元,王久全干了一月领了月薪 900 元 黄士元干了一个月月薪也不足 1000 元。此后没有再设公共清洁员工!但实际上村委会的报账却是好几万元,这笔钱到底支付给谁了? 22 、灾民们搬进玉润芳苑小区的新家也住了快两年了,房屋的丈量,核实等工作早就结束,听说相关产权方面的证件也早就办了,却怎么迟迟发给我们?以上提问都请做出书面答复为谢! 此致 四川省人民政府 控告人 : 彭州市军乐镇玉皇村全体村民 2012 年 3 月 6 日

阅读更多

BBC | 报道:毒品艾滋导致四川彝族危机

中国经济的发展给山区彝族民众生活带来的改善仍很有限 中国《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毒品和艾滋病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导致至少2.5万儿童失依。 凉山彝族自治州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473万人口中有近半都是彝族人。 但是《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指出,生活在山区的彝族农民生活与现代社会脱节,仍陷于贫困境地。 凉山位于四川和云南交界地带,同时历史上彝族也有着种植和贩卖鸦片的历史。 山区土地贫瘠,种植传统农作物并不能致富,但是种植罂粟则可以带来较大利润。 在共产党建国并禁毒之前,凉山彝族人一度曾把种植和贩卖鸦片作为他们最大的经济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指出,从90年代末开始,毒品再度流行,“几乎是青壮年都开始沾染”。 报道称,吸毒问题造成原本贫瘠的彝族社区犯罪横行,家庭破裂,甚至越来越多的妇女加入到贩毒者的行列。 报道说,目前在凉山彝族社区,到处可以见到失依儿童,他们中有的父母双亡,也有的虽然仍有父亲或母亲,但是却并没有承担抚养他们的义务。 同时毒品的流行和相对松散的家庭结构也导致凉山彝族社区艾滋病流行,不少儿童也是病毒感染者。 不过报道指出,艾滋病人可以得到国家的免费救治,而且彝族社区并不歧视艾滋病人和病毒携带者。 曾在中央民族大学任教授的凉山彝族人侯远高在当地开设凉山妇女儿童发展中心,希望帮助彝族人自救。 侯远高指出,虽然中国当局给彝族人提供了一些补贴和优待政策,但这些政策和补贴对改变凉山彝族现状作用有限。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