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派精选

墙外楼 | 维基解密:北京最高层独一无二的隐秘世界

本文为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国驻北京大使馆2009年7月23日发往美国华府的电报。电报代号09BEIJING2112,保密等级:保密(Confidential)。 电文概要 根据可以接触到(中共)高层的大使馆联系人,达成共识和保护既得利益集团的欲望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做决定及中国领导层互动的主要驱动力。联系人多次描述了中国这个一党制国家的高层就像大公司的高管,这些高管是由强大的利益集团互相影响决定出来的,或者是通过党内大佬亲属组成的“太子党”和在党内一级级爬上来的“店主”之间的竞争所形成的。   胡锦涛是董事会主席? 有两位关系广泛的联系人表示,中共的政治局决策类似于大公司的高管。政治局常委贺国强的外甥陈杰人(Chen Jieren音译)(要保护)和一个共青团网站的编辑在(2009年)5月13日告诉PolOff,党的总书记可以比喻成大公司的董事长或首席执行官。曾在1980年代末服务于温家宝的中央委员会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吴稼祥(Wu Jiaxiang音译)(要保护)在5月18日与PolOff的会面上也是用了同样的类比。吴说政治局常委做决定就像是公司,更大的股东有更多的决定权。“胡锦涛持股最多,所以他的观点最受重视。”按排名以此类推,但是据吴说,政治局常委并不正式投票。他坚持认为“是共识制度,常委成员可以行使否决权。”   陈杰人以前曾经告诉PolOff他知道“重大政策”,例如国家对台湾或北韩的核心政策,必须由政治局25名全体成员来决定。他说,其它更具体的问题,可以由9名常委决定。一些问题进行正式投票,而另一些则是通过讨论达成共识。陈讥讽的说,无论哪种方式,政治局是“世界上最民主的机构”,是在中国唯一存在民主的地方。   高层互动:既得利益集团说了算   卢跃刚(Lu Yuegang音译)(要保护),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他3月12日对PolOff断言,党应该被视作是由利益集团组成的集体。他声称,不存在“改革派”。陈杰人在与PolOff的几次谈论中也发表了同样的看法,声称中国的高层已经瓜分了中国经济“这张饼”,产生了一个僵化的体制,在体制内“既得利益”做决定,阻碍改革,因为领导人们操纵着确保那些利益不会受到威胁。陈说,这已经“众所周知”,前总理李鹏和他的家人控制了电力利益;安全头子周永康控制了石油利益;陈云家控制了中国大多数银行业的利益;贾庆林是主要的北京房地产开发商背后的利益;胡锦涛的女婿经营新浪集团;温家宝的妻子控制中国的珍贵宝石业。   光明日报高级编辑董玉宇(Dong Yuyu音译)(要保护)早些时候告诉PolOff,高层领导人与强大的经济界高管有紧密的联系,尤其是房地产开发商和企业老总,他们有些时候就是官员。董声称,地方上也是如此。他声称这些利益网络可以影响政策,因为大多数地方领导都是“买来的”官,他们要马上见到自己投资的经济上的“回报”。董说,他们总是支持快速增长的政策,反对可能会伤害到他们利益的改革努力。他说,既得利益集团尤其倾向于反对媒体开放,恐怕有人会质疑土地买卖中的黑幕交易。董总结说,因此,“增长至上”的支持者们总是比那些主张控制通胀或照顾穷人的人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董认为,高层政策的核心特征是下台后,要确保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因此,现任领导人精心培育亲信,一旦他们下台,这些亲信可以捍卫自己的利益。董说,这是很自然的。   太子党 vs.店主   中国社科院学者董力胜(Dong Lisheng音译)(要保护)和一位有太子党背景、为美国公民的美国大学的教授,分别描述了中共高层的领导层主要由“太子党”和“店主”组成。在近几个月的单独对话中,这位教授和董力胜都说,一些人认为中国的“太子党”都一致认为,他们作为以共产革命名义洒热血的人的后代,有“权力”继续当官,保护革命成果。这种心态可能把“太子党”与党内没有这样家庭背景的人对立起来,例如胡锦涛、温家宝和党内团派背景的人,这些人被嘲笑成“店主的儿子”。这位教授说他听说一些太子党家庭谴责那些非太子党说:“当我爹流血牺牲的时候,你爹在卖鞋带呢。” 维基解密 – 2012-12-23

阅读更多

BBC | 中共“太子党团派之分不可取”

谢淑丽(Susan Shirk)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的最大危机是自上而下。 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二十一世纪中国研究项目”召开了一场美国中美关系专家学者主持的中共十八大研讨会。 对国内外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将中共领导层划分为所谓“团派”、“太子党”或“上海帮”的说法,在研讨会上做主题发言的专家表示这一划分“不可取”。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学教授、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学术主任谢淑丽(Suan Shirk)和美国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认为,将中共的内部分为“太子党”和“团派”两大派别的分划法过于简单化,并不能足以此说明中共内部错综复杂和不断变化的矛盾和斗争。 而在另一些问题上,专家们的观点不同,比如在中国面临的最大社会问题上,裴敏欣认为中共执政的不合法化,导致政治和社会经济危机。中国社会面临着出现自下而上的革命的压力。 但谢淑丽不同意这一观点。她认为,中国社会低层出现革命改变局势的可能性并不大,而最大的危机在于领导层内部决策过程不民主和不透明,可能导致领导层内部的分裂。所以,社会面临的最大危机并非自下而上,而是自上而下。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院长期重视对中国的研究和课程设置。该学院当代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为美国高校之最。 现任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坎贝尔、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主任约翰逊等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均为该校校友。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中共权力大交接(一)之幕后权斗

中国十年一次的政治权力交替即将在今秋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揭晓。由于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正扮演越来越举足轻重的角色,外界对中国新一届最高领导层将把中国领向何方普遍十分关注。 VOA卫视记者林枫最近采访了多位在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请他们分析十八大对中国政治、经济以及中国同世界关系的影响。   *令计划调职再爆权斗内幕*   就在中共高层紧锣密鼓地筹备十八大之际,9月1日,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突然宣布,62岁的栗战书接替令计划出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转任实权较小的中央统战部部长。   在十八大召开前夕的这一宣布让人颇感意外。55岁的令计划一直是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得力干将,一度被认为是进入政治局常委的有力竞争者。栗战书则是胡锦涛未来的继任者习近平的重要亲信。此次重大人事变动后,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令计划入常的可能性已不复存在。   令计划的调职再次燃起人们对中共高层为权力明争暗斗的浓厚兴趣。   然而几天后海外媒体纷纷报道,令计划被调离中办主任一职与他的儿子令谷今年3月在北京发生的一场车祸丑闻有关。在那此次车祸中,令谷超速驾驶的黑色法拉利撞上一座立交桥,跑车报废、令谷丧生。据纽约时报报道,跑车上当时还有两名衣不遮体的年轻女子,而且车祸发生时车上“其中两人或多人可能正在发生性行为。”   这起不堪的车祸让人不禁联想到薄熙来丑闻,因为薄落马的一条罪名就是没有管好家人。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不久前因参与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而被判死缓。虽然令计划之子的法拉利车祸还未经官方证实,但这两起事件显然都成为了中共高层两大派系之间争权夺势的谈判筹码。   *中共精英政治的“一党两派”特点*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研究主任李成表示,派系争斗反映了中国政治“一党两派”的特点。 “派系政治是研究中国政治目前一个最主要的着眼点。”李成说,“我的观点是,中国进入了一个有比较弱的领导人,但是有比较强的派系,这样一个一党两派的布局。”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说,中共内部至少有江泽民的“江系”和胡锦涛的“团派”两大派系。 “我个人认为,(中共内部)肯定有江泽民派系,或是‘上海帮’,上海是他的地盘。胡锦涛和中国共青团是另外一个派系。还有人认为,中共还有一个太子党派系,也就是中共老人的子女组成的派系。”   *中共元老介入由来已久*   从毛泽东指点华国锋,到邓小平点江泽民、胡锦涛,再到江泽民点习近平,中共即将离任老人指点接班人甚至隔代接班人的传统由来已久。其目的是能在卸任后维护自己的政治资本和政治网络。因此,无论是“江系”还是“团派”都希望能借十八大换届之际,将自己的人马安插到重要职位上。   今年3月,原重庆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倒台引爆了中共内部在十八大前激烈的派系争斗。华尔街日报报道说,86岁高龄的前总书记江泽民在处理薄熙来问题上发挥了“关键”作用。江反对扩大调查薄熙来,“因为这可能牵连到江泽民本人或他退下来时帮助安插在新领导层中的很多盟友。”   但从最近对原重庆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的审判以及新华社对王立军案的报告来看,中共或许对在十八大前严办薄熙来达成了某种共识。新华社的报告说,王立军在向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反映海伍德被害一事时遭到这位负责人的斥责和耳光。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这是“目前中国政府给出的、最明确暗示薄熙来曾试图干预警方调查谷开来的书面材料。”这显示,薄熙来可能将不仅面对党纪处分,他还可能被刑事起诉。   如果薄熙来的确被严惩,这是否意味团派又得一分呢?   *政治局常委名单预测*   就在两派为十八大人事安排争得不可开交之际,又有传闻称,总书记胡锦涛希望在十八大上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数从目前的九人恢复到七人。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预计,十八大中央政治局常委除已无悬念的习近平和李克强外,还可能有李源潮、刘延东、刘云山、王岐山和汪洋。   沈大伟说:“李源潮会入常,他目前是中组部部长,但不大可能继续担任这个职务。他很可能将出任中纪委书记。刘延东入常的希望也非常大,她目前是国务委员。目前担任中宣部部长的刘云山,他也很可能会入常。一名来自公安系统的中共官员也可能将进入常委。还有王岐山,他的希望也很大。”   *团派胜出还是打个平手?*   外界普遍的一种观点是,将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减少到七人将是团派的重大胜利。如果按沈大伟预计的人选来看,有团派背景的常委将至少占到四人。   不过,海外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最近猜测,来自江系的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和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将取代团派的汪洋和刘延东进入政治局常委。   但最终政治局常委到底是九人还是七人,名单上到底有谁,谜底或许还要等到最后时刻才能揭晓。   *派系争斗对中国有利?*   对中国政坛高层深有了解的李成表示,中共内部的派系争斗对目前的中国来说未必是件坏事,因为这种竞争可以防止权力的过度集中。他说:“这个派系斗争并不都是你死我活,而更多的是权力的分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但令人遗憾的是,中国政治的高度不透明,以及从王力军出走美国总领馆到薄熙来落马,再到目前的“储君”习近平神秘从公众视线消失,这一连串事件让原本已经扑朔迷离的中共十年一次的高层换届变得更加复杂和难以琢磨。   ​​ 在下一部分,我们将邀请美国专家谈中共下一届领导人习近平,请继续关注。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中国高层有几派?几派分权中南海?

中国内外有很多人认为中国领导层有种种派系。至于是哪几派?众说纷纭。 中共是否“党内有派”?不少人同意毛泽东引用过的陈独秀的话“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例如中国作家许知远表示:“谁都清楚,薄熙来的命运,是由中南海内的派系斗争来决定的。” *两派三方* 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中共高层内部有“太子党”、“上海帮”和“团派”。 例如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3月下旬公布的调查报告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可以归为两派,一派是“太子党”和“上海帮”的松散联盟,以江泽民和曾庆红为代表,他们在幕后发挥作用。这一派倾向于经济发展,对贫富差距比较能容忍。这一派的下一代领导人中最突出的是习近平和王岐山。 这篇题为《中国共产党及其正在形成的下一代领导层》的报告还说,第二派是“团派”,由胡锦涛支持者组成。他们对中国贫困内陆地区,以及宣传、人事、劳工管理、民族和宗教事务比较有经验,倾向于照顾不发达地区,解决威胁稳定的社会经济问题。不过他们比较缺乏处理国家经济管理一些复杂问题的经验,比如外贸。这一派的名人为李克强。 这个报告也指出,这两派各有治理专长,必须相互妥协。而且两派并非界限分明,例如习近平在受到江泽民和曾庆红赏识的同时,也能被团派接受。 但是,在北京长大而定居纽约的作家毕汝谐认为,“团派”之说过时了。他回忆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现了由原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领导党中央的情况,所以当时有个说法叫‘团中央领导党中央’。” 中国作家和评论家王力雄也说:“外界把中共分为‘团派’和‘太子派’,既不准确也易误导,另一种分‘江派’、‘胡派’则是停留表面,缺乏分析。” *代际接班成派系 各领政权整十年* 王力雄把中共高层分成N派和N+1派。他表示:邓小平“同时指定两代接班人,江泽民(N)和胡锦涛(N+1)。一代只能在任两届十年,其后就要交给下一代。这种安排的好处,是在两代接班人之间形成一种制约”。王力雄还写道:“当江泽民把权力交给胡锦涛时,也仿效邓小平,指定了胡之后的接班人习近平,由此使 ̄隔代指定接班人∨成为模式。”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何汉里在谈到专制政权的权力传承时说过,中国过去的领袖接班问题是个难题,接班人要强大得足以在领袖死后接班,但又不能强大得足以在领袖在世的时候就抢班夺权。 王力雄认为邓小平解决了权力传承问题。他认为,“N系列”中的分派,没有主义、路线的不同,只有权力遵循规则轮替。王力雄表示:“这样的分派,不会有变革,只会有对变革的防范。薄熙来之落马,就是因为想在‘N系列’之外有所变化。” *毛派邓派自由派* 曾在中共中央党校辅助过胡耀邦的党史学者阮铭说,以薄熙来为代表的毛派,以胡锦涛为代表的邓派和以温家宝为代表的自由派,“过去这三派就是一个恐怖平衡,这次毛派暴露了,所以这个状况就打破了。” 政治学家严家祺也说:“从思想体系来说,胡锦涛与温家宝有分歧。”“薄熙来是借毛泽东来偷偷摸摸‘非邓化’。” 阮铭对VOA谈到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和李克强的联合:“毛派要夺他们的权,所以他们共同地联合起来,这样一个结果,我觉得,对中国未来的话,是正面的。” *精英和民粹* 而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成把中共领导层现在的结构称作“一个政党,两个联盟”。他说,一派是胡锦涛领导的民粹联盟,一派是产生于江泽民时代而如今由吴邦国领导的精英联盟。

阅读更多

夏明:王立军案引爆中共权力斗争

从北京到四川、再到重庆,正在上演一场充满刀光剑影的政治大戏。无论对身临其境的中国民众来说,还是对隔岸观火的海外评论人而言,由重庆市副市长、前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引爆的权力争斗显得非常戏剧化,扑朔迷离、雌雄难辨。 问题的复杂化由下面几个因素纠结而成: 相关内容 新闻人物:王立军 中国:王立军赴美领馆属“孤立事件” 中国:王立军在美领事馆滞留一天 更多相关的故事 时间:该事件发生在新年后、18大权力交接班之前,尤其是在习近平2月14号访美前一周。...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杀人犯欧金中,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他活着?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