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尼系数

墙外楼 | 中国的贫富差距究竟有多大

基尼系数是20世纪初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根据劳伦茨曲线所定义的判断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基尼指数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根据黄金分割律,其准确值应为0.382是比例数值。 正如世界上有两种足球,一种叫足球,一种叫中国足球。世界上有两种统计数据:一种叫统计数据,一种叫中国统计数据。如此推导,世界上也有两种基尼系数:一种叫基尼系数,一种叫中国基尼系数。网友曾留下这样对中国式虚假的调侃:老板的肾,当官的稿,小姐的泪,统计局的表。 2013年,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公布了过去十年中国基尼系数,2012年中国为0.474。此前,2012年12月初,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在京发布的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为0.61,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专家和官方的正面冲突,让广大公众不明觉厉,但还是有共识:都破了0.4的警戒线,证明中国社会贫富差距过大,已经危及基本公平,影响百姓幸福。 2014年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今日表示,2013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73。细心的读者发现,这个数据比过去十年的数据少了千分之一。先不管这个数据与专家和公众的切身感受有多大出入,但相当讲政治,因为这在佐证即使面对转型困境,权贵洗劫,一系列民生政策还是发挥了作用,中国收入分配还是沿着公平正义的道路前进了千分之一。 更可贵的是,面对质疑,马局长进行了耐心的解释:我们计算的基础就是40万户城乡居民日积月累的记账,公道地说,尽管这些记账户特别是高收入记账户,未必记得特别真实、特别全,但是总体来讲,它的基础比较扎实,来源比较明确,持续性很强。 我曾请教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中国统计数据靠谱吗?他回答:八九不离十。 其实,马局长委婉地道出了当下统计的一个困境:工薪族的收入状况组织上是掌握的,应该是真的,这点也能从个税多数由他们缴纳体现出来。麻烦在于很难弄清中国高收入者的状况。 首先,一个原因是隐形富豪太多。 据胡润介绍,中国大陆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今年达到263人,比去年增加64人。这些富豪中,有21%是靠制造业发家致富,另外20%集中在房地产领域。这些富豪的家产计算依据主要依赖于上市公司披露等公开数据,在中国诚信体系不健全、监管不到位、现金交易过大的今天,胡润直陈“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就体制内而言,即使政府正在着力完善个人财产申报制度,但究竟有多数潜伏在垄断央企和官场的超级富豪,估计会随着反腐的深入,会逐步拉开其神秘面纱。不少贪官家里有金船、坐拥几十套甚至上百套房产的奇闻已不时见诸媒体。 更重要的是,当下民生成为衡量各级政府政绩的核心指标,而收入分配又是重中之重,加上数字出官的传统政绩官沉疴难除,在权力运行不公开,统计工作不独立的背景下,难保这些数据不像过去的GDP那样被一些地区肆意注水。一个佐证是,每年地方的GDP总量都要超过国家统计局数据好几万亿。 即使如此,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较上年增长7.7%,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0%,增速跑输GDP。 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3%——这得益于中央采取了一系列对农村的惠民政策显现作用,城乡差距有所缩小,但仍有3.3倍。 但当下收入分配差距的全貌却无法呈现。当务之急不是宣布迷云笼罩的官方数据,而是真正摸清高收入人群的真实状况,让广大隐形富豪早日现出真身,而这又有赖于改革的深化、反腐的持续,最终推动高收入人群收入的监管制度建立健全。 毕竟,透明的穷人和浑浊的富豪构成了当代中国一景。 如果中国个人财富状况能实现公开透明,解决起来可以借鉴日本。日本是全球基尼系数最低的国家之一,一般在0.25左右,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通过实行高额累进税制“劫富济贫”,高收入群体的最高所得税税率达到75%,一般低收入群体只有15%。同时,通过深化改革、简政放权、回归市场,为全社会创造一个公平创富的可能,政府在这个基础上完善社会保障,为竞争中失利的穷人托底,如此,方为当代中国理性的公平正义观。 本文免翻墙链接: 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相关日志 2014/01/09 — BBC:印度 重症顽疾尚需猛药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02 — 从泰国政治混乱看中国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30 — 郎咸平:是什么打垮了香港制造业?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27 — 香港2013: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了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12 — YST:美国的未来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09 — 秦晖:中国存在底线道德危机 很多人富得没有理由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08 — 香港:地產霸權的誘惑和解惑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1/20 — 张鸣: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1/19 — 杀富济贫还是助贫增收?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1/11 — 豪宅和女色的“阔文化”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阅读更多

财新新世纪 | 收入的真相

——灰色收入为6.2万亿元,约占GDP的12%,集中在部分高收入居民,并有向某些中高收入阶层蔓延的趋势,说明腐败对社会的影响面在扩大。 ——城镇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501,城镇10%最高收入家庭的收入是城镇10%最低收入家庭的20.9倍,远高于官方统计的8.6倍。 ——相对收入差距有所缩小,但绝对收入差距和灰色收入总量仍继续扩大。...

阅读更多

环球时报 | 中国人的收入差距被夸大了

中国人的收入差距状况如何?国家统计局日前表示,中国的基尼系数在2008年达到峰值,为0.491,然后逐步回落,到2012年为0.474。根据基尼系数的定义可以得出,在基尼系数为0.5时,相当于25%的人得到75%的收入,2012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74的水平要比这个状态稍微公平一些。...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北京十三年来首度公布基尼系数 数值真伪引发质疑

国家统计局周五公布中国十年间的基尼系数,最高一年也仅为0.491,数据引发民众质疑。此前,有民间调查公布中国2010年基尼系数高达0.61。评论分析官方之所以此时公布数据是为了夺回话语权,掩盖近年贫富差距扩大的事实。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周五举行发布会,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首度公布了2003年至2012年这十年间的中国基尼系数,他介绍说2008年基尼系数曾达0.491,此后逐步回落,而2012年的基尼系数为0.474。 基尼系数是判断一个国家贫富差距,收入公平程度的重要依据,用定量测定收入分配差异程度,数字越接近1,代表贫富差距越大。国际上通常把0.4设定为警戒线,超过这一水准表明财富过渡集中在少数人之手,收入分配不均衡。达到0.6时,表明一个社会收入悬殊,会导致社会动荡。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1978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317,到2000年,已超过了0.4这一警戒线,然而,自2000年公布之后,统计局就再没有公布过具体数值,也没有作令人信服的解释。但在沉默了十三年之后,官方所公布的这一基尼系数却引来了民众的广泛质疑。 经济学家许小年当天在微博中写道:记者来电,要我评论今天发布的宏观经济数据。“假数真评,我有病?”那个基尼系数用郑渊洁的话说“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 也有网民嘲讽道:“统计局的数学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此前,联合国曾公布中国2010年的基尼系数突破0.52,2011年将突破0.55。本台记者注意到,上个月,西南财经大学曾发布调查研究报告,指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达到了0.61,与统计局所公布的数值相差更大。 就此疑问,记者周五致电国家统计局,负责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两者所采取的样本不同因而得出的结论不同,但当记者追问统计局的样本是如何采集时,工作人员表示要询问专业部门,他无法解答。 记者:“西南财经大学做的一个数值是0.61,但是我注意到今天你们公布的数值都是零点四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差距呢?” 工作人员:“不同单位做的,那么他采取的样本,可能都不太一样,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有可能不一样。它这种东西,咱们讲物理实验的温度啊、湿度啊,各方面的强度都得要完全一致。你不可能说在不同情况下得出同样的结论。那倒反而奇怪了。” 记者:“我想请问你们的这个样本是怎么样选取?” 工作人员:“你可以写信问我们的专业部门,不是我们做的这个事情,我们没法给您解答这个事。” 此外,对于统计局此前十几年都不公布基尼系数,而今年却公布了。有民众表示赞赏,认为“发了总比不发好”。但也有网民说:“基尼系数重要的不是绝对值的大小,而是回落的趋势。有意义的不是现在的数值是多少,而是从哪一年看起来出现了回落的趋势。”他认为官方是把基尼系数自2008年后的逐年回落当作了政绩发布。 研究中国问题的香港资深媒体人潘小涛周五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官方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发布基尼系数,主要是为了夺回话语权。 “第一就是,社会的压力已经很大,社会贫富悬殊的问题甚至导致对政府的不满,对中共的不满,这种压力已经非常大。第二就是,前段时间有一个民间公布(基尼系数)已经到了0.61,非常恐怖的数据了已经是。然后如果官方不公布的话,那个肯定会变成一个(事实),现在公布的话,其实是要争夺话语权,就是要把这种民间的感觉,民间的统计的权威性给压下去,要用官方的数据取代。” 但潘小涛也直言,官方这一做法的效果并不会好。 “但是我就觉得官方这个数据可信吗?他还说08年之后逐步的回落。怎么可能?这和我们的感觉相差太远太远了,所以我觉得这种目的,肯定效果不会大。当然我相信大家肯定情愿相信0.61更多于0.474这个数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404聊天室 | 妇女节特辑

她们为什么站出来进行公民抗争?她们如何建立社群,又面临哪些挑战?来听女性抗争者的故事。

美东时间:3月6日(周六)晚8点
北京时间:3月7日(周日)早9点

房间地址:https://www.joinclubhouse.com/event/Mw2DNJ8Y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