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霖

浦志强说“差事办砸了”

发出浦志强下面这信前,说几句不算题外的话。 昨天上午在法院外跟取证者对拍了一个多小时。傍晚前以《6月8日:“公正廉明”的法院外景观图》为题发了出来。本来是6月9日,我错写成6月8日了。后来发现错了,点“编辑”更正,却更正不了了。我猜到,这组图片多半要被处理掉了。果然,没多久就被私密了。好在,我在其他几个博客同时发出的都在,黄一龙先生转到他授虎博客上的,也长势良好。 无论如何,我还是很感谢新浪采取的是加密,而不是删除。这组图片是现场实拍,展示的是一批特殊人物的风采。这批身穿体恤衫的人负有对所有为此案到法院的人进行摄像“取证”的特殊使命。——“取证”二字,绝非妄言,这是畅畅被便衣抓进法院后,扣留她的人说的。畅畅因摄像被抓,但法院外很多体恤衫一直在摄像,畅畅不服,质问:“为什么他们可以街上摄像,我就不能?”对方直言不讳“他们在取证,是工作!” 昨天抽调了成百警察和便衣;便衣的摄像机里又装进去许许多多人,那还得花多少人力去调查啊?由此,维稳成本可窥一斑。 浦律师说, “相比之下,今天的气氛与去年8月12日开庭和2月9日一审宣判略显缓和。”不过,那两次带着任务摄像的可没有这次高调。 2010年6月10日 下面是浦志强信件全文 各位师友: 按成都中院6月6日临时通知的要求,我于6月9日上午10点,到该院第五法庭出席谭作人案二审宣判典礼。谭作人提起的上诉被驳回,四川高院裁定维持了对他的五年有期徒刑和三年剥夺政治权利。差事办砸了,让老谭为件没影儿的事真坐满五年,这证明我和夏霖的水平还亟待提高,我们没能为北京律师形象增光添彩,辜负了大家。 仪式由一审合议庭原班人马出席,历时约十二分钟。庭前我曾举手要求发言,但刘函看我一眼面无表情,没搭理我,迅速敲槌开庭切入正题。我想请教,既然两级法院都在成都,谭作人也羁押在成都,本案不存在异地因素,何以高院会委托一审宣判。由于本人没见过组成二审合议庭的三位法官,我很好奇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谭作人身体看上去不错,心情很平静。刘函宣读裁定的过程中,我和他眼神偶有交集,彼此点头颌首。街面上安保措施严密,不少各色T恤斜挎背带的豪杰,时常拽对讲机咕哝,估计是徐科长的同事,各角度有人拍摄取证,手里家伙比老艾的机器不次。其实,昨天已有朋友电话打不通,有人还来电致歉,称今天无法亲临。意外的是,广告公司的小客户陈云飞居然到了,他边上几位国保满头是汗,嘴里飞哥飞哥叫个不停,要他另找地方喝茶。我还看到有位女士很客气地劝他,但他跟人家发火:“男女授受不亲,你千万不要碰我。” 相比之下,今天的气氛与去年8月12日开庭和2月9日一审宣判略显缓和。我的手机关机后可以带进去,谭夫人王庆华也承蒙临时给了张旁听证,进去见了他的夫君。过大门安检我见刑一庭徐庭长,彼此打招呼有交流,我向他们道乏,他们说是为了工作。我说你今天的工作没意义,他说所以才需要律师。我说我当不好牌架子,又不能适时点炮,很惭愧。 但谭作人的大女儿,因为在大街上拿出包里摄像机,被身边人抓进法院,在里边喝了一个多小时的茶,宣判结束经我和庆华前往交涉,才放了出来。 德国和美国领事馆的外交官到场,与我有短暂交谈。他们对判决结果表示遗憾,对不能真正公开,感到不解。有本地一位女士劝他走开,因为她穿便衣我有些失礼,请她不要干扰我们的谈话,请教后才知道是本地外办的。还接到北京市某领导的电话和短信,建议我依法申诉和表达意见就可以了,希望尽快离开现场尤其不要接受采访。找到谭作人大女儿后,我们离开了现场。 近日我还将返回成都,去会见老谭并征求他对的意见,假如执迷不悟继续委托,我们会在完善手续的前提下,为他提起申诉。 相对于一审而言,我已平静得多,有些悲哀,但不再愤怒。 多谢各位的关心和帮助。 浦志强 2010年6月9日 成都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阅读更多

冉云飞:今日值得一说的几件事

虽然僻在乡间且在病中,但依旧想急早知道谭作人案二审的情形。当然知道维持原判的时候,并不感到意外。倒是前几天与老浦(谭案律师,据夏霖说他是甫志强的兄弟,确否,待考)通电话,他却一份相当天真的情怀。中央与地方对其不当利益的共同维护之决心,恐怕超出我们的想像之外,任何对其所具有的良好猜想,都是对他们良心尚存的高估。 二:接媒体采访让我说一说政府的网络白皮书,僻在乡间,自然无暇问津。但回来一看其所谓白皮书,真可谓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没有丝毫的新意,完全是老调重弹。一个GFW系统在世界上最发达的政府,却说自己的互联网非常自由,这样的无耻要多么厚的心墙才能筑成?伟光正撒谎的癖好一点都没变,只是手段和方式陈腐不堪,没有丝毫改进,真为它难过。 三:今天黎简同学上课,讲旅行和旅游时,标了两个词的英文。从未学过英文的学生读出来,前者仿佛是“踹我”,后者好像“掏尔”。更好玩的当他讲到历史,说中国有多少年历史时,有同学说中国六十年的历史,好在黎同学镇定自若而有趣地将其纠正过来。当他讲到英国探险家威尔逊为何上个世纪来奉节旅游时,一位思维颇活跃的男同学回答道:因为他是光棍。这个回答把一干人给雷倒了,但你仔细想其间或许也不无家庭社会学的意义。 四:这两天讲古诗文较多,于是周檩同学将其所知道的恶搞唐诗宋词贡献出来,笑翻了一干人。比如仰天大笑出门去,无人知是荔枝来。又比如: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仔细体会一下,妙绝不可方物。 人生得半日之闲尚且要偷,今日病中且在旅途,就没有更多的可供朋友消遣的了,聊说数语,算是曾经博起了。 2010年6月9日23:05分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业性转载,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使用,请联系作者。欢迎访问我的独立微博客 http://ranyunfei.shoutem.com 和推特: http://twitter.com/ranyunfei

阅读更多

看了也没门

冉按:昨天与慕容雪村、许许、朱又可、魏学锋、侯安国、夏霖、文涛诸兄喝酒较多,故今日不拟再作文。这是一篇书评旧稿,评论一本叫《没门》的书,曾在报纸发表过,似乎没上过网络。…

阅读更多

五大焦点问题仍存争议

夏霖按:非常遗憾,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征收和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仍然回避了农村集体土地。城乡二元土地所有制,区分集体所有土地和国有土地。在新的立法过程中,不应继续人为设置障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彭帅事件相关敏感词

【老大哥馆】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404档案馆】从“习大大”到“习近平思想”:个人崇拜如何进化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