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

Tom|我做外卖员:田野笔记

做一名骑手也意谓着自我价值的重新审视。在无止尽的接单、取餐、送餐循环之中,除了一点不断变化的城市带来的新鲜,更多的则是煎熬和麻痹。

阅读更多

极昼工作室|「暂停」的春天,深圳骑手睡在桥洞里

当天夜里9点多,他送完手上的外卖,回到租住的小区,黄色围挡已经立在门口,保安拦住了他。准确地说,只要准备好了核酸结果、绿色健康码、工作证明、14天行程卡等等材料,易强还是可以进入小区,但小区实行“只进不出”的封控原则。保安提醒他,“你进去了,明天就不能出来喽,你还要不要上班?”

阅读更多

【404文库】冻柜|昨夜,深圳骑手,无家可归

林哥本以为凭借这些“通关文牒”可保证他在疫情期间正常上工,但没想到它却在回家的村口时变成了“单程票”。同样,令我不解的是,深圳市多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发文指出,需要外卖骑手来送餐、送粮油米面肉菜来保障市民基本生活,但为何在今晚却让住在白石厦村的骑手“只准进、不准出”?莫非这些政策的制定者家里的菜都是亲自出门买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V】深圳女子街上奔跑呼唤:“过度防疫,还我自由”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