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赦国际

德国之声 | 大赦国际年度报告:中国持续打压异议人士

“大赦国际”周四公布年度全球人权报告称,多国政府试图剥夺人民所获得的自由,全球对人权缺乏作为,使得各地难民和移民的处境越发危险。而中国在过去一年间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则有增无减。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周四公布2013年年度报告。其内容称,多国政府在2012年”试图从公民的手中剥夺他们在过去几年间所赢得的自由”。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埃及和孟加拉等国政府利用法律和官僚体制妨碍非政府组织的工作。即使是在被认定为拥有言论自由的社会中,也出现公民活动遭到压制的情形。此外,中国对人权活动人士的打压在去年有所增加。 中国对异议人士的压制有增无减 “大赦国际”德国分部的中国专家普莱特(Dirk Pleiter)在谈及中国2012年的人权状况时表示,持批评意见者、人权活动人士、网络作者等常受到威胁、监禁、拘留或在特定时间中”被消失”。在中国11月进行权力交接的前夕,此类的压制尤其严重。“大赦国际”观察发现,中国对异议人士的压制仍在持续,酷刑与虐待依旧存在,而且密集执行死刑。虽然中国去年对于判处死刑的标准进行了修正,对于适用死刑的犯人也作了限制,但中国执行死刑的次数仍居高不下。大赦国际估计,中国每年有数千人被判处死刑并处决。 普莱特指出,中国少数民族如西藏人和维族的人权状况依旧严峻,在这些区域的言论自由相当受限。少数民族在试图争取自治权或独立时,很可能遭到逮捕并被判处多年监禁,在拘留期间甚至遭受不当对待。 普莱特认为,与过去数年相比,中国的人权状况在2012年有正面也有负面发展。  “正面发展包括多个领域内出现较多的自由空间,网络便是一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能使用网络,借此获得更多的信息。另一方面,特定族群的自由却依然受限,这些人包括少数民族,以及在网络上发表异议言论者。” 世界各地战乱冲突使人民流离失所 “大赦国际”在年度报告中也指出,2012年多国爆发武装冲突和内战,如刚果共和国、苏丹和哥伦比亚,而叙利亚内战则最引人担忧。持续多时的叙利亚冲突已造许多平民丧生,迫使逾140万叙利亚人逃往国外,400万叙利亚人民无家可归。报告写道,无论是叙利亚政府军或武装反抗军都犯下侵犯人权和战争罪行,但国际社会却以”内部事务”为借口袖手旁观,联合国至今无法对叙利亚发表统一的立场声明或采取政治行动。 “大赦国际”秘书长谢蒂(Salil Shetty)表示,未能有效处理冲突造成全球出现”下层阶级”,逃离战乱者的权利没有受到保护。谢蒂指出,”许多政府以边境管制之名,行危害人权之实”,他们所使用的手段远超出合法的边境管制措施。难民们经常在试图跨越国际边境时遭遇巨大阻碍。而许多难民和移民因法律和政策不彰而被迫生活在社会的边缘,甚至可能受到仇外的民粹主义或民族主义者暴力攻击。 报告指出,2012年全球共有4300万人因武装冲突或遭到追捕而逃亡,其中2700万人在自己的国家中流离失所。该组织呼吁欧盟和叙利亚邻国大方伸出援手,为难民提供庇护。”大赦国际”德国分布秘书长卡里斯坎(Selmin Çalışkan)表示,欧盟必须改变其难民和庇护政策。欧盟实行的边境管制措施将移民和寻求庇护者的生命置于险境,并且无法保障逃离冲突和迫害的难民的安全。在世界各地都出现移民和难民被关在拘留中心的情形,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他们甚至被拘禁在集装箱中。 “大赦国际”在报告中写道,全球约2亿1400万移民中,多数人的权利未受到保障。因为各地政府对待移民如同犯人般,而且许多企业重视利润甚于员工权利,因此数百万移民的工作条件几近于强迫劳动,部分甚至如遭奴役。无证移民遭到剥削和人权受侵犯的风险更高。 因城市建设强迫搬迁 此外,”大赦国际”观察到全球36个国家出现人民遭强迫搬迁的问题,贫民区的居民所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他们在未经及早通知的情况下便被赶出家园。以巴西为例,该国为了建造世界杯足球赛和奥运场地夷平了大量住宅。 中国多地居民也遭到强迫搬迁。”大赦国际”的普莱特指出,在多个中国城市中,部分居民因为城市建设而被迫迁移,每年都有数千名中国人因此失去住所,其中有许多人未获得足够的补偿,造成他们难以迁至附近地区且就业困难,其子女也可能无法获得正常教育。 欧盟国家在强迫搬迁问题上也榜上有名。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意大利和法国不断驱逐罗姆人,却没有提供其合适的安身之所。”大赦国际”呼吁欧盟坚决反对歧视罗姆人,在人权方面作出示范表率。 作者:张筠青 责编:李京慧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大赦国际在德举办中国蒙古族人权问题研讨会

四月十八号大赦国际邀请流亡德国的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在科隆艾伦菲尔德社区中心举行有关中国蒙古族人权状况的报告讨论会。讨论会根据建议,计划把蒙古族和哈达问题作为科隆分部的主要工作题目之一。 四月十八号,星期四晚上八点钟,大赦国际在德国著名文化名城科隆举行了一场有关中国内蒙古地区,蒙古族人权状况的报告讨论会。这次报告会从去年年底开始联系准备,邀请了流亡德国,居住在科隆的著名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作为主讲人。 席海明先生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后就在内蒙古开始从事维护蒙古族民众的生存权利的工作,八十年代初期在内蒙古学生运动中曾经担任总指挥,为此毕业后未被分配工作。八九年前后再次由于参与维权和民主运动而被迫逃离中国。现在担任内蒙古人民党、保卫内蒙人权同盟,以及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多个组织的负责人。 报告会在科隆艾伦菲尔德社区中心举行,由希尔克•布拉赫曼女士主持。她首先自我介绍说,我的名字是希尔克,是大赦国际科隆分部的发言人,也是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中国人权问题始终是大赦国际的一个非常重要题目。我们每年都会为此举行各种活动。过去我们举行过有关中国西藏问题的活动,今天我们要向大家介绍的一个我们了解不多的中国蒙古族民众的情况。 席海明首先介绍了自己的蒙古族名字和在学校中使用的汉语名字,然后以自身的经历讲述了从六十年代以来,他所经历的各种运动,逃亡经历,流亡经历,说明内蒙古民众在文化,环境和人权方面所遭受到的毁灭性的破坏。在他的演讲后,进行了问答讨论。 有听众问学校和社会是否禁止使用蒙古族语言问题,席海明谈了文革中的禁止使用,文革后虽然没有禁止使用,但是在政治上和社会上,乃至心理上蒙古族语言都处于劣势,因此实际上蒙古族语言文化在蒙古族地区的萎缩已经到达非常严重的地步。 有听众问环境问题,及是否有环保组织。席海明回答说,从北京气候的改变就能够感到蒙古地区的环境的变化,更不要说当地在存放核废料,不顾后果的开矿等经济开发下带来的后果。 有听众问计划生育问题是否影响到蒙古族。席海明先生回答说,蒙古族确实可以生两个。但是,凭什么一个民族不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生几个孩子? 讨论会最后围绕著名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时下的遭遇讨论了国际社会,大赦国际能够为蒙古族民众具体做些什么,并且提议把哈达问题、蒙古族问题作为大赦国际科隆分部的重点题目。 整个讨论会到晚上十点结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大赦国际批评德意两国侵犯人权

欧洲人权法院公布了2012年的年度报告。俄罗斯人权纪录虽然仍垫底,但欧盟国家如德国和意大利的人权状况也遭到人权组织的批评。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们的第一印象总是认为,伤害人权的情况都发生在其他地方,如非洲、亚洲或是拉丁美洲。”但大赦国际德国分部秘书长格伦茨(Wolfgang Grenz)表示,德国也发生了此类情形。当然在人权受损害的轻重程度上,德国的案例与上述国家是无法相比的,但这些事例的确是违反人权规定的。 警察暴力 大赦国际德国分部所观察到的相当重要的一点是,一些人受到警方不当的暴力对待。格伦茨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他的组织收到许多相关报告。”我们发现,这样的事件难以查清。其一是无法确切指认被指控的施暴者,其二则是缺乏独立调查。”因此,大赦国际要求警察必须有识别标志。”不一定要佩戴名牌。我们也要保护警方。但是我们认为,通过个别的识别系统能使辨识大为容易。”在部分情况中甚至有照片证明,人们遭到殴打。但无法辨识出哪些施暴者是来自警察单位。 缺乏对责任的敏感度 格伦茨特地举了一个发生在北威州的戏剧性案例:”一名来自波恩附近圣奥古斯丁的商人遭到邻居指控,称他囤积武器并且崇尚极右思想。”警方没有前往他的家中搜寻,反而在高速公路上跟踪他并将其逮捕。”该名男子被打得伤重住院,自此无法工作。北威州后来被裁决必须支付赔偿金。”然而,施暴者的身份却无法被查清。格伦茨强调,在这一案例中,个别识别标志将有助于辨识身份。 除此之外,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欧洲和中亚地区主任威廉姆森(Hugh Williamson)认为德国缺乏对种族主义袭击的敏感度。他对德国之声表示,警察攻击少数族裔的事件鲜少被彻底追查,而警察队伍内部也存在着对少数族群的歧视。”这方面缺乏训练。警方需要反歧视培训,许多其他的官员和法官亦然。” 意大利的鲁莽驱逐 人权观察组织特别针对德国邻国意大利对待非法移民和寻求庇护者的方式作出批评。”每年有上千名难民从希腊乘着极不安全的船只或藏在卡车的底部前往意大利。”虽然意大利清楚知悉这些人在希腊无法获得常规的庇护程序,但许多这样的难民仍会被直接遣返。”这些难民在希腊被剥夺基本的人权,他们无法得到妥善安置,孩童和成人一起被锁在狭小的空间中。” 欧盟议会人权问题专员罗赫比勒(Barbara Lochbihler)也批评意大利无情对待难民的方式。 对辛提人和罗姆人的歧视 罗赫比勒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提到了意大利对待辛提人和罗姆人的方式。在贝卢斯科尼政府领导期间出现了公开敌视辛提人以及种族主义的言论。”一名该国的部长表示,人们可以对罗姆人发泄怨恨,意大利当局还发起清除罗姆人定居点的行动,并引来了大量媒体围观。” 根据大赦国际欧洲人权专家默伦多夫(Marie von Möllendorff)的观察,这样的情形在贝卢斯科尼下台后并未改善。辛提人和罗姆人在意大利面临的最严重问题是,他们遭到非法强制驱逐。”贝卢斯科尼执政时颁布了’游牧民族紧急法令’(Nomad Emergency Decree),该法使强制清除罗姆人定居点变得更为容易。当时还制定了相关计划,至今仍在实施。”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居住地被推土机拆除,住在定居点里的部分居民已经在当地住了超过10年,并且融入学校和本地的劳动市场。 然而,在意大利不仅只有少数民族罗姆人受到侵犯。默伦多夫表示,总体而言,该国极少对”以仇恨为动机的犯罪”采取行动。针对同性恋和变性者的暴力行为几乎不被重视。她指出:”目前缺乏针对警方暴力行为的独立调查以及对警察施暴者的惩罚。”甚至在法律基础上也缺少对警察暴力行为的决定性制裁方式。意大利至今没有将”刑讯拷问”作为罪行列入刑法中。 作者:Günther Birkenstock 编译:张筠青 责编:叶宣

阅读更多

法广 | 时事观察: 藏学者:藏人自焚显示中国西藏政策的失败

藏人自焚是对中国的西藏政策的拒绝 法广 :首先,应当怎么理解藏人的自焚举动呢? K.B. :我所理解的是,这些自焚举动并不是那些人因为绝望而自杀,也不是像中国政府说的那样是犯罪分子或恐怖分子,甚至是有精神病的人受达赖喇嘛煽动而采取行动。在我看来,这两种说法都忽视了藏人的行动能力,就好像在说藏人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别人让他们去自焚,他们就会去。这样的思路在我看来已超出常规。 我认为,这些举动是宗教人士的一种献身举动。自焚者有僧侣,有尼姑,如今也有些人并不是宗教人士。据说,自焚是人世上最痛苦的一种死亡方式。这些献身举动是一种终极方式,我觉得是为了表达藏人的一种决心。我当然不能知道他们头脑里到底想什么,但我觉得在他们眼里这是一种有建设性的举动,目的是改善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他标志着藏人对中国西藏政策的拒绝,标志着这项政策的彻底失败,是在谴责中国政府的作为,当然,我们也可以说这是吸引舆论关注西藏形势的一种强有力的方式,是在向藏人,向中国当局,也是向我们表达:西藏是藏人的西藏,他们的这个决心是不可动摇的,他们可以为此而献出生命。 我还想说明的是:据我们所知,历史上,藏人自焚的事例并不多,目的一般是为了向佛主表达崇拜。我觉得,如今的自焚行动也是藏人在向达赖喇嘛表达他们的崇拜。所有自焚藏人都喊出了要求达赖喇嘛返回西藏的口号,没有一个例外。他们当然也要求自由,还有,维护藏语的要求也出现得越来越多。 倘若藏人生活幸福,何不开放西方媒体去证实? 法广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些藏人选择这样苦痛的方式呢?他们的痛苦来自什么呢?有些网友在法广网站上发表评论,说他们认识的藏人和他们所了解的西藏,生活其实很幸福。那么,藏人为什么要自焚呢? K.B.: 如果藏人真像你们的网友说的那样生活幸福,那中国政府为什么还不开放外国媒体去西藏呢?外国媒体一直不停地在要求去西藏,要求去核实事实。大赦国际组织派人秘密入藏,并拍摄了录像,显示有镇压。这些录像可以在网上看到,但是,在中国,这些录像被禁止播放。 至于为什么如今形势会发展到这样极端的地步—自焚事件主要发生在东部藏区。1994年起,中国政府首先在西藏自治区采取了一种对达赖喇嘛妖魔化的政策,这种妖魔化和镇压并行的政策后来扩大到东部藏区;再后来,发生了2008年的抗议游行;此后,镇压持续升级。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的政策始终如一,那就是和平的要求所面对的(必须强调这一点,那些游行都是和平的),是越来越多的军队、警察,越来越粗暴的镇压。 现在还有一个新变化可能激化矛盾:到目前为止,所有寺庙虽然都在官方代表的监督之下,但仍然由藏族僧侣主持,官方代表不直接参与寺庙管理,各寺庙由僧侣们自己选出代表,组成民主管理委员会,所以,他们相对独立。但是,今后情况不同了,这个管理委员会将由未经选举产生的僧侣和一些官方代表共同组成,官方代表人数根据寺庙大小来确定。这个委员会进驻寺庙,按照新的运作规则,诸如每个官方代表要有几个朋友,每个人的行为要记录在册,等等。所以,真不知道中国政府是不是想制造比现在更多的问题。 达赖喇嘛和藏人流亡政府是否煽动自焚? 法广: 中国政府指责达赖喇嘛和藏人流亡政府煽动藏人自焚,但是,看上去藏人流亡政府不仅不像是从这种形势中受益,而且,好像有些尴尬。怎么解释这种局面? K.B. :中国当局总是说有一小撮分裂分子,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达赖喇嘛集团。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这种说法抹煞了藏人自主采取行动的能力,好像他们都不会思想。这样说的目的是让人们相信,除了那些自焚者之外,藏人都很满意。当局只字不提有数千藏人冒死参加游行,和平抗议。但是,达赖喇嘛从未对自焚举动表达过支持,藏人流亡政府也一样,流亡政府已经多次呼吁停止自焚。他们有些尴尬,是因为藏人没有听从他们的呼吁。藏人没有听从别人的话,只是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在行动 法广 :这种尴尬是否也在一定程度上来自自焚行动有些偏离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主张的中间道路呢? K.B.: 是的。1998年发生第一起藏人自焚事件时,达赖喇嘛明确表达出他反对这样的方式,很明显他根本不支持这样的做法。但他也左右不是,无论他怎么做,中国政府都会指责他。他如果呼吁停止自焚,很明显,藏人没有听从他的呼吁;他如果不呼吁停止自焚,中国政府又说他制造自焚。但是,他过去已经说过他不赞成这样的行动。 我们都应当对西藏发生的一切担起责任 法广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0名藏人自焚。但是,这些行动好像并没有在中国舆论、甚至没有在中国异议人士群体引起极大的关注。 K.B .:在中国,这些自焚行动的确几乎没有引起什么反响,中国民间社会几乎完全哑然失语。但是,藏人异议作家唯色呼吁中国人打破沉默。我支持她的呼吁,我认为西方人也应当打破沉默,我们都应当对西藏目前发生的一切担起责任,无论是中国的民间社会,还是西方执政当局,都应当打破沉默,高声说:形势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 法广 :怎么理解这种沉默呢? K.B. :在西方,当然,世界上还有其他的事件,在法国则有总统选举,但是,也是因为西方不像让中国不高兴。有一个看上去没有关系的例子:最近,中国方面扬言考虑是否再购买欧洲空客飞机,因为欧洲要征收碳税。欧洲空客集团总裁想到的唯一办法,不是我们也拒绝购买中国产品,而是要求取消碳税。也就是说,法国政府一如既往,向中国的意愿低头。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6月17日,香港《苹果日报》再遭打压,五位高层被捕。很多香港市民从深夜等到18日凌晨,只为购得一份报纸。有别于平日约七八万份的印量,6月18日《苹果日报》加印至50万份。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人权组织网站:中国政治犯关注
推荐理由:关注所有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的艰难生存境遇,为他们争取自由。

被审查的微信文章插图

反审查网站:自由微信
推荐理由:在微信上被审查删除的文章,其中很多都是那些让中国当局感到害怕的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