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推荐

大江大海1949,吹尽黄沙始到金

注:信孚大学三月读书月导师龙应台作品阅读月,学员们积极参与并交来了读后感,经信孚大学学习委员会评选出一二三等奖各一名,评选结果如下:   一等奖:陈柳  《 读后笔记》 二等奖:郭子云《从乡愁到大江大海——我读龙应台》 田巍  《一个主席的三鞠躬》有感 三等奖:王欢华《巨人你要走向何方》——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有感 黄健《历史的伤痕》——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有感 王能斌 《龙应台有什么了不起》——评述龙应台   《大江大海1949》读后笔记 信孚大学学员:陈柳 龙应台,听到这个名字我感觉到的不是一个作家,而是——母亲那接近母兽的爱、女性的温柔和不满、贯穿道德经的上善若水、大爱无边。。。。。。。我想起的是诸如此类的东西。篇首的一问:什么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价值?我思考着,金钱吗?拥有多少足够让人满足呢。地位吗?哪怕是凯撒大帝、铁木真现在有多少人视他们为英雄,在现今他们的地位在哪里?美貌吗?一个十年足以摧残。土地吗?黄金吗?钻石吗?今天在你的手上、在你的账上,一百年以后呢?所有的战争,只要不是我发起的,所争夺的必定不是属于我的利益,不管冠以多么伟大、多么无私、多么正确的名誉,对于我来说,只能是一场灾难。亲爱的长辈、同龄人、下一辈的年轻人,不知道你们如何看呢?我的利益就是:希望我的家坐落在一个生态环境良好的地方、可以听见鸟鸣、闻见花香,并且这个家未经我的许可不可以拆除,我可以免于恐惧、自由的追求自己的幸福。足够了,如果有一天我拿起“枪”,只为了保护我的生命和我的利益,而不是什么伟大的理由。我冒昧的回答一句:让我自由的活着得以追求自我,就是我追求的价值。当然,万千的人,你可以有无数的回答,此题没有标准答案,如果真有一个标准衡量,那标准就是:是否你静静的面对你的内心作答。 在大江大海里,我看到什么呢?人命如草荠、本能需求得到满足如置身天堂,战争——让你会为了能够呼吸到一口空气、喝到一碗水、吃到一口饭而丧失人性,战争——使本能的反应大打折扣,说战争的目的是正义伟大的、说战争是必不可少的、说服或强迫、诱骗你参加战争的人,他毕竟是他,你可以以你最大的限度选择,当他把战争的好处和必要以你难以抵挡的形式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但愿你仍旧能够让你心底的声音做主,你能吗?做自己,多么简单的三个字,体会起来、做起来却那么难!因为那些强人早已演绎了一个多数人都以追求这种生活模式为个人理想的环境和氛围,致使很多人丢失了自我。尼采——“强者只顾推着我们向前,致使我们弱者无法坚持,我们终会死在他们手里。他们的至善只被那些失去理智的人所接受,像烈酒一样将其喝光,于是酩酊大醉,走上错路,摔得支离破碎。”这就是战争的一个写照,对于多数人来说,参战,并不是他的本意,可是他却必须接受痛苦或失去生命,而这一切真的不可避免吗? 这些都过去了吗?但愿吧,但愿过去了,又回到篇首的那一问:什么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价值?大江大海的1949里:父与子、母与女、师生、上下属、朋友同学、恋人、我每天都睡的那张床、我每天都无视的这一个我居住的城。。。。。。。轻轻的一个作别,或许就是阴阳两界、或许是三五十载、或许一世,放在电影里是情节,放在生活里就是悲剧,这些,你体会了吗?你愿意你的人生是这样?经历这些?或许有人这样想,但那个人绝不是我,或许是希特勒、毛泽东、斯大林、本·拉登。。。。。。。这些人可谓做自己到了极致,可是如果你做你自己,他能到极致吗,每个人拥有的自由(肉体和精神的)恰恰就是别人自由的一个制约,他成为强者的他的同时不是也依靠了你放弃自我作为垫脚石或者催化剂吗? 大江大海1949里的“追火车的女人”、“追火车的小孩”、“为了躲避持枪军人的搜索,捂住婴儿口鼻、放开手婴儿已经没气了的那个母亲”、那些堆积如山的尸体。。。。。。什么伟大的理由都不值得让这些生命过早的、如此悲惨、如此眷恋的逝去。这些你可以无视吗?和你无关吗?对你没有震动吗?这些悲惨的人离你真的很远吗?远到只是一本书的情节?远到你可以漠视? 你对军人的天职有什么感觉呢?军人应该保护生命、应该保护弱者还是应该维护政权?有一个声音来自我的心灵:我强大,可是正因为我强大,所以我选择保护弱者;当然有其他来自他心灵的声音会说,我强大,因此我选择毁灭一切弱小;这两种声音,不能区分善恶、不能定义好坏,关键在于首先能自由的发出,然后可以形成相互制约的力量,还有一个关键就是发出的声音是我的或他的,毕竟不是你的,你要发出你自己的声音。而战争——有人定义“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还有一个我小时候就听过的定义“战争就是大自然的一种调节,以减少人口和生态的压力”,前一种还比较靠谱,后面的这一个直接就是牵强附会给大自然的一个谣言,战争扼杀个人,扼杀本性,从这一点上来讲就不可能是自然法则,自然法则应该是尊重个体、遵从本性,因此地球上的物种才如此丰富,物种之间才能相互制约,正因为每个个体的自由发展而制约着其他的个体不至于过于强大,大自然有一套隐秘的法则,现在不为人知,可以说人类现今根本没有按照自然法则来生存,“万物作而弗使”没有几个人能真的体会,现今人类只有努力提供一个平台让更多层次的人进行自由平等对话才能使人的“本性”得以体现,才能支持至今我们不解的、神秘的大自然的法则的运行,很多自然法则我们不解,既然不解就只能依靠本能反应,而这些本能反应的体现,不能通过少数人赞同的战争来完成,战争的存在恰恰体现了这个地球一直是以少数人意志为主,违背了自然法则,因此自然环境才会如此糟糕,生态如此恶劣,如果我们都遵照自己的本性,和谐,才有可能,地球上现在之所以还有战争,就是因为多数人仍旧以少数人的意志和理想生存着、追求着,能够忠于自己本性的人太少,只要人人能够做自己,无论你的生活方式是现今道德意义上的善或者恶,不轻信、不盲从,倾听自己本性的驱使而不是外在的影响,那么我想,必然不是人人都喜欢大钻石,占地300个平方以上的住房、一尺七寸的腰身、妻妾成群、奴隶满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24小时开空调、以动物来作为主食、以欺压别人的肉体和精神为乐趣、以生孩子为快乐、以丁克为理想。。。。。。。。。战争——还会有那样多的人支持吗?毕竟世界以多元化的形式存在着。 尼采——“情欲比禁欲和伪善好,诚实,即便是恶意的诚实也比因恪守传统道德而失去自我好,自由之人可能为善也可能为恶,然而不自由的人则是玷辱人之本性,因此不配分享天上和人间的安慰,总之,谁要做自由人,必先完全成为他自己。自由不会如神赐之物落在人的怀里。”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和尼采这段话表达的思想是一样的,就是篇首的那一问:什么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价值?需要你自己作答,答案越是千奇百怪越正常,因为,世界本该如此。“伟人有害”,确实,伟人的存在妨碍个人的自然选择,妨碍自由,妨碍我成其为我,因此,让伟人时代真正成为历史吧。

阅读更多

流浪舞者林怀民

  林怀民 享誉国际的编舞家,1947年出生于台湾嘉义,14岁开始发表小说,22岁出版《蝉》,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台北文坛瞩目的作家。曾就读政治大学新闻专业,后赴美留学,获艺术硕士学位。回台后,于1973年创办“云门舞集”,现为“云门舞集”艺术总监。 主要舞作:《白蛇传》、《薪传》、《红楼梦》、《我的乡愁,我的歌》《九歌》《流浪者之歌》等60余出。 首演至今17年,走遍18个国家52个城市,演出超过160场,《流浪者之歌》的创作者林怀民在2011年实现了夙愿,这部堪称经典的现代舞作品终于“流浪”到内地。4月8日、9日,《流浪者之歌》在广州大剧院演出,随后,还要在深圳、武汉等地巡演。南都记者在舞蹈巡演间隙对他进行了专访。 云门舞者 纤瘦儒雅的林怀民始终面带微笑,一身黑衣更显出内敛气质。他讲话柔和缓慢,不时自嘲“我现在年迈体衰眼又花,所以编的舞越来越慢……”,让人难以将他与那些特立独行的作品联系起来。 “我已经在舞蹈里流浪了30多年,还将继续流浪下去,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从年初到年尾,行色匆匆走过每一个城市,下飞机就是工作,林怀民已经习惯了压力和奔波。回望人生的潮起潮落,流淌的只是一个舞字。 林怀民7岁之前是在台湾嘉义度过的。5岁那年,父母带他去看了电影《红菱艳》,他被那不断舞动的双足、跳跃的身影以及带动红色舞鞋起舞的音乐给迷住了。 1969年,因出版了小说集《蝉》,林怀民成为台北文坛瞩目的新星。然而,这名“孤独的文学青年”却放弃了文学坦途,转而追寻他的舞蹈梦。1972年,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林怀民,决意创立一个中国人的现代舞团。次年,台北信义路一间80多平方米的公寓里,云门诞生了。 在那个“男孩子跳舞不正常、女孩子跳舞不正经”的极端保守年代,一切都很艰难,从编舞到财务,林怀民什么都要管。同时他还要去教书,薪水拿回来后支撑舞团的排练。1981年起,林怀民带着云门,开始了欧洲巡演,获得巨大声誉。 浪迹天涯 然而,梦想在最辉煌的时候逐渐黯淡,社会的拜金浮躁、创作遇到瓶颈,林怀民也曾宿醉停步。1988年,因为财务和社会等各种困境,林怀民曾将云门停掉,一度失去了努力的勇气。暂停云门的三年里,他背起行囊,独自流浪,先后到过大陆、欧洲以及印度。 提起第一次西安之行时,64岁的林怀民提高了声音,“飞机在西安的上空盘旋,郁郁葱葱的山脉”勾起了乡愁,看着沧桑的古城他在飞机上痛哭流涕。因对罗戏感兴趣,有一年春节,林怀民专程从纽约飞到贵阳看原生态罗戏。林怀民还想去湘西凤凰等地观光,期待看到吊脚楼上“宽脸大奶”的姑娘。 满世界演出“流浪”,对他影响最大的却是1994年的印度之行。“我的一生可以分为去印度前与去印度后。” 1994年夏天,带着德国作家赫塞根据佛教传说改写的小说《流浪者之歌》,林怀民飞往印度。在那里的见闻让他受到了很大震撼,“有一天夜晚我走进乡间的火车站,在黑暗中踩到软软的东西,仔细看原来是个人,再一看整个候车室睡满了人,我当时就哭了,一个人要饥饿到怎样的程度被人踩都不吭声啊?”敏感细腻的林怀民在印度的日子“天天都在哭”。 一天,他在菩提伽耶一棵菩提树下打坐,一缕阳光照耀下来,他顿悟,“心突然静了下来”。看着恒河边生老病死,上游的人把尸体烧掉把骨灰撒到河里、而下游的教徒在这条圣河里喝水、洗澡。“对于人生,成功和名利能算什么呢?”回到台湾后,《流浪者之歌》诞生了。 日暮乡关 “现在还有许多人生活在那个城市里,我却常常生活在那个小城过去给我的印象里。”沈从文如此回忆故乡。林怀民对故乡的记忆也定格在台湾嘉义乡下生活的印象里。 从5岁半第一天放学回家,林怀民的母亲就让他跪在榻榻米上听音乐,“巴赫、贝多芬……每天坚持听半个钟以上”。林怀民的祖父和父母都是到日本留学过的知识分子,正是从小的文化熏陶,使林怀民能够创作出《流浪者之歌》,“其实那个舞蹈不是我编的,是那个跪着的小孩子编出来的。” 多年后,云门舞团回嘉义演出,早晨醒来,林怀民问自己身在何处,服务生告诉他,他所住的新建的小旅馆的位置,其实就是他小时候的家。 ■ 对话 最喜欢的作家是沈从文 南都记者:如何能将中西音乐等不同的形式融合,达到本质上的一致? 林怀民(以下简称林):我的《水月》配乐用的是巴赫、《流浪者之歌》用的是乔治亚的一首我也听不懂的歌,这些音乐相通的是人的呼吸和情感。形式后面的韵味是一样的。我成长的背景很复杂,父母亲是留学日本的(他们也有带回来一些西方的文化)、隔壁住着的远房叔叔娶回来北京姑娘,还看了很多书和电影,从小习惯了多种文化融合。 南都记者:你经常提到“归零”这个词,在舞蹈上如何理解? 林:有些人说我的舞会泛空,我刚讲的很难跳的地方,就是如何回到原来那个点去。我有时候会带舞团去打禅、参禅等,但是不能几个礼拜都在打坐,年轻舞者进来没经过这个过程,我们就教他这个动作怎么“从外面进去”,怎么踩涌泉、松垮、打背,他们跳着跳着就进入状态了。 南都记者:这么多年,对舞蹈一直是这么坚持的吗?有没有动摇过? 林:我从来不知道我对舞蹈是不是坚持,我只是觉得日子要过下去,我手里捧着的是一大把的青春。云门招舞者,是那些不跳舞会死的人,他们没有钱,只有跳舞的快乐。跳舞的人,就是对动作饥渴的动物,我的责任是喂好他们,给他们铺陈好的空间发挥。所以已经不单是对舞蹈的坚持,他们就像家人一样。 南都记者:在台湾,云门的观众大约有多少? 林:我们在台北演出的时候,连续15场,每场大概1600人。现在这个浮躁快节奏的社会,有这么多观众的,只有“云门”。 南都记者:你对早年台湾社会的风气失望,而当下大陆社会也有一些拜金现象,你怎么看? 林:台湾社会现在很好哦,公民素质非常高,搭公交车的时候,司机会跟你说“谢谢”,云门户外演出几万观众,结束后满场没有一点垃圾纸屑。对这边的情况,我没有发言权,我只能说,在经济不够发展、新的规则还没建立好的时候,会有一个过程。 南都记者:你最喜欢哪位作家? 林:我最喜欢的是沈从文,他的悲天悯人和愤怒都深深打动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类几千年来,都很渺小很脆弱,但是他的很多作品艺术性高的不得了。鲁迅算第二位喜欢的作家吧。 南都记者:你认为什么是幸福? 林:我认为,人生的遗憾比较少,就是幸福,肯定不能没有遗憾的。我也有很多遗憾。   来源:2011.4.14南方都市报,本版图片均来源新华社

阅读更多

2可器:一切从突尼斯小贩与城管开始

下文摘自《中东独裁群体为何成了一触即溃的多米诺骨牌?》  作者: 伊斯迈曼切希       以下是笔者一位经常往来于中国和埃及两国从事国际贸易工作的埃及朋友给笔者邮件翻译后的摘录:   “中东的历史上将会铭记这两位年轻的阿拉伯八零后,先看看突尼斯的穆罕默德,生于 1984 年的他,在短短不到 26 年的生命旅程中,贫苦一直与他为伍。他并不是一个懒惰不求上进的青年,她的妹妹萨米娅说: “ 他一直希望自己和他的姐妹们能够上大学。由于继父的身体不好,没有固定工作,所以他自十岁起就开始从事各式各样的工作,且在青少年晚期辍学,以便胜任全职工作。 ” 他自从走入社会后就在不停的求职,但一份份求职申请都被拒绝,原因不是他不具备从事那些工作的能力与条件,而是因为他无钱去贿赂那些可以给予他工作的官员。为了养活自己和自己的母亲以及姐妹们,他只得靠在路边摆个水果小摊维持生计,他的收入很低,每月只有大约 140 美元(约合 900 多元人民币),他就是靠着这么微薄的收入去养活着自己的家人,甚至还供着自己的一个妹妹上大学。可以说,换到当今任何一个社会里,穆罕默德这样的小伙子都是一个理当受人尊重并且值得鼓励的好青年。可是国家又如何对待他?答案很简单,国家不让他活!甚至连最基本的尊严都不留给他!那些突尼斯的执法者们,多次没收他赖以为生养活家人的小推车,一次又一次的砸烂他那仅有的财产 — 水果小摊。那些执法者们非但要断了他的生计,甚至还侮辱殴打他。他的小摊最后一次被砸是一个女警官带领两个同事所为,不但摊子被砸,电子秤被没收,那个女人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抽他耳光,朝他脸上吐口水。要知道,在我们阿拉伯社会中一个女人如果这样当街羞辱一个男人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事情!我想即使是在中国这也是极为严重的侮辱。穆罕默德在受到屈辱后并不是直接选择了自焚或者暴力相抗,他依然对政府抱有希望,他前往当地总督府投诉,但是不被接待,当他以自焚为威胁后,仍然无人理睬。就这样,愤怒的穆罕默德选择了自焚,以燃尽自己生命的方式对这个残酷无情的体制进行抗议。穆罕默德把汽油浇满了全身,用自己的打火机点燃了我们阿拉伯人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十八天后,他因伤势过重阖然长辞(愿真主保佑他的灵魂)。有超过五千人参加了他的葬礼游行,游行的人们默念道: “ 永别了,穆罕默德,我们会为你复仇!今天,我们为你哭泣。我们必让那些造成你死亡的人哭泣! ”  从此这位突尼斯的穆罕默德名扬天下,可是他却再也不能对着自己的亲人微笑,再也不能向姑娘们献上鲜花。 再看看我们埃及的赛义德,一个普普通通小生意人,才 28 岁,因为偶然掌握了警察收缴毒品后分赃的录像,在一个网吧上网的时候就被警察所逮捕。当警察试图带走他的时候他反复询问: “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有逮捕证吗?你们不能随便抓人! ” 即使是他这样抗争,警察还是强行带走了他,当天,他在警局里竟然被活活殴打致死!一个好端端活生生的青年,在没有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不经过审理、不经过法庭的裁决就这么不明不白在监狱里被打死了,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个什么社会?!后来我在 facebook 上看到了他惨死的照片,我有一种无法容忍的愤怒。我们在这个国度没有任何人身保障,我们的权益甚至生命在当权者以及他们的爪牙眼里一文不值,他们随时可以拘禁甚至杀害我们。在埃及的监狱里关押着几万政治犯,每年都有上万人不经指控和审理就被抓起来关押,原因就是他们对现在的生活状况不满,这在当权者眼里就成了他们的罪行。在马格里布(北非)无论是我们埃及还是我们的邻居利比亚,还是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这些国家由于当权者对人民的恐惧都变成了警察国家。警察的权力大于一切,他们可以滥用职权肆意妄为,而我们则时时刻刻生活在他们所带来的压迫与侵袭之中,我们只要发出异议随时都有可能被捕甚至丧命。赛义德对警察的质问就是我们埃及人对于他们的质问: “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有逮捕证吗?你们不能随便抓人! ” 是谁给了你们权力允许你们这样做?难道是国家吗?既然国家是由人民所构成的,那你们有什么权力来这样对待人民?今天我们的好兄弟赛义德被他们杀害了,明天或许就会轮到我们,我们作为埃及的青年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们这个国家里的所有孩子,无论是穆斯林还是基督徒都应该站出来去驱逐那些致使我们的生活如此不堪,我们的国家如此衰落的家伙。我们不需要穆巴拉克这个法老王了,我们不需要他和他的那些官员,他们都是可耻的贼,是把我们钱包里的钱偷走的贼,他们不但偷取了我们的钱而且还雇佣那些杀害赛义德的警察来压迫我们。这个时代应该结束了,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们也要终结这个时代,终结这种贫困、屈辱的生活。” 大家可以从这封邮件中看出阿拉伯青年的愤怒与决心,当他们的愤怒爆发的那一刻,当他们引领民众率先走向街头向独裁者怒吼:今天是愤怒之日!起义之日!我们都是赛义德!人民!只有人民才是真正的主人!并且向他们要求交还权力的那一刻,他们的所作所为就不愧为菁英,不愧为这个国家的栋梁。     以上文字摘自2可器博客,阅读更多请点击: 扇动利比亚风暴的那只蝴蝶: http://user.qzone.qq.com/622006552?ptlang=2052 埃及抗议活动幕后策划揭秘: http://user.qzone.qq.com/622006552?ptlang=2052

阅读更多

天上人间大老板原来是他!(一)

覃辉,为“卓京系”掌门人,覃辉有“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的称号,在北京、上海等地拥有几十家传媒公司,同时还是北京新天地的东魅酒吧和京城曾经有名的夜店“天上人间”的大老板。

 

   
中文名:覃辉 
   
国籍:中国
   
民族:汉
   
出生地:四川
   
出生日期:1968年
   
职业:重庆长丰通信股份董事长
 
   
个人背景
 
 覃辉出身于四川达县一个普通家庭,早年在重庆求学期间,结识了后来的妻子。他1989年毕业后,两人一起南下。覃曾在航天部五院的一个下属单位工作了不到一年,之后也曾在广州三菱公司和香港一家公司任职。覃辉中等身材,相貌英俊,性格活泼善交际。这些特征后来被认为都有助于他早年以做销售在商海站稳脚跟。他的妻子是北京一位退休高官的夫人之侄外孙女(另有传闻他是李先念的孙女婿),此背景,据信也为覃辉多有利用。
 
个人经历
1997年8月,覃辉透过卓京商贸,与其弟覃宏合作创办重庆长丰通信。
覃辉2001年9月,长丰通信与卓京投资合资成立星美传媒。覃辉一度持有香港及中国内地共4家上市公司的权益,其任主席的星美出版,持有香港报纸《成报》的股权。
2006年4月11日晚,覃辉被北京市公安局人员带走,4月15日,以覃辉为主要股东的香港上市公司紧急停牌。覃辉此次被带走的理由是“协助调查”,后被证实是与中国建设银行前董事长张恩照行贿案有关。
覃辉,有“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的称号,在北京、上海等地拥有几十家传媒公司,同时还是北京新天地东魅酒吧和京城曾经有名的夜店“天上人间”的大老板。覃辉因1999年起运作A股上市公司长丰通信(000892,SH)而在资本市场上扬名。该公司后更名为“星美联合”,不过目前星美联合因连年亏损,已遭特别处理,成为“ST星美”。现在的ST星美已由新世界(00017,HK)主席郑裕彤的女婿杜惠恺接盘。2005年覃辉因涉及原建行行长张恩照案,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并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广州三菱公司经理
   
北京卓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重庆市涪陵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顾问
   
重庆三爱海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公司联营单位—星美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
   
重庆长丰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很少有人能够料到,2005年的仲春,当中国建设银行前董事长张恩照“出事”之后,第一个受到牵连的,竟是37岁的覃辉。
近年来,覃辉以其一掷千万购买豪车的做派,其与港星李嘉欣“订婚”的消息,其在影视传媒领域的几次收购,很使一些报刊大加吹捧,不惜给予“隐身富豪”及“民间传媒大亨”之美誉;而有见识的市场观察者也早已频发警告,对其混乱无忌、难见效益的“资本运作”深表怀疑。
2005年4月11日,就在张恩照“辞职消息”公开后25天,覃辉在北京被警方带走。虽然覃辉家人频频宣布覃辉“明天”就将放出,但有消息人士告知《财经》,至4月26日覃辉涉嫌行贿被正式批捕一事,已在政法系统内部公示。而长丰通信(000892)则于4月22日发公告称,覃辉仍在协助警方调查。
 
“天上人间”杠杆 
2003年6月的北京国际车展上,当时惟一一辆宾利加长728标价888万元人民币。这辆车,后来被证明由覃辉购下。这个故事经过媒体的渲染广为传播,过去并不很出名的覃辉成了“大众级新闻人物”。
这是覃辉涉身商海后的第九个年头。虽然被有些媒体刻画成“隐身富豪”,但此时的覃辉之行事张扬,已为圈内人熟知,更成了其新贵包装的一部分。
“他的背景不算深厚,但他把这点关系用到了极致。”一位接近他的人士评价说。
覃辉1991年离开职场,做起了自己的生意。1994年,他成立了一家卓京商贸公司,在铁矿石进出口生意中赚了不少钱;也曾热衷于在股市投机,不时有所斩获。不过,覃辉最主要的发迹场所和显赫的生意来自娱乐业——北京一家名叫“天上人间”的夜总会。
或与早年间做销售时的个人经验有关,覃辉对夜总会有特殊爱好。他的“天上人间”坐落在北京五星级酒店长城饭店内。鼎盛时不仅充满奢糜气氛,更以“美女如云”在夜总会爱好者中传为佳话。
1999年,覃辉将“天上人间”75%的股份置于自己新注册的北京中外合资长青泰餐饮娱乐公司时,工商登记上的出资额为195万美元。以此推算,当时此夜总会的资产总额当估至260万美元左右。但熟悉内情的人认为实际价值应不止于此,因为“天上人间”的年利润至少在2000万-3000万元,可谓真正的“现金奶牛”。
 “天上人间”给覃辉带来的绝不仅仅是现金流,更有大量的关系和机会。他借这一交际场,结交了大量权势人物、银行行长和社会名流。而集结于此的一批模特和美女,招之即来,挥之则去,为其日后的“事业”巧妙助力。
“覃辉把这个队伍称为‘马子队’。”一位与覃辉交往过的商界人士称。
 
A股公司掘金
 
覃辉和妻子育有一女。据说他沉缅于娱乐场的生活方式很难得到妻子的认可,两人关系一度失和。但覃辉对女儿一直相当关爱。
其妻29岁时在北京一家医院病逝,其时,覃辉正流连于四川的夜总会。
此时的覃辉靠“天上人间”助力,翅膀已经比较硬。2000年6月,他成立了卓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号称注册资金4800万元,从此开始了大踏步发展。
与许多中国式“资本高手”一样,覃辉将目光瞄准了上市公司。在早年炒长丰通信(000892)股票得手后(注:1999年-2000年间,长丰通信股价涨了6倍之多),他于2000年5月到6月间,以反收购方式低价进入,持股26。61%,掌控了这家公司。
长丰通信对于覃辉颇有融资功效:在反向收购中,上市公司于2000年5-6月分两次收购覃辉控制的重庆连丰通信有限公司88。1%的股权,共支付近5。4亿元,溢价4。2亿元。2001年9月,卓京投资和长丰通信共同组建的星美传媒宣布成立,上市公司是占股35%的股东。后来几经增资扩股,卓京投资持股达到88%,长丰通信成了仅占12%的小股东。在此项目中,上市公司出资3850万元。
12月,卓京投资又将所持中华通信26%的股份拆开,将其中15。35%股份转手长丰通信,从上市公司拿走1。25亿元。而当初买下这部分股份,总计付出5000万元。
2003年9月,长丰通信入股星美传媒等投资的星美数字信源中心。该中心后更名为友通数字媒体有限公司(下称友通公司),注册资本4亿元。在几番变更后,长丰通信持股40%,前后出资共计1。92亿元。
在上市公司资金流出的同时,长丰与卓京合资的星美传媒也在大举发展,进入了影视、演艺、广告等行业。星美旗下陆续成立了星美影视文化传播、星美演艺经纪、中影星美电影院线、北京星美广告等公司。在长丰通信的大本营重庆,星美还投资1000万元进入了网吧业。
与此同时,星美的对外合资并购行动也显得颇有声势:2001年投资国家级电影档案收藏和研究机构北京华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45%;2002年4月,购入北京台资企业飞腾影视制作六成股权;2003年3月,收购著名相声艺术家姜昆的鲲鹏网城七成股权;2004年又购入上海中录音像有限公司、北京东方正艺电视艺术公司等。
在长丰通信尝到甜头后,覃辉也曾对国内其他上市公司饶有兴趣。2004年2月,他已确定将收购湘计算机(000748)25%的股份,作价3。8亿元。然而,股权款尚未付清,卓京投资就通过各种渠道共从湘计算机“借”走了9000万元。事情败露后,原股东长城集团退还了卓京投资股权购买款1。59亿元。
 
“香港仙股大餐”
可能由于“天上人间”的社交活动给了覃辉太多的机会和启迪。一经跨出这一天地,他的扩张脚步便不可控制地提速。
2003年夏天,覃辉通过自己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SMI公司(SrtategicMediaInternational),开始了在香港的收购活动。一年多时间里,他渐次入主了三家香港上市公司,分别为东方魅力(0198,HK)、流动广告(0307,HK)和现代旌旗出版(8010,HK),并将另一家上市公司阳光文化(0307,HK)所控制的阳光卫视70%的权益拿到手中。
此后,东方魅力与现代旌旗迅速被更名换姓,成为印有覃氏标记的“星美国际”和“星美出版”。
覃辉跨入香港资本市场,主要的引路人是“壳公司”卖家陈国强。陈国强在香港有“壳王”之称,旗下企业众多,目前至少控制着10家上市公司。一位香港证券界人士告诉《财经》,陈本人谙熟以结构复杂的“企业树”开展财务运作之道。
覃辉选择进入的多为香港市场上的三线公司,亏损连连并不为人看好。香港一家证券公司投资部负责人告诉《财经》,2003年年末,覃辉派人与该公司接洽,希望协助炒作东方魅力股票。“他们想用内地资本市场那一套让我们帮他搞定。但在香港起码要准备2000万,才可能炒炒主板。”由于覃辉拿不出这笔钱,交易没有谈成。
该人士向《财经》透露,覃辉在交易后发现东方魅力的股票太分散,很难炒高,非常着急,也由此对交易伙伴陈国强“有些意见”。
 该人士推算,覃辉前后两次收购东方魅力股票,总共大约要付给陈国强1亿多元。“我们感觉覃辉其实并不太懂资本运作。”他评价,“别人可能1000万港元就买下来了,他花了这么多钱,有点邪。”
覃辉的香港之役一度“连下数城”,加之名人环伺,在内地小报上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其实在香港投资界看来,他的几个收购项目都算不得什么杰作。
东方魅力至2003年已亏损7668万元,而且收入的50%以上来自餐饮业,已经算不得娱乐业公司;旗下的流动广告业绩也乏善可陈;
阳光卫视的亏损更是人所共知,一度被视为阳光卫视总裁的吴征直称为自己的“滑铁卢”;
 
至于持有《成报》的现代旌旗出版,更是香港报界人所共知的亏损企业。
《成报》迄今70年的历史固然可赞,但至本世纪初,昔日光环已然剥落。这家报纸2000年11月经陈国强之手借壳上市,后一度转至吴征之手,改名为现代旌旗出版,但亏损的经营状况并未改变。直至今日,人们仍难以辨清2003年一度被媒体爆炒的“现代旌旗控制权争夺战”究竟是真有其事,还是吴征假戏真做,有意脱手。不过,自覃辉接手后,《成报》的经营更是每况愈下。
 一位接近《成报》高层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这张报纸的负债已从覃辉私人全资控股的SMI(StrategicMediaInternational)接手前的4000多万港元激增到1。4亿港元,目前几乎没有流动资金可以支持运营,如果到5月底情况仍无改变,《成报》和其控股公司星美出版(原旌旗出版)可能将宣布破产。
直到今天,香港投资界对覃辉所控三家上市公司的关注仍十分有限。大福证券媒体研究员JOEY表示,他从未跟踪过这三家公司,因为市盈率太低,“研究媒体的分析员同行中没有谁研究过这些股票。”中银国际分析员吴维克也表示,香港主流资本界迄今对覃辉所知甚少,“他接触的多是电影圈、娱乐圈的人。”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