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窑

白衬衫 | 崔中波:“官谣”惑众,更需严防严惩

最近,一个个网络大V倒掉了,首当其冲的是秦火火,接着就是周禄宝、傅学胜……这些网络大牛把网络造谣的案例活生生演绎成了一幕幕情节跌宕起伏的“宫廷大戏”:雷锋生活奢侈、情妇举报公安局长、国企女高管接受性贿赂。对此,各路学者几乎义愤填膺“污染网络文化、影响现实生活,破坏文明秩序,需要彻底打击,坚决打击”。为此,全国公安机关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紧锣密鼓展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对网络名人提出的“七条底线”亦响彻云霄。 网络谣言泛滥,人人喊打,只是,在对这些网络明星们口诛笔伐的同时,公众似乎也应注意到新华社8月29日的一篇文章《先否后肯,“官谣”也有大忽悠》里面梳理了“刘铁男被实名举报,能源局曾称污蔑;夜店欢迎局长光临?官方称恶作剧;视频揭穿治超办用拳“文明执法”;官员现身不雅照,执法局否认是同事”4件事。这让笔者自然忆起了曾经的陕西“华南虎事件”、山东枣庄“野狼伤人”事件等。 这些事件中,官方或出于利益考量,或急于撇清自身责任,无一例外地,曾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抛出疑点重重的美丽谎言与空洞话语,而后又被铁的事实击碎,最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这些地方管理者的所作所为与那些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网络大V们“石破天惊”的新说、“惊世骇俗”的爆料一样,置基本的道德底线、法律法规于不顾,信口开河,妄自菲薄——— 而这,是更值得警惕的。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公权力一个不小心所造成的影响,更甚于公民个人制造的“奇葩事件”。道理就在于,普通民众也好,网络大V也罢,其言论再牛,也不过是“一家之言”,说到底,就是自说自话,至于最终炒作“露馅”了、营销曝光了,被当成舆论的靶子和矛头大加鞭挞,受损的也只是其个人。而带有“盖棺定论”色彩的官方发言,一旦被发现撒谎了,则容易产生大范围的社会影响,使公信力遭到蚕食与削弱的同时,还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矛盾与冲突。 不得不说,任何一个国家,民众对于文化世界、道德领域的追逐、仰望与崇尚,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行政者的行为导向,其表现出的仁义道德、礼义廉耻,往往决定着社会价值判断的尺度与底线。行政权力拥有强烈的亲和力、悲悯的公共情怀,普通民众也很难会冷漠有加、无情无义。相反,假如公权力言行相悖,甚至于把潜规则搞得比明规则即党纪国法还“生龙活虎”(哪怕这只占很小的比例)。那网民难免会如法炮制,平地生风,裂变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变态心理与举动,而且理所当然地认为很爽、很幽默、很自鸣得意。 由此说来,一两个网络大V的倒掉,三五个造谣传谣者的谢幕,并不值得我们那么心潮澎湃、载歌载舞。谣言止于智者,网络世界的清白,阳光天地的打造,理当更仰仗于行政权力的正气洋溢、诚信盎然。而这,显然只有公权力敞开胸襟,在法治框架下公开透明地运行,才能带给民众深层次的公正感、安全感、责任感。进而使每一个网民以成熟、自信的心态拥抱网络,去伪存真、激浊扬清,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智者”。 本文摘自《燕赵都市报》 —–白衬衫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北京看点:官媒警告大V勿变大谣 网民戏称只许“官窑”不许 “民窑”

北京 — 薄熙来案件的审理,成就了济南中院的新浪微博的大红大紫,社交媒体首次完胜传统媒体。 中国政府深知油管,推特和脸书的威力。这次薄案动用微博,也是与时俱进。中国的微博,实际上就是有中国特色的推特。 *有钱难买粉* 在中国微博场上,不差钱的官媒,反而成了少数民族和弱势群体。那里是大卫(大V)的天下。俗话说,钱不是万能的,这句话在微博场上,尤其正确,钱买不来“粉“。 官 媒看大卫,像极了伊索寓言里的狐狸,满是酸葡萄心态。对那些动辄几十万粉丝的大卫,心中是羡慕嫉妒恨,最近总算找出一个秦火火杀鸡儆猴,并在晚间收视率极 高的新闻联播节目中,声称要出重拳打击网络谣言,并给网络上的民意领袖封了个新外号,警告这些大V,不要变成大谣。“大谣”的外号,俏皮而生动,女主播在 提词机上读到“大谣”的时候,表情严肃地恰如其分地表现出高屋建瓴的不屑和义正词严的蔑视。不过,官媒的幽默遇到机智的网民,立即败下阵来,而且败得溃不 成军。 *只许官窑 不许民窑* 针对中国官媒最近警告网络“大谣”的新闻,中国人气很旺的凯迪网络上,有好事者搜集了最近几年中国官媒报道失实和互相矛盾的例子加以嘲讽,并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只能“官窑”,不能“民窑”。 凯迪网络援引未经证实的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X先前的微博说:“有关重庆的谣言最后证明全部是真的,包括不可思议的耳光。政府发布的所有信息都是假的,包括休假式治疗。从今以后,信谣传谣是每位中国公民应尽的义务。” 有网友冷嘲热讽道:任何时候,我们都应该相信党媒颁布的信息,相信政府的宇宙真理,才会有好日子过。如果像秦火火之流,四处传播谣言,那么大家不可能有幸福和谐的生活。CCTV的新闻联播今晚你看了吗?如果你没有看,说明你很有可能被谣言洗脑。 *油价的大忽悠* 且 不提官媒在大跃进时期刊登照片,显示亩产万斤的麦田麦穗上可以站人的官窑旧事,就拿最近几个被中国网友截屏的中国官媒新闻来说,说这些新闻是官谣,一点都 不过分。例如关于一条油价上调的消息,中广网2009年5月27日22:00报道的标题是:《国家发改委辟谣:近期成品油价格不会上调》。仅仅四天之后, 国家发改委在2009年05月31日22:00 宣布:《国家提高成品油价格 汽柴油6月1日起每吨涨400元》。 *翻供自爆* 另 一则关于器官移植的消息被凯迪网民称为六年后卫生部官员翻供自爆。中国新闻网2006年0月11日 09:50:19 的报道标题是:《卫生部否认取死刑犯器官移植》。这条 中新网4月10日电讯说,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 群众,是别有用心的。” 六年后的《京华时报》两会的相同题材的报道内容截然相反。2012年3月17日 04:17:34 《 京华时报》的报道标题是 《卫生部: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主要来源》。核心提示称: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器官紧缺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 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在卫生部和红十字会组织下,中国即将建立器官移植应对系统。 两条官媒的新闻主要事实打架,让围观者不知信谁为好,传什么方不是传谣。 网友纷纷发表评论:jackyage跟帖回复:在中国谁是最大的谣言制造者,这个地球人都知道 千 里走单发帖说:造谣得有造谣许可证才合法,比如XXX报,比如XXAV,比如XX社,秦火火没有也不可能有造谣许可证,所以才会遭到打击。有网民立刻在后 面跟问,想知道“那个部门颁发的造谣许可证?是否每年都需要交钱?可以造什么谣言?比如可以制造美国的谣言?可以发布日本的谣言? 这不禁令人想起前苏联的一则政治笑话。一个美国人在克里姆林宫前对一个苏联人说,我们有言论自由,我们可以骂总统而不被抓起来。这位苏联人对美国人说,我们也同样享有骂美国总统的言论自由。 *溃堤:民谣还是官谣?* 凯迪网络的RC公子转帖了一则当局特别希望能够毁尸灭迹的消息,并称感谢网络,谣言终于在几天内就得以见证。三条网易新闻的截屏并列,让人们看后,瞠目结舌,背后一身冷汗。毕竟水火无情,人命关天。 第一条网易新闻。大河网2010-07-28 09:26:49 的新闻标题《河南栾川风传溃坝谣言 居民出逃政府广播车辟谣》 两天后,网易新闻刊登大河报(郑州河南省委机关报)2010-07-30 04:55:47的新闻, 标题是《河南栾川男子散布溃坝谣言引起恐慌被拘(图)》 一 天之后,《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实地调查,说出真相。网易新闻2010年7月31日05:36:00刊登中国青年报新闻,标题是《河南栾川大桥垮塌真相:溃 坝致水淹县城冲垮大桥》核心提示:据中国青年报记者实地调查证实,7月24日这天,在河南栾川县城被淹和汤营大桥坍塌之前,位于伊河上游石庙镇的一处尾矿 库发生了溃坝。 *信任危机* 凯迪网友 jinlifish 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对比一下西方国家(媒体)就知道,中国出现所谓“民谣”,是因为官方媒体完全没有信任度,官媒之所以无信任度是因为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经营“官谣”,信誉沦丧到极点,所以官谣才是民谣存在的基础。 有凯迪网友指出,用“有吏夜捉人“的手段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民谣问题,只有取消党禁报禁,让官媒从党和政府的喉舌退回到社会公器的基本盘,这才能根本解决“官谣”和“民谣”之争。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只许环球放火,不许屁民转发

8月23日,针对《环球时报》《李显龙:中国或得到钓鱼岛 但会输掉世界地位》一文,新加坡外交部发言人公开声明称该文完全“歪曲、误报了李显龙在日本所说的话”,“内容不准确、误导”、“题目耸人听闻”,并强调这种“不职业的报道”于两国关系无益。环球时报及其旗下的环球网随后发布声明为自己辩解,称该文转自大公网而非环球首发,并指责对方没有搞清批评的对象。环时主编胡锡进同时也在新浪发布微博称环时的转载“不是造谣”。...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洞庭湖大堤决口合龙,救灾现场变表演舞台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