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窑

美国之音 | 火墙内外: 新华央视摆乌龙 “官谣”更比“民谣”凶

华盛顿 — 导语:乌龙这个词本来是指在足球运动中一方队员将球踢入本方的球门而导致对方得分,后来又被引申为稀里糊涂地出差错的意思。而对媒体来说,误报或错报新闻会被称为自摆乌龙。最近,中国两家官方媒体中的大哥大就在一条重大国际新闻上摆了超级乌龙。VOA卫视记者江河在下面的《火墙内外》节目中为您介绍。 火墙内外视频: 新华央视摆乌龙 “官谣”更比“民谣”凶 火墙内外: 新华央视摆乌龙 “官谣”更比“民谣”凶 正文:北京时间9月8号凌晨,国际奥委会第125次大会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奥委会主席罗格宣布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的城市是东京。   没想到中国两大官媒新华社和央视却在同一重大事件上摆了特大乌龙。在罗格做出宣布之前,央视体育频道解说员就提前宣布“东京被淘汰”。新华社也紧随其后,在其网站发出快讯称,“伊斯坦布尔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   这次紧跟新华社通稿的媒体深受其害。网名叫做“Obanews”的长沙晚报社副总编辑在新浪发微博抱怨说:“新华社摆乌龙,把东京错成伊斯坦布尔,害苦了全国报纸,长晚几十万份紧急追回,改版、重印,损失巨大。作为新闻供应商,新华社需要给客户一个说法,并反思之。”   新华、央视的两大乌龙消息立即在网民中引发了热议。许多人要求这两家官媒大哥大就此公开道歉,并且就中国当局对“官谣”和“民谣”采取双重标准提出批评。   在新浪微博,知名媒体人刘向南说:“这期长沙晚报值得收藏,它是官窑制作的一个见证。相信新华社摆的这个乌龙不过是一个失误,没必要上纲上线。但是,在对官窑进行宽容的同时,也希望有司也对网民同样宽容。堂堂国家通讯社都能出错,况区区网民乎?若再对网友偶尔发布信息的不实喊打喊杀动辄刑拘,制造恐怖气氛,就过于无耻了。”   网民“好一朵茉莉花”在推特评论说:“两大官媒以大众传播媒介的身份传播虚假信息,已经对众多地方报业造成实质性损害,社会危害性已经构成,事后更没有解释与辟谣,也没有对自己的行为做出道歉。”   央视在意识到自己误报之后做出解释说:“可能是投票规则出现了改变,不好意思,出现了错误……”但新华社只是悄悄删除了那条快讯,至今仍未公开致歉。   不过,也有消息称,这次乌龙事件的始作俑者来自日本。朝日新闻9月9号承认,该社8号曾发表过“东京落选”的误报。在凯迪网上,有网民披露,最初是一个网名为“超日新闻奥林匹克快讯”的用户发布了“东京申奥落选”的消息,几分钟后新华网才登出那条快讯。   即使新华社是援引朝日新闻误报的消息,那它也是难辞其咎。首先,新华社没有确认该消息的真实性就进行转发,属于人云亦云。其次,转发时并没有指明消息来源,有剽窃之嫌。另外,朝日新闻发现误报后很快就进行了更正和道歉。而新华社则是背着牛头不认账,用新浪大V任志强的话说就是“宁死不屈”。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有人说错发新闻不属于造谣,那么民众错发消息为什么会遭难?…何况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民众揭露了真相,所以受到打击。腐败官员其实是以造谣之名行钳制舆论、堵住民口、掩盖腐败之实。”   网民“天涯散客”在北美华人网站文学城发帖称:“官方造谣被揭穿叫做‘乌龙’,百姓传错消息叫‘造谣’,还要抓起来。这就是中国特色吗?”   在美国之音中文网,一位网民反讽说:“我们只相信新华社、只相信央视。一切应以新华社通稿为准,强烈谴责 @国际大V罗格 继续造谣的卑劣行径。”   在美国的中文资讯网站博讯,网民“鲁智深”调侃说:“新华社和央视这次摆的乌龙太大,太不专业!只配去二龙山落草,推出山寨版新闻:)”。   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在推特上指出:“中国最大的官窑不在景德镇,而在北京。三大官窑品牌分别是‘CCTV’、‘人民日报’、‘新华社’。”。   新华社在中国大名鼎鼎,以至于上海一家理发店为了招揽顾客,利用新华社的谐音挂起了“新发社”的招牌,没想到弄巧成拙,因违反相关规定被叫停。至于央视的知名度就更不用说了,由于新建成的央视总部大楼外形酷似人的大裤衩,因此,“大裤衩”不但成了央视的俗称,而且还被列入百度的词条。   这次新华、央视双摆乌龙事件显然属于抢新闻、争头条而出的错,这样的失误在国内外媒体都有过先例。可是让网民不能理解的是,当局在处理“发布虚假信息”的问题上没有一碗水端平。中国目前正在全国范围开展声势浩大的打击网络谣言运动,不少网民由于“造谣”或“发布虚假信息”被抓,而新华社和央视这次发布虚假信息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因此,网民们认为政府是庇护“官谣”,打击“民谣”。希望中国当局引以为戒,对老百姓的批评言论采取宽容的态度,不要再搞“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一套做法,也不要把打击网络谣言扩大化。   最后,我们就用网民根据北京奥运主题曲《我和你》重新填词的恶搞歌曲结束这期的火墙内外。 视频歌曲:新版《我和你》 “我和你,一家人,同住景德镇。报奥运,抢快讯,官谣传东京。‘新发’,‘裤衩’,亮出你的丑。摆乌龙,跌眼镜,兲朝留笑柄。”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官媒造谣突破五百次转发 夏业良将诉《环时》主编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政府出台网络谤信息被转发超五百次即构成诽谤罪的法律规定后,北京学者夏业良在推特上举报官媒《环球时报》的编辑胡某某公器私用造谣诽谤。 最高法周一《解释》规定,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可构成诽谤罪。该解释并于周二开始实施。 夏业良轰《环球时报》造谣 北大学者夏业良周一晚间,透过友人在推特发布消息称,《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 (署名:单仁平)公开造谣。 《环时》的评论表示,“夏本應在保持本人教授職位的其他硬指標上做得盡量好些,但實際情況顯然不是這樣。夏通不過上年度的崗位考核。” 夏业良说“本人去年业已通过岗位业绩考核,胡主编却在环球时报社论中说我没有通过,属于恶意造谣诽谤”,他要求胡锡进公布向他提供不实信息的人名与职位,否则保留起诉胡锡进诽谤的法律权利。 夏业良周二就此向本台表示:首先是他(胡锡进)在社论里说到去年教授岗位考核我没有通过,这个本身就与事实不相符。他说(胡锡进)说“本报经过证实”,那请他说从哪个方面证实?他现在就是在造谣,因为我去年的岗位考核是通过的,如果他有证据请将证据拿出来,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职务,向他提供了这样的信息,如果不能提供他就是在造谣。这种造谣伤及到人身的名誉,又要如何打这样的官司?假如他对当事人造成声誉上的损害,给未来的事情带来许多负面影响,那他是不是要做出经济上的赔偿? 官谣传播突破官定数额 本台记者在微博中查询,单仁平的说法早已被转发超越500次,阅读量更是超越5000次的上限,甚至已经被转载到数十家的各大门户网站中。网民们认为,《环球时报》的胡锡进明显公器私用。夏业良在微博中公开募集律师起诉“五百”第一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周二在博客中表示“种种迹象表明,政府对舆论的控制、对异见的打压,都在不断加强”。 维权律师滕彪告诉本台记者:这个从法律来讲问题就太多了。最高法是一个审判机构,应该保持中立它没有权力对法律进行扩大解释甚至是立法,这违背基本的法律原则。两高这么积极的配合政府打击谣言的行为,这也是很可笑的,完全丧失了法院和检察院该坚守的最基本的底线。而中央政府打击网络大V,打击谣言,实际上是打击批评政府的言论。它用“运动”的方式动员一切力量去打击,实际上是“运动治理“的思路。 许多人认为既然官方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不能只要求民众遵守,官方媒体更是需要严格把关及执行。日前官媒新华社将日本申奥成功的消息误报成伊斯坦布尔申奥成功,导致数百家媒体集体乌龙,而月前新华社又将外国色情影片的截图当做女囚犯的生活刊登上网也引来大量的批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官媒误报2020年夏季奥运主办国遭网民痛斥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东京日前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但是中国官方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同一天却误报为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误报虽然很快被纠正,但导致大量印出的报刊紧急收回。中国网民斥为最新官媒谣言。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官媒误报奥运主办城市恰逢中国当局大张旗鼓打击网络谣言之时,给了普通民众一个谴责官媒造谣的机会。 上周末,国际奥委会在阿根廷开会,决定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星期天凌晨三点多钟,中国中央电视台率先报道,参与竞争的日本东京首轮被淘汰出局,主办权被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夺得。官方新华社很快跟进,报道了同样的消息。但早上四点多钟,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宣布,202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为日本东京。 新华社和中国央视随后做出更正,但这条假消息却已经造成了很大影响。湖南《长沙晚报》一名编辑的微博透露,该报数十万份报纸被迫紧急收回销毁,报纸需要重新排版印刷发行,损失不小。对误报反应最大的是在互联网这个因中国当局大力打击网络谣言及逮捕网络名人而风声鹤唳的虚拟空间,中国网民一面倒地讥讽官媒造谣传谣,有网民实名向公安局举报两家官方中央级媒体的造谣行为,也有人质疑官方媒体是故意制造假新闻。 原美国中文网刊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认为,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次应该只是误报。 “应该是失误吧,最后时刻大意了,把推测的东西当真了,这个经常发生。”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次官方媒体是出了事故,而中国网民只不过是借机集体吐槽而已。 “应该是误报。但是现在网络谣言抓得很厉害,搞得人心惶惶风声鹤唳,所以大家借题发挥。” 本台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有关论坛或微博上的网民跟帖,绝大部分都以此事借题发挥,并针对官方媒体过去的虚假和不实新闻通加批判。有网民贴出1958年《人民日报》有关亩产数万斤报道的图片,也有人总结出上百条过去几年官方媒体对薄熙来的吹捧报道标题。另有人把中国卫生部否认摘取死囚器官的报道,和卫生部承诺不再使用死囚器官的报道并列贴出。 李洪宽认为,这些中国网民的说法其实都是借题发挥,目标是对中共当局和官方媒体言行不一和破坏法制进行批判。 “借题发挥,小题大作,然后指桑骂槐,随便怎么说。现在网民终于可以用他们的用语来批判他们,所以他们也很尴尬。” 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日前联合发出司法解释,把打击网络谣言的运动推向高潮。中国媒体报道说,两高的解释说,凡是在网上出现的不实信息,被点击超过五千次,转发超过五百次的,都可以被认定为“网络寻衅滋事罪”,肇事者可以被定罪判刑。 台湾的中央社报道说,在中国大陆,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315系统建设工程办公室副主任张洪峰星期天向北京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实名检举新华社和央视造谣传谣。他认为,如果官谣不被追究,即没有公平正义。 一位网民帖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认为既然规定了人人平等,那么官方和民间就应该有“平等的造谣权”。有人还引用了林彪死党,曾被判刑的吴法宪的讲话:“毛泽东错了是失误,周恩来错了是违心,别人错了就是反革命”,借此讥讽中国当局。大部分网民都以搞笑的方法讽刺官方媒体,株连到唐朝几位著名诗人。一位网民写道:柳宗元在狱中遇李白,问因何到此,李白说:我造谣了,说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有关部门丈量后发现根本没那么长。柳宗元说:彼此彼此,我说千山鸟飞绝,有人举报,山中还有一只鸟还在飞呢。 一位网民说,新华社和央视并没有误报,而是奥委会主席罗格在造谣。鉴于目前中国正在大肆抓捕造谣传谣人士,一位网友总结说,新华社和CCTV的这个谣言非常及时,时机不是小好而是大好。更有人表示,通过他的鉴定,本次谣言是由“大梦元年正宗官窑制造出产”。也有网民干脆认为,这说明,制谣传谣的最高阶段是垄断谣言。 刘先生表示,中共历史上造谣和散步谎言的事情比比皆是,中国网民借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误报发出的批评指控毫不为过。 “中共九十多年历史撒谎无数,最可怕是垄断信息。现在中国网民借这个事骂他们毫不为过,一点不过分。” 东京取得2020年奥运会主办权,规划预算为33亿美元,不到北京2008年奥运会400亿美元的十分之一.这也成了中国网民吐槽的话题。相对而言,官方媒体对此普遍冷淡处理。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表示,“虽然中日关系处于四十年以来的最低谷,但我们仍然祝贺东京申奥成功”,然后告诫日本要“温和一些,不要咄咄逼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阅读更多

法广 | 北京话题: 官媒借围剿薛蛮子污名化网络大V 或将适得其反

作者蔡慎坤的文章说,谁都知道,央视和人民日报、新华社同为中国官方的三大“喉舌”,每晚7点的央视新闻联播在中国更有着无可替代的老大地位。别说薛蛮子这个级别的社会名流,即便是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这个级别的高官,也不可能享受到3分多钟的政治待遇。现在看来,围剿和炮轰薛蛮子不是为了打击卖淫嫖娼,而是为了打压网络言论和意见领袖,其用意无非是敲山震虎,杀一儆百,借此警告网民对“政治事件”及“社会公共事件”噤声。 作者石述思的文章说,更令人费解的是,央视整个事件的报道无比突出了薛蛮子网络大V的身份,有对各路大V集体污名化之嫌,这严重值得商榷。首先,即使嫖娼和造谣都会造成社会危害,但惩治的法规却大相径庭。因此,在将薛蛮子网络大V身份凸显之前,必须先向公众率先列举出其大V身份与嫖娼之间的必然联系,比如说,他是否曾利用其大V的声望诱骗良家妇女,或是曾让那些失足妇女对网络大V优惠打八折等等,从而使薛蛮子由此获得某种便利。 一个简单的治安事件神奇地与深入揭批网络大V紧紧联系起来,自然激起了社会丰富的联想,阴谋论再度登场。一些人声称,这显然是政府部门刻意制造的打压网络意见领袖的圈套,尽管警方迅速给以澄清,但质疑并未终止。不少网友则对薛蛮子的私德展开猛烈抨击,其过往情史也相当香艳地在网上源源不断地涌现,个别人一边为梦鸽疼爱儿子感动涕零,一边则对薛蛮子家人展开戏谑嘲讽。情绪化下的道德绑架便从薛蛮子这个孤立的个体,波及整个网络大V,一时间硝烟弥漫,是非难辨。 石述思的文章又说,更为严重的是,网络大V这个曾经是开启民智、推动公益、监督公权的正面词汇,正在被官媒刻意与言行不一、道德败坏、人格猥琐等联系起来。也有评论反问道,薛蛮子嫖娼,官媒为何如此兴奋呢?在中国,即便是名人和官员嫖娼,在媒体上也只是轻描淡写而已,而这次薛蛮子嫖娼却造成如此重大的影响,不能不说政治意味十分浓厚。是的,我们的官方已经压抑很久了,他们一直在等待一次绝地反击的机会。而薛蛮子的嫖娼,让他们找到了一个重大突破口。 作者赣能向天笑的文章说,这事儿追本溯源,还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在中国,将报纸、电台、电视台称为媒体,并不准确,实质上,他们只是喉舌。喉舌的功能就是发声,至于发出什么声要看大脑,也就是高层决策者怎么思考,喉舌本身是没有什么思想的,也不能自由发声。为了做到表面上的公平公正,喉舌也会反映一些民意,但都是经过了过滤并得到大脑认可的,比如:一项政策仅有1%的人赞成,便仅将赞成的意见发布出来,造成所有人都赞成的假象,这样的民意只能算是被强奸了的民意而己。 但自从有了网络,官方媒体控制舆论、一统天下的格局逐渐被打破,尤其是微博加入后,公民意识觉醒,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沉默,敢于说出自己的声音。而这些声音都是有思想的,与官媒上重复的、机械的、枯燥的、带有明显欺骗性的声音截然不同,因此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追捧,一些意见领袖从此崛起。这便使中国的舆论阵地分割为泾渭分明的两部分,一部分代表官方,一部分代表民间。要命的是,代表民间的意见总是将官方的意见颠覆、推倒。 赣能向天笑的文章又说,因此,在官方看来,那些带有大V的意见领袖正是罪魁祸首,如何将这些意见领袖批臭批倒便成了官方的首要任务。所幸,人无完人,只要是人,就一定有缺陷。而这次抓捕了拥有上千万粉丝的薛蛮子,不管是一次意外收获还是蓄谋已久,对官方来说都是一次重大胜利,并有了绝好的反击机会。在笔者看来,打击网络犯罪理所应当,但如果借题发挥,以为打击掉异见人士便可以重新占领舆论制高点,民心就能回归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民意不可欺,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官方理应认真检讨自己的错误,尊重民意,破除利益集团的羁绊,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否则只会与人民离心离德,越走越远,踏上一条不归之路。也有评论写道,如今社会中的各种丑恶现象并不鲜见,薛某人的丑事为何受到如此关注呢?从相关报道的字里行间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之所以受到这样的重视,主要是因为其在网络上总是扮演社会问题批评者的角色,领导们很不爽,这回老小子终于犯事了,当然要好好地收拾一下了。 作者快乐大哥的文章说,说起来,央视的此种做法并不够光明磊落,如果其网络言论有违法之处,完全可以依法追究,而将其普通的嫖娼行为进行如此高调的媒体传播处理,似乎有滥用公共社会资源之嫌吧?联想到前段时间,西方舆论总是就我们国内的食品安全问题做文章,央视就抓住在欧洲出现的一次马肉假冒牛肉的事件大做文章。此事做的实在有失水准,其实央视的报道的潜台词无非是想说:“中国有食品安全问题很正常啊,你看,欧洲发达国家不是也有吗?” 国人当然也清楚,我们的问题严重性在于是可以死人的,而人家那里无非只是以次充好而已。不论怎样,这种以攻击别人来为自己护短的行为,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幼稚,比较小儿科,比较丢人。此外,新华社近日发文说:网络大V“薛蛮子”涉嫌嫖娼和聚众淫乱被依法拘留。种种不堪细节暴露在世人、尤其是他的千万“粉丝”面前。伪善面具破碎、一身斯文扫地。对此,有网友点评说,看到新华社本文说薛蛮子“伪善”,我差一点就笑死了! 作者南山大仙的文章说,嫖娼虽然不是什么雅事,但薛蛮子嫖娼与伪善又有什么关系呢?薛蛮子他假装正经了吗?他标榜过自己是不近女色的正人君子了吗?他一边在与小姐寻欢,一边对小姐庄严宣布,自己信仰宇宙的真理了吗?他晚上去找小姐之前,白天在台上高谈什么“中国梦”和“三个自信”了吗?都没有嘛!刘志军一边贪污受贿,一边玩弄红楼梦的金钗们,在法庭受审时还大谈什么“中国梦”,新华社不说其伪善。 网友蒙山野逸转载的这篇文章又说,雷政富一边在台上做反腐报告,一边日落西山红霞飞,新华社也不说其伪善;海南校长一边教育下属为人师表,一边却带小学女生去开房,新华社还是不说其伪善;当信仰自由的美籍华人薛蛮子用自己的钱嫖了几个性工作者的时候,新华社却说这是伪善了,这真是tm的笑死人了!眼睛盯着薛蛮子的下半身,心里想的却是如何封住悠悠网民的嘴巴,你说谁才是真正的伪善?是薛蛮子伪善,还是新华社伪善呢?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二十届三中全会公报预告进入“历史的垃圾时间”?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