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

刘念国二世|为李云迪保留最后的体面,就是保留我们自己的体面

因此,当我们拿李云迪的丑事、拿那个女舞蹈老师的所谓蜜桃臀,津津乐道,吐沫四溅,甚至编排各种段子,恶意消费其“社会性死亡”的时候,这根本不是捍卫什么公平正义。因为李云迪这点破事,根本与公平正义无关,我们只是在狂欢,纯粹的狂欢,“你小子也有今天”式的狂欢。李云迪已经受到了他该有的处罚,不去恶意消费他的“社会性死亡”,不去编排他的段子,为他保留最后的体面,事实上就是在保留我们自己的体面。

阅读更多

鱼眼观察|容我给央视挑个“刺”

显而易见,施善的最高原则,是保持受施者的尊严。请记住,对于穷困者的最大尊重,就是不把他们当穷人看。从这意义上,中国的公益慈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阅读更多

宋石男|拉黑时代,我们用绝交来维系最后的独立

我有个朋友叫赵楚,他有三个特长:读书、唱京剧、拉黑人。据他讲,以前在某微博时,站方给了他一个特权,可以无限制拉黑人(一般用户都有最多拉黑2000的上限),他从2010年上微博,到2014年7月退出,拢共拉黑过20000+的人。...

阅读更多

丁香园|被视为医疗废物焚化 被抛弃在荒野:死去的孩子,我们该如何安放你?

「连胎盘都不是废物,我八斤重的儿子怎么就成了废物了?我的孩子还有用,他们怎么能说是废物?」 彩小宝(化名)的情绪还是十分激动,他至今无法接受,自己的夭折的孩子被医院当做「医疗废弃物」擅自处理了。 一怒之下,他将医院告上法庭。 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告,不仅成就了中国首例死胎处置权归属案,也揭开了医疗行业内一个长期以来心照不宣的「秘密」。 我的孩子,谁能做主? 2005 年 3 月 4 日凌晨,北京的一家医院里迎来一对特殊的夫妻。...

阅读更多

有间诉舍|黎生:1960年的一条咸鱼

出生成分不好,在特定的时期,决定了他的生存状态。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在街头偷偷帮人擦皮鞋补贴家用。有个都市来的客户,可怜他,额外给了他一块巧克力做为奖赏,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让他梦想有一天能走出去,走到那里。 出走,是那些年的趋势,绝大部分都是青壮年,因为幼童和老人的体能难以走完那段路途。并且,哪怕是青壮年,成功率也不足百分之二十。...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敏感词库】冬奥通敏感词库

【图说天朝】“现在这位”

【CDT周报】脖子疼

【404档案馆】“我们中国真的太厉害啦!” 爱中洋网红与利润丰厚的五毛生意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