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3丰的世界

张3丰的世界|我还是想吃日料

说这个不是什么洗地,而是想告诉大家,我们生活的环境,其实和日本差距挺大。不信去查一下空气指数就知道了。如果要愤怒要改进,我们每天会有大量的事要做。但是,我看很多人没这个意愿,他们甚至赞成俄罗斯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

阅读更多

张3丰的世界|不能假装看不到

关于“初代农民工”的问题,今天算是来了一个总爆发。安徽师范大学的仇凤仙老师,访谈了200多位超龄农民工,做了一个问卷,有70个问题,发放了2500份。正面链接有一个报道,翔实的数据,也有冷静的文风,被多个公号转发,然后又纷纷消失。

阅读更多

张3丰的世界|为什么“鸭脖”总会露出鼠头的马脚?

第一个把“鼠头”说成“鸭脖”的,可能只是食堂负责人,但是这种习惯性否认,往往可以启动整个说谎流程。这个进程一旦开始,就很难终止,因为要说出真相,最需要的是“个人性格”和“责任心”,而这是系统中稀缺的——没有人把这看成是自己的事。‍‍‍‍‍‍‍‍‍‍‍‍‍‍‍‍‍‍‍‍‍‍‍‍‍‍‍‍‍‍‍‍‍‍‍‍‍‍‍‍‍‍‍‍‍‍‍‍这件事或许可以告诉我们更多地方政治的现实。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