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

2014年,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案发。弦子称朱军隔着衣服试图猥亵弦子,直至有他人进入化妆间,弦子才得以脱身。

弦子称自己在事发第二天在大学老师和朋友的陪同下报警,但警方不予立案,且要求弦子考虑朱军的“正面影响力”、派遣警员到武汉通知弦子的家人。案件不了了之。

2018年10月25日,弦子控告朱军一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

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法院不公开审理后认为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性骚扰,一审驳回其诉讼请求。

2022年8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二审此案,当场宣判因证据不足而维持原判。

该案所产生的社会意义十分深刻。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人物馆公民行动馆真理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404文库】硝美丽 | 守在法院外的弦子的朋友们

作者:肖美丽 拖了两年的“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终于今天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了。虽然无法进入法院旁听,但还是有很多人前往法院门口给弦子传达支持。 考虑到是工作日下午,又是在北京的冬天,今天到达现场的人数远远超出我的预料。 人群里有人抛给弦子一卷纸,打开以后上面用毛笔字写着大大的“必胜”两字。这和伊藤诗织胜诉时拿着的那张写着“胜诉”很像。这可能代表着关注者们希望弦子可以像诗织一样胜诉的美好祝愿吧。...

阅读更多

江湖有个小五 | 弦子诉朱军案明日开庭:她说想过可能败诉,但结果对自己很重要

过去两年间,弦子为了开庭做了很多准备。为了寻找尽可能完备的证据,她不得不一遍又一遍重新「回到」2014年,那是弦子去派出所报警的时间节点。她在脑中一遍遍回忆当时,并尽可能多与该事件有联系的人发生关联,以期从中找寻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她也曾数次徘徊在法院门口,一遍遍要求法院尽快开庭。两年后,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见不到关键的卷宗,2018年的第一次庭前会议,朱军的代理律师否认了那间化妆室里发生的一切,甚至声称弦子有妄想症。后来,她去北医六院做精神鉴定,查出抑郁焦虑的状态但明确排除了妄想症。

阅读更多

【微博】弦子:这几天常被问到:18年发声后你经历了什么?

CDT编者按:弦子自2018年10月25日向法院控告朱军性骚扰之后,此案于2020年12月4日开庭,此为当事人弦子在开庭前夕在微博上的发帖。   这几天常被问到:18年发声后你经历了什么? 有很困难的时候,就好像当18年第一次庭前会议被对方律师质疑为妄想症时,不得不去医院做精神鉴定:我不再有任何隐私与尊严,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指控,都要用尽全力自证。 可也有很好很好的时候,因为站出来,我被那么多有相似经历的女孩们找到,也找到了那么多女孩...

阅读更多
  • 1
  • ……
  • 8
  • 9
  • 10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我是中国歌手,我请战!”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