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隔离

湖北恩施小孩隔离

强制隔离,是中国新冠疫情期间出现的过度防疫的现象,是指对患者、密切接触者、甚至是完全不相干的人员,被当局强行拉走隔离的行为,备受舆论批评。2020年疫情刚刚爆发就曾出现了强制隔离的问题,引起舆论批评,然而当局一直没有解决,知道目前强制隔离的事件时常发生。

2020年2月低,北京强制隔离未离京武汉籍市民。

2022年4月1日,两则视频在网络上流传。据视频原作者与多名网友佐证,视频拍摄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是当时上海的婴幼儿隔离点。视频内容为,多位婴幼儿宝宝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被隔离到一家医院。多位孩子父母表示要求陪护,被医院拒绝。

2022年9月18日凌晨,贵州隔离大巴发生侧翻,车上27人遇难,而乘客正式被强制隔离人员。

2022年10月,微博多个用户曝光上海财经大学半夜强制转运大量学生去方舱集中隔离,被网友戏称“暮投上财门,有吏夜捉人” 。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我们要言论自由真理馆老大哥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404档案馆】第93期:视频里的“清零”(1):上海人的哭声

上海疫情期间有许多视频、音频资料在网上流传,这让我们得以耳闻目睹威权封城措施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在这些流传出来的音频和视频中,我们听到了上海人悲痛的哭声、愤怒的呐喊声和无奈自嘲的笑声。《404档案馆》将分三期节目,总结回顾这些真实又令人心痛的历史声音。这一期,我们来听听上海人的哭声。

阅读更多

审丑时代|南汇方舱读者求助:“所有人都在抢,抢米饭抢被子……能不能帮帮我曝光一下。”

我看到了不少普通人都在呼吁关注南汇方舱,而这些呼吁的人基本都是住在附近,或者其家人/朋友被拉去南汇方舱隔离的人。
一位女士称自己和妈妈都被拉来这里隔离,看到大家都在抢被子,米饭,和物资,自己慌得忍不住哭了,因为太多人在抢,所以最后和妈妈两人只抢到了一箱水。

阅读更多

刘建永:拒绝强制隔离,大闹西安北站

我打过两次疫苗,48小时做了三次核酸检测,最近一次也是阴性,成都的健康码也是绿码。我明确告诉西安北站的防控人员,“我不接受强制隔离”。防控人员说我必须强制隔离,如果你有意见可以打12315投诉我们。他们说商洛市来接我的车在路上了,一会到了就把我拉到商洛的隔离点强制隔离,隔离是自费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我是中国歌手,我请战!”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