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类

也门:政权即将告终?

作者 Afef Abrougui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自也门于大约两个月前开始抗争后,3月18日是 最血腥的一日 , 总统萨利赫(Ali Abdullah Saleh)多次呼吁国安单位要保护正反双方抗议群众,然而现场情况却绝非如此,当天效忠总统的人士带着武器,与国安单位一同向首都沙纳大学的和平抗议者 开火,造成至少46人身亡、数十人受伤。亲政府派原本企图以此终结全国各地抗争,却反倒火上添油,令社会更加同情与支持反政府抗争。 3月16日在首都沙纳的抗争,照片来自AFrah Nasser 3月21日,也门军方高阶将领穆森(Ali Muhsen)宣布支持“年轻人和平革命及其诉求”。 也门记者Nasser Arrabyee 指出 : 北部军方司令穆森于星期一宣布,支持和平革命,反抗执政33年的总统萨利赫。 在此之前,他所率领的部队才于3月20日,派驻在大学附近的静坐群众周围。 他另提到: 这是反萨利赫抗争的一项转捩点。 穆森与萨利赫有亲戚关系,也是外界认为军方影响力排名第二的将领,仅次于总统本人。 消息一出,各界揣测军方很可能开始向抗争者靠拢,一同反对萨利赫。 一位也门社运人士 @yemen4change 表示: 此刻我相信军方已经分裂,许多人辞职后,其他单位也可能在之后几天陆续跟进。 穆森宣布支持抗争当天,许多官员、大使、军事将领、国会议员也纷纷宣布请辞。 Suhail TV 写道 : 我们很抱歉,因为人数太多,无法报导所有执政党人辞职的消息,其中包括军方领袖、伊斯兰教长等人。 该台也 报导 : 也门驻科威特、中国、叙利亚、约旦、日本、沙乌地阿拉伯、巴基斯坦等地的大使也加入人民与年轻人革命。 Tom Finn 指出 : 也门官员一哄而散,包括两名军方将领、国会副议长、驻日本大使全都离弃政府。 Yahya Al-Saryhi在on (G.C.Y) 群组内张贴目前请辞以支持革命者的 清单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也门驻捷克大使、也门电视台主席、亚汀港地区首长都在其中。 一连串请辞消息也象征,萨利赫维系33年的政权已来日无多。 Ben Wedeman 表示 : 也门的萨利赫步履蹒跚,即将垮台。 Wsaqaf 指出 : 也门正写下历史一页,军方将领先后加入抗争,萨利赫将要辞职或逃跑了。

阅读更多

俄罗斯:網絡自由成为冷战2.0

作者 Gregory Asmolov · 译者 Yigi · 阅读原文 [en] 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照片来自 Gregory Asmolov 2010年2月15日美国国务卿希拉蕊柯林顿 分享 她如何看待现代世界中網絡所扮演的角色。她的新评论强调網絡空间的定义是“21世纪的公共空间”与美国对于提升網絡自由之承诺。 此类演说似乎该被全球的博客所支持,虽然大部分俄罗斯媒体对该演说抱持疑虑在预期之中,但俄罗斯博客也对希拉蕊柯林顿的演说表示怀疑则令人出乎意料之外。许多抨击的文章标题生动地传达对该演讲的诠释框架:“最高等的引战言论:美国政府计划透过推特启蒙俄国公民( Vzglyad )”、“策略性推特攻击:美国声称具有对于保护全世界網絡自由的权威( Gazeta.ru )”、“140个符号的敌人之声( Polit.ru )” 该演说的两项内容引发最多的关注。其一是在俄罗斯发表美国国务院的推特帐号;其二是美国决定将投入二千五百万美元于“網絡自由”倡议。 推特做为终极的资讯武器 尽管俄罗斯并非该演讲的主题,同时也只不过是被提到了两次而已(其中一项包括谈及Help Map计划时,做为網絡潜力的一个例子),但大部分的网志文章较主流媒体对于该演说更具批判性。 对希拉蕊的演说之批评主要有两大要点。一群博客指控美国企图利用網絡来引发俄国内部的革命。其他博客则抗议美国涉入網絡的管制,以及认为 “網絡自由”的演说主动地将博客变成美国的合作伙伴。自由派博客试图嘲弄该则演说,并讨论谁将会收到两千五百万美元。有些博客则质疑以美国为基地的推特究 竟能对俄国阅听众产生多大的冲击。 Cenzor1998 以“美国国务院意图喂养俄罗斯博客”为题,写到: 与90年代的同样故事已经开始了。我们不应该相信西方。我们必须即刻创造替代的资讯来源。 LJ博客 socialism_vk 在标题为“推特里的冷战2.0”文章中 解释 , “明显不值得信赖的美国人想要藉由管控網絡的万恶之首—推特的民意,让来自其他国家的人民成为笨蛋并臣服其下。”带着些许讽刺,该名博客说出他的希望: “具有进取心与创新性的总统梅德韦杰夫(Medvedev)”知道如何利用“恶毒的西方工具”,并能够透过有关政府讨论的推特内容与发送“正确讯息”来催 眠人民,藉此保卫他的民众。然而,该名博客也 预测 这将使“冷战2.0”的战况扩大: 明显的问题已浮现:美国国务院与五角大厦[……]是否会造访“ Odnoklassniki ”与“ Vkontakte ” (俄国的热门社交平台),并用俄语发动一场新的冷战,以做为摧毁我们国家的计划之一部分?除了我们主要的網絡堡垒—梅德韦杰夫(Medvedev)的推 特、Nashi行动主义者的博客以及網絡安全联盟(League for Secure Internet)之外,俄罗斯能够提供什么回应呢? 与五角大厦相比, Gazeta.ru 上的一位匿名评论者注意到推特的功效: 以经济观点来说,这个资讯武器是更具有经济价值的…两千五百万美元相比于五角大厦三千亿的预算。但是愤世嫉俗者的率直陈述是令人感到惊讶的。 VZ.ru 的评论者Olesya Semenova 建议 用同样的“武器”对抗美国: 我想知道我们是否能够以同样的方式影响美国。他们的情况也并非如此完美。他们没有民主。在教育、贪腐等方面,他们的情况很糟糕。美国人民应该知道他们是如何被鲁莽的美国政客所愚弄、洗劫与摧毁。 一些隶属于克里姆林宫(Kremlin)的博客察觉到網絡自由演说与前些天约翰麦肯(John McCain)的 访谈 之关连。博客 Demidov-Anton 代表“Rossiya Molodaya”运动 发表 一项声明指出,所有“美国假性民主支持者将埃及的情况强加于俄罗斯的任何努力都将被防止”。 博客们也注意到在希拉蕊柯林顿的演说前几小时,俄国副总理Sergey Ivanov 表示 ,网际網絡是恐怖主义者与反社会行动的主要工具。博客ivn_derevnya 比较 两位政治人物的谈话: 他们谈论不同的事情。但是,就结果而论,他们的谈话相同:相对自由与不受管制的網絡转型成为21世界冷战的新战场… 我们不要更多的網絡政治角力 许多不视美国为敌人之自由主义的博客也表现出强烈的批判。知名的自由主义博客Anton Nossik 论称 : 对于美国国务院将投入两千五百万美元以协助全世界的博客之计划,希拉蕊柯伦顿近期对该计划所发表的演说提供我早期论证的示例。无论是国内或者国际间的網絡,任何企图控制網絡的官员都应该立即下地狱。不管是对美国官方、埃及或者俄罗斯来说都一样。 Nossik提到对于维基解密的镇压就是对于網絡审查最为鲜明的例子之一。此外,希拉蕊柯林队的演讲也会对自由派博客造成危险: 即便亚桑杰(Assange,维基解密创办人)并不存在,希拉蕊柯林顿的陈述仍然无法用善恶来形容。在如此愚蠢的演讲之后,任何 鲁卡申柯 (Alexander Lukashenko,白俄罗斯总统)、Ahmudi、 苏克夫 (Surkov,克里姆林宫官员)或者 札巴耶夫 (Nazarbayev,哈萨克总统)无疑地都可以宣称任何对政府有批判言论的人都是“美国国务院付钱找来的特务”。 ivn_derevnya 延续此论点: 昨天,我、你、我们都只是单纯的博客。现在我们都变成受到美国影响的特务,谁晓得搞不好我们甚至是海外有现金帐户的拥有者呢,包 括Navalny、Gudkov与我们所有人…。因为拥有海外存款,我们变成国家安全的威胁,是恐怖主义者与极端主义者…。我们是国家与外国特务的敌人。 Petroffvalerij 欲知 该则網絡自由的演说是否确实服膺于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 现在,我们面临一个“可笑的”情况;任何在網絡上批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政策的人便主动变成“希拉蕊柯林顿奖”的入围者。我必须说,这是栽赃。或许“统一俄罗斯党”要求希拉蕊柯林顿这么做? 自由派的著名博客们试图揶揄这则故事。知名的博客Ilya Varlamov在 推特 写到: 有人刚刚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美国国务院正打算付钱给博客,以在博客中推广民主。终于!!! 俄罗斯内的州政府推特? @ClintonRussia:假的国务卿帐号,萤幕截图 美国国务院始终没有表明两千五百万美元将何去何从?然而,俄国网民有不同的资讯。假的 @ClintonRussia 帐号已被注册,该帐号活跃地在推特上以故意拼错的俄语发文: 拜托请告诉我在你们国家中,于推特分享思想自由与人权政治行动主义者的帐号。 后来,该帐号开始致函给最受欢迎的自由派博客们: 部分俄罗斯博客 想要知道 若是真实的帐号,是否能够做同样的事: 如果美国国务院的推特与John Beyrle(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的LiveJournal帐号之更新频率一样的话,我们就不用害怕在本世纪末之前,俄国会发生像埃及式革命了。 推特做为媒介的功效亦被 Slon.ru 的博客Svetlana Romanova所 质疑 : 美国国务院是否有任何评估其社群媒体员工效率的指标尚不得而知,但是在俄罗斯,仅有0.4%的人口使用推特。[……]所以美国国务院的推特帐号不足以成为“改革的探照灯”。 在俄罗斯,美国国务院的脸书帐号是十大受欢迎的粉丝专页之一,它有42,672为粉丝,且每个月持续增加。 令人讶异地,我仅能找到一则对于“网络自由”演说的正面回应。一位匿名的评论者 回覆 Gazeta.ru的文章: 我们国人眼界的受限程度真是令人诧异…他们不在乎美国偶尔会表达对于我们国家的正面与贴切的想法,且该想法在不久的将来会变的特别适切。我们的国人在乎的是“为何他们代我发言?我不如此认为。为何美国再次渗透我的生活?他们没有让我宁静与骄傲地活着。” 翻译的隔阂 或许有人认为对发展新美国網絡自由策略的人来说,俄罗斯博客的反应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但是,希拉蕊柯林顿并非是第一位接近俄国网友的人。 2008年时,美国负责公众外交的副国务卿James Glassman发表创立俄语的“数位对外扩展小组(Digital Outreach Team)”,此小组会参与俄罗斯網絡上关于美国政治的讨论。该项方案难以被接纳。 对于如此的反应有许多可能的解释。其一是由Steven Corman与其同事所 提供 。他们认为美国在其他国家的沟通失败起因于缺乏理解,此理解是“无法像一封从A地寄到B地的信件一样简单地被传递”,而是“解读彼此的行为,对于思想、动机与意图有所贡献”。 Corman写到:“接收者的解读是受到许多讯息来源者所无法控制,甚至根本不晓得的因素所影响”,并结论到:“一则讯息也许能够增进瞭解,但也能产生误会”。 看来俄国人对于美国国务卿所发表的網絡自由演说的反应似乎是后者。或许聪明的外交政策应该将其他人的释义系统纳入考量,而非仅仅是将讯息从A传到B而已。 校对: Portnoy

阅读更多

俄罗斯:亡者网志

作者 Marina Litvinovich · 译者 Yigi · 阅读原文 [ru] 社群网站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使用者以他/她的名字建立一个页面、发布相片、显示兴趣、参与社团、撰写讯息、分享感想与想法。如果当他/她去世了,该页面何去何从呢? 做为一个近期的现象,社群网站尚未发展出反应使用者死亡的机制。即便使用者去世了,但是他/她的个人档案犹存,相片里的他/她仍旧笑着,经 由朋友的近况动态,他/她的生命似乎仍随之持续更新。其他人甚至可以在亡者的涂鸦墙上留言。真实生活中,死者已矣,但網絡世界中,亡者犹存。 逝者最后一次的发言时常成为吊唁之书,特别是当我们谈到“LiveJournal”(俄国最受欢迎的博客平台)时。例如,在一位著名的俄国诗人与多首流行歌曲作者 Ilya Kormiltsev死亡 后, 他的最后po文 写着这么一段话:“一个私人请求。最近有人要去伦敦吗?我需要药物。”这则讯息收到1752篇回覆。虽然 并非全部都是 ,但是大体上,回覆很简短,写着“R.I.P”(愿安息): 永别了,Ilya。谢谢你曾经来到世上。 诗人Anna Yablonskaya 死于 2011年1月莫斯科机场Domodedovo的一场恐怖攻击。当死讯一传开,许多人造访 她的博客 并留下吊唁。读者们在她的博客发现一则 2010年12月21日发布的讯息 ,透露着Anna似乎预料到她的死亡: 我感觉到我时日不多了… 部分线上媒体甚至刊登以“Anna Yablonskaya预知死期”为题的文章。 死亡与社群网站的主题在上周开始扩散。 網絡媒体发现一则于2011年2月27日发生在西伯利亚 Tomsk地区 Beliy Yar村的悲剧故事。26岁的Vladimir Ignatenko被锁在后勤办公室,并遭蓄意纵火。该案明显地是由警察所为。除了经由被堵塞的门之外,该名年轻人无法逃出。瞭解到火势正在蔓 延,Vladimir在俄罗斯社群网站“Оdnoklassniki”的个人档案中留下讯息,并与他的朋友Yevgenia线上聊天。最先的一则讯息可以 追溯到凌晨2点23分,最后一则留言则在3点04分。讯息通常5到7分钟更新一次,在此期间,Vladimir很可能曾试着灭火。 Vladimir Ignatenko与朋友的最后交谈,照片撷取自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与朋友的最后交谈,照片撷取自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再见。很抱歉我没有时间与你搞笑了。 Yevgenia:怎么了? Vladimir Ignatenko:门锁住了,我陷入火海!!! Yevgenia:什么?你不行打电话求救吗? Vladimir Ignatenko:不行。当地的紧急救难部门告诉我:哦,是你啊!!!嗯,去找Misha!!! Yevgenia:你在说什么啊?谁是Misha? Vladimir Ignatenko:我试着扑灭这里的火势,但是隔壁间已经烧起来了。 Yevgenia:房间失火了,而你却在这边跟我聊天,快去控制火势或者从窗户跳下去啊!!! Vladimir Ignatenko:窗户封死了,外面有警察。这是他们干的…我知道我要死了。 Yevgenia:太令人惊讶了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快做些什么啊!这是不可能的。 Vladimir Ignatenko:我正试着做些什么,我不是个笨蛋!!!嗯,再会了!!! 这位年轻人被活活烧死。在失火期间,Vladimir Ignatenko在他的Odnoklassniki 页面留下两则近况动态。第一则写到: 等待死亡比死亡本身更糟 第二则,同时也是最后一则: 生活很棒,再见了我的朋友。死亡很美好。很抱歉我在胡言乱语!!!我为Galina惩罚我自己,而为了这仅仅的一个错误,警察就要杀了我!!!!!!! Vladimir Ignatenko的妈妈在他的个人页面发现这则留言,并告知警方。这个故事随即在網絡上广为流传。 上星期,保卫军人权利的非政府组织 妈妈的权利 在Odnoklassniki网站发表了一项新计划。他们创建一群已故年轻人的帐号,该些年轻人在和平期间因被欺负或长官的错误死于军中。 已亡军人,照片撷取自Odnoklassniki.ru 共有30个帐号。每个都有着系着哀悼丝带的照片以及军人的故事。全部的故事都是在法院判决确定后撰写的,所有提到的事实皆已被证明其正确性。每位年轻人的学习场所都标记在旁,以便让他们同学们可以得知他们的悲惨遭遇。此为一例: Evgeniy Shamukhin. 死于学术部紧急情况组。 学习场所:圣彼得堡391学校 任职于:圣彼得堡运输机械研究机构 Evgeniy Shamukhin,照片来自Right of Mother 我在2007年11月被征召入伍,服役于莫斯科的学术部紧急情况组。2008年5月13日时,我被同袍Alexandr Revyakin狠很地打了一顿。即便我苦苦哀求他住手,他仍然用脚一直踹我的头,直至我失去意识。我饱受重伤,且再也没有苏醒,我在2008年5月19 死于医院。2008年8月14日时,Solnechnogorsk市的军事法院判处Revyakin监禁6年6个月。 这项计划在俄罗斯的網絡上,引起极大的关注。在俄罗斯,从未有人建立死者的帐号。关于死亡的主题被导入社群网站中,而这个原本便被认为较为私人且紧密的網絡空间,也因此让死亡具有同等的私密性。这个方式也让網絡使用者注意到死于平和期间的军人之案例。 在社群网站中的个人档案中,尚没有“死亡日期”的栏目。况且,谁会填写这个呢?最近,“Livejournal”开始冻结亡者日志的回覆,并在该页面标示:“这个网志仅为纪念。无法张贴新留言”。 校对: janai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周报】第46期:疫情将何时结束,没有答案,从何时开始,也没有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公交车里的阵营

【CDT敏感词周报】第40期:金马奖、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奥密克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