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

CND|孙立平:恐惧的生产与再生产

“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晚年的肖斯塔科维奇向年轻的友人伏尔科夫讲述往事时,忽然沉默良久,然后如是说。 伏尔科夫同情的看着这位苏联最负盛名的音乐家,那是一张满是孩子气的脸,圆圆的镜片,蓬松的头发,总是尴尬和手足无措的神情,谨慎得几乎称得上畏惧的眼睛。这张面孔是如此意味深长,一个时代对一颗灵魂所能造成的痛苦挤压,在这张脸上纤毫毕现。    一篇评论肖斯塔科维奇的文章这样写道。   ...

阅读更多

【麻辣总局】提高警惕 时刻自卫

@董藩 :提高警惕,时刻准备自卫! @贴吧娘:真的要让医生以后都这样上班吗?谁来保护他们哎 @风之凡云:菜刀医生正襟危坐 神态自然 @长腿渣蓝:终于知道黄飞鸿一个开医馆的为什么武功那么好了。 @精神病院沙医生:精神科医生低调的路过,不是我吹,这都是小场面…… @杜雨桐Monica:其他的我不知道,最后一张是真的,以前在临床的时候老师说过,也是一个病人把医生头爆了,然后第二天就全医院都戴头盔。 @醉爱红茶_Jason:莆田少林寺的?...

阅读更多

吴祚来 | 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当年罗斯福总统提出着名的“四大自由”之中,其中一条是“免于恐惧的自由”,原初此条的提出,主要针对国际关系领域,因为独裁国家强大并致力于扩张侵略,美国要使受害国家免于恐惧,就要予以各种支持,特别是军备武器方面的支持,还有:就世界范围来讲,就是世界性的裁减军备,要以一种彻底的方法把它裁减到这样的程度:务使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向全世界任何地区的任何邻国进行武力侵略。

阅读更多

守鱼 | 政治犯的家属该怎么做

中国有政治犯吗?中国大陆政府从来都不承认有政治犯。不仅政府不承认,连政治犯的家属也很少有承认的。 可是,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是普世的,而国内诸多维护基本人权和政治权利而入狱的人,从概念上而言,就是属于政治犯的序列。虽然政府从口头上不认,但是诸如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颠覆国家政权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等,非常直接地或者间接地为异议人士、践行公民权利政治权利的人士、人权捍卫者等准备的思想罪和行为罪名,就是彻头彻尾的政治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