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

墙外楼 | 梁文道:兵者,凶器也

【新世紀】我時時感到,自己簡直幸運得離奇。少時住在台灣,既沒有趕上「白色恐怖」的末班車,也感受不到彼岸「文革」的壓力,幾十年下來更是沒遇過任何戰爭,日子太平到了連我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的地步。一百五十年來,能有多少中國人享得這等好運氣?特別是戰爭,過去六十年,竟然沒有發生過任何燃及這片國土的大規模戰事,國史罕見。於是我更難免擔憂,深恐有生之年終得碰上一回祖輩常見的災禍。有意思的是,如今上網,卻常常見到許多同代人有不一樣的想法;他們不僅不怕戰爭,甚至還渴盼戰爭...

阅读更多

萝卜网 | 我军车队隐蔽前进有绝招:车身涂满地方广告

@新浪军事:第一张照片那一队花花绿绿的卡车,你能看出它们其实是军车么? 这是济南军区演习中的一个妙计——在正规的运兵卡车外面,罩上“民用”皮——装扮成一般的货运卡车和消防车。不知道这招真打起来管用不管用。 @赵楚:他妈XXXX!几十年过去了,还是《步枪如何打飞机》、《个人如何防原子弹》那一套。 @冯翔: 作战时,军事人员装扮成平民是严重战争罪行,被俘后不能享受军人待遇,要立即枪决。 @沈大飛: 這一點也不好笑,很嚴肅的問題。此舉將把平民置於極危險狀況 @鞠邓: 交过路费的时候就会暴露了。。。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央视广告效应?】竟然要排队 为什么小地方办事难 上世纪优雅美丽的广告女郎 闯荡广告圈的女子 专访韩寒:个人冠军优于车队冠军 写作更危险 无觅

阅读更多

利比亚战局,牵到哪些人神经

  目前,国际新闻中有两大事件已牵住世人的视钱,一是日本核泄漏,再是利比亚战局。如果,从相关影响程度来讲,日本核泄漏,应该对中國的影响比较大,必定两国之间隔海相望,风吹草动,都能牵动中國人的神经。但是,自从抢购盐风波过后,人们关注的焦点,都转向利比亚这个北非小国身上。从官方媒体和网民反应上,在北非这个小国身上,确实已经牵动某些人神经。牵动的神经无非反应两点上:一是挺卡派,一是倒卡派。   现在,我先不说挺卡派还是倒卡派,谁对谁错。我只说说,国际社会“倒卡”是不是属于正义之举,这点不需要我来论证,自从卡扎菲向国民开枪之后,联合国,先后通过1970和1973决议,中國也先后投了赞成票和弃权票。也就说明国际社会通过联合国“倒卡”是得到认可,绝对是正义的,连一向自称有正义之举的中國都没有反对。我希望中國某些愤青们,“倒卡”之举属不属于正义,不必再有什么争执了。你挺卡是你的自由,其实,爷知道,你挺的不是卡,而是獨裁。   媒体,虽然不是直截了当去挺卡,只是用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手段加以渲染多国部队是如何残杀平民,平民是如何抗议多国部队的轰炸,给人一个整的感觉,多国部队就是去侵略,想利国的石油。虽然,前有伊拉克战争,说美国为了石油,现在已不攻自破,可仍然就有傻碧总是相信不断重复的谎言。一向爱出头的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尝到苦果后,奥巴马却低调行事,再也不愿充当“世界警察”。他亲口说出:美国将不能决定变革的节奏和范围,只有该地区人民可以作到这一点。中國也是以“人民”民意控诉多国部队。我知道:中國一向有着“无私”的精神,在保护人民这一块上,也是要一样,中國人民就是不够外国人民有价值,曾几何时,印尼发生大范围排华事件,有谁知道中國官媒控诉过,就是朝鲜这个有恩于他的流氓国家,在枪杀我国边境上国民时,也不见中國官媒有过谴责。现在,只不过多国部队误炸了一下利国的国民,中國有人就恨不得派中國人民志愿军去支援老卡。真的,我不知道到底是触动你们哪一根神经。   我们媒体这么如此挺卡,是不是卡曾经有恩于我们。可我随着对他的了解,慢慢知道一些:卡扎菲这个人就是个疯狗,一贯敌视中國。卡扎菲上台前,曾在台湾的“政战学校远朋班”受训,这个班是美国冷战时以反共为目的开办的。而且当年国民黨军官帮助他成功发动政变,夺得了政权。所以对“民国”伪政权一直心存感激。迟迟不肯与台断交,后来迫于压力与大陆建交,但还是国际上仅有的几个一直保留着台湾驻外机构的国家。   卡扎菲当年兵变上台后,曾派二号人物(后来被软禁的那个)来中國求购核武器,伟大领袖拒绝了,但那个毛头小伙以为是钱的问题,以石油暴发户心态开价20亿美元,连破格见他们的周总都很恼火。这个现在在一些外交人员的回忆录中已经公开了。   1973年,卡扎菲提出“世界第三”的雷人理论,号称要走共產和资本间第三条道路,建设“标准社會主義”,这雷倒了美、苏还有刚刚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的伟大领袖。上校还出了一套“绿宝书”让利国人民学习,这也使我国十分不满,认为他调侃我国的嫌疑。   1978年,乌干达獨裁者阿明推翻了与中國友好的前总统,与中國人民的铁杆朋友坦桑尼亚冲突不断,不久乌干达军队入侵坦桑尼亚。而坦国军队是我天朝武装起来的,以中國的59坦克、歼6歼7大举反攻,不出一个月打回乌干达逼近首都。此时,卡扎菲上校不知为什么心血来潮,派兵支援乌干达,带来了苏22战斗轰炸机、T55、BTR战车等全套苏制装备,势头很猛。几经交手,却发现其实其军队很菜,被中國训练出来的坦桑尼亚军队打得找不着北,有传闻有中國顾问指挥但我朝说那是谣言。后阿明政权被推翻。   2004年,有鉴于伊拉克的下场,上校在核问题上向美帝彻底投降。国际原子能机构封存利国核图纸,其中出现了中文图纸,引起一场风波。我国发言人称还在调查,中國是反核扩散的。当然,中國从未向利国出售过核技术。这里面隐约牵扯到了巴基斯坦“核之父”卡迪尔汗。不过此事最后不了了之,卡迪尔汗不仅因为这件事还有其它更多的出售核技术问题但最后被巴基斯坦特赦,美国居然也毫无追究。利比亚中文核图纸事件后美国还高度评价了中國的反核扩散立场,个中交易和博弈,呵呵,100年后解密才知了。但这一下,足以使我国对上校忌恨在心了。   上校又干了一件最大不敬的事,允许陳水扁过境。其子还去机场迎接。大大触怒了中國。陳水扁上台后,与利比亚的关系重新加温。2006年初,卡扎菲长子赛义夫赴台访问,并晋见陳水扁。同年五月,陳水扁出访中南美,但不按原订行程,而经阿联酋、荷兰“迷航”前往,返程时专机“突然”降落利比亚,与卡扎菲会面。   不久,台湾恢复在利比亚设立“代表处”,不过这次头衔改为“台湾”。目前利比亚仍是台当局在北非唯一有“驻馆”的国家。   2006年,中國在北京举办中非合作论坛峰会,非洲49个与中國建交的国家,来了48个都是总统或者总理,最次也是外长,只有利比亚派个外交部副部长。而且竟然在会议上指责中國来非洲是为了掠夺资源,害得非洲司司长被大佬处理。   前几年卡扎菲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公开指责中國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还屡次呼吁美国出头给中國教训。在非洲国家首脑里,敢公开在媒体上指责中國,给欧美当枪的,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别看中國在利比亚那么多劳工,但基本是二包三包的卖力气的活计。利比亚的大油田从来没有中企的份,咱去竞标都是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最后中标的肯定是欧盟或者美国公司(欧美公司获得了利比亚石油资源的80%以上!!!),小日本也拿到不少——美国让小日本放弃在伊朗的投资,许诺用利比亚的油田补偿它,卡扎菲真TM配合美国爹,给了小日本不少石油。   中石油曾想“曲线救国”,通过收购在利比亚有资产的外国公司分一杯羹,再次被卡扎菲挡在门外。   就是在前不久,为了鎮壓利国国民,卡还以89年中國为标榜坚持到底。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中國官媒特意避讳的地方,他却两次展现于世界人面前。我弱弱问一句“挺卡者”:你们挺卡到底是挺他哪一点?难道真的是挺他獨裁吗?否则,我真的找不出你们那些傻碧挺卡的理由。   随着突尼斯的茉莉花从北非天空飘扬,让世界獨裁者如临末日到来。如今,在北非天空中扮演着“总统飞”的闹剧时,在这绑紧的神经中,却有一名坚决“总统不被飞”的杂剧时,就如同在獨裁生涯中,又看到一根救命稻草,在这绑紧的神经中松弛一下。能松弛多久,我们大家都关注着吧!   作者: 佘开晓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4-06.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利比亚战局,牵到哪些人神经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国际关系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论黎以冲突中的道义非对称性 (0) 让战争之剑干净入鞘 (2) 被遗忘的战争,1929年的中苏冲突 (0) 美国南北战争与“一国两制” (0) 美、中、日三国大战结果如何? (0) 甲午战争与旧秩序的崩溃 (0) 现代战争打什么? (4) 收复南沙群岛的策略思考 (2) 战火中的追问 (0)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解放军,尚能战否? (4) 战争已没有硝烟 (0) 战争不是选项 (0) 我国应如何应付未来5到10年的战争威胁 (0) 强者的游戏 (0) 对越自卫反击战始末 (0) 对印自卫反击战 (0) 对印战争,中国得到了什么 (4) 在美国看美、中、日战争实力 (0) 伊拉克战争中的赢家和输家 (0) 从雪灾处理看中国应付外部战争危机 (14) 从金门战役中检讨什么? (0) 从胜利后撤军看西藏边防 (0) 中国远征军缅甸失利真相 (1) 中国为什么不选择战争 (0) 不能忘却的战争——中越之战26周年祭 (2) 不屈不挠 永不言败 (0) 一九六九,尼克拯救了中国 (0)

阅读更多

维基百科:日本政府就戰爭道歉發言列表

Shared by Isaac 你说中国的无毛们看不到这些信息是被审查吧,其实他们就在那里,最后的原因就是审查加洗脑,让自己不去看,只会猜 1970年代 1972年 9月29日 :首相 田中角榮 。「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國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日本方面重申站在充分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的『復交三原則』的立場上,謀求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這一見解。中國方面對此表示歡迎。」 [1] [ 編輯 ] 1980年代 1982年 8月24日 :首相 鈴木善幸 。「我沉痛地了解到,日本在過去的戰爭中所造成的嚴重傷害負有責任。」,「有必要認識對於『侵略』的批評。」 [2] 1982年 8月26日 :內閣官房長官 宮澤喜一 。「一、日本政府和日本國民深刻認識到過去我國的行為,曾經給包括韓國、中國等亞洲各國的國民以極大的痛苦和損害,站在反省和決心不能讓這類事件再度發生的立場上,走上了和平國家的道路。我國對韓國,曾在 昭和40年 的《 日韓聯合公報 》中,闡述了『過去的關係令人遺憾,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對中國,則在《日中聯合聲明》中,闡述了『痛感過去日本國通過戰爭,給中國國民造成重大損害的責任,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這也就確認了,上述我國的反省和決心,這種認識現在也沒有任何改變。二、該《日韓聯合公報》,《日中聯合聲明》的精神,在我國的學校教育,教科書審定之際,也當然應該受到尊重,而今天韓國、中國等國家對於此有關的我國教科書的記述,提出了批評。作為我國,在推進同亞洲近鄰諸國友好、親善的基礎上,要充分聽取這些批評,政府有責任予以糾正。三、為此,在今後的教科書審定時,要經過教學用圖書調查審議會的審定,修改審定標準,充分實現上述宗旨。已經審定過的教科書,今後要迅速採取措施,實現上述同樣宗旨。在實施這些之前,作為措施,文部大臣要表明見解,使上述第二項宗旨充分反映在教育方面。四、作為我國,今後也要努力促進同近鄰國家國民的相互理解,發展友好合作關係,對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 [3] 1984年 9月6日 : 昭和天皇 。「本世紀一段時期,兩國之間有一段不幸的過去,實在令人遺憾;我認為不應該重複。」 [4] 1984年 9月7日 :首相 中曾根康弘 。「為貴國及貴國人民帶來了極大的困難」,「感到深深的遺憾」 [5] [ 編輯 ] 1990年代 1990年 4月18日 :外務大臣 中山太郎 。「 韓國人 被強制遷移到 庫頁島 勞動,違反了自己的意願,而是根據當時日本政府的意思。[他們在]戰爭結束後仍然不能回到祖國,只能留在當地生活。日本對此悲劇抱著至誠的歉意。」 [6] 1990年 5月24日 : 明仁天皇 。「我國帶來這一不幸時期,想到貴國的人民感受到的苦況,我只能感到痛惜之情。」 [7] 1990年 5月25日 :首相 海部俊樹 。「過去一段時期,朝鮮半島的各位人士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藉著歡迎總統閣下這一機會,我作出謙虛的反省,並希望表達率直的歉意。」 [8] 1992年 1月16日 :首相 宮澤喜一 。「我們日本國民,首先必須想起過去一段時期,貴國國民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這一事實,而且不得忘記反省之情。作為總理,我希望再次對貴國國民表達反省及歉意之情。」 [9] 1992年 1月17日 :首相 宮澤喜一 。「關於我國與貴國的關係,我們不得忘記在數千年的交流之中,在歷史上的一段時期,我國是加害者、貴國是被害者這一事實。朝鮮半島的各位人士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我想藉此再次表明衷心的反省及道歉之意。最近有人提及所謂從軍慰安婦的問題,我認為這種事情實在令人痛心,實在是非常抱歉。」 [10] 1992年 7月6日 :內閣官房長官 加藤紘一 。「不論國籍、出身地,作為所謂從軍慰安婦而感受過難以描述的痛苦的所有人士,政府希望再次表達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我們]堅決不重複這樣的過去。在這樣的深刻反省及決意之下,[日本將]堅持和平國家的立場,並致力建設面向未來的新日韓關係,以及與毗鄰各亞洲國家及地區的關係。」 [11] 1993年 8月4日 :內閣官房長官 河野洋平 發表了有關慰安婦關係調查結果,後稱《 河野談話 》。「無可否認,這件問題在軍方的參與下,深深損害了眾多女性的名譽及尊嚴。政府藉此機會,再次不論國籍、出身地,向作為所謂從軍慰安婦而感受過多次痛苦、身心負著難以癒合的傷口的所有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 [12] 1993年 8月23日 :首相 細川護熙 。「經過四十八年,我國現在得以成為享受繁榮與和平的國家。這是建於上次大戰中可敬的犧牲之上,是先輩人士功績的成果,我認為決不能忘記。我們希望藉此機會,要向世界明確表示反省過去的歷史,以及嶄新的意志。首先在此,由於我國過去的侵略行為及殖民地支配等,而感受過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我們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與歉意之情。」 [13] 1993年 9月24日 :首相 細川護熙 。「我使用了『侵略戰爭』、『侵略行為』詞語,以直率地表達一項共同的理解:過去我國的行為令很多人感受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並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與歉意之情。」 [14] 1994年 8月31日 :首相 村山富市 。「過去一段時期,我國所作的行為不止為國民帶來眾多犧牲,更給亞洲鄰近諸國的人們留下難以癒合的傷痕。我國過去的侵略行為及殖民地支配等,令眾多人士感受到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對此,我基於深刻的反省、決心不戰之情,認為日本前進的道路,是要竭盡所能地邁向創造世界和平。我國必須正視與亞洲鄰近諸國關係的歷史。日本國民與鄰近諸國國民攜手為亞洲、太平洋開拓未來,不可或缺的是克服雙方痛苦後所建立的互相理解與互相信賴此一穩固基礎……所謂從軍慰安婦問題,是深深傷害了女性的名譽與尊嚴的問題,我想在此機會再次表達衷心的反省及歉意之情。包含這類問題在內,我國認為表示歉意與反省之情[的方法],是要正視並正確地告訴後世過去的歷史,以及努力進一步推進與相關國家的互相理解。本計劃繼承了這一種心情。」 [15] 1995年 6月9日 : 眾議院 決議。「正值[二戰]戰後五十年,本院謹向全世界的戰爭受難者及犧牲者致以追悼之情。另外,念及世界近代史眾多殖民地支配及侵略行為,認識到我國在過去作出這樣的行為,並尤其給亞洲諸國國民帶來痛苦,本院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情。」 [16] 1995年 7月:首相 村山富市 。「所謂從軍慰安婦……這個問題,在日本軍的參與下,深深傷害了很多女性的名譽與尊嚴,這是完全不能原諒的。從軍慰安婦身心負著難以癒合的傷痕,我對此致以深切的歉意。」 [17] 1995年 8月15日 :首相 村山富市 發表談話,後稱《 村山談話 》。「我國在不久的過去一段時期,國策有錯誤,走了戰爭的道路,使國民陷入存亡的危機,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為了避免未來有錯誤,我就謙虛地對待毫無疑問的這一歷史事實,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時謹向在這段歷史中受到災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戰敗後50週年的今天,我國應該立足於過去的深刻反省,排除自以為是的國家主義,作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促進國際協調,來推廣和平的理念和民主主義。與此同時,非常重要的是,我國作為經歷過原子彈轟炸的唯一國家,包括追求徹底銷毀核武器以及加強核不擴散體制等在內,要積極推進國際裁軍。我相信只有這樣才能償還過去的錯誤,也能安慰遇難者的靈魂。 」 [18] [ 編輯 ] 2000年代 2001年 10月8日 :首相 小泉純一郎 。「今天我有機會參觀了 這個紀念館 ,再一次痛感到戰爭之悲慘。我對遭受侵略而犧牲的中國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懷著這種心情觀看了這裡的許多展覽。我感到,決不允許再次發動戰爭,些許這是對因戰爭慘劇而倒下的人們的一種告慰吧。我們都會在這樣的心情下認識到,日中關係是不僅僅有益於日中兩國的友好和平,同時也有益於亞洲和平及世界和平的非常重要的雙邊關係。」 [19] 2005年 4月22日 :首相 小泉純一郎 。對於過去殖民統治和侵略「深刻反省和發自內心的道歉」,強調今後日本也將繼續走「和平國家」的路線。 [20] 2005年 8月15日 :首相 小泉純一郎 。「我國由於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我謙虛地對待這一歷史事實,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時謹向在那場大戰中遇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我們決心不淡忘這一悲慘的戰爭的教訓,決不會再次使兵戎相見,為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做出貢獻。……我國戰後的歷史正是以實際行動體現對戰爭反省的60年。」 [21] 2007年 3月11日 :首相 安倍晉三 。「向當時心靈受到創傷、飽受艱辛的的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日本政府]將繼承[1993年]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的談話,這是一貫的立場。……前首相 小泉純一郎 以及 橋本龍太郎 都給前慰安婦寄出[表示道歉的]信函,那樣的心情完全沒有變化。」 [22] 2007年 3月26日 :首相 安倍晉三 。「此刻,我在這裡以首相的身份致歉,我們的立場在『河野談話』裏已經表明。我對經歷過那些困境的人感到同情,我為他們在當時被置身於那樣的環境表示歉意。」 [23]

阅读更多

【历史的先声】民主国家的武器――民主(节选)

目前,太平洋战争正处在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而希特勒又正在准备更大规模的春季攻势。在 此形势下,民主国家用什么力量去抵抗敌人的进攻呢? 地大,物博,人多以及高度发展的生产力是民主国家伟大的物质力量,是战胜敌人的主要因素, 这是人所共知的。可是用什么方法才能充分发挥和尽量利用这些力量呢? “政治重于军事”,“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指导战争的是政治,发动战争力量的是政治。 目前的世界战争是侵略的法西斯主义与反侵略的民主主义两大阵线间的斗争。前者的力量是建...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