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访公司

周虎城:安元鼎“黑监狱”威胁政权长治久安

近期,北京市安元鼎保安公司和一些地方政府签订合约,抓捕上访人员的事情被媒体揭露了出来。安元鼎的主业为关押、押送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这家时间短却发展迅猛的保安公司据信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向地方政府收取佣金,以限制上访者自由并押送返乡,甚至以暴力手段向上访者施暴。然后,与在访民中的恶名相比,这家保安公司却得到了某些组织的高度认可,2007年,他们获得了由12家单位联合授予的中国保安服务“十大影响力品牌”;2008年又被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评选为A级安保企业。       在共和国的领土上出现这样的怪胎,动用暴力手段关押、遣送赴京上访人员,这是一家企业应该拥有的权力吗?如果安元鼎有这样的权力,那么是否意味着中央已经允许民间自组暴力组织?问题是,中央没有任何文件也没有任何法律允许暴力组织在体制外运行,那么这种体制外运行的动用暴力手段从事关押、遣送上访人员的公司就完全不具备合法性,事实上变成了非法武装组织。此类非法武装组织的出现虽然没有打着反对现行政权的旗号,但事实上他们已经通过一系列恶行让上访群众从身体到心理都大受伤害,许多恶性事件足可人神共愤。更为要害的是,这家保安公司的出现并非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和某些地方政府和公安部门联动的结果。因为其服务的对象就是地方政府,其赚钱的方式便是通过帮助地方政府关押、押送上访群众而盈利。     安元鼎从一家小公司到迅速发展成为A级安保企业,说明关押、押送上访群众有大利可图。这主要是因为很多地方政府出于维稳的需要,生怕上访群众影响到地方政府政绩评定,从而不顾一切地要阻挠群众赴京上访。在不少地方,抓捕赴京上访人员已经成为一个棘手、但又不得不为的政治任务。然而,靠关押、押送上访群众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让问题进一步恶化,使关押和押送本身成为更大的问题。我国现行法律从来没有规定过上访是违法行为,既然没有此类规定,那么关押和押送上访群众就变成违法行为了,甚至可能涉及犯罪。     把司法扔在一边搞维稳,一定是越维越不稳。目前,中国的很多问题非但没有因为压力维稳而得以疏解,反而压力维稳本身很容易成为发生不稳定事件的导火索,并且使得政权形象大受影响,这样搞下去,执政的根基便可能不稳,没有什么比人民群众离心离德更为可怕。中央必须对此类非法收押和押送上访群众的公司和组织进行追查,打击“非法打击”,同时对压力维稳思路进行重新审视,从根源上化解维稳压力。     我们的政权是人民的政权, 不是黑势力的政权,一些地方政府随意和这类暴力组织达成交易,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不相符的,更与执政党的宗旨完全背离。必须警惕这种非法惩治上访群众的恶行,一切回归到法治道路上来,防止个别地方政权黑色化,从而动摇执政根基。

Read More

胡克:不能仅仅处理安元鼎公司老总

我们担忧,驻京办撤了,有安元鼎来效劳,安元鼎倒下了,还有更多个安元鼎崛起,继续通过押送关押访民的勾当牟利。即使“安元鼎模式”倒了,各地还会创造出其他更“巧妙”的替代方案。     媒体报道,长期以来,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与部分地方政府签订“维稳”协议,负责堵截、押送各地进京上访人员。该公司还在京设立多处“黑监狱”,非法关押访民。安元鼎以押送关押访民为主业,从地方政府收取佣金,利润丰厚。拒信,首都存在多家经营类似业务的保安公司,相互存在竞争。目前,安元鼎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因“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被警方刑事拘留。 南方都市报等媒体9月24日刊出相关报道,次日即有消息称该公司两名老总被刑拘,警方处理事件似乎比较快速,但是,据南都披露,被安元鼎非法关押的访民此前曾多次向辖区警方举报,但最终均石沉大海。此次警方快速反应,不知道是表明对安元鼎非法活动的重视,抑或是对舆论压力的重视。不管怎样,警方的做法值得肯定。 但是,我们仍然对事件后续发展存有一些担心。首先,刑拘两人会不会是虚与委蛇,最终放人,不了了之?南都记者的深度报道,非常扎实,相信经得起推敲,而且此前也有不少媒体报道过截访“黑监狱”。所以臭名昭著的安元鼎的劣迹想必不为虚。警方应该彻查真相,严惩参与非法关押、殴打访民的安元鼎相关人员。 其次,我们还担心,安元鼎会不会成为非法押送关押访民事件的替罪羊,而幕后真正的“雇主”部分地方政府相关人员,最终却逍遥法外。安元鼎非法活动之所以恶劣,就在于地方政府将“公权对外承包”,通过支付佣金,将公权力独享的拘禁权让渡给一家公司(暂且不论拘禁行为是否合法)。安元鼎不是公安局、监狱,却酷似警局监狱,只要各地驻京办等雇主有要求,该公司可以任意抓人、关押、殴打。宪法规定公民享有人身自由,当警方限制公民自由时,必须经过检方或法院的批准,公权限制公民自由的行为受到相关法律的限制。安元鼎公司获得了类似的权力,俨然一个“第二公安局”、“第二监狱”,同时却不受任何法律约束。安元鼎胡作非为的底气何来?就在于他们捏着“雇主”的委托书,认为地方政府已经将处置访民的权力委托给他们。所以,如果仅仅处理安元鼎公司,就是避重就轻,必须处理向该公司承包权力的地方政府人员。 再次,我们担忧,此次会不会只处理安元鼎孤例,而不对整个畸形的“维稳”体制做出整肃。安元鼎倒下了,还有更多个安元鼎崛起,继续通过押送关押访民的勾当牟利。因为京城多个保安公司经营类似“业务”,只不过安元鼎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此次它的倒下未必不会使其竞争对手窃喜。将公权让渡公司不但非法,而且没有效率,大量信息显示,不断高涨的维稳费用使地方政府不堪重负。正如一位访民所讲,维稳绝不是安元鼎考虑的事,反倒是稳定了,他们的生意也玩完了,“政府是雇主,访民却是财神”。必须彻底破除“外包维稳”的安元鼎模式,杜绝其他公司经营类似业务,禁止地方政府再签订类似非法“委托书”。再者,“安元鼎模式”倒下了,地方政府会不会“创新”出更多的“维稳”模式?我们认为,三点常识是:1,堵截关押访民是非法行为,不管是安元鼎实施此类行为,还是地方政府实施。2,上访特别是进京上访,并不必然是不稳定因素,除非访民在京从事盗窃等非法活动。除此之外,进京上访即为公民一项自由,任何组织个人无权干涉。3,畸形的维稳将会“越维越不稳”,不疏通公民利益诉求的多个正常渠道尤其是司法渠道,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北京上访。如果认识不到这三点,各地的畸形“维稳”冲动就不会止息,负责截访的驻京办撤了,有安元鼎来效劳,安元鼎倒了,会创造出其他更“巧妙”的替代方案。

Read More

保安“黑监狱”是对国家和法律尊严的严重挑衅

上访、压访、截访……这些二十一世纪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充斥在各大媒体上,也充斥在人们的心间,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结。俗话说:不平则鸣。有了委屈,有了冤情,有了诉求,在当地解决不了,便到上级表达这种诉求,按说是很正常的,也是公民应有的权利。然而在当下,百姓的上访权却正是被不少地方政府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粗暴地剥夺。压访,甚至花大力气去截访,这些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但地方政府与京城保安公司签约,保安公司设黑监狱进行截访,限制上访者的人身自由,对他们进行遣返,甚至打骂,这却是少见了,是令人异常震惊的。而这却是事实,据记者的采访,在北京,有一家叫安元鼎的保安公司,就正在干着这惊世骇俗的非法勾当。   安元鼎 2004 年成立,是经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批准的特许保安经营企业, 2007 年它的业务量 862 万到 2008 年突然上升到 2100 余万元。经记者调查,安元鼎的主业竟然是关押、押送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这家时间短却发展迅猛的保安公司涉嫌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向地方政府收取佣金,以限制上访者自由并押送返乡,甚至以暴力手段向上访者施暴。   真是闻所未闻啊!地方政府压访、截访本已不对,如今又和保安公司签约对上访者进行非法监禁,这种情况就已经超过上访问题本身了,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违法行为,是对国家和法律尊严的严重挑!   上访,就是因为百姓有了矛盾,有了问题,如果那些地方政府事事以人民利益为重,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把百姓的事当做自己家的事来处理,我想上访现象是不会发生的。上访现象的产生,许多情况下就是因为地方政府平时对百姓利益不闻不问,甚至以公权欺凌百姓利益,从而造成矛盾,有了矛盾又不积极去解决化解,致使其越积越重,最终酿成上访事件。而对于上访事件,大多地方政府是既怕又恨,怕的是上访者将问题反映到了上级,引起上级的上快,从而影响其政治前途,恨的是这些小老百姓竟敢胆大妄为,真恨不得吃了他们。因此,他们才对上访者进行压制、截访,不让他们反映问题,以图影响了他们的仕途。前不久江西宜黄事件中,宜黄县不是书记县长亲自出动了四十多人前去机场围堵上访者吗?的确是很壮观的。这大概也是当今中国一景了。其实中央对上访问题的政策是一贯的,要求地方政府要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要通过下访来切实解决百姓的诉求,通过日常工作来为百姓解决问题,消除上访现象。无论是“三个代表”,还是“两个务必”,都要求干部一心一意为百姓服务。不少上级部门甚至将上访做为考核地方领导的一项硬指标。但往往事与愿违,这些好的举措却并没有促使地方政府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而是在日常时习惯捂着、压着、盖着,根本无心去为百姓排忧解难,出事了又不积极去化解矛盾,而是依然通过压、截等非法手段来对待百姓。这样的情况下社会怎么能够和谐呢?   原来,地方政府为了截访还需要花费人力、物力进京或上级政府去进行截访、劝返等工作,如今好了,有了京城的保安公司操办,只需花上一些银子,一切都搞定了,真是省心省力!也不知是哪个头上长疮流脓的想出这么个“好主意”!这样的人真是不得好死。这保安公司也够胆子大的了,什么业务都敢开展,简直是吃了熊心咽了豹胆了,还是其背后有什么背景呢?竟敢设置“黑监狱”,限制人身自由,胆子的确够大了。这简直是拿法律当窝头,简直是在贱踏国家法律的尊严。   如今,这样的非法保安公司终于被记者揭露了,终于被有关机构立案侦查了。我们似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但事情却远远没有完。笔者以为,这起事件起码要有两方面的真相和惩处才行:其一,彻查保安公司,看一看他们的业务究竟有多少,赚了多少黑心钱,看一看他们背后有没有背景,对其一定要进行严惩,否则法律的尊严何在?其二,要查一查究竟是哪些地方政府与这黑保安签了协议,一定要查清,对这些地方政府进行曝光,更要用法律对这些地方政府的领导进行严肃处理,绝不能姑息。否则,国家的尊严、党的尊严、人民的尊严何在?   我们期待着进一步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   新闻链接: http://unn.people.com.cn/GB/14748/12802626.html

Read More

新史记恶政列传之安元鼎

安元鼎非人也,乃京师黑帮之一也,寄生于警衙之下,而有警卒之皂服并狼牙棒之属;受雇于驻京之衙,而获公帑之酬金兼省州市之报。南都半载密访,一朝耸动天下,安元鼎名矣!...

Read More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设黑监狱被调查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与地方政府签订协议并收取佣金,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用暴力手段阻挠上访者赴京。目前,“安元鼎”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