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城宝

无声无光|维舟:不能批评的人

我有一种感觉:威权人格在面对现代社会的众声喧哗时,可能更难调适。因为那明显不是一种一元、可控、有序的秩序,而难免出现各种让他们为之心烦的“杂音”。它的办法则是以攻击性回应,最好让人就此闭嘴。

阅读更多

城市的地得|海南炮轰澎拜新闻事件中的时代趣味

过去20年,“护城宝”作为一种群体认同,就是这样慢慢建构出来的:伴随着城市化的深入,个人命运与城市发展深度关联(通过房价捆绑在一起),人们为所在城市的发展感到自豪,随着城市的膨胀而膨胀。“护城宝”情绪膨胀到一定程度,就是不能允许批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