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英国每日电讯报:英国雕塑家阿尼什•​​卡普尔呼吁世界博物馆、画廊关闭一天(5.11)

阿尼什•​​卡普尔呼吁艺术世界联合起来支持艾未未,抗议“野蛮”中国 Anish Kapoor calls for art world to unite behind Ai Weiwei against ‘barbaric’ China By Laura Roberts 2011年5月11日 报道链接: 2011.5.11英国每日电讯报 翻 译: @duyanpili 英国雕塑家阿尼什•​​卡普尔谴责中国政府监禁艺术家艾未未,呼吁世界各地博物馆和画廊关闭一天以示抗议 。 艾是中国政府直言不讳的批评者,4月3日他在北京机场被扣押后,音信全无。 卡普尔形容中国该行动是“野蛮的”,并表示国际社会未能发出更多的声音去关注是“荒谬的”。 这位“特纳奖”的得主,在呼吁艺术世界要联合起来,为艾的释放做更多的事情。 在今天BBC广播4台的节目上,他说:“作为艺术家,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声音,我们团结一致,这是非常重要的。 “这使我们回到了苏联时期,那时候发出不同声音的艺术家被视为危险分子。 “这见证了政府的野蛮,他们多疑得连艺术家也要羁押。” 卡普尔,今年57岁,昨天他的新展览在巴黎揭幕,他特意将展览中的一个雕塑献给艾。 这个叫’利维坦’的装置艺术,高37米高,设计成好像走进在一个怪物肚子里的样子, 是正在大皇宫举行的Monumenta展览的一部分。 卡普尔说:“也许所有的博物馆和画廊应该关闭一天……运动需要自己组织”。 “他所做的一切……是要说清楚,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这当然是正确的” 艾,53岁,当他准备乘飞机飞往香港时被扣押,罪名是所谓的经济犯罪。直到现在他的任何一个家人和律师都无法见到他。 他的家人和同事说,他被扣押是因为他一再批评中国是一党专政“极权”国家。 卡普尔说:“他的家人不知道他在哪里。这是不能接受的。“ 萨尔曼•拉什迪先生上个月在每日电讯报上发表文章支持艾,在文中,他形容中国政府是“世界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 虽然艺术家艾仍在扣押中,他的两个主要展览本周将仍在伦敦开放。 萨默塞特宫将在5月12日到6月26日之间,在庭院中展出艾的作品“兽首”,Lisson画廊也将展出艾在过去六年中创造的主要作品。作品葵花籽则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刚刚结束展览。

阅读更多

卫报:艾未未在哪里? Where is Ai Weiwei?

翻译:@kRiZcPEc 校对:@gexun 英国卫报原文: 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2011/may/09/ai-weiwei-arrest-protest-exhibition 艾未未的两个作品展在英国开放的同时,他已被北京警方拘留了超过一个月,越来越多人担忧那位中国艺术家的安全。阿德里安塞尔(Adrian Searle)报道。 这是,在我写这篇文的时候,艾未未在4月3日准备登上飞往香港的航班时,被北京中国警方逮捕而消失的第37天。那天以来,没有人看到或听到过他。他一直没能接触律师(艾自己的律师在艺术家被捕后失踪了五天,),尽管他的家人不断查询也还不知道他人在何处。 另外一个问题。艾未未是谁?除了是个艺术家,艾还是一位建筑师,设计师,活动家,反传统,博客,有时也卖卖古董, 此外,他精于玩二十一点。如果逮捕他和设计使他失踪的中国当局是正确的话,这个富创意,复杂的男人也是重婚者,涉及税务欺诈,发布色情物品,而且是 -很可笑的- 一个抄袭者。 当前没有任何有关艾未未近情况的新闻,只有传言,包括由心怀不满的新华社记者用笔名写作的,未经证实和骇人的图像报告,说艾未未受到折磨,并已开始承认他的假定的罪行。与此同时,他的艺术已经运往伦敦,纽约和瑞士等地。他的两个作品展本周在伦敦开放。十二生肖兽首将于星期三在萨默塞特府 (Somerset House) 庭院亮相。这些兽首都是放大了的青铜复制品,原型是由意大利耶稣会画家郎世宁(1688-1766)为清朝乾隆皇帝的避暑胜地–圆明园园林内的水钟制作的雕塑。1860年,宫殿遭到法国和英国军队洗劫,兽首被夺。其中两个后来成了伊夫·圣洛朗 (Yves Saint Laurent) 的私人收藏品,目前的中国政府一直试图要取回它们。种瓜得瓜,種豆得豆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艾的雕塑和影片的第二次展览周四在 Lisson 画廊开幕。 与此同时,已有由德国,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政府提出的抗议。也有请愿,抗议,还设立了释放艾未未网站,专门收集信息。在香港,一个年轻女子冒着被判监禁的惩罚在该市的建筑物上喷上“谁在害怕艾未未?“涂鸦。泰特现代美术馆巨大的外部书写有“释放艾未未“的巨型字母。阿尼什•卡普尔 (Anish Kapoor) 把周三在巴黎大皇宫开放的古迹遗址展览献给艾未未。有沉默的时刻,也有喧闹的游行示威,有由萨尔曼•拉什迪 (Salman Rushdie) 写给新闻界的信,还有比利时画家吕克图伊曼斯 (Luc Tuymans)在德国接受专访时说,他最近一次到北京时,已敦促艾保住低调或者离开中国。 艾两样都不做,“他们能对我做什么?无非是驱逐,绑架和监禁我。也许他们可以使出我凭空消失,但他们没有任何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他们既缺乏喜乐也不会飞。” 他2009年11月在自己的博客这样写道。当时他已经被骚扰,他的银行帐户也受到调查。当局多年前已经在他北京的工作室安装闭路电视摄影机,监测他的行踪。他甚至拿其中样一个摄影机做雕塑对象,从一整块大理石雕刻成的复制品。 “我相信,“艺术家继续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什么能阻止社会要求自由和民主的历史过程。“ 在艾的作品回忆(Ai’s Remembering,2009年)中,9000个儿童的背包堆在慕尼黑的艺术之家(Haus der Kunst)的外墙,拼出了一句:“她在这个世界上度过了幸福快乐的7年。“这个想法来自于艺术家2008年地震后访问四川的经历。看着倒塌的学校建筑,艾未未说:“学习资料和背包到处可见,学生的生活在国家宣传机器上消失了,很快大家就会忘记一切…” 在1995年,他曾拍摄自己放开一个古老的汉代骨灰盒,让它在地板上砸碎。他有一个年代同样久远的容器,上面用了可口可乐的标志做装饰。这两部作品都是表达中国近年对历史的不尊重,以及把过去看成商品一样去推销。 独特和不可替代的文物,以及个别人的生命-这些价值问题是艾未未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在最初看起来是文化,坏男孩破坏的行为其实是关于现状的苦涩声明。 饥饿的猫群和理发 即使是在艺术界里,也有一些对艾持怀疑态度,并视之为机会主义的人。如果有人怀疑他的认真和诚意,我建议他们读一读他2006年至2009年间发表的博文的英译。在2009年,他的网站被中国当局关闭了,网站的内容从网络空间被删除了。这中2700篇博文中,有许多现在已经寻回而且翻译成了英文,刊载在一本刚刚由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的引人入胜的,经常令人感动的书。 我认为西方的艺术家近来的著述没有可以和这些文章比拟的,没有哪一篇会像艾的文章这样雄辩滔滔地的指控政治和社会现实,也没有哪一篇会像艾的文章这样带有激情和克制的愤怒。艾的博客周到,尖刻,愤怒,越来越直言不讳,涵盖无数主题,从试图拯救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的清理运动中被围捕, 给丢在仓库中饿死的猫,到建筑和设计都有。他也写安迪沃霍尔,写关于中国的文物破坏,写没有头脑的愤世嫉俗,写城市规划者和文化官场的各种愚昧。他记录了中国政府处理2003年SARS疫情的手法,他记录了毒奶丑闻,他记录了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的学校建筑。他谴责华文媒体虚假(“管他们叫电话妓女会贬低解性工作者。称他们为牛马会羞辱动物王国” ),他也指斥一些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虚伪。然而他也有写些比较轻松的散文例如理发,幽默,创造力,会有其他许许多多。艾的博客被关闭之后,他转而用推特,说,用中文写140个字符,虽然形式简短,但也几乎等于是中篇小说了。 一般人的生活是复杂和混乱的,艺术家的生活和一般人比,没有过之,也没有不及。以下是艾的个人简史 – 他一岁时和他被流放的家人在劳改营长大,他在纽约的年月,他的回归中国以及他在中华艺术世界起的关键作用,他在国内外日益显赫的名声 – 这些都和他的作品连成一体,不可分割。他看起来反传统的行径如改装古代文物,重组古董家具等都和中国的历史以及社会现实有关,这些行径也和杜尚 (Marcel Duchamp) 或沃霍尔有渊源。他1980年代在新泽西州的赌桌上玩21点的事成了中国媒体的把柄 (然而,在美国的21点网站也在呼吁释放艾未未. 这就是他的名声)。 如果讨论到的赌徒换了是培根 (Francis Bacon),这些活动几乎就没人注意 。在他的博客上,艾从未表示自己比任何人优胜,即使他争取中国国内的公义冒了极大的个人危险。 无形的外交 当艾未未在北京机场被带走时,德国政治家和博物馆董事刚刚主持了“启蒙的艺术”展览会的开幕典礼,准备搭乘飞机回国。这个展品价值一千万欧元 (880万英镑) 的展览会在全球最大的博物馆 – 中国新国家博物馆举行。这个象征中德两国文化交流高峰的展览,它所在的博物馆由德国建筑师GMP设计,坐落在天安门广场。展览会预定为期一年,在艾未未被捕后,就有人,包括德国政府内部的,提出中止展览。展览会的讲座,沙龙没多少北京的观众出席。人们害怕。启蒙运动似乎启蒙不了中国当局。 其它可能搁置的大型国际项目包括由英国文化协会主办的节庆活动,活动的高潮原定是明年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陶瓷展览,展品由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及大英博物馆借出。博物馆协会伦理委员会的前主席, T. Besterman, 已经呼吁重新考虑。中国政府认为这些节目- 以及一个庞大的建设计划,每年建100座新的博物馆- 是施展软实力的好方法。然而,拘留艾未未对这些精心策划的文化外交全无好处。“如果像艾未未这样的知名人物也可以如此公然在公众目光下受到这种虐待,那么,普通中国公民会得到警察怎样的保护?” 纽约大学的世界级中国法律专家科恩 (Jerome A Cohen) 上个月在南华早报这样写道。科恩又指出,即使依据中国的法律,艾的拘留也是非法的。那么,艾未未在哪里? 更正:原文的巴黎大皇宫的名称拼写错误。已纠正。

阅读更多

作家马健谈茉莉花革命和艾未未

作者 索菲   阿拉伯世界掀起茉莉花革命之后,在中国开始出现礼拜天茉莉花散步,近两个月以来,某些维权律师,自由知识分子,博客作者甚至像艾未未这样的持不同政见的艺术家遭到拘捕,就此本台东西南北节目对旅居伦敦的华语作家,自由笔会创始人之一马健进行了专访。 法广:马健,你觉得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起义真能波及到中国吗? 马健: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中国的经济正处于上升的阶段,中国的老百姓正陶醉在变得越来越富有,越来越自信。这和埃及不一样,埃及的大部分中产阶级和青年人大部分也是感到有点穷途末日,这和国内人的心态不一样。 法广:那么为什么近两个月以来,中国的政策明显收紧了呢? 马健:我觉得政策收紧可能跟中国明年的经济要出问题有关系;因为如果根据西方的大部分分析文章来看的话,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经济的问题,他们要 确保不产生因经济问题引起的社会波动,采取了一些手段,茉莉花革命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而象抓艾未未也是为了吓住那些有启蒙意识和自由意识的人,不要捣乱, 他们需要一个安定的社会。 法广:自从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刘晓波以后,中国认为存在着一个反华大阴谋?你怎么看? 马健:中国的宣传部必须要找出今年的一个大的主导思想和概念,因为在所谓的经济腾飞以后,他们要占领舆论,在世界各地设立孔子学院,建立电视台,电 台,办报纸,这种很大的举动他们需要在舆论上占优势。“西方”在他们的概念里就是反华势力,所以你无论说了什么,他们都会反着说。这次对埃及,叙利亚和利 比亚这些国家的茉莉花革命,以及本拉登被击毙,中国的报道都是反面的。 反华大阴谋当然不存在,现在世界上警惕的是共产党的集权主义在世界上的扩张,并不是反华。从这么多年的历史来看,其实人们是很欢迎中国人的,中国人在全世界的移民基本上还是非常本分,勤奋,而且也没有宗教的压力,和阿拉伯世界的移民不一样。 西方社会方感的是共产党的经济崛起以后,很快他的意识形态就表现的越来越军事化,有扩张意识,不仅是让亚洲人反感,欧洲人也开始警惕。恐怖主义得到一定的控制之后,人们会更多地关注中国的军事扩张,因为这也是一种恐怖主义。 法广 :全球各地都在呼吁中国释放艾未未等中国持不同政见者,你们曾在艾未未伦敦展览时采取了一次撒传单活动,给我们的听友讲讲? 马健:这是四月九号,艾未未被羁押之后,得不到任何消息,而且我们也看到他的母亲在到处寻找儿子;艾未未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展览的重量是150 吨,就是一亿颗瓜子,用了三年的时间,共有三百多工人把这些陶瓷的瓜子做了出来;这是一个很令人震惊的作品,但是作者却像瓜子一样消失了。所以我们就思考 如何能对艾未未表示支持,最后就在他的作品上放了他的头像,也就是说人们在看这个作品的同时可以看到作者被消失了。这个行动也确实起到了作用。因为他的作 品本来就是要表现沉默的大多数。而在中国,瓜子是象征这毛泽东,而且也是可以被任何人放到嘴里吃掉的,当一亿颗瓜子放在一个展览馆的时候,无论是他的重 量,还是造型都全变了,就能感受到这些沉默的大多数还是有力量的,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放艾未未的图像把作品激活,让人重新感受到每一刻瓜子被消失的悲剧不 断重演。 法广:艾未未的雕塑展本周一才在纽约开幕,你了解艾未未的这次参展的作品吗? 马健:不了解,伦敦最近也有一个他的作品展。他的被捕实际上激发了很多博物馆,美术馆,甚至是政界的反感。因为艾未未是一个世界著名的艺术家,中国 官方没有承认他的身份,而且一些中国官方的艺术家都在骂艾是个无赖。这就造成中西文化和价值观的对比,中国的一些艺术家很反感自由,认为在没有自由的情况 下,他们的作品也同样了一赚钱,获得名誉。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一个官方的“御用文人”出来为艾未未说一句话。 法广:你了解的艾未未是怎么样一个人? 马健:我对他还是很了解的,星星画会这批人的性格和风格基本上都有一些雷同的地方,他们都有一定的反叛精神,要寻找自由。和那些在国外待了很短的时 间就回国的艺术家不一样的是,他在国外待了十几年,在纽约哦社会里活了下来。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在纽约慢慢修复了在国内失去的东西—–在国内他感 觉不到自由的需要。这十年他有了很大的改变,回到中国以后,他就更感觉到艺术家的独立的个性是不应该和体制合二为一的。 法广:艾未未本来还参加设计北京举办奥运的鸟巢,怎么一下子又成为北京的阶下囚了呢?这反差也太大一点了? 马健:这在中国不奇怪,因为当时选择方案的时候有一些外国人,或者说他也是这个圈子里头脑很活跃的一个人,那时侯所有的人,可能包括艾未未自己对下 一步要做什么都不清楚。他的作品很多都是即兴创作,包括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或他最喜欢裸体艺术,自己都不知道有一天会走到政府的对立面去。他也许已经感 觉到危险就在眼前,但他并没有在意,因为他认为需要自由和独立精神是必然的。他把这些都想成了理所当然。  法广:中国言论自由的前景何去何从呢? 马健:现在就很麻烦,艾未未很有名,但是有很多(包括独立笔会的人)有十几个人都被抓进去了,而且也判了刑。有很多人被警告,约谈 。这么多逮捕,所以说明中国的言论自由正在倒退,中国政府对言论自由的控制越来越科学化,专业化,有大量的财力支持,短期不会有言论方面的突破。 温家宝最近的讲话说应该给中国人自由和尊严,但是全中国可能只有他一个人这样说话不犯法。别人在网上这样写也会被封掉。同样会被警察叫走。  来源: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10507-%E4%BD%9C%E5%AE%B6%E9%A9%AC%E5%81%A5%E8%B0%88%E8%8C%89%E8%8E%89%E8%8A%B1%E9%9D%A9%E5%91%BD%E5%92%8C%E8%89%BE%E6%9C%AA%E6%9C%AA

阅读更多

【装聋作哑之42】新京报、新华网: 艾未未获中国当代艺术终身成就奖(2008)

中国当代艺术奖出炉 艾未未获”终身成就奖” 2008年11月10日 新华网 来源:新京报 记者金煜 大收藏家希克创办的本年度中国当代艺术奖,前日在尤伦斯艺术中心展出获奖作品,艾未未、刘韡、曾御钦三人获奖。希克说,他办此奖的真正意图是希望今后能有中国的艺术机构接手该奖。 获奖作品各有千秋 在尤伦斯艺术中心,观众可以看到三个获奖者的作品。“终生成就奖”得主艾未未展出了他的装置新作:500辆“永久”牌自行车切割成小块的碎片零件。 “最佳艺术家”刘韡展出了一个倒置的方尖碑,整个装置的3吨重量尽由地面上一块小砖头承载,很多观众表示看到这个作品感到很紧张,策展人皮力称,刘韡的作品超越了当代艺术的形式,挑战了观看者的感官。 “最佳年轻艺术家”曾御钦带来了双频录像作品《我痛恨假设》。获奖者分获一万美元奖金。 希克称该奖与自己收藏没关系 国内艺术界有人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准由西方人来制定不公正,也有人认为此奖更多是为其收藏品宣传而设。对此,希克表示这完全是误解。“这个奖和我的收藏没有任何关系,对于评选,我不提议,不做决策,奖项都是评选团选出来的。我只负责运行。” 希克创办该奖后一直希望能够得到中国艺术机构和公司的帮助以进行合作,“我办这个奖的真正意图是希望最终能有中国的艺术机构接手。”  来源:http://goo.gl/qTlFO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雕塑揭幕礼上 释放艺术家呼声四起(5月4日)

纽约时报:雕塑揭幕礼上 释放艺术家呼声四起 原文链接:纽约时报5月4日 作者:哈维尔•埃尔南德斯 译者:NG 在纽约市一个最辉煌的喷泉上耸立起了12个青铜雕像,描绘了中国十二生肖的动物形态,他们凌厉地盯着在中央公园边上走过的路人。纽约市市长、策展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都在那参加了星期三举行的展览揭幕礼,但偏偏缺少了创作雕塑的艺术家。 艾未未,一位著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和社会活动家,原定出席此项活动,但于4月3日,因对共产党直言不讳的批评被中国当局拘留,至今一直没有公开露面。 市长迈克尔彭博于当天主持仪式,说艾先生的拘留“令人非常不安”,并呼吁将其释放。 “这是美国对整个世界发出的一个信息,我们是一个让人来表达自己的地方。”彭博说道。”中国听取我们的信息和照我们的榜样去做将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彭博先生,作为一个在急躁的城市中被选出的市长,对批评一点也不陌生。他说:“自由是我们的竞争优势”,还说,表达自由是“纽约市最宝贵的财富”。 “一个城市越能拥抱多样性和容忍异议,它会变得越强盛”他补充说,“地球上没有地方比纽约市能让更多的声音和观点自由发挥。” 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发言人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中国外交部曾指责艾先生涉嫌经济犯罪。 约100人与彭博先生一起为艾先生《动物圈/十二兽首》揭幕。十多个艺术家和文化领袖轮流阅读艾先生的著作和采访。 亚历山德拉芒罗,一名古根海姆博物馆的策展人,引述了艾的一句说话:“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现代社会,而仅是野蛮社会。” 彭博先生说,他并不担心他的批评可能会影响对他在中国的媒体公司业务“彭博中国”。他说:“如果你从你的钱包出发来既定你的信念,你不会是一个快乐的人,社会也不会因此受惠。” 艾先生,53岁,1983至1993年间曾居于纽约有十年时间,并曾就读帕森斯设计学院。 他在2008年在北京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其中设计鸟巢体育馆的角色是众所周知的。然而,他对民主的要求和他为政治犯辩护的态度却激怒了中方政府。今年一月,艾先生在上海郊区的工作室被拆卸;四月,他在北京正准备登上前往香港的飞机时被拘留。 从现在起直至七月十五日,艾先生的《十二兽首》雕塑会在59街与第五大道交界,广场酒店旁边的普里兹喷泉展出。 艾未未在三月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示他喜欢这个作品非常规的位置。他说:”我喜欢人们都能在这里看到它,可是也不太打扰他们。” 这些雕塑也将会在休斯敦,伦敦,洛杉矶,匹兹堡和华盛顿展出。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