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

【异闻观止】北京服务员致信党报谈收入:每天能吃肉就行

  我已经有半个月没吃过肉了,不是在减肥,而是吃不起。5个月前,我从江西老家来到北京。当时心情很激动,很兴奋,在火车上一晚上都没睡着觉,想着自己能在首都发展,通过奋斗实现自己的梦想,就没来由地高兴。   刚来时,我住在老乡的出租房里,头一个月每天我都出去玩,几乎把北京所有景点都逛遍了,钱花得差不多了我才开始找工作。这时我才发现,在北京立足挺难的。   我主要是在网上找工作,投了好多简历,都没有下文,要么就是遇上骗子、变态者什么的。好不容易才找到在餐厅当服务员的工作,包吃住,一个月1100元,可实际上到手的只有800多元,老板说剩下的年底再结,怕我们干不了几天就走了。   我有男朋友,所以就不住宿舍,跟他在外面租房住,他也挣不了多少钱,所以我们都是自己做饭,就是煮点儿米饭,炒个土豆什么的。肉根本买不起。   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真没错。以前没有体会,现在发现真是这么回事。我们每天的生活都特别拮据,衣服鞋子化妆品,都是从家里带来的,买不起。我们的收入太低,就算翻番,日子的质量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如果能当上经理,月收入就能到3000元,我想那时日子才能不惶恐,肉也就能吃起了,可是太难了。   听说要想在北京生活得好,月收入要8550元。这个数字我想都不敢想,怎么能达到呢?只有那些白领才能达到。我现在还在外面兼职,发传单,一个月下来只能有个三四百元。可太累,上次病了,去输液,3天下来就花了500多元。将来,我不知道国家能怎么帮我这样的人群实现收入倍增。我只知道在目前,我还看不到更好的未来。

阅读更多

南方周末:站着挣钱与趴着挣钱

2010年岁末,两条消息刺痛了中国人的神经。 一条是12月22日,在深圳各大论坛流传的一则名为“史上最高公务员工资”的网帖,称,“深圳市某管理服务中心人均年薪近30万”; 另一条是一天后,网友“杂碎江湖”发的一条微博:“刚才快递员在我公司发飙了,‘我一个月工资一万五,会为了你这2000元的礼品丢这个饭碗么!’整个公司,一片死寂……” 这两条新闻,是2010年就业现状的极端写照。 农民工与大学生,谁该羡慕谁? 在2010年11月份召开的一个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表示,近年来大学生和农民工的起薪差距在逐渐缩小。 蔡昉列举了 2003年、2005年和2008年的几组数据。这几年,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保持在每月1500元左右,但农民工的月工资近年来由700元左右跃升至约1200元。“一个本科生的工资,甚至不如一个农民工的工资高。” 有些快递员月入一万五,就是一个例证。2010年,随着网购的流行,快递公司迎来了一个爆发式增长期。在繁忙时段,一些快递公司甚至直接“爆仓”,这让快递工人的工资也开始暴增。 同样的案例,在其他行业上演。由于房地产市场的持续繁荣,部分有技能的建筑工人,如瓦工、木工等,年薪甚至也达到了十万元。 这虽然不具普遍性,但悄然预示着趋势的变化。当初那些曾经被认为可以“无限供给”的农民工,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世界工地”,随着中国工业向内地转移,而出现了短缺。 工人工资的提升速度是惊人的。2010年上半年,富士康13连跳和本田罢工事件之后,广东、浙江、北京、天津等地都纷纷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涨幅普遍高达30%-40%。 但大学生的起薪却一直在原地踏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1年《中国社会蓝皮书》显示,在2006-2008年,本科毕业生的初职月薪增长微弱,而2008年之后则略有下降;“985高校”博士毕业生的初职月薪在2005-2010年期间基本变化不大;只有硕士毕业生的初职月薪增长明显。 当10年间膨胀到原来6倍的600万的大学毕业生,尤其是平民子弟,拿着一两千月薪,望着几万一平的天价房的时候,“知识改变命运”显得似乎有些矫情。 “官系”继续高烧 年末国家公务员考试考录比87.5∶1,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一职位以4961取1的比例,再创“史上最热”职位。 这的确反映了民意的变迁。 人民网进行的一项“最想去的工作单位”网络调查(共有7056人参与)则显示,63%的人选择了政府机关,其次是国有企业。只有不到两成的人选择了自主创业、事业单位、合资、外资或私营企业。 就业选择中的“国进民退”,在中华英才网8月份发布的2010年度大学生《最佳雇主调查报告》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在这份覆盖全国各地700多所高校,由近20万名大学生投票产生的“最佳雇主TOP50”榜单中,往年遥遥领先的外资企业,仅获得“TOP50”中的四席,跌出前三位落到第五名。而薪酬福利相对稳定的国有企业则高居榜首,规模超过上榜企业的六成。 大学生的选择并不意外。中国公务员的实际收入稳定且丰厚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统计数据显示,在2008年城镇平均工资中,33869元的机关年均工资既高于事业单位的29758元,也高于企业的28359元。 实际上,由于目前公务员薪酬采取“低工资、多补贴、泛福利”的模式,这些收入仅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而普通人对国企的倾慕,也多来自于对垄断行业与普通行业收入差距的耳濡目染。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间。电力、电信、石油、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国有行业的职工人数不足全国职工总数的8%,但工资和工资外收入总额却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 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内地财政几乎破产和公职人员微薄工资的普遍拖欠,曾让“下海经商”和“孔雀东南飞”——去沿海谋生,成为他们的潮流。 但是,随着中央财政对内地越来越多的转移支付,随着地方政府增加到2010年2万亿的“土地财政”,公职人员已找回昔日荣光。 蚁族:出身与命运 对于就业的前景最为迷惘的,要属“蚁族”了。 2010年,教育部公布的毕业生就业率为72.2%,比2009年的68%上升了4个多百分点。不过这个就业率遭到很大非议。抛开这些非议不论,剩下超过四分之一的大学生与更多工作不理想大学生,只有“蚁族”的命运等待他们。 曾推出《蚁族》调查的北京外贸大学教授廉思和他的团队,2010年在更大规模调查后再推《蚁族Ⅱ-谁的时代》。 廉思发现,贫困正在“代际传递”。七成以上的蚁族家庭年收入(包括父母在内的家庭)在5万元以下,近九成蚁族认为自己家庭处于“中等以下水平”,对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的客观比较和主观评估均表明,蚁族是名副其实的“平民和贫民后代”,而他们自己的收入,月均仅为1903.9元,但支出就要1867元,勉强维生。 情况还在发展,“名门”出身对改变大学生命运作用也不大了。 廉思在新调查中发现,将近三成的蚁族毕业于重点大学,蚁族群体的学历层次在逐步提升,研究生以上学历的比例,从2009年的 1.6%增加到 2010年的7.2%,本科教育也从31.9%上升到49.8%。 对于“蚁族”的形成有不同的解读,其中也有大学生们不愿从事辛苦工作等自身原因。但不管成因如何,一个不可忽略的现实是,蚁族们越来越成为“愤青”。廉思的调查显示,蚁族对“富二代”、“官二代”持“愤怒”态度的占58.3%,持“悲哀”态度的占49.4%;对“杭州飙车案”,九成以上的蚁族认为应重惩“富二代”。 相关日志 2010/12/19 — 宽带山:上海的消费已经和香港差不多了 但是工资要低50% (0)

阅读更多

陈志武: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为何不同步

第二就是给工人以组织自己工会的权利,甚至是罢工权利。当然这样可能会带来一个新的博弈局面,使得做企业的成本上升,但从另外一方面讲,大家有同样的基本权利,不能为了一方的权利就必须要将另一方的权利通过法制和行政的手段压下去,这样的话就不是做市场经济了。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恶法生效,两制盖棺”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日报:苹果日报
推荐理由:旗帜鲜明的政治异议媒体、近年港媒公信力唯一上升的报纸《苹果日报》,高层骨干被抓捕,营运资金被冻结,高压之下于本周停刊。

受到广泛支持,被迫仓促停刊

抗争媒体: 时代透镜
推荐理由:每一个时间点上,都在发生记忆与遗忘的斗争。该网站在谈到自己的使命时说,希望通过回忆让人们记住历史,不被愚弄。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