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改革

杨恒均 |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老老师:您好。   发现你几乎没有就李天一案子发表任何意见,我能理解您对涉及到司法领域的事件比较慎重,这说明您比较专业,我就不难为您。但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在李天一案子中网民一边倒的愤怒情绪?中国从仇富、仇官又到了仇明星?这样一直发展下去,会有什么结果?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您自己其实也成为这种社会现象的“受害人”:在您一些博客和微博里,一些网友不客气地指责您也是“富人”,不但整天在地球上飞来飞去,而且还开豪车、吃大餐,您怎么看这种现象?您是不是觉得自己特无辜?那其他的官员、富人和名人,会不会也和您有同样的感受?中国人见不得人家比自己强、比自己好,这样的民族性格,又如何能够追求自由与民主?在您的引导下,我们最终收获的,会不会是曾经经历过的绝对的平均与赤贫?会不会是多数人的暴政?我真的很希望您抽时间回答我几句。先谢了!   北京 读者 XXX 十月四日   杨恒均答复:   我设立“读者来信”栏目的主要目的是同诸位交流感情,谈谈风花雪月,但来信中涉猎最多的还是如此沉重的议题。你的问题很尖锐也很好,恐怕不是几句就能说清楚的。我想就你来信中涉及的一个主要问题谈谈我的看法,我认为,这也是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症结所在——仇富、仇官、仇明星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不平等。   说起中国当今社会存在的主要问题,你可能会说是贫富差距,他可能会说是贪污腐败、道德底线滑落,还有人会认为是缺乏自由、没有民主权利等等,但这背后的深层原因都是一种几乎被固化了的不平等。不平等造成了不公、不正。比贫富不均更可怕的是不平等,人格的不平等、尊严的不平等。   美国、香港没有贫富差距吗?但这贫富差距不应是制度造成并得到制度保护甚至强化的,更不应是公民之间不平等的政治、经济权利形成的;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某种程度的贪污腐败?但贪污腐败一定是犯罪,绝对不能像少数国家,贪污腐败几乎成了垄断与利益集团独享的“特权”:无官不贪,无权不腐;普通人为什么要追求自由?不就是想同权贵们一样,享受一点点宪法赋予的自由权利吗?至于民主,作为一种手段,正是为了获得平等、自由等政治权利。   地球上原创的三个民主国家(英国、法国、美国),民众最早追求的是什么?是平等。英国的宪章、法国的人权宣言和美国的宪法与独立宣言中,摆在最重要位置的不是自由,更不是民主,而是平等——人人生而平等。   你可能说,怎么会有生而平等呢?百万富翁与穷苦家庭出生的,能平等吗?一个高智商的人和一位智力有缺陷的人,能平等吗?一个半路从中国偷渡出去的移民,能够和长期生活在美国、澳洲的白人平等吗?你在电脑前整天玩游戏,我却 12 小时在收集资料写论文,我们“平等”地赚一样多的钱,这公平吗?这里都牵涉到对“平等”这个概念的理解。也是我们中国人应该好好思考,认真面对的。   百年来,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与干涉,争取的是什么?是独立与自由,是平等的国家地位,是平等的人格与民族尊严。如今,中国早就独立了,新的政权执政也已 64 年,经济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可以说在国际上,中国已经得到了平等的国际地位,拥有了期盼已久的国格与国权。   但在国内呢?作为中国人,在为人的尊严,在人权与人格上,我们平等了吗?男女平等了吗?城乡民众平等了吗?执政当局同民众平等了吗?权贵集团与普罗大众是平等的吗?来到北京的十五六岁、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同李天一,在法律面前平等吗?宪法规定人人平等,但为什么一些人比大多数人“更平等”?为什么底层、弱势,没有关系与背景的普通百姓,常常感受到尊严受到侵害、人格受到侮辱呢?   我们曾经走了很大一段弯路去追求“平等”——例如我们“打土豪、分田地”,例如我们曾经把刘少奇、彭德怀、习仲勋这些官员与管理者打翻在地,让全国人民都歌唱同一个“红太阳”,让全国人民都背诵同一个人的“微博”语录,甚至全国人民都开始穿一样颜色和式样的衣服,我们都曾经一贫如洗,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孩子……这是平等吗?不是,这是对“平等”的极端误解,这不叫平等,而叫平均。   平等不是平均,平等不是经济上的“大锅饭”,更不是思想上的“团结一致”与高度统一。平等首先是政治权利的平等,是经济机会与教育机会的平等,是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平等归根结底是指每个人尊严的平等,人格的平等。   这恰恰是中国这些年在逐渐失去的东西。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的经济发展了,社会进步了,可是在平等的观念上,不但没有与时俱进,与普世价值接轨,甚至有点一度矫枉过正,有些倒退了。   我承认,自己这些年高谈自由、法治和民主,却很少涉猎平等,也许是我的失误,但我不是没有理由的。平等这种东西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是国际社会早在几百年前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中就最先推出并早就深入人心的理念,是中国两百多年来,国家与民众一直在争取的,我原本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喋喋不休……   但我显然错了,平等在中国,还是一个遥远的理想,还是一个美丽的“中国梦”。本质上说,中国民众自发的“维权”就是一种争取平等的行为,但不得不承认,目前争取的平等依然停留在对经济利益的争取上,至于政治权利、人格与尊严,争取得不但不够,甚至大多数人有放弃与认命的趋势。   这些年在国内走动,让我最伤心与失望的不是那些权贵和利益集团们“高人一等”的想法,反而是连底层与弱势们也“自愿”地认为自己低人一等,屈服于权贵与诸多不平等的观念与现象。我曾经多次接触、访问一些孩子无法在城里就近入学的农民工,提到有人为他们争取平等的学习、考试机会而被打压,而这些农民工给我的印象竟然是,当局如果给他们孩子入学,应该感激政府感谢党,而如果不让他们孩子入学,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来自农村。这种天生认为自己生而不平等的想法,让人欲哭无泪!   这些年我在国外体会最深的,在政治制度上可以说是民主——认清了何为爱国,以及厘清了人民与国家的关系;在规章制度上则是自由——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一清二楚,一视同仁;可在个人方面,我感受最深的,还是平等——一种发自内心的,每一个人在尊严与人格上绝对平等的理念与价值观。在人格与尊严上,我们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与澳洲总理(不好意思,忘记他名字了)一样。   常常有人问我,为啥把孩子放在国外,自己也住在国外多,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民主小贩”嘛,自然是为了民主。其实和自由、民主关系还真不大——我在国内如果不同权贵作对,“政治权利”(也许用“特权”更恰当?)不会比任何人少,而且一些乱七八糟的“自由”也是国外“享受”不到的,可唯独“平等”,是中国稀缺的。   在一个不平等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是不平等的。包括那些不平等对待普通民众的权贵与利益集团,他们在比自己“更平等”的当权者面前,同样人格低下!在一个缺少平等的国家,上至国家主席,下到贩夫走卒,同样活得都没有尊严!   很抱歉,没有直接回答你的问题,但我确实是有感而发。至于一些网友对我的误解,我能理解,但如果他们知道我靠自己打工养家糊口,用业余时间写了一千多万字的免费博文,为了更好地向读者介绍台湾,自己用打工赚来的钱专门飞到台北,只为了写两篇博文,他们也会理解我的,至少不会仇视我。   我不同意你说的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有“见不得人家比自己强、比自己好”的缺陷,我坚信,中国人不是仇富、仇官、仇明星,更不会仇我杨恒均。人们要求的是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天赋人权与宪法权利面前的平等,人格尊严与社会地位的平等。当我们拥有了平等,当李天一与农民工的孩子站在法庭面前,都平等的时候,你发财,你当官,你当明星,你当李双江,谁还会去仇恨你,谁还会抓住你不放?   当然,最后我还要重复那句老生常谈:平等不是政府与利益集团突然良心发现,恩赐给普罗大众的。如果说民主需要集体觉醒,需要上下互动来实现,自由需要宪法与法律保障,那么,平等,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坚持不懈地去争取。   今天,你平等了吗?今天,你争取平等了吗?!   杨恒均 2013.10.7 “读者来信”系列 (有问题要问的读者可来信至: henry_yang1965@hotmail.com )   参考阅读: 【解密】人类史 上 最惊人的记忆法则 【家长必读】美国 人 培养优秀孩子的秘诀 【调查】一套让差 生 变尖子生的高效学习法 明星亲身体验:学习英 语 快速见效的独特方法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读者来信: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读者来信:要不要考公务员呢?为何要从政? 读者来信: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王康:中国有向帝国转型的可能性

当人们都在期盼中国未来民主宪政转型的时候,中国著名独立学者、有民间思想家之称的王康认为:中国还存在另一种转型的可能性,就是向帝国的转型。这种可能性比民主转型的可能性要大。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日前在旧金山举行主题为“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的研讨会,正在美国访问的王康应邀在会上发表演讲。 王康谈到当前中国存在两种转型的可能性,他说:“中国当然有一个民主宪政转型的可能性,但是中国同时存在跟民主宪政相反的另外一种转型的可能性,我称之为帝国转型的可能性。事实上,中国从来都是大帝国的温床,从秦到清都是帝国形态。毛泽东政权也是个现代帝国的形态,甚至当代中国帝国形态的基本元素仍然存在。” 王康在演讲中,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德意志第三帝国、日本帝国、列宁斯大林建立的苏联红色帝国做了比较,指出其国家制度和国家哲学都基本相同或者相似。 王康说:“我觉得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当下的中国,完全具备建立一个大帝国各方面的条件:它的辽阔幅员,众多的人口,反复被强化的民粹主义,它强大的工业系统,它强大的官僚体系,它从来没有放弃过的意识形态。另外一个参照系就是:现在全球化的时代,西方,包括美国、欧洲、日本,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有的可以说是危机,这从另一方面刺激中国的领导者们,要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帝国的心理需求。事实也是如此。” 王康指出: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的一批知识分子就开始鼓吹一种新的国家主义理论。 “这批知识分子可不是腹中空空的蠢货,他们可是有头脑的人。而且这种鼓吹不仅仅是书面上的,他们相当程度已经渗透到了现在中共的所谓新的国家设计,新的国家哲学,等等。” 习近平上台半年多来,抓捕的政治异议人士已经超过胡温十年的总和,王康认为,这仅仅是中共新一代领导缔造大帝国的开始。 他说:“胡锦涛、温家宝这十年,左中右都认为他们无所作为,是温吞水,但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也许将来会令我们怀念。那时多少还有一点空间,知识分子还多少做一点事情、说一点话。也许今年年底,或者在三中全会过后,胡温十年的那点空间全部都收回去,而代之以全新的、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没有面对过的局面。” 王康认为,对民主宪政的追求目前仍在于少数知识分子;蓬勃的维权运动在于那部分民众利益受损,中共政权凭借强大的国家经济力量很容易将其抚平;而中国人将来会成为中共缔造大帝国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使人不敢乐观。 他说:“苏联之所以亡党亡国,是因为苏联人民在那个历史关口,对苏俄这个帝国弃之如敝履。为什么?因为苏联人民比较高贵,没有被败坏。我不能说中国人民被败坏了,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我们确实没有俄国人那么高贵。如果中共这个政权面临重大危机,就像‘六四’一样,人民究竟站在那一边?恐怕没有‘六四’那个时候值得我们乐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阅读更多

法广 | 北京的政治气氛和空气质量一样令人窒息

费加罗报仍然在头版和社论聚焦于叙利亚局势。该报委托民调机构Ifop进行的调查表明,68%的法国人反对本国政府用军事手段干涉叙利亚。此外,内政部长瓦尔斯在马赛市为市区监控中心揭幕也登上头版,内政部长呼吁各界力量联合起来改善马赛治安,费加罗报题目是“政府呼唤神圣联合”。“神圣联合”这个词在天主教中是婚姻的代名词,对左派政府的调侃显而易见。 在中国报道方面,多数报纸着墨不多,但世界报充满热情。在9月7日的“分析”版块中,提到了近期以来北京的政治气氛。“观点解码”版文章则提到了上海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榜;“文化”版上报道了台湾导演蔡明亮的新作《郊游》,同一版面上还刊登陈哲艺执导的新加坡影片《爸妈不在家》海报。 北京的政治气氛和空气质量一样令人窒息 “分析”版上发表弗朗索瓦•布贡(François Bougon,中文名卜光)文章《北京空气无法呼吸,政治气氛同样如此》。作者称,相比通常的严重污染来说,北京九月的空气还算不错,但改善幅度也有限。由于汽车数量、周围工厂和政府监管不力等缘故,北京的空气已经恶名在外,英美人士将圣经中的apocalypse(描写世界末日灾难景象的《启示录》)改头换面为airpocalypse,用来讽刺北京空气的可怕程度。 但无法呼吸的还不仅仅是空气,政治气氛也越来越恶化。作者称,如果说改革派阵营在习近平上台之初还抱有希望的话,他们现在很快就失望了。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或要求落实公民平等宪法权利的人士,遭遇到更加严厉的打压措施。当局还加强了对网络的控制,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声称要占领新媒体阵地,诸多网络大V被邀请参加论坛并要求遵守“社会责任”,其中最著名的薛蛮子不久之后被指控嫖娼,但很多网民认为,这只是当局打击他个人声誉的一个借口。 文章还引述了新华社社长李从军九月初的一次杀气腾腾的发言,其中声称“西方一些敌对势力和媒体不愿看到社会主义中国发展强大,将西化分化和颜色革命矛头对准我国,……大肆鼓吹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等,对我们党和国家造谣攻击丑化,极大地损害了我国家利益和国家形象。 ” 在这种大背景下,越来越多城市精英阶层人士开始选择离开中国,从而出现了“第三次移民浪潮”,主要的去向是新西兰、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而理由则不外乎污染、食品安全、公共服务、司法不公、子女教育等等。著名地产商任志强在微博中表示,移民的理由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安全感。 “上海排名”给法国高等教育敲响警钟 在相邻板块,世界报发表了两位学者丹尼尔•班赛尔(Daniel Bancel)和雅克•茅斯(Jacques Mauss)联名发表的文章,认为“上海排名”不无争议之处,但法国的教育已经落后,作者呼吁制定一项更加雄心勃勃的政策,而不要满足于小修小补。 所谓“上海排名”,指的是今年8月上海交大发布的2013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其中英美大学排名较高,而法国大学则远远落后。当然,法国高等教育有其自身独特之处,例如享有声誉的高等理工学院和高等师范学院,但这在上海排名中丝毫不占优势。因此法国大学普遍对此并不认同,认为这种排名过于偏颇。 但两位作者认为,上海这种亲近英美的排名方式,目的是将中国最优秀的学生引导到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和实验室中,从而锻造潜在的科学精英。而法国又为什么要拒绝这样做呢?就算排名结果可以有不同理解,但法国必须停止骄傲自满,好好分析法国的高等教育与研究体制应该怎样改革优化,让法国大学更具有吸引力,容纳并培养来自法国和外国的最聪明头脑,因为这些人能够保障法国的声誉和未来。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公权力法外滥权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雾满拦江:为薛蛮子说项的人,无法回避现实的律法、与薛本人德品不足取的现实。为薛氏底裤被掀、连欠嫖资都揭出来而欢呼的人,不可回避官方行为的龌龊。薛氏不足取,官方窥人私隐的行为更恶劣下作。海南性侵小学女生的校长受到保护、上海组团嫖娼法官受到保护,薛氏却被掀了个四脚朝天。以恶惩错,仍然是恶。 2013-08-29...

阅读更多
  • 1
  • ……
  • 7
  • 8
  • 9
  • ……
  • 1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翻车现场】穿越者习近平于1978年到安徽调研包产到户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