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被盗

故宫富豪会所被叫停 中国社会矛盾得凸显

《纽约时报》记者 Edward Wong: 展品失窃只是故宫本月遭受的第一桩尴尬。也许谁都想不到,故宫会成为推翻共产党的最后阵地。 展品失窃只是故宫本月遭受的第一桩尴尬。(图/法新社) 然而近来网上疯传的图片似乎表明这不无可能。故宫在向公安局赠送的锦旗中误将“捍祖国强盛”写成“撼祖国强盛”,使语义完全相反。如果排除故宫内部的秘密造反团体,这个问题也许仅仅是出自让人头痛的汉语现象:同音字。 很多国内网民嘲笑锦旗制作者不堪的文化水平,新闻媒体则要求故宫方面作出解释。16日,故宫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个简短的道歉声明称,已给予当事人严肃的批评教育,并采取了补救措施。故宫博物院目前正组织全院各部门进行全面整改。 展品遭窃、锦旗出错之外更让故宫难堪的,是建福宫将建富豪会所的传闻。央视名嘴在其微博中的爆料遭到了故宫方面的否认。但有媒体报道,会所开幕式已在此前举行。故宫方面对此作出解释称,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 一条微博简洁明了地勾勒出了故宫的这三桩丑闻:“下属企业未经领导批准出卖会员资格,保卫部未经领导批准印制锦旗,盗贼未经领导批准盗窃展品。” 但人们不能就此低估了故宫的经久影响。澳大利亚的著名中国研究学者巴荷美(Geremie R. Barmé)在他的一本介绍故宫的书中写道:“尽管建筑本身会在时光中褪色、改变,但那个政治隐秘、规则僵化、手段独裁的中国的影响远远超出高墙。” 法新社: 中国的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公众不满情绪强烈。因而故宫内部建设富豪会所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轩然大波。故宫方面表示,已经叫停这一做法。 故宫入口。故宫内部建设富豪会所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轩然大波。(图/法新社资料) 故宫先是对传言予以否认,后又发表声明称,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故宫博物院重申,“建福宫花园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环球时报》报道称,“社会富豪”被邀请参加开幕式,开幕式上展出国宝珍品,保卫人员身着古代士兵服站岗。 当前,中国正在千方百计应对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而上亿的中国低收入农民和工人正遭受着通货膨胀的压力。有网友批评指出,此举显示出,中国正慢慢回到在中国延续了上千年的封建时代。一名网友在他的微博中表露了大家的心声:“真是耻辱,他们用公共文化设施谋取私人利益。” 北京故宫博物院。(图/Peter Foster) 英国《每日电报》记者 Peter Foster: 在中国,普通人民为解决吃饭住房问题摸爬滚打,而少部分的精英人士则常常依靠政治关系从中国的经济奇迹中乐享其福。有人指出,控制中国的最有权势的500个家族,连带着依附他们的亲友食客,越来越像封建时代的宫廷王室。中国领导人曾公开指出,这样的收入不平等是对社会稳定的威胁。 把建福宫建成富豪会所之事在网络上成为了众矢之的,显示了中国普通民众对新兴的富豪精英的嫉妒情绪。央视名嘴芮成钢在微博中说,“故宫需要资金,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募集。全球华人,无论贫富,都会支持的。喜爱中国文化古迹的外国人也会支持的。不必通过这种办法运作。”他在另一条微博发表评论称,“据说建福宫会所的入会费是100万,500个会员就是5亿,够修5个建福宫的。” 网民都站在芮成钢一边,对已经蒙受遭窃耻辱的故宫发难。有网民表示,“故宫建会所是企业所为、锦旗写错别字是保安所为、藏品盗窃是小偷所为。在鼻子下发生的事情会一无所知吗。一句话,官我来做,有问题与我无关。照样渎职、照样不作为。”还有网民评论道,“故宫是全国人民的财富,属于全国人民,怎么能允许利用国家财产谋私利?”(屎蛋/编译) 【 评论 】 既然已经发酵为大众瞩目的公共事件,故宫就要证明自己,将建福宫里的那些事儿毫不保留地抖落出来。清者自清,公众自有公断。这事儿一点都不难,只要按时间顺序,将在建福宫举办过的活动流水账式地晒出来,有影像放影像,有照片亮照片,有台账晾台账,大家还会不信吗?故宫的诸公,都是高端文化人,应该懂得什么是信息公开吧? 如果不敢公开或不愿公开,只是一味矢口否认,对不起,只能引来公众呛声了。现在的故宫,可不再是封建王朝的皇宫禁苑,而是公共文化场所,故宫人千万不要讳莫如深,不合时宜地制造现代版的深宫秘史。如果是那样,民间也只能流传形形色色的建福宫“野史”了。(来源/新华网)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胡润财富榜——年轻,富有而遭嫉恨的中国人    金银珠宝从北京重兵把守的故宫中被盗走    四川地震3周年的多面北川    【译言协作】兔女郎诞生记:花花公子俱乐部口述史    四川大地震3周年 记者笔下的新旧北川城

阅读更多

五岳散人:故宫窃案:贼偷了强盗窝

前段时间我写专栏写到:跟故宫的那帮人辩论应该是“捍”而不是“撼”是没有意义的,就像一个稍有廉耻的人不会去跟余秋雨大师讨论“致仕”到底什么意思一样。与一个成心就是想不讲理的人辩论大便是不是美食,基本属于侮辱智商之举——这种人就该一脚把他踹进粪坑,然后给他丢过去一付刀叉。但在这里我要向故宫群雄道歉:我错了,贵地现在已经是一个粪坑,刀叉其实都省下了。 按说对一个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世界人民都知道代表中国文化的地方出此恶言,实在是有点儿有辱斯文。但从那个离奇的盗窃案开始,到现在故宫建福宫花园改成私人高档会所的连续剧来看,斯文早就用作打扫陈年宫阙,也不是在下先辱没了祖宗传下的文字。 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情的发展。首先是一个不足1.5米得蟊贼,在故宫这样按说门禁森严的地方逃票入内,然后是窃走展品,居然他还能翻过10米高墙、摔得半死之后依然没有被拿获。要不是网吧还算是密布城郊,这个案子看来还真是一时半会儿破不了。 破案之后给公安局送个锦旗,上面居然把“捍卫”的捍字写成了“撼动”的撼,被指出之后先是不认错,说什么“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也是这个意思。对此大家都很是愤怒,央视的芮成钢先生估计是懒得跟这种狡辩的人打文字官司,直接就爆料说故宫建福宫被香港商人捐资修好之后,让故宫方面用作了私人会所来经营。然后您就看到了一个奇景:故宫对自己用了错别字进行了道歉,把责任推在了某些外聘人员身上。 道歉的同时,故宫方面又指责芮成钢先生造谣。没成想虽然是私人俱乐部,但毕竟也算是那种要半开门营业的院子,不见人的姑娘总是卖不出好价钱的,所以去过的人着实不少,而且其解释也漏洞百出。举例来说,这个地方居然不是故宫直属机构管理,而是由故宫博物院下属的文化公司来经营管理。 等到媒体蜂拥而至的时候,故宫方面再次严正声明,这次不说芮成钢先生造谣了,而是承认自己的管理有所疏漏,是下属的公司擅作主张——面对着网友爆出的迎宾武士团以及宫女、能够进入故宫的特殊车证说这种谎话需要的还真不止是勇气,更多的大概是脸皮了。在故宫里搞这么大的阵仗,要说是擅自主张、主管者根本不知道就类似掩耳盗铃了,这些管理者还是全体下岗吧,早晚这里的国宝都能被运出去。 而再往下这个戏码怎么演就很难说了,因为已经有媒体曝光了那个所谓的下属公司根本是非法的,实际上如果真要爆料的话还有这么一个:这家非法公司的股东之一,是故宫某领导的亲属。但按照某种众所周知的惯例,大概调查行动会戛然而止,最终故宫没事。 说起来对于古人传下来的名胜古迹被占据,应该是我们这里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去年就被爆出西湖旁边的古建筑被公司包下开发成私人会所,其实这不过是私人占用的另外一种说法,与故宫所谓的“擅自主张”经营是一回事,都是用所谓招待要人的方式设立门槛,然后把国民公有的文化遗产挪为己用、为自己牟利。 这里可能牵扯到一个概念:公有。我们这里总是说很多东西是公有的,这个词从字面意义上看是属于全体国民所有,包括国企、央企都是公有或者国有体制的产物。但全体国民是个虚化的概念,一个故宫是不可能让全体国民去管理的,必然就会有具体的管理者。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样的管理者在很多国家当中是如履薄冰,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但被媒体所监督,而且每一笔花费、进项,都要透明的展现在公众面前,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他们出了差错,通过各种合法的途径都能砸了他们饭碗。 如果没有这样的重重防范措施,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些管理者把原本该公有的东西变成管理者所有,直接拿回家有之、利用其生财有之,还有的人干脆兼而有之。您能想象一个文化机构居然嘴硬到连个错别字都不承认么?因为他们知道不承认也没什么,汝等百姓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而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机构是不能真正认错的,一旦认错就戳穿他们无所不能、完美无瑕的外衣,他们的合理性就丧失殆尽了,偶尔的认错,必然是为了遮掩更大的错漏与犯罪,正如这次故宫连着两次认错一样,都是为了认小错、遮大丑。 所以,这个连续剧您可以看做是一个小偷没注意偷了强盗窝,这些强盗抢的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继承的财富。不是有小偷偷了贪官而最终让贪官东窗事发的例子?这事儿也差不多吧。 相关日志 2011/05/18 — 网曝故宫高端会所“建福宫”开幕照片 (0) 2011/05/18 — “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下属企业擅作主张”?故宫博物院撒谎! (0) 2011/05/17 — 十年砍柴:当文化成了“行货”文化官员何必有文化 (0) 2011/05/16 — 出了事儿小弟担着,赚了的小弟要上贡:故宫称下属企业擅自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故宫就锦旗错别字道歉 (0) 2011/05/16 — 中国青年报:港商捐修宫殿成了顶级富豪私人会所? (0)

阅读更多

你说上网有多耽误事吧

自从我不写微博之后,眼前清静了许多,对那些无用的信息的回避让我有很多时间做别的事情。这段时间,我在分析因为不写微博不看微博究竟失去了什么,事实证明,非但没有失去,反而有了更多时间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些失去的东西本来就没什么价值。我一直认为上网是瞎耽误工夫。 今天有人跟我说,高晓松酒驾被抓,还有一个新闻是故宫展品失窃。如果我经常去微博,这类消息肯定是以第一时间知道,可又想了一下,我就是第一时间知道了又怎么了?现在人们都患上了“信息优越症”,就是这件事我第一个知道,并发布出去,你第二个知道,第一个人就会鄙视你:“好久以前我就看过了。”我的博客后面经常有这样的人留言,以显示自己知道的快。掌握信息更多、更快有啥意思,小强老师很在乎这个,至少可以通过时间差和量差在某一瞬间满足自己的优越感——不管这些信息对人是否有用。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在人人皆可媒体的年代,体验记者发布信息的感觉是很爽的,做记者的反而由于长期把发布信息当成工作已经没啥感觉了。反正这种感觉总有腻的一天。但也很难说,有人就一直喜欢八卦,20岁的时候你八卦还算正常,四十好几了还这样就有点没出息了。比如陈晓卿这个煤渣,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嘘寒问暖一通,就是为了套出点信息,转脸就写在微博上,真够敬业的。你说也没几个人在新浪上关注你,哪来的这么大动力呢?纯属八婆心态。要是他把这心思的一半用在纪录片频道上,CCTV-9不至于那么难看。也不知道CCTV-9的领导有没有看我博客的,管管这个陈八婆。您瞧我的眼药上的,多是地方。 说说故宫文物失窃,故宫也不是没丢过东西,前后有过五次失窃案,有两次得逞,三次还没下手呢就被抓住了。看来故宫的安全保卫方面做得还不错。不像外国的博物馆,隔三差五就丢东西。有一本书叫 《是名画总会被偷的》 ,我看完这本书才知道外国的博物馆安全保护方面其实挺稀松的,蒙克的《呐喊》就是小偷大摇大摆搬梯子进去偷走的。 在我刚知道故宫文物失窃这件事,这案子就破了,真没意思。本来,我还想如果这个案子一时半会破不了,几经周折才告破,将来说不定能拍一部中国的《盗走达芬奇》或《天罗地网》。结果一点都没悬念,跟国产片一样。这个小偷还是个上网爱好者,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有心思上网,估计像陈晓卿那样写写微博什么的。看来他的网瘾比盗瘾还大。结果一上网就被发现了,你说上网有多耽误事吧。这哥们心里素质真好,也太不把我公安人员当回事了。这事看来也不能拍成电影了,顶多让陈晓卿拍一个记录短片,放在CCTV-9播一下。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顶端新闻|反对调休的声音,不能装作听不到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