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独立

爱思想|胡德平:张治中先生谈新疆(上)

         我国新疆问题决非像某些人说得那么简单,凡是出现的问题只要归结于一两个人的责任就万事大吉了;也非神秘得那么高深莫测,出现的问题统统都是无解的死结。其实改革之初,我党的拨乱反正方针已为我国破解新疆各类难题提供了宝贵的时间、空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落实各项政策、“党的若干历史决议”始终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原点,既适合内地,也适合于边疆的民族地区,问题是原点要有发展,可以不断改进,但不能“翻烧饼”。    本文想从《张治中回忆录》中摘录几点有意义的事实,给这些人当头泼几盆冷水,清醒清醒。    一、张治中主政新疆是他一生极重要的一段历史,他讲:“1944年11月,伊宁发生了革命暴动,消灭了国民党驻军,先后占领了伊犁、塔城、阿山三个专区,组成了一个‘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中国自近代史以来,长期是一个积贫积弱国家,不但西方列强侵犯占据我国领土,就是社会主义苏联,对我国东北也有特殊利益,蒙古人民共和国从中国分离出去成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但苏联插手策划此事,其出发点也绝非是对弱小民族的支援。上面说的“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一度的目的是准备做为苏联第十七个加盟共和国加入苏联的。    新中国建立后,苏联和“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已成历史,“东土”力量断难死灰复燃,但完全可以借尸还魂,只要存在着外来的敌对势力和内部的分离力量,就可能形成一定市场,既便我党的方针路线正确,也只能尽量缩小其市场,完全根绝它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别说实行了不恰当的做法了。从国家主权意识讲,“东土”是分裂祖国的毒瘤,但从意识形态上讲,苏联支持三区人民,反抗盛世才统治,反抗国民党政权也是理直气壮的一种历史的必然现象。今天,我国和恐怖分裂分子较量已进入非对称的斗争阶段,其难度又与上世纪四十年代有很大区别。张治中先生关于新疆“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给我们上的这一课是非常重要的,新疆的昨天和今天都有国外势力在起作用。    二、新疆打出“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旗号九个月后,其军队前锋来势汹汹,直逼迪化(今乌鲁木齐)仅140多公里的玛纳斯河西岸,同时分兵南疆,整个新疆陷于动荡恐慌之中,当时守备迪化的国民党部队只有六个营,国民党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此时六神无主,急电蒋介石云:前途不测,只有一死殉国等语。    1945年9月13日,张治中先生飞抵迪化,就任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省省主席。他一面激励当地驻军,保卫省城,以持援军,此时的战场性质已成保卫祖国领土的性质,他一面请外交部特派员刘泽荣和苏联总领事叶谢也夫约谈,进行外交斡旋,前提是三区军队停止进攻迪化,双方展开和谈。后经莫斯科同意,苏联愿做中间人。另外重要的一点是三区“革命暴动”的内部产生了严重分化,以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等革命青年在1945年成立了“新疆革命青年团”,很快就和一些仇视祖国的反动分子划清了界线,逐渐掌握了三区政府的领导权,也愿意和国民政府接触,种种因缘际会,才促使三区代表和国民政府的全权代表张治中见面和谈。一场箭在弦上的恶战顿时变为谈判。1946年,“新疆革命青年团”又发展成为“人民革命党”。其党纲承认马克思主义为党的指导思想。可以说是三区的革命领导人和张先生为代表的国民党进步力量的合作才使双方停火,又组成联合政府,最终避免了新疆独立的危险。在国家统一,力护国家领土完整方面,张先生和我党的立场是完全一致的。    三、对新疆的行政管理,张治中代表民国政府提出《中央对解决新疆局部事变之提示案》其主导思想为:“遵循国文遗教与蒋主席之宣示,以扶植边疆人民自治、解除其痛苦,促进其发展,为解决事变之方针”,特提示十二条政纲。张治中先生不厌其烦地向伊宁等地代表反复说明了“民族自治”与“民族自决”、“民族独立”的区别,竭力为维护国内多民族的团结而奔走努力。    1946年国民党军队攻占我军重要城市张家口,国民党当权派于11月15日强行召开国民大会。当时“人民革命党”人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等人都参加了这次大会。开始阿合买提江等人提出在中华民国内将新疆改为“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并给予高度自治的提案,但最终收回了提案。“人民革命党”和联合政府中的核心人物阿巴索夫又借大会之机,曾多次秘密拜会中共领导人董必武,要求“人民革命党”集体加入中国共产党。党中央由刘少奇同志出面给予答复,新疆情况还有待观察,“人民革命党”暂不加入,但同意与中共建立联系,并送电台一部。“人民革命党”在这次会议上对外承认中华民国,维护国家统一,不提独立,但并未放弃自治权力,对内靠拢中国共产党,又参加了国内解放战争。就当时来说,这是处理民族问题,被压迫民族革命上的一件极有意义的历史事件。    新疆人民的自治,国民党当然无力解决,真正解决问题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时的条件下,新疆还是国内的一个省级建制的区域。张先生独其慧眼,他认为新疆省的名称:“新疆人民认为顾名思义,新疆是中国新开辟的疆土,因而具有强烈的反感”。张先生认为省名可改,“如新疆改为天山省,最为恰当”。由于可见,张先生接受新疆当地人民的意见,体察当地群众感情,不被教条束缚,从谏如流,让人敬佩。他关于民族自治的设想和我国民族自治理念的现实非常接近。    四、张先生关于“民族自治”还具有较广阔的视野。新疆有维、哈、蒙、锡伯、柯尔克孜、回等十几个民族。他的眼光虽然在行省的范围上,但他明确认为:“省内民族自治,必须包含若干地区的别种少数民族自治区域,才能符合民族自治的真义”。在这一点上,张先生突破了中华民国关于汉、满、蒙、回、藏的笼统概念,看到了不易看到的更加弱小的少数民族同胞的权益。    张先生把对民族自治程度与范围的认识提到宪法和宪政的高度去认识。他认为“应该采取列举的方式,在宪法内加以规定,特别是国防、外交、经济、交通、司法具有全国性的,必须明文规定在中央政府职权之内”。这是否也是一种法律上的正面清单呢?正面清单具体、明确。我认为张先生的国家意识、民族团结意识和我国实行的民族自治制度并无根本冲突。(待续)    2014年3月12日    来源: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本文责编: 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 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075.html

阅读更多

唯色 | 王力雄:民族自治,大象与老鼠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4年03月12日 2012年夏,我去欧洲时专程到慕尼黑,作为新疆问题的长期观察者,我希望能访问“世维会”的核心人物,面对面地了解他们的想法。我打通了电话,对方让我发邮件,我发了邮件,对方不回复,明显是拒绝和我接触。我当时不太理解,我在汉人中算是与维吾尔走得近的,我同情维吾尔人,写书批评中共的新疆政策,曾在新疆被捕入狱,何况还有朋友事先介绍,为何连个面都不见? 刚发生的维吾尔人在昆明砍杀汉人平民事件,引发不少汉人的反维吾尔情绪,包括平时批评当局的知识分子、甚至中共政权的反对者,也有类似态度。这不奇怪,以往每临重大民族议题总会出现相同景象。这次,中国自由派的重要人物刘军宁发表文章《从昆明事件反思民族区域自治政策》(首载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2014年3月4日),重复体制内学者马戎几年前提出的观点,把中国民族问题的恶化归咎于民族划分与民族区域自治造成的待遇差别,隔阂固化,认为这是促使民族敌意和冲突不断升级的根源 ,并且也提出和马戎教授一样的建议——取消民族划分和民族区域自治。 马戎教授提出的观点在体制内外受到多方赞许,长期被当做热门话题。如果说那时只是让少数民族人士担心政权会由此产生何种动作,现在由汉人自由派重要人物同样提出,则会进一步让他们把汉人看做无论其他分歧怎样,在民族问题上却是一致的整体。 在少数民族人士来看,就算民族划分和自治有强化民族意识、固化民族边界的问题,把中国民族关系的恶化归咎于此,也是明明房间里有头大象,却单指着墙角里的老鼠说事。其次,现行的民族自治虽然虚假,但是至少可以用当局之矛攻当局之盾,让少数民族有个保护自己的说法,取消民族自治则是推倒了这最后一道屏障。 不错,美国没有民族划分,这被马戎教授当做取消民族的支持论据,然而这同样是选择性地回避了主要方面——美国有对人权的保护,而有人权就会有民族权,因为民族无非是人的集合。没有民族划分的美国,却有最丰富多元的族群,恰恰是因为人权的保障。中国民族问题的根源首先是缺乏人权,却要归咎于民族自治,这种避重就轻药不对症,丝毫不能实现民族关系的改善。 在这一点上,我当然不认为军宁和马戎一样。军宁提出的最终解决方案是基于人人平等、全面自治的联邦制。但是我想说,即使是在具有充分人权保障的民主社会,也不能完全不考虑对少数民族的特殊保护。举例说,汉人的民族性是逐利,藏维蒙等民族更多追求信仰与快乐,非让他们和十几亿汉人搅进同一口市场经济的大锅,如同逼迫僧侣与士兵比武,后果只能是藏人慨叹的:我们失去了本来拥有的,去追求我们本来不需要的。因此,民族区域自治若能真正落实,对于控制移民、保护生态、维护本民族生活方式,延续文化传统和保护宗教信仰,是可以起到无法替代的作用的。这个世界不应只有一种活法,也不能只剩一种文化,没有民族区域自治的屏障,中国任何民族都难免不被千百倍于自身的汉人冲刷无痕。 还有,一旦取消民族自治,达赖喇嘛主张了几十年的中间道路——即由藏民族在藏地实行高度自治——也不再有立足之地。而离开中间道路,未来靠什么消解专制压迫制造的民族仇恨,达成和解,建立共同国家呢?自由主义不能只有理念和远景,也必须考虑操作与步骤。没有民族划分的美国,不是也有印第安保留地吗? 军宁的文章虽只是个人意见,但我担心容易产生让少数民族人士把汉人看作一体的效果。他们会认为不管是汉人政府,还是汉人知识分子,或是汉人民主派,都有同样的大汉族立场,即使不是有意也是本能地忽略少数民族的诉求。我也因此对在慕尼黑所受的冷遇多了一份理解。海外维吾尔人认为,他们不断重复的历史教训,就是跟无论如何不同的汉人打交道,最终都是维吾尔人吃亏,因此干脆就不再和汉人打交道,尤其要警惕那种打着民主旗号的大中国主义。目前海外维吾尔运动选定利比亚、叙利亚模式,就是完全不指靠汉人,只靠维吾尔人自己,把中国的高压统治当做激发民族反抗的要素,不惜为此付出巨大牺牲,以流血唤醒国际社会关注和同情,等待未来中国发生内乱无暇西顾,那就是实现新疆独立的历史时机。 上述海外维吾尔人的态度,是今年一月被警方抓捕关押的维吾尔教授伊力哈木给我做的分析。在我接触的维吾尔异议人士中,他是唯一公开表示不求独立,只求在中国框架下实现民族自治的。他本该成为维吾尔人与汉人之间的桥梁。他选择的道路是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维吾尔版,但是其他维吾尔运动人士却普遍拒绝。他们认为事实已经证明,达赖喇嘛除了让西藏人民浪费了三十年时间,什么结果都没得到。伊力哈木的被捕和他被扣上的“分裂国家”罪名则再次证明了中间道路只是一厢情愿。 王力雄,作家、民族问题专家,著有《黄祸》、《天葬:西藏的命运》、《我的西域,你的東土》、《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道路》等。

阅读更多

王力雄 | 民族自治 大象与老鼠

2012年夏,我去欧洲时专程到慕尼黑,作为新疆问题的长期观察者,我希望能访问“世维会”的核心人物,面对面地了解他们的想法。我打通了电话,对方让我发邮件,我发了邮件,对方不回复,明显是拒绝和我接触。我当...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俄罗斯驻华使馆就克里米亚问题抨击美国

华盛顿 — 中国媒体说:美国和俄罗斯隔空交战?在哪里?克里米亚?乌克兰?莫斯科?华盛顿?欧盟?不是。而是在中国微博上。确切说:是俄罗斯发难而美国并没有“接招”。网友就俄罗斯使馆微博连续发八条微博抨击美国的乌克兰政策纷纷跟帖发表评论。   *俄罗斯驻华使馆发难*   首先是俄罗斯驻华使馆发难。从周日(3月9日)下午起,俄罗斯使馆官方新浪微博连续发出八条微博,“炮轰”美国政府对乌克兰局势的评论。新浪微博通常有百万甚至千万网民同时在线。俄罗斯使馆这些中文微博集中抨击了美国的“侵略”历史“劣迹”、意识形态和行为方式。   比如,它最新的微博说“华盛顿依然不能正确理解那些不按照美国模式出牌的事情。他们无法克制自己,也不愿接受并不总能如愿以偿,到处对别人强加自己的意识,他们已习惯扮演说一不二的‘法官大人’的角色。”   这篇微博说:“人可以丧心病狂,但这不是委过于人的理由。”   俄罗斯驻华使馆的微博还提到了美国的“侵略”历史:黎巴嫩、多米尼加、格林纳达、利比亚、巴拿马、越南、南斯拉夫、伊拉克。这八条微博还说: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3月4日在新闻会上说,总统普京列举了乌克兰局势的相关事实。“就此,美国国务院网站上出现一篇“驳斥”的文章。俄驻华使馆微博说:“这不仅是对客观事实的‘拙劣曲解’,而且是恬不知耻、不加掩饰地在实施‘双重标准’”。   美国国务院3月5日发表文章,从10个方面批评了俄罗斯总统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观点和主张。这篇文章题目是:谈谈普京总统就乌克兰问题编造出的10个荒谬要求。俄罗斯驻华使馆就是谈的这篇文章。   俄罗斯驻华使馆严词抨击美国的这些微博,很快引起了大量网民关注和跟帖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没有谈到俄美驻华使馆之间的这次“交锋”,但中国一些网络媒体则发表文章。第一财经日报周一发表“王琳”文章题目是:美俄隔空骂战 乌克兰分歧蔓延到微博。   *第一财经:俄美分歧不局限于两国媒体*   王琳说:俄美关于乌克兰局势的分歧已经不再局限于两国之间的媒体了。还有网友和分析人士注意到:这次美俄之间的分歧,这种复杂的国际分歧和矛盾,不是在莫斯科、华盛顿反映出来,也没有在基辅、克里米亚、欧盟反映出来,而是在中国通过中文互联网社交平台反映出来,足见网友“浩瀚”的中文互联网,已成为俄罗斯和许多国家高度关注的“外交战线”。   俄罗斯驻华使馆发难之后,美国使馆并没有反唇相讥,你来我往,你打我一枪,我射你一箭。而是依然平静发表自己的博文。严格和确切来说:这只是俄罗斯驻华使馆单方面的“发难”。   *俄驻华使馆“骂街”,娱乐网友*   对于俄美之间的微博这场“骂战”,有大量的网友对俄罗斯驻华使馆的微博跟帖评论。简单来言,网友反应分为两端:一端是赞成,一端是反对。   支持者言:柔夷初握:支持俄罗斯的正义行动!   网友司马南:今天,@俄罗斯驻华使馆的微博义正词严,相信@美国驻华使馆是不会正面回应的。 讲到越南战争,分明敲山震虎,不但美国人不方便说,法国人也会觉得受了刺激。迷信武力,动辄使用武力,对美国来说,简直就是维吾尔族姑娘头上的辫子,一抓一把。   反对者言:竟陵陈潇:滚出中国,还我河山!   网友晨星又:普京占得了克里米亚,挡不住历史滚滚向前的车轮!俄罗斯欠周边国家的太多太多,多行不义必自毙!   还有网友两面都“砍”(侃):   英雄本色先生:占领中国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入侵阿富汗!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支持东突分裂主义恐怖分子鼓励新疆独立和外蒙古独立!这是赤裸裸的狗咬狗啊!   莫斯科北极熊:俄国驻华使馆和美国驻华使馆,在网友的制作加工下,一副在新浪微博上互相对骂的架式,骂的好欢乐哦。无论真假。都不要错过这么有喜感的场面哦,哈哈哈。。。希望他们明天约架成功,哈哈哈,看俄使馆的官方微博,好欢乐。 中国媒体看世界:美俄就乌克兰问题在中国微博展开隔空”骂战” i ▶ ▶ || 0:00:00 …

阅读更多

编程随想 | 你意想不到的恐怖主义帮手——昆明暴力袭击事件随想

  前几天昆明发生了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在网络上,已经有很多人对此事表示强烈谴责。俺也想发表谴责。但是又觉得:光谴责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所以就发一篇博文,说说俺对新疆民族问题的分析。   事先声明:   俺本人对恐怖主义是深恶痛绝的。如果某个疆独组织采用恐怖主义的手法,那么其性质就等同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 ★先澄清几个概念   按照俺的一贯风格,先界定几个相关词汇的定义。如果你混淆了这些词汇的概念,就容易陷入思维的误区。    “新疆人”不等于“维族人”   如今新疆的居民,汉族已经超过一半。所以新疆人【不完全是】维吾尔族人。反之,维族人也【不是】全都住在新疆。其他省份也有维族人。    “维族人”不等于“穆斯林”   “穆斯林”(洋文是 Muslim)一词是用来称呼伊斯兰教的信徒。虽然多数维族人信伊斯兰教,但【不是】全部。也有不信伊斯兰教的维族人。    “穆斯林”不等于“疆独分子”   所谓的“疆独”指的是以“新疆独立”为政治诉求的人。显然,【并不是】所有的伊斯兰信徒都是追求“新疆独立”。肯定有一部分穆斯林是对政治不太关心的。   俺估计:支持疆独的穆斯林,应该还只是一小部分(没有可信的统计数据,这只是俺的估计)。    “疆独分子”不等于“恐怖分子”   即使在追求独立的维族人当中,也分“温和派”和“激进派”。“激进”和“温和”是两个比较模糊的词汇。为了避免误解,俺采用如下的定义方式 “激进派”:就是采用各种【暴力的】方式(包括袭击平民的方式)来谋求独立。 “温和派”:就是采用各种【和平的】方式来谋求独立。 只有那些诉诸暴力手段(包括对平民的暴力)来谋求疆独的人,才可以定性为“恐怖分子”。   很多人有一个误解,以为“闹独立”就一定要采用暴力,其实不一定的。比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也在闹独立,人家就没有搞暴力活动。 ★恐怖组织最需要哪些帮助?   很多人往往以为,恐怖组织最需要的是武器弹药。其实不然!   看完刚才那几个概念,你应该会明白,真正意义上的恐怖分子,只是极少数人。既然人数少,那么恐怖组织最大的、最迫切的需求,显然是:想办法让更多人加入他们的组织。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壮大,才能扩大影响力。这个道理是很显然的。   那么,怎样才能让更多人加入他们?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制造仇恨”。不同的恐怖组织,煽动仇恨的方式也不同。对新疆的恐怖组织而言,制造仇恨的直接方式就是“制造维族和汉族的矛盾”。   说到这里,终于触及到本文的主题——谁是恐怖组织的帮手?——【 那些制造民族仇恨的人,恰恰是恐怖组织的帮手 】。那么,谁经常在制造民族矛盾捏?让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 恰恰是【党国的维稳系统】经常在制造民族矛盾 。说到这儿,估计很多天真的同学一时半会儿都转不过弯来。为了帮大伙儿更好地理解,俺先来讲一个明朝的小故事。 ★李成梁 和 戚继光 的两种下场   这俩位都是明朝后期的名将。而且这俩人的年龄相近(李成梁比戚继光早2年出生),职务也类似,可以很好地用来对比。   先来说说戚继光(维基百科的词条在“ 这里 ”)   很多人都知道他的抗倭事迹,可惜很多人不知道他修长城的事迹,也不知道他对巩固明朝北线防御的重要意义。抗倭大捷之后,在张居正的赏识下,朝廷在隆庆二年(1568年)指派戚继光“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之前的明长城比较矮小破旧,戚继光到任后把长城重修一番,光御敌台就造了3000多个(现今的长城大都于此时新建或重修)。不光修长城,还把当地的驻军训练地很有战斗力(号称“车、骑、步”三兵种协同作战)。   戚继光的军事风格是【斩草除根式】。不论是在南方对付倭寇还是在北方对付蒙古部落,都是如此。所以他镇守河北的十几年间,基本没有战事。从表面上看,这是对明朝最有利的方式。但戚继光的个人悲剧也在于此。因为没有战事,朝廷的群臣(除了张居正)都没有意识到他的重要性。等到张居正一死,戚继光就被罢官。晚年贫病交迫,死于万历十五年(享年60)。   再来说说李成梁(维基百科的词条在“ 这里 ”)   客观地讲,此人也算是军事人才。他比戚继光精明的地方在于:更有官场头脑。他不采用“斩草除根式”,而是采用【养贼邀功式】。李成梁长年镇守辽东(共30年),面对的是女真部落。他惯用的策略就是:扶植弱的部落去打强的部落。等到“强弱易位”,他再反过来。   因为他从来不彻底消灭某个威胁,所以李成梁镇守辽东期间,经常有胜仗可以打。每次打胜仗,朝廷都对他都加官进爵,皇帝都要拜祭太庙(《明史》记载: 帝辄祭告郊庙,受廷臣贺,蟒衣、金缯,岁赐稠叠。边帅武功之盛,两百年来所未有 )。李成梁一直活到90岁,官越做越大,威望越来越高,财富越来越多。关于他家的奢华,《辽左闻见录》记载: 附郭十余里,编户鳞次,树色障天,不见城郭。妓者至二千人,以香囊数十缀于系袜带,而贯以珠宝,一带之费,至三四十金,数十步外,即香气袭人,穷奢极丽 。   李成梁这种玩法,对他个人很有利,但是给明朝留下了祸患。努尔哈赤就是在他的扶植下逐步坐大,满族后来把明朝和李自成都给灭了。 ★天朝维稳系统和李成梁的相似之处   咱们天朝有一个很牛逼的维稳系统,隶属于政法委。这个维稳系统主要具有如下几个功能: 1.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敏感词库】冬奥通敏感词库

【图说天朝】“现在这位”

【CDT周报】脖子疼

【404档案馆】“我们中国真的太厉害啦!” 爱中洋网红与利润丰厚的五毛生意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