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自由

卫子游|贵州水城区政府辟谣中国经营报惹争议

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少数民族女企业家马艺珈伊讨工程款被批捕。27日,水城区政府发布情况通报称“不属实”。有律师质疑,“被曝光‘以刑化债’的,正是水城区政府;发布情况通报的,也是水城区政府。如此自查自纠,运动员亲自做裁判,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

阅读更多

官察院|南方周末黄金一代:一群记者和他们的时代

我们试图为整整一代的“南周”的记者们画一个群像。这批“南周”的元老们曾参与缔造了这份报纸上世纪90年代后至本世纪初的辉煌。在一纸风行20年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群与“自由而又负责”的新闻界理念最为接近的记者群。正是在这些金子般的日子里,一群追求理想的人,带着一张报纸,走入了中国新闻发展的黄金时代…… 那些金子一样的日子。

阅读更多

虎躯一震|非虚构不是新闻太子,只是苏麻喇姑

一些从事内容生产的人,是不得已转向非虚构报道。这第一是为了规避监管风险“挂羊头卖狗肉”,非虚构报道篇幅长、内容软、看起来像读者文摘或文学杂志上的小说、散文,长得不像新闻报道,主管部门就不好使出“无采访权”的棍子抽,往往就能得以存活。

阅读更多

【CDT周报】第155期:不去采访不去监督,甚至连消防部门的通报都不发了

与2023年4月北京长峰医院火灾(由北京日报发布消息,期间出现8小时“信息真空”)更为不同的是,此次最早披露火灾信息的竟是当地消防部门,河南当地媒体“不去采访,不去监督,甚至连消防部门的通报都不发”。可以看出,整个新闻行业已彻底进入了“通报时代”,即“公权大幅扩张,媒体同步萎缩”。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