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

喵说喵侃 | 方方:关于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我不愿意这块污垢贴在自己身上。所以,无论人们听,或是不听,我能说明的,我尽可能在此明说。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从前天起,将微博评论只留给我关注的人。我要减少那些喧嚣,安静地再做一次记录。这份记录的名字,叫《关于》。关于这本日记所引发的读者的疑惑、质问以及其他附带事项。当然,也有关于极左的问题。

阅读更多

二湘的九维空间 | 方方日记引发的敏感词的追本溯源

敏感词的拨乱反正与追本溯源 作者:干屎橛   半年一瞬间。时间过得真快,再过7天,就是武汉封城半年纪念日,今天,恰好是武汉解封100天。半年过去了,没有任何人再提追责。武汉封城中即呼吁追责的方方先生,7月11日再一次重提追责:“不追责是不可能的!不追责也是犯罪行为。”然而,仍无任何回应,仿佛“追责”也成了敏感词。...

阅读更多

哲学社|什么是左翼:从方方的反对者们说起

立场是重要的:「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问题」的谬误在于恰恰是「主义」定义了什么是问题、要研究哪些问题、对问题要做些什么;但立场又时常为某种癔症提供了温床,让一句「屁股歪了」便可以抹杀一切讨论。在今天重新发表此文,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幼稚病依然大行其道;方方的热点已经过去了并不会使本文失去价值,或许读者反而能因已经脱离了那时的舆论环境而更能冷静地反思刚刚经历的过去半年。必须要重申:我们无法逃避政治(虽然我们短时间内也无法解决深层的社会割裂)。本文或许并未给标题中的问题作出明确的回答,也绝非为某个立场提供了一篇檄文,关键在于分析社会争议及其舆论反应的这一过程:在公共领域和意识形态仍然充满倒错、而人们却不自知时,分析就是批判。

阅读更多

【404重点】深度调查部|专访方方 « 武汉日记 »英译者白睿文

武汉神秘肺炎失控,庚子年除夕前夜,当局宣布武汉封城,接着武汉作家方方开始写封城日记,60天后停笔。方方日记的英文版« Wuhan Diary »译者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以下是对白睿文教授的专访,谈他翻译方方日记始末。

记者:您当初为什么希望翻译方方日记?

白睿文:我大概前年认识了方方老师,当时认识方方是因为一位朋友的介绍,那个时候就开始谈她的另一个长篇小说的翻译计划,后来我去年便开始翻译方方老师的《软埋》一书,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联系。疫情爆发以后,我也知道她人在武汉,由于担心她的安全情况,就写信问候了她和家人。就这样,今年年初有了几次联系,她并没有提到正在写日记。后来是一个朋友告诉我在网上看到了方方日记,觉得很有参考价值,建议我不妨看一下。

阅读更多

【中国哭墙】一颗颗活蹦乱跳的心里,都有一个李文亮啊(6月30日)

编者按:6月30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144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生活与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