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伴随

维舟|“时空伴随”的风险

如果竭力管控的是那个“环境”而不是个体自主自觉,那就势必造成当下的情形:一方面天天恐惧,另一面个人又很散漫,只要感觉那个“环境”安全,人群就随处密集聚会,似乎人们隐隐寄望于某个超个体的存在把控整个局面,而“我”却不需要主动付出什么额外的精力代价。在这方面,许多国人的心态非常奇怪:不惜一切代价时,毫不心疼,但对常态化机制,却舍不得花钱,好像那些都是冗余的、浪费的。事实上,他们不愿意主动改变生活方式,只是期望在一次性解决那个问题后,自己的生活就迅速回归原样。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