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新闻

明镜新闻网 | 独家消息:中共通报周永康案件

快讯:中共中央下发《关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的通报》,通报指出,周永康在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国土资源部、四川省委书记领导职务和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滥用职权,犯有严重错误、负有重大责任;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利用职权、其子周某利用其的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组织人事纪律,造成严重后果;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包庇和纵容黑社会团伙犯罪。周永康的行为造成了严...

阅读更多

明镜新闻网 | 新浪养了1000微博“小秘书”

明鏡新聞網編譯   文道喻   習近平上任之初,許多人對他充滿期望,而他本人也是幹盡十足,左手厲行節儉政策,要求官員不可鋪張、不可舉行無謂的歡迎儀式和講空話,右手強力反貪,多名貪官紛紛中箭落馬。就在前景一片光明,政治改革看似有望之際,中國人卻發現言論自由的緊箍咒非但沒有改善,情況還變得更糟。改革派雜誌《炎黃春秋》的網站被無預警關閉、《南方週末》元旦獻詞遭廣東宣傳部長竄改、互聯網上的審查高牆依舊堅不可摧以及監控攝像機遍佈全國,或許意味著習近平不過是另一個對維穩癡迷的胡錦濤。     《炎黃春秋》是中國知名改革派雜誌      黨沒有改革意願   新領導者通常與人民會有一段蜜月期,習近平也懂得利用這段時間為自己塑造良好形象,但誰都沒料想到,近期政府打壓言論自由,已使一般人對習的支持快速流失中。路透社報導,《炎黃春秋》是北京具有影響力的雜誌,由改革派的退休官員筆。 2012 年 12 月 28 日,該雜誌發表文章呼籲政治改革和實行憲政,如此敏感話題遭不容任何異議的共產黨所惡,於是,網站被當局以“未備案”為由強行關閉。   文章的開頭寫道: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政治改革滯後於經濟改革的弊端日益顯露,社會不安定因素逐漸積累,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是當務之急。但政治體制改革如何進行,眾說紛紜,迄今沒有共識。古語云:謀定而後動。沒有共識,何以定謀?所以,我們當今的政治改革“穩妥”有餘,“積極”不足。其實,政治體制改革的共識已經存在。這個共識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雖然現行憲法並非十全十美,但只要把它落到實處,我國政治體制改革就會前進一大步。   自古良藥苦口,忠言逆耳,儘管《炎黃春秋》出自肺腑的希望中共推動政改,這些話聽起來卻可能十分刺耳。習近平上台以後,分析家試圖從蛛絲馬跡中研究改革的可能性,重要指標有:允許互聯網上的表達自由、更大程度試點基層民主及釋放關押中的政治異議人士等,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共產黨還是以前那個共產黨,無法容許雜音和信奉維穩高於一切,雖然習近平表現出比胡錦濤更柔軟、更開放的態度,黨看似沒有走向政治改革的意願。   因此,我們可以看見劉霞繼續在這個“荒唐”國家中被軟禁,當局面對藏人自焚,只會以詆毀達賴喇嘛回應,賦予公安部門不經司法程序逮捕平民的勞教制度穩若泰山,現在他們還將矛頭對準越來越不聽話的媒體。《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指出,新領導班底 2012 年 11 月接班後,隨即面臨日益大膽的政治改革聲浪,當中有些人士通過開明的報紙散佈思想,獲得廣泛迴響。然而,許多跡象顯示,高層已開始擔憂要求自由和民主的聲音的影響力,他們必須迅速採取行動,抑止如此現象,否則一旦蔓延全國,將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共產黨內絕沒有人想再見一次八九民運。    中共害怕憲政實行   其中一項事蹟是《南方週末》的元旦獻詞遭廣東宣傳部長庹震竄改,此舉引發編輯人員抗議。原版獻辭由該報評論部編輯戴志勇撰寫,標題為《中國夢,憲政夢》,但最終出現的卻是由庹震代筆,題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的獻辭。媒體被西方譽為獨立於司法、立法和行政之外的“第四權”,甚至有“無冕王”美名,正因為它是一種監督和制衡政府的力量,但官員介入報導,無疑是新聞自由的一大恥辱。許多微博使用者跳出來聲援《南方週末》,還有海外網站如中國傳媒計劃( China Media Project )和中國數字時代( China Digital Times )等也均表示支持。   胡佳自宅被 8 個監控攝像機鏡頭瞄準。   《經濟學人》同樣觀察到炎黃春秋網被關閉的事件,將如此行為解讀為當局“神經過敏”,無獨有偶,《南方週末》和《炎黃春秋》都因提到憲政而慘遭毒手。綜觀中國歷史,憲政的概念最早出現於光緒時期,清廷於義和拳亂後實施“庚子新政”,派遣大臣至各國考察,並於光緒三十三年下詔預備立憲。當時中國原本有機會轉型成像英國和日本一樣的君主立憲國家,但內閣之組成與權限牽動敏感漢滿問題,最後立憲派大失所望,認為清朝以立憲當作藉口來集權與排漢,轉而同情革命派。   國民政府成立後,曾有短暫的憲政時期,但一連串動盪和戰爭使憲政一直無法真正落實,而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也擁有自己的憲法,但在黨國不分情況下,憲政仍遙遙無期。《經濟學人》指出,比起 1989 年要求急速西式民主的訴求,現在中國的自由主義者們,以呼籲黨尊重憲法規定作為推動政治變革的新戰術。 2012 年 11 月 16 日,十八大結束後一天,《炎黃春秋》和約莫 100 名知識份子在北京大學召開會議,共同討論維護憲法之重要性, 12 月 25 日,由 72 名學者聯署支持的《改革共識倡議書》便是其結果。   有趣的是,中共害怕憲法的原因,不正因為他們極不尊重具備最高效力的憲法嗎?共產黨隨意侵犯人權、迫害宗教信仰、打壓言論自由和長期執政等,都與憲法精神大大不符,“憲政”於是變成洪水猛獸,唯恐避之不及。《經濟學人》提到,改革派以憲法為本體呼籲政治改革的策略還有拉攏知識份子的企圖,畢竟這不屬於激進路線,中共有難以拒絕的理由。    2008 年的《零八憲章》旨在促進中國民主化進程、改善人權狀況,並建議以“中華聯邦共和國”解決兩岸及各民族問題,敏感內容卻讓眾多簽署者遭到警察騷擾,劉曉波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至今仍監禁於不見天日牢獄中。但如今時空背景不同,社交媒體尤其是微博快速增長,讓自由思潮得以四處傳播,且與西方頻繁交流後,越來越多人瞭解憲政的重要性,以“體制內”方式逼迫改革,如此情況下,習近平還能繼續逃避嗎?    新浪需要兩面討好   中共控制言論自由的地步很多時候令人匪夷所思,對中國人而言,審查幾乎已成日常生活一部分,喧鬧的社交媒體上,常見敏感性話題或意見被“和諧”,也就是被刪除。但事實上,很大部分這些事情不是由政府來做,而是公司本身,“自我審查”如同中國人難以擺脫的腳鐐。   記者大衛 ‧ 渥太( David Wertime )於博客“茶葉之國”( Tea Leaf Nation )發表的文章以新浪公司為例,指出新浪旗下擁有中國最大的微博平台,但在中國特殊的環境中,它像是夾縫中求生存的小草。一方面,新浪是以營利為目的,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民營公司,它必須確保目前已有 4 億的微博使用者持續成長來獲利;但另一方面,新浪也得行使自我審查,把敏感帖子降到最低,盡量不得罪政府,否則,因大膽言論而遭封閉的網站比比皆是,新浪可不想冒任何風險。於是,它既要討好網民,也要討好政府,便陷入左右為難。   近期當局決定加强網絡信息保護,推出實名制度,被視為緊縮網上發言的新政策,而渥太引用非官方統計指出,至少有 1000 新浪員工從事微博上的“內容管理”,意即審查。   吃這行飯的人被網民戲稱為“小秘書”,他們是中共大老闆的分身,協助過濾和屏蔽信息,但是,這些人是否有正義感和勇氣辭去目前工作呢? @ 假装在纽约在微博上寫道:“我不同意為小秘書辯護的人說他們只是混口飯吃。北京公司這麼多,我不相信任何一個人離開新浪就找不到工作。一個人總該有點自己的堅守,谷歌能夠為了自己的原則放棄巨大的中國市場,相比之下,小秘書辭職找新工作要付出的代價簡直不值一提。如果有小秘書願意主動離職,我每個月付你 5000 直到你找到新工作”,這篇博文吸引超過 300 則轉發和評論。   但中國網民顯然傾向同情小秘書,這些回應中,有人說:“憤青的邏輯成問題,谷歌對應的應該是新浪,針對小員工有什麼用?”,也有人說:“小秘書也只是個打工的,刪不刪還不是上面說了算”,還有人指出,小秘書有妻小要養,有家庭要維持,即使辭去一個小秘書,千千萬萬個小秘書立馬能遞補上來。   小秘書引起的熱議,說明中國人有多討厭審查,渥太指出,有不少網民對防火長城之父方濱興恨之入骨,只到逮到機會,就想對他雞蛋和鞋子。而針對鬧得沸沸揚揚的《炎黃春秋》和《南方週末》事件,渥太也認為,這次審查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強硬。如果當局連落實憲法的意見都無法容納,趕盡殺絕,很難想像往後會出現什麼大膽的改革舉措。   自我審查之根深蒂固,或許問題正出自系統。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選擇“莫言”當作筆名,因為他知道有些話不能說,同時認為審查制度如機場安檢,有必要實施,因此,在中國多年洗腦教育下,很多人已不能分辨是與非,黑與白, @ 一叶飘飘烟雨中說:“不能怪他们,混口饭吃确实很重要。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被奴化了,没有自己的判断是非的标准、为人准则,甚至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 所幸,中國 80 後的年輕人在網絡世代成長,他們懂得不輕易相信官方說法,也明白外面世界的普世價值。     和諧社會其實就是不容異議。   “天朝”無所不用其極“河蟹”   這群年輕人同是極具創意的一群,誠如《華爾街日報》( Wall Street Journal )所敘,社交媒體之崛起提供中國人新的自我表達和溝通方式,但可惜他們無法自由自在地說話,處於大量審查的環境中,網民必須運用語言編碼和比喻來規避刪帖,尤其是嘲笑、批判和揭露共產黨方面。也因如此,中國互聯網上流傳眾多的活潑語言形成一種新潮的次文化。   舉例來說,“政府”是敏感字詞,因此網民以“天朝”取代之。天朝的使用有兩種含意,一者調侃自大又落後的共產黨,二者表示中國還談不上現代國家,所以,這個過去帶有輝煌歷史的字眼,在網民眼中變成了貶義詞;此外,宣傳部也有新名字:真理部,概念源自喬治 ‧ 歐威爾的政治諷刺小說《一九八四》,小說中真理部根據現實和宣傳需要,負責改寫歷史文獻、報紙和文字著作,看起來就跟宣傳部的工作類似。   另一個熱門的用語是“河蟹”,取和諧諧音。和諧是胡錦濤執政期間最重視的觀念,他曾多次提及和諧社會之重要性,但共產黨對和諧的定義是“沒有其他意見”,所有人遵循政府命令不得違背,因此,為了和諧,政治異議人士應嚴密監視,西藏和新疆應嚴格控管。河蟹同是一個貶義詞,螃蟹大搖大擺、橫行霸道的形象,不正如同中國政府?河蟹也可以當作動詞,當網民的帖子被刪,或哪個網站又遭關閉時,他們就會說:“被河蟹了”,換句話說,河蟹是讓人民沉默的手段之一。   “天朝”無所不用其極“河蟹”的前提下,網民只能自嘲為卑躬屈膝的“屁民”。 2008 年,深圳海事局書記林嘉祥涉嫌猥褻 11 歲女童,以“你們算個屁”的語言攻擊現場圍觀民眾,自此“屁民”一詞迅速竄紅,取代草民成為老百姓的代名詞,中國屁民常得遭受政府壓迫,沒有投票權,只好彼此同情。另一方面,屁民也被當作“貴國”的相對詞,很多中國人已不把中國視為本國,而稱呼貴國,共產黨為“貴黨”,這皆是帶有苦澀無奈的諷刺用語,國家不屬於人民,而是屬於專制又蠻橫的中共統治者。   最後一個《華爾街日報》觀察的用字是“被”,被的含意是身不由己和被動,立即被網民發揮尖刻譏諷的用途。例如“被幸福”於中文文法上並不通順,但從毛澤東政府以降,中共一再告訴人民黨為大家“謀幸福”,無可奈何底下,屁民只好被幸福。而十八大來自全國各地 2000 多位的代表,他們真正代表人民嗎?或只是人民“被代表”呢?   中共看來沒有落實憲政的意願。    監控攝像機無所不在   中國一般人除了言論自由受限外,他們也會發現,生活處處有人監視著。西方有一種“圓形監獄”( Panopticon )理論,在這種監獄裡,建築物呈現圓形狀,監視塔立於建築物的圓心位置,牢房則設於圓周邊緣上。監視人員能從四面八方觀察罪犯於牢房中的一舉一動,但被監視者無法得知此時此刻是否受到監視,於是他們開始想像監視持續不斷,逐漸內化恐懼和不安,形成約束自己的力量來源。法國學者米歇爾 ‧ 福柯( Michel Foucault )認為圓形監獄活生生地上演於現代社會,位居權力中心者,以監控手段滲透和侵入社會各層面,依此來看,今日中國就是一座超大型圓形監獄。   《今日美國》( USA Today )報導,當異議人士胡佳發現他的後車輪破了時,他可能會稍微為此感到欣慰,因為有高達 8 個監控攝像機鏡頭對準其公寓,可以很快找到兇手,“太好了,沒有人像我這樣有優勢”,胡佳自我解嘲地說:“而且我也知道,這些監控攝像機是看管一個叫胡佳的人。”   中國監控設備正蓬勃發展,獨裁的共產黨每年耗費巨額於維穩開支上,甚至超越國防費用。《今日美國》引用公安部數據指出:第一,中國目前有 2000 萬至 3000 萬支監控攝像機,其中 1300 萬支架設於 2011 年,且數量持續增加中,估計 5 年內將成長 20% ;第二,北京有 80 萬支監控攝像機(一半供政府使用),遠超過倫敦,倫敦是西方擁有最多監控攝像機的城市;第三,自 2009 年至 2011 年,中國政府共花費 160 億美金建立全國視頻監控網絡。   當局以提高公眾安全、打擊犯罪和交通管理為由急速擴張監控攝像機的涵蓋區域,說明“維穩”是共產黨統治者最癡迷之事,人權組織則認為,政府越來越仰賴攝像機監視和恐嚇異議人士,同時藉此管理中國兩個最動盪的民族──西南方的藏人和西北方的維吾爾人,因此,胡佳告訴《今日美國》,這些攝像機絕非為了公共安全,而是為了共產黨本身安全。除此之外,中國監控技術日益成熟,目前正專注於生物辨識研究。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 )亞洲研究員阿蓮( Maya Wang )指出,中國異議人士經常得面臨多台攝像機威脅,最有名的例子是盲人律師陳光誠,他於 2012 年 4 月逃脫監視,進入北京的美國大使館尋求庇護。儘管官方不會說明政治監控的程度,但阿蓮認為,當局正在擴大範圍,除知名異議人士外,他們也將矛頭對準一般社會運動家和基層請願者,“公安如何運用攝像機還不清楚,但更重要的是這是一種恐嚇手段”,阿蓮接受《今日美國》採訪時表示:“讓異議人士感覺沒有隱私,從而造成心理壓力,隨時隨地注意自己行為。” 現在就判斷習近平不會在 2013 年改革未免過於武斷,但種種跡象證明,中共對不同言論的氣度依然狹小,仍是處心積慮控制人民,如果情況不能有所改變,中國人將越來越不快樂,其執政基礎也就越來越脆弱。 ( 《外參》 第 33 期)  

阅读更多

明镜新闻网 | 一架歼-7战机在汕头市区失事坠毁

本網綜合報道,12月4日早上9點多,廣東省汕頭市護堤路赤窖路段有一架空軍飛機失事墜毀,擊中一座房屋,導致大火,4人被困,其中1人自行走出,3人受傷已經送往醫院救治。駕駛員已跳傘逃生。 據最新現場圖片判讀,廣東汕頭墜毀的飛機為殲擊機,而並非有媒體報道的直升機。從垂尾看極有可能是中國空軍殲7殲擊機。 網友質疑 消息一出,有網友質疑,直升機駕駛員怎麼能跳傘?一般直升機都是靠減震設備減輕墜落瞬間造成的人員傷害。目前世界上僅俄羅斯的卡-50,卡-52武裝直升機能彈射跳傘,先炸掉旋翼和座艙蓋,然後彈射。 香港  文匯報

阅读更多

明镜新闻网 | 陈克贵被判处三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

陈光诚大哥陈光福 山东省沂南县人民法院周五开庭审理陈克贵被控故意伤害罪一案,当地时间傍晚,法庭宣判,陈克贵被判处三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作为父母的陈光福夫妇措手不及,被拒之门外,无法旁听。 周五,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被控故意伤害罪一案闪电开庭。作为被告父母的陈光福夫妇却被拒之门外,不能在庭审现场旁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北京时间下午17点45分左右在推特上发布信息称,陈克贵一案庭审已经结束,法庭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 据胡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提供的信息,陈家是在距离开庭时间还有四个小时的时候,才从代理律师王海军那里得知今天开庭的消息。根据法律规定,法院应该至少提前10天通知被告以及家属。 儿子受审,父母被拒门外 在抵达法院之后,一些原本与法庭审理并无关系的公安人员出现在门口,将陈光福夫妇阻拦在外,称他们俩被列为本案的证人,所以不能进去,要在外面等候传唤。但是截至记者与胡佳通话时,并没有法庭相关人员前来传唤陈光福夫妇上庭作证。但即使是要作为证人,法院也没有提前发出任何的通知。通过这样一种手段来将作为被告父母的陈光福夫妇拒之门外,但山东沂南县法院还自称审理是”公开”的,”欢迎媒体记者采访”,胡佳认为司法机关的这种处理方式简直就是”荒谬”的。 这一案件显示,即使在陈光诚离开中国,远赴美国留学数月之后,当局对于其亲属的压力丝毫未减。据维权人士胡佳透露,由于开庭时间是在美国的夜晚,陈光诚无法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通知华盛顿国务院,因此委托胡佳在北京帮忙联络美国驻华大使馆、欧盟使团以及欧洲国家驻华使馆中一直关注陈光诚以及陈克贵命运的官员。胡佳说:”就是通过舆论,以及国际社会的外交渠道,加大对中国政府的压力。这个多多少少会给陈克贵带来一定的保障,而且当局在判决上肯定会有所顾忌。” 闪电开庭为淡化舆论影响 记者还联系了陈克贵家人自己原先聘请的辩护律师丁锡奎的电话,但由于当局通过指定别的律师为陈克贵辩护,丁锡奎已经被排除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之外。丁锡奎对德国之声表示,根据他先前跟陈家的联系,以及掌握的材料证据,陈克贵应该是正当防卫。不过,陈光福夫妇事先对儿子被判刑的结果也有一定的思想准备。目前,丁正在联系陈家人,与他们就下一步的打算交流意见。 当局选择周五这一天作为”突击开庭”的日子,可谓煞费苦心。今天刚好是陈光诚和陈光福的父亲去世10周年的忌日,作为家中长子的陈光福必须要尽孝道,先去为老父亲上坟。同时选择在星期五下午开庭,临近周末的时候,媒体曝光的程度又要小于平时。维权人士胡佳还提醒道,年底将至,今天庭审宣判之后,陈克贵可能不服判决申请上诉,而等到西方国家都在忙着过圣诞度假的当口再进行二审宣布判决,又会很大程度上减弱国际主流媒体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度,淡化其影响力。很多人应该都还记得,中国知名异议人士、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就是在2009年的圣诞节被宣判。 作者:雨涵 责编:叶宣 德国之声中文网

阅读更多

明镜新闻网 | 反击《纽约时报》 传温家宝将有大动作证明自己清白

整整一个月之后,《纽约时报》11月25日再次长篇披露中国总理温家宝家人的财富问题,这次重点是叙述温家和平安公司的秘密关系,无疑又给了一直试图塑造清廉形象的温家宝摧毁性打击。北京知情人士对明镜新闻网说,「温家宝将会有大动作对此作出澄清。」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1999年亚洲金融风暴后平保被要求强制解体,当时温家宝和时任人行行长的戴相龙收到来自平保的信函请求,希望温家宝可以协助放宽对平保的强制解体规定。其后,马明哲如愿,将平保保全了下来,温家宝家属联系人士亦大手买入平保股份。 报道指平保公司纪录显示,1999年6月17日马明哲曾跟温家宝夫人张蓓莉会面,而张亲属有持股的钻石公司,就在那段日子搬进平保在北京的大楼办公,温家宝儿子温云松的公司不久亦取得平保的信息科技合约。 10月25日,《纽约时报》报道指温家宝的家人在温担任总理期间积累至少约27亿美元财富,在过去一段时间,尽管中共成功地阻止了香港、台湾一些媒体大篇幅转发、追踪《纽约时报》有关温家财富的报导,但相关消息还是迅速传遍了中国官商精英阶层。由调查杂志社出版的《总理财富》特刊,用20多万字的篇幅,详尽披露了中国三任总理李鹏、朱镕基、温家宝和候任总理李克强家族的财富秘密,但也针对一些不实传言作出了澄清。消息人士说,这本特刊甫上市即被「神秘人士」大量购买。 《纽约时报》注销记者张戴维的第一篇关于温家财富报导之后,报导中重要当事人段伟红接受了明镜专访,有关人士也写来了解释性专稿,这些文章澄清了部份问题,但人们仍有不少疑问。 北京知情人士说,纽约时报报导对温家宝震动非常大,他表示要主动作出澄清,愿意亲自接受纽约时报专访。他说:「即使失去生命,也要证明我的清白」。温家宝之子温云松则完成了一篇文章,准备投书纽约时报作出说明。但是为了不影响中共十八大召开,温家宝最后决定十八大之后再作「有利的说明」。 现在,纽约时报注销第二篇关于温家财富关系报导之后,自然迫使温家加快澄清动作,否则等于坐实「中国第一贪」之污名。「温总理的行动将出人意料之外,但是你们不能现在报导。」温家宝的一位支持者说。 政治观察家说:「很可能,温家宝的行为将影响中国政治生态。很多领导人家庭都有财富传闻,他们是否阻止温的行动,以免波及自己,还是让温家宝自爆,推动政治透明?或者推出温家宝作为替罪羊?都是未知数。」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洞庭湖大堤决口合龙,救灾现场变表演舞台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