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富贤

杨支柱:必须无条件停止计划生育

只要计生委这个机构存在,准生证、定期孕检、强制上环、“社会抚养费”、黑户等等这些严重侮辱中国妇女尊严、增加中国公民麻烦、扩大贫富差距(在国内“超生”挨罚的绝大多数是农民)、破坏社会和谐并且使中国人口数据失真的负面因素就继续存在。

阅读更多

计生政策是最不得民心的政策。

有人担心,停止计划生育后,如果对计生队伍安置不当,将影响社会稳定。其实国家计生委缩编到只有143个,不到国家发改委的1/7,是所有部委中最少的。全国计生队伍也不到50万人,数目并不庞大,不能因为这几十万人口的利益,而每年损失可世代相传的数百万人口。并且停止计划生育,需要撤消计生委,根本不需要通过计生委系统来贯彻,完全可以无视他们的阻力。何况计生委系统很多人希望停止计划生育的愿望比其他人还要强烈。很多计生人员还是兼职,部分技术人员还可以分流到医疗卫生行业。计生政策是最不得民心的政策。老百姓为很多生活(孕检、户口)都受制于计生委而叫苦连天。一票否决制是压在各级官员的头上的一柄剑,耗费了很多本应放在本职工作的精力和时间。计生干部缺乏社会动员能力,不足以威胁社会稳定。停止计划生育虽然让一些基层政府失去了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收益,但撤销计生委有利于降低行政成本,有利于农村的乡镇合并。现在民意是要求撤销计生委,计生委的声誉太臭,到了需要给老百姓一个说法的时候了! 社会以人为本,人口比制度更重要,劳动力是国家的“精气”、核心竞争力。人口结构决定了日本昔日的繁荣、中国现在的崛起和印度的即将崛起,也决定了日本和中国即将衰落。人口拐点其实也是社会危机的拐点。在人口危机拐点之前,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在拐点之后,什么都可能发生。从人口学角度看待社会问题最为准确。比如苏联解体前,1989年Peter F.Drucker在其《The New Realities》一书中从劳动力结构角度预测了苏联即将解体。美国未来学家Peter Schwartz也认为人口决定了苏联的崩溃。日本在1990年代人口拐点之前,经济繁荣,政治稳定,首相不但能够任满任期,还能连任;但是劳动力开始减少后,经济“日”薄西山,社会问题丛生,政局不稳,首相频繁更换。 中国人口危机比日本严重得多,中国的社会发展水平比日本落后四十多年,但总劳动力减少时间只比日本晚十多年;并且中国不但是未富先老,还有光棍危机。尤其是中国计划生育是强制性的。由于人口有20多年的滞后性,人口危机露出了冰山一角,现在还来得及将民意压力转变为调整政策的动力,在政府的主导下应对今后的人口危机。这是化“危”为“机”的最后机会,是以应付小危机的代价来缓解今后的大危机。今后几年人口危机全面爆发,而如果计划生育这一祸根却还没有废除,人口危机所激发的政治破坏力将是巨大的,政府将很难掌握主动权了。 历史上对于不涉及人命的大政策,有些争论数千年也难以平息;但凡是涉及到人命的事情,历史都很快就会有结论。大跃进损失了人口,三年后就废除,虽然有政治后遗症,但政府毕竟重新掌握了主动权。汉武帝听信江充等人的“巫蛊”谗言(就像当年虚假的“人口爆炸”舆论),父子相残(计划生育也一样),逼死太子,损失数万人口。一年后,田千秋等上书讼太子冤,汉武帝悔恨交加,果断为太子平反。汉武帝“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是因为他与秦始皇死不认错的态度不同,能反省自己,颁发“轮台罪己诏”,及时转弯,其政权延续下去了,汉武帝本人也青史留芳。《左传》曰: “禹、汤罪己, 其兴也勃焉 ; 桀、纣罪人, 其亡也忽焉。” 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留下了很多政治后遗症,有人指望用平稳过渡来让人民遗忘,其实是鸵鸟心态。人口危机不会像其他社会危机和经济危机那样会被时间冲淡,而是会不断累积、甚至放大,人口政策是不可能平稳过渡的。拖,总不是办法。四五十岁的人已经因为这项政策丧失了再生育的机会(既然政府今后无力承担养老,无力给他们的儿子娶老婆,那么也不能指望他们能够遗忘错误政策所造成的损害),三十多岁的人也正在丧失再生育的机会(仅仅是为了政策连续性,而让他们错过了再生育的机会,他们今后知道了真相,会有什么反应?),如果再拖延几年,四五十岁的人的儿女又将成为计划生育的受害者,社会怨怒将不断积聚。 风起于青苹之末,今后会“盛怒于土囊之口”,“蹶石伐木,梢杀林莽”的。民意是动态的,现在计划生育的坚定支持者,今后可能成为计划生育的最激烈反对者(因为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今后4亿老人老无所养,4000万光棍找不到老婆,大量丧失子女的家庭对社会丧失信心,大量失业又有号召力的教师找不到工作,这些对社会的稳定的影响可想而知。而且还有两亿人口对不上数(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预测2033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5亿,实际上2033年人口早已负增长,可能连13亿人都没有),这些是能够隐瞒的吗?现在不提前主动泄洪,今后洪峰一旦来临,将势不可挡。现在停止计划生育的阻力在于面子问题;但是今后连里子都没有了,面子还有什么意义? 本来一胎化就已经是错误的,1980年也说只能实行30年。30年后停止计划生育所能出现的三千多万堆积出生高峰,相当于1940年被围困在敦刻尔克的40万英法联军。这个堆积高峰是今后有效缓解人口危机的唯一希望。但是如果用二胎过渡方案,将这个高峰“过渡”掉了,这就与1980年的决策层和学者无关了。这次是单一年龄的三千多万(全部是孩子),从社会持续发展角度看,相当于战争年代或者天灾年代损失上亿人口。谁承担得起历史责任? 在十五规划、甚至十一五规划,人口政策可能还有过渡余地,因为当时育龄妇女人数还在增加,生育意愿还不十分低。但是十一五规划的时候中央没有采纳笔者的建议,而是听信了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的建议。战略组认为中国生育率有1.8,每年要增加1200多万人口,2010年人口将达到13.7亿,2033年将达到15亿高峰,生育率反弹势能很大,一旦松动人口政策将导致人口失控。事实表明,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的建议是错误的,而笔者当初的建议是正确的。如果当时采纳笔者的观点,调整人口政策要主动得多。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了,想从容地华丽转身已经是不可能了,就像1940年被逼困在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抢分夺秒地撤退是唯一正确选择。停止计划生育的社会成本是不得不付出的(就像生孩子前的阵痛),但其政治收益却是巨大的。 对于计生委和人口学界来说,政策连续性更符合他们的利益。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历史连续性比政策连续性更为重要。第六次人口普查将再次证实人口学家们当年的建议是错误的,他们必须承担某些责任。普查一结束,主动权就不在计生委和人口学家们的手上了,而是在中央政府手上了。果断停止计划生育可以将政治危机淡化为学术危机。如果还不停止计划生育,人口危机将转变为政治危机。 在秦末群雄相争之际,霸王项羽的部将英布杀害反秦义军的精神领袖“义帝”楚怀王,有人建议项羽惩罚英布以消民愤。霸王不但不惩罚英布,反而自己承担杀害“义帝”的责任。刘邦借此做足了文章,为“义帝”发丧,联合诸侯讨伐“不义”的项羽。形势急转逆下,英布也投靠刘邦,与韩信、彭越并称汉初三大名将。如果现在不停止计划生育,不撤销计生委,今后政府承担得起人口政策失误这个重大历史责任?不可沽名学霸王! 中国人口政策的方向是鼓励生育,长痛不如短痛,停止计划生育的思想三峡总是要走过去的。与其半遮半掩地用各种方案过渡(生育意愿也很难提升,今后将是回天乏力)而延误时机,不如大大方方地停止计划生育(可以逆转生育文化,还能有回天挽日之效)。与其被民意像挤牙膏一样推着走,不如超越民意、引导民意,一次性掌握主动权,由“救火员”(人口危机一旦全面爆发,就将成燎原之势,“救火员”是无能为力的)转变为“防火员”。 停止计划生育有一些问题,不停止计划生育问题更大。人口政策现在是进退维谷,但却又是不进则退(每年损失至少数百万人口,而汶川地震是损失数万人口),不如拿出汉武帝平反“巫蛊事件”的勇气来停止计划生育!

阅读更多

荒唐透顶的一独生二胎方案

将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进行人为划分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再说犯错的是他们的父母,而且他们的父母也收到了惩罚(如罚款,失去工作,没有了政治前途等等),已经都惩罚了还要来追究到无辜孩子们的身上,也和党一贯宣扬的作风格格不入,让人感到一种恶心的变态心理在作祟.

阅读更多

建议十二五规划果断停止计划生育–《经济观察报》人口专题

1980 年9月25日《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标志着独生子女政策全面实行,但同时也明确提出:“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2010年距1980年已经三十年了。而2010年底中国又将进行第六次人口普查,将摸清人口底细。2011年将开始十二五规划,是停止计划生育的最佳时机。可以说,停止计划生育已经是箭在弦上。...

阅读更多

评论:独生子女政策开始退出历史舞台

中国要求取消一胎化政策的呼声越来越强 1980年9月25日,中国共产党发出了《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公开信》,从此以一胎化为主要内容的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全面推行。 30年后独生子女政策对中国社会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这一政策是否应继续实施下去在中国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1980年的公开信中提出,“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问题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2010年正好是30年。 变化的呼声 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和社会迅速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必须改变,放开二胎生育的呼声日益增强。更有学者提出应该立即取消计划生育,使生育回归自由。 中国30年前实行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目的是为了减轻人口增加对就业,经济发展和资源造成的压力。1979年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就在一次报告中说:“现在全国人口有九亿多,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农民。在生产还不够发展的条件下,吃饭、教育和就业就都成为严重的问题”。 不明智的一胎政策 中国社科院教授,全国政协委员叶廷芳对BBC中文网说,虽然当时节制生育是必要的但一胎化是极不明智的一项政策。因为这一政策只考虑到了人口膨胀的风险,却没有考虑到人口限制过严违背自然规律,破坏了人的精神生态的自然。一胎化造成了一种伦理残缺的生存环境。在这种环境在成长的一代独生子女许多人冷漠,自私,脆弱。 叶廷芳教授进一步表示,如果不采取当初独生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人口当然会比现在多但并非不可承受。他举例台湾和他的家乡浙江人口密度都很大,但经济发展都很快,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叶廷芳教授认为独生子女政策是非科学思维的产物,威胁中国人子孙后代的精神健全和健康,必须尽快废除。 计划生育应叫停?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中国学者,《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易富贤的看法则更为激烈。他通过大量数据分析,根本否定中国的计划生育。 易富贤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计划生育政策对中国没有任何好处。计划生育造成中国人口发展畸形,性别比例失调。他预测计划生育的恶果将在2012年全面爆发。到时候,劳动人口减少,老年抚养比(65岁以上老年人口和15-64岁劳动人口的比例)迅速上升。人口未富先老。光棍危机爆发,到2016年有近30%适婚年龄的男子将打光棍。这些因素对社会稳定的影响可想而知。 此外,中国现在经济的高速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享受巨大的“人口红利”。全世界现在都在享受中国人口红利的好处。但从2012年起,中国的总劳动力人口下降。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将走下坡路。 易富贤说,人口发展有其内在的规律。不搞计划生育,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生育率会自然下降。 易富贤主张彻底改变中国的人口政策,“加快”停止计划生育。不仅是废除一胎化,而且要完全生育自由。 循序渐进 中国社科院的叶廷芳教授以及复旦大学的彭希哲教授等学者并不主张易富贤这样激烈的政策调整。他们认为,从理论上,从人的自由选择权力考虑,应该放开自由生育。但从中国目前仍面临巨大人口压力和环境资源压力的现实考虑,这一目标只能逐步实现。他们认为中国应尽快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将人口政策调整到放开生两个孩子的阶段。即“二胎晚育”的人口政策。 中国政府目前在人口问题上面临两难局面。他们意识到随着中国社会迅速老年化,应该尽快放松30年来对人口的严格控制。但又担心一旦放松会出现出生率的强烈反弹。不过一些“微调”已经开始。有报道说,在黑龙江,吉林,浙江和江苏等地将试行夫妇双方只要一方是独生子女便可生第二个孩子。一切迹像都显示,在中国实行了30年的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开始退出历史舞台了。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年终专题】2021年度人物

【时间馆】江雪日记

【老大哥馆】你还敢买小米吗?

【公民行动馆】中国哭墙

【404档案馆】香港抹除六四记忆,国殇之柱终被粗暴移除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