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金燕

端传媒 | 鼠疫里的异乡人(上)

特约撰稿人 李静睿 这就是我们的当下,我没有看到一颗松动的螺丝钉,朋友们却一个个变成“异见分子”。一场隐秘的鼠疫,患病的人不再死去,他们只是时代的异乡人,他们消失了。...

阅读更多

博谈网|曾金燕:爸爸的那些“朋友”实际上是便衣警察

2007年当我怀孕的时候,即使是在软禁之中,即使一直遭到监控,当时我想,我将要得到一种幸福的家庭生活。当2011年胡佳被从监狱里放出来时,我们的生活变成了另一种监狱,我们的行动受到阻碍。但是,那时我相信我能够过着内心自由的生活。现在我有了一个更理性的认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危险在向我们靠拢。去年7月25日胡佳40岁的生日时,他带着女儿到深圳与滕彪和其他一些朋友进行庆祝。二十人遭到当地国安人员的拘捕。那时,我正在芝加哥,我有几个小时联系不上女儿。我吓坏了。从芝加哥一回来,我就起草了一份遗嘱,做了安排,如果发生了某种可怕的事——车祸、又一次被捕,或者更糟糕的事——剥夺我们照顾女儿的权利,她仍然能过着一个相对快乐的童年。我让朋友和亲戚们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我女儿的照片和信息。我恳求在媒体的熟人,再也不要透露她的全名。我一直在写,而且我正在看心理创伤治疗师。我尽最大的努力让女儿明白,无论发生了什么,她永远都拥有爸爸妈妈的爱——并不是我们不爱她,而是我们别无选择。

阅读更多

曾金燕:告别过去的日子

被拒签来港参加新书发布会的曾金燕以视像方式与新书捧场客交流。图为新书发布会现场。2011年12月10日。 法广 麦燕庭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把过去的文字结集成书,是要告别过去的日子。」刚获释的中国异见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透过视像向出席香港发布会的人士解释把自己的诗歌和推文结集成书时说。中国公安不发签证让曾金燕来港出席于国际人权日举行的新书发布会,她便以视像方式与新书捧场客交流。 可别疑惑、叹息、无奈,曾金燕说要告别过去的日子,不是要与胡佳转跑道。「由2004年(按:胡佳首次因纪念六四事件十五周年被国保扣押,其后被软禁)软禁开始,我们持续斗争,我已用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去对抗,用法律、向媒体求助、写部落格…结果是什么呢?公民社会有巨大变化,政府却更落后、更严,社会有更强的抵抗。现在不能把过去的抵抗再做一次,要想新的方法出来,要好好活下去、好好斗争。」 中国公安不发签证让曾金燕来港出席于国际人权日举行的新书发布会,她便以视像方式与新书捧场客交流,这不也是一种对抗吗?! 「有想过胡佳再被捕,…再发生事情,会专心让自己和女儿过得更好,去旅行是一个办法,其实,我们开心幸福就是对他(胡佳)最好的支持。」但在等同被捕的软禁日子,要妻女像平常百姓地生活也是一件难事,遑论开心幸福。 这些例子,曾金燕可以随手拈来:12月9日,她因要到城内办事,商定胡佳去幼儿园接女儿回家,但因是国际人权日前夕,看守他们的国保死活不让胡佳下楼,双方甚至发生肢体冲突,最后放行了,四岁的幼女已在寒冬中被冷风吹了好一阵子。曾金燕知道后,气得冲进国保的屋子骂了一通。 曾金燕新作 法广 麦燕庭 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才可迎来社会的转变?曾金燕可没胡佳那么乐观。曾金燕说,胡佳认为中国社会十年便会有大变化,但她认为这会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如不开放言论自由、开放报业,中国的状态不会有大变化。」 不过,她补充,她对靠网络推动的公民社会特别乐观,因为无论政府怎么封闭网络,中国公民仍会发掘更多平台发声。 就是这些平台,让瘦弱的曾金燕展现她不屈的意志,这一切可以在她一套三册的文集《弗里敦的春天》、《母女双推》及《外面风太大》重温。 胡佳多年来推动环保、关注艾滋病和争取人权,因发表批评文章而于2008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同年获欧洲议会颁发萨哈罗夫奖,以表彰他在人权领域的贡献。胡佳今年六月刑满出狱,但只是由正式的监狱换至另一个较大的牢笼,他和家人的行动均受监视,活动不自由,外人亦不许探望,但可享一定通讯自由。RFI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