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推荐

BBC | 全球风险评估报告:中国受恐袭风险增加

全球风险评估公司梅波克洛夫发表最新报告,指中国受恐怖袭击处于中度风险,而且风险在增加,很多恐怖袭击将交通枢纽作为袭击目标。梅波克洛夫发表的恐怖袭击属年度报告,2013年的报告已经将中国列为受恐怖袭击中度风险区,不过未有在报告中提及具体数据及预测。

阅读更多

主场新闻 | 大陸「獵狐行動」稱加強緝捕外逃經濟罪犯

大陸貪腐問題嚴重,不少官員也將財產轉移至海外。大陸公安部昨日宣布,由昨日起直至年底,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集中展開專項行動「獵狐2014」,專門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疑犯。 在昨日的電視電話會議上,公安部副部長劉金國表示,緝捕外逃經濟疑犯事關群眾切身利益、社會公平正義,他更指部分外逃的經濟犯罪疑犯更牽涉腐敗犯罪,「能否到案直接關係著反腐敗鬥爭的深入開展」。他要求切實加強組織領導,公安部除了成立專項行動領導小組外,有關地方公安機關亦要成立相應機構,迅速展開專項行動,「掀起境外追逃的強大攻勢」。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全球民众眼中的中国和习近平

来源: 德国之声 最新皮尤调查显示,中国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令许多亚洲人愈感不安,与此同时,中国在全球民众心目的地位也有所上升。调查项目主任韦克还谈到民众对习近平的看法。 美国知名调研机构皮尤研究中心进行的春季调查在全球范围内开展,调查对象遍及44个国家。研究调查的内容还包括全球民众对习近平的看法、亚洲人对彼此的看法以及中美之间的实力对比。调查结果基于电话和面对面问卷。皮尤全球调查项目主任韦克(Richard Wike)就此接受德国之声采访。 德国之声:您认为在有关中国形象的调查中,最重要的发现是什么? 韦克:在这项调查里,我想有关中国的最有意思的发现是:多数亚洲民众担心,中国与其邻国的领土争端或将引发军事冲突。在菲律宾、日本、越南和韩国,10个人有8个以上都担心这一点。72%的印度人和67%的美国人也持相同观点。中国国内则有62%的人有此顾虑。 问:中国在哪最受欢迎?为什么? 韦克:给予中国最多正面评价的是巴基斯坦——78%的民众认为中国受欢迎。大多巴基斯坦人也将中国视为他们国家的最佳盟友。多年来,我们一直发现,巴基斯坦人一直给予中国最高评价。部分可能是因为在许多巴基斯坦人看来,中国是美国和印度的对手,而这两个国家在巴基斯坦非常不受欢迎。 问:令国际社会、特别是邻国提防中国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韦克: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和其在亚洲愈加强势的态度令其许多邻国备感不安。特别是亚洲人担心诸多领土争端可能导致冲突。 问:中国在欧洲,特别是德国民众眼中的形象如何? 韦克:欧洲对中国的总体看法趋向负面。欧盟被调查国家中唯一的例外是英国,那里47%的民众对中国持正面评价。 德国人对中国尤其不满,仅有28%的人表达了正面的观点,64%的人给予中国负面的评价。就像其他欧洲人一样,德国多数人在人权问题上给北京打了低分。91%的德国人认为中国政府不尊重中国人民的个人自由。然而,当提及中国越来越强大的经济实力,德国人认为这是好事。约51%的人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对德国有利。 问:民众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看法如何? 韦克:全球范围而言,习近平得到的负面评价比正面多,虽然全世界许多人,尤其是拉美和非洲尚未对其形成观点。62%的的德国人表示,他们不相信习近平在国际事务中作出正确的决定。在其他被调查的欧洲国家中,他也得到了类似的低评。 问:亚洲人怎样看待中国逐渐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韦克:在许多人看来,中国既是威胁,也是机遇。经济上而言,许多亚洲人把中国看作机遇,他们倾向于相信中国经济实力增强有利于他们的国家。但是,从领土安全角度考虑,中国经常被视作一种威胁。许多人害怕其军事力量膨胀,担心与中国领土争端可能会导致军事冲突。 关键字: 全球民众 中国 习近平 栏目: 时事见解 首页重点发表: 精品导读 作者: Gabriel Dominguez 安静

阅读更多

吴虹飞 -【音乐让我不想再任性(访谈)】

音乐让我不想再任性 撰文 /Vino 如果要用身份来界定吴虹飞的话,稍稍有些复杂:侗族人;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中文系双学士,现当代文学硕士;原《新京报》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作家,出版过《再不相爱就老了》《活得像个笑话》等书;歌手,幸福大街乐队主唱。连续跨界之后的她说,无论是用何种身份进行何种表达,最重要的就是诚实。 家庭的原因让吴虹飞很早慧,因为工作原因,父母异地工作,她从小不和父亲一起长大,讲着侗语,却住在汉人的地区,和母亲的沟通也一直不顺。成长如此缺乏引导,对父爱的渴望和家人之间交流的渴望,便贯穿着吴虹飞的整个童年,得不到保护,延续到作品里就有了那些歇斯底里的情绪化表达,唱歌时她甚至会发出孩子一样尖锐的声音。和吴虹飞聊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想不到她会说什么,或许是成长的环境和敏感的天性使她的一些单纯品质得以保留,但也似乎无可避免地天真到有些幼稚,义气到有些莽撞,为了让侗族音乐被更多人听到,她筹集很少的资金,组建侗族大歌队外出巡演 63 场,也曾在报道某村庄水污染的事件后被“收拾”过,前阵子因为在微博上 “炸建委”的开玩笑的言论而刑事拘留 8 天,行政拘留 3 天。。 但成长总是迟早的事,年少的轻狂经过与岁月的磨合都将变为平静,虽然生活里仍有太多要去反抗,也不能负了这大好人生一场。从第一张专辑《小龙房间里的鱼》到第四张专辑《萨岁之歌》,吴虹飞和她的音乐互相为镜,一路辗转颠簸,渐渐地都放下了自我。年纪越大,会发现越多自身的错误,好在心也稳了,懂得接受,而不是惊慌不知所措,提起那场牢狱之灾,她感慨道简直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所以也就原谅了所有的苦难,开始由衷地感谢生活,如今的她在山回路转里终于明白了什么对自己来说是最重要的:“失去自由不可怕,不做音乐才可怕”。 homeland 家园×吴虹飞 H :现在回想故乡的记忆是什么样的呢? 我已经是北京的移民,而我的父母都是侗族人,他们小时候,都是很困难,都没有机会受教育,我母亲小学毕业,我父亲没有上学就去当兵了,他是对越战争的士兵,所以我几乎没有跟我父亲一块儿长大。然后呢又是在汉人的地区讲侗语,这种双语境的环境会让一个孩子不能适应,其实他是很敏感的。乡村生活和语言确实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因为它有音乐在里面,比方说我 3 岁就会自己写曲子,自己唱歌。挺孤独的,因为我小的时候长得比较娇小,一出门男生就要追着我打,我觉得我是被吓大的,从小就是胆子特别特别小。怕狗,怕打雷,怕战争,怕人家吵架。我有时在网上看那些新闻,无论是社会还是娱乐,还是在微博上诋毁我的人,我都会被吓到——我真的觉得这个世界蛮恐怖的。 H :那你现在回想起你在城市里面生活的孤独感,侗族的音乐会给你带来一些缓解吗? 有的,是30岁以后。小的时候会觉得侗族音乐不太好听,到十几岁之后你开始接触摇滚乐,你觉得外面这个世界太棒了,我们其实是接受西方音乐长大的,没有打算寻根,特别是年轻的时候。我是做摇滚乐做到第十年的时候突然不小心在网上,居然是在网上听到了一首侗族的歌,叫《尚重琵琶歌》,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然后我就开始去找它唱什么。 H :你当时听这歌的时候自己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为什么会去寻根? 也还是因为很孤独啊。当时因为我生活在北京,北京和所有的城市都不一样,就是它特别孤独。它挺冷漠的,它没有一种社区文化嘛,所以就还是挺孤独的。 H :那他们的传承情况是什么样子呢? 我觉得他们在十年内差不多就要全部 over 了。它其实被毁坏是在文革那时候或者说三反五反的时候已经一茬一茬地毁掉了,所以现在的年轻人是不会记得。就是以前电视还没有进来之前,多少说娱乐活动还是大家一起唱唱歌,现在就不是很多。 H :你跟原生态歌手的相处状况怎么样,侗族大歌队的生存状况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是同吃同住,自己做饭,因为做饭会便宜。我们就一起演出 , 一起坐地铁,背着乐器一起赶火车。侗族音乐可能是跟祭祀有关系,这种跟巫术啊跟萨文化有关系的这一切都没有了以后,它实际上是 ”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是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庙堂化,有一部分就变成了学者们的研究对象,音乐学院每个学期会花两个课时去讲这个事情,就把它变成了一具干尸;另一部分就是政府会利用他们做节日,比方说我们做个侗族大歌节,然后大家上去表演三分钟,或者放三分钟的录音,作为一个点缀。最近的一次是上春晚,侗族人上了春晚,最近一次是给宋祖英伴舞,连侗歌都不唱,就变成了这样的一种跟音乐没关系的东西。今年宋祖英就不上春晚了。 H :你有想过做这些事情能够改变一些什么吗,还是单纯就是想做侗族的音乐? 我原来是蛮理想主义的,我觉得我想灌输他们一种意识,这种意识就是“我是音乐家,我在传承这个东西,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歌手,我的生命是有价值的”,我想给他们灌输这个“自我”的意识,我觉得我是告诉他们关于自我成长的那部分更多。我希望能够做到音乐复兴,民族自救,现在看起来,是痴人说梦。 H :当时是什么乐队或什么歌手让你立下决心就是做摇滚乐的? 舌头乐队。它是最早的中国重型乐队,当时他们蛮颠覆性的,所谓颠覆性就是和所有的流行乐摇滚乐都不太一样,挺怪的我觉得,但是我那时候正处于一个强烈的叛逆期,我就是觉得音乐没有颠覆性我就不做了。所以我觉得那时候反叛的时候,做摇滚挺合适的,现在我变老实了,就做回原生态的东西,会非常老实。 H :这十年里面,音乐在你的生活里面扮演的角色会有变化吗? 有的。以前会觉得音乐在上面,我非要努着这个劲儿去做它,很紧张,并不享受音乐;现在的话会觉得音乐是生活,它跟我一样充满了缺陷,我接受了我们彼此的缺陷,我们在生活里尽可能地和平相处。这个态度的转变是这几年才发生的,蛮重要的 H :这张专辑和前几张专辑是非常不同的,会有一个因为年纪的变化、心态的变化在里面吗,原先的那种叛逆感可能没法一下子抹得干净吧? 以前会觉得我就是孤独啊,但现在就觉得人和人之间需要温暖,温暖特别特别重要。现在还是很叛逆,但这种叛逆没有那么表象了,可能会思考更深更内在的东西了,不止是说表达自我那么简单。你会发现如果你不关心别人,不关心世界,不爱别人的话,一点意义都没有,你不太忍心看着别人受苦,你只要看见了都会说几句话,做一点事。我们其实运气很好了,能够生活在这儿。地震没震到,动车没撞上,火山没喷到,食物没毒死,居然还能做音乐 , 我觉得幸运极了。 H :你做音乐的状态跟你做记者的状态会有很大的不同吗,你比较喜欢哪个自己? 是很不同。因为做记者你得很理性,你的脑子其实特别紧张,这个采访者讲每句话,你都要把它过一遍,然后你还要去听录音,你前前后后都在想它的逻辑关系,很累,尤其是做专访的记者。我做音乐的时候很晕呐,有时候整个人就处于一种很混沌的状态,我会比较自在。我比较喜欢随便的,有很多缺点的自己,不用考虑很多逻辑。我喜欢演出特别自在,特别有爆发力的、有韵律感的、有创造力的那种感觉。 H :你做报道,做记者,自己写一些书,你比较认同用哪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用一种比较诚实的方式,不夸大自己的感受,我反对圣化自己。蛮诚实地看待自己就可以了,音乐的基本态度就是诚实。 H :你对自己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我正在制作第五张唱片《宇宙学定律》。策划了一年了,希望今年年底能做完。 想生个孩子,这三四年都在想这件事情。因为我父母比较焦虑,我特别传统,蛮想为父母做点什么的,因为也没办法给父母大富大贵的生活,就觉得给父母一个孩子是一个交代,他们的隔代的感情会让他们很完整。在音乐上就是做第五张唱片,之后再做精选集,读书,写诗,写歌,再做第六张。如果我还有热情的话,又有很少的制作费,我会想一直做,我相信音乐是一个长跑,我会一直做下去。 (“拇指博客”客户端已登陆苹果app store,百大名博,一手掌握)

阅读更多

起底“揭阳帮”:万庆良与陈弘平共用情妇曝光

核心提示:接近南航的一位消息人士称,内部传闻,广州落马书记万庆良出行前,航空公司都会派人送去iPad,向其展示空姐照片,供其“挑选”。万庆良与情妇育有一名私生子,传闻万庆良与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共用情妇许小婉被曝光,现年44岁。 2010年4月,时任广东省副省长万庆良履新广州市长,创造了“改革开放以来广州最年轻市长”纪录。 2010年初,广州芳村南部珠江北岸,一栋环形大厦拔地而起。 不久后的4月,时任广东省副省长万庆良履新广州市长,创造了“改革开放以来广州最年轻市长”纪录。 2013年末,“广州圆大厦”竣工,一枚金光闪闪的“巨型铜钱”定型。与此同时,随着直接下属、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的倒台,渴望仕途更进一步的万庆良,开始感到“权力帝国”的摇摇欲坠。 这是广州房价疯涨的4年,也是广州狂飙突进“造城”的4年。今年6月27日,万庆良落马后,一位规划专家的讥语“规划之神”广泛流传,其力推的“新型城市化”概念则在逐步淡化。 如同一个绝佳隐喻:“广州圆”被部分专家视作珠江北岸新的视觉秩序。但在大众眼里,这种秩序直接与“土豪”、“暴发户”画上了等号。 23年,从嘉应师专中文系刚毕业的普通教员到副省级干部,“火箭式升迁”为万庆良加冕了诸多光环。广东省委原副书记刘凤仪如今被公认为是万的政坛“教父”,在万调任揭阳市长后不久便因病去世。 一位知情人士称,其过早逝世对万庆良打击、影响很大,“万庆良早年太顺,刘凤仪去世后,他少人指点,变得心理脆弱,内心也开始膨胀,最终失去了方向。” 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2008年春节,时任揭阳市委书记的万庆良携巨款进京拜年,陪同者正是揭阳地产“霸主”创鸿集团(下称“创鸿”)董事长黄鸿明。节后,万庆良如愿升任广东省副省长。 几乎与万庆良调任广州市长同时,创鸿将总部移至广州,频繁拿地。一年半后,万庆良的揭阳“老搭档”陈弘平也由揭阳市委书记调任广东省人大农村农业委员会主任,三位昔日的“兄弟”,再次汇聚在命运的交叉路口。 2012年12月,陈弘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将近一年后,黄鸿明因涉嫌巨额贿赂陈弘平被刑拘。如今他与万庆良的私交之源也正在浮出水面,两人同为华南理工大学第三届EMBA班同学。 陈弘平和万庆良的交集则更具有戏剧色彩,坊间盛传这前后两任揭阳市委书记,共用同一情妇,并各育有一子。 成于揭阳,坠于广州。两地都无可避免地成为三人的名利场,轮番上演权力与金钱竞相追逐的游戏。 万庆良的一位老同学曾对媒体回忆,万庆良极少在饭桌上谈及官场,一次偶发感慨,“在官场上拼的人心理都是扭曲的。” “公共情妇”疑云 据财新网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广东省纪委近年查处的部分贪腐案件中已经涉及到万庆良,“主要是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但受制于干部管辖权限,广东省纪委的调查没有全面展开。直至中央巡视组入驻广东,万庆良才纳入调查范围。 有关生活作风,传闻总是比事实“跑”得更快更远。 一位熟悉广州官场的媒体人士撰文称,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前,万庆良去外地考察,不仅要带齐四套班子主要领导,还要把各区区委书记、区长、各局局长都带上,这样大规模的党政考察团出行必定要包机。航空公司方面对于万书记的包机也格外“照顾”,挑选最漂亮的空姐服务,飞机餐准备得比较“豪华”。 接近南航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内部传闻,万庆良出行前,航空公司都会派人送去iPad,向其展示空姐照片,供其“挑选”。 澎湃新闻多方求证确认,万庆良的妻子是他在嘉应师范专科学校同专业的师妹,出身于梅州大浦县一个普通农家,并非传闻所称拥有深厚的家族背景。她曾先后任广东省保监局人事教育处处长、广东电网公司纪委副书记。知情人士称,和万庆良一样,其早年也是教师出身。 一位熟悉揭阳官场的消息人士称,在揭阳时期,两人看上去感情很好,万妻经常从工作地广州来到揭阳,与万“团聚”。 目前无法证实两人已经离婚的传闻。澎湃新闻记者获悉,至少截至2012年底,他们还是夫妻关系。 澎湃新闻记者证实,两人育有一子,曾在广州一所国家级重点中学读书。高一时他完成了一项节能路灯的科技创新发明,当年即斩获第23届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科技创新成果竞赛省赛一等奖、国赛二等奖。两年后,其更是凭此发明获得第九届“明天小小科学家”二等奖,成功保送中山大学行政管理专业。 澎湃新闻记者获悉,其高中成绩不佳,在班上常年倒数。该科技创新发明被指“造假”,疑由老师完成。澎湃新闻记者致电该校校长,其回复称不清楚此事,但确认该发明所列的几名“辅导老师”并非本校教师。 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个交叉信源处确认,万庆良与情妇育有一名私生子。 一个传闻在坊间流传已有一年多:该情妇与陈弘平同样育有一子。一位熟悉广东官场的消息人士称,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其最终供出为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此事报告了中央巡视组。但该说法未经权威渠道证实。 另有消息人士称,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万、陈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直到后来生子,陈弘平将两个孩子都认作是自己的。 接近广州市委的消息人士透露,传闻该情妇及其子已移居国外,今年春节前,有关人员曾专门前往进行DNA鉴定。 目前暂时无法证实,该情妇是否就是坊间盛传的许小婉。但揭阳当地官场人士向澎湃新闻确认了许小婉与陈弘平的关系。 谁是许小婉? 据《汕头日报》报道,2008年3月,揭阳市第二次小汽车号牌拍卖会在揭东金叶大酒店举行,其中粤V18888拍出20.5万元的高价。 揭阳公安系统知情人士称,拍得该车牌者正是许小婉。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京华网 http://www.jinghua.cn 责任编辑:NN102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