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推荐

BBC:陸警掩蓋海伍德遇害真相

(中央社台北20日電)1名中國大陸記者曾告訴英國廣播公司,大陸警方雖知道英國商人海伍德去年11月在重慶遇害,但立即採取掩蓋行動。 英廣(BBC)報導,陸警在得知海伍德(Neil Heywood)命案可能與當時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夫婦有關後,惶恐以對。大陸當局直到本月才承諾調查此案,並指薄妻谷開來為嫌犯。 41歲的海伍德去年11月15日被人發現陳屍在飯店房間內,地方官員最初宣稱,他死於飲酒過量。但上述記者在重慶告訴英廣,警方到達飯店後立即明白,他是遭人殺害;同時在得知此事與薄熙來有關後,感到惶恐。 原任「人民日報」重慶特派員的這名記者透露,事後有3名警方調查人員自請辭職,「他們都怕薄熙來」。 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正是在此時介入該案,他在元月間告訴薄熙來,他認為谷開來涉案。上述記者說:「薄熙來一聽到案情細節就大吃一驚,開始汗流不止。」 該記者說,半個小時後,薄熙來走近王立軍,緊握王的雙手,當時王以為自己安全無虞,但實則不然。事後他遭到革職,因而前往成都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據報他在館內對美國官員吐露這起凶案案情,並試圖投誠。 美國官員最終勸使王立軍離開領事館,他步出館外接受警方逮捕和調查。(譯者:中央社張佑之)1010420

阅读更多

重庆政法委书记刘光磊与北京配合掌握重庆内情

法广 曹国星 重庆政法委书记刘光磊 今天的香港《明报》头版报道称,在英国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命案发生前,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就因涉嫌私自监听领导人通话(胡办热线)及贪腐,受到有关方面调查。该报引述北京消息称,重庆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刘光磊,与国家主席胡锦涛办公室有热线联系,此事被王立军发现并长期监听,但王的监听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的技术人员发现,所以王立军早已被盯上。    刘光磊虽然在薄主政时期颇为低调,虽然权力基本被架空,但他对王立军发动的打黑运动仍颇为支持,显得不温不火中规中矩。   根据本台消息源称,原因是他已和北京的胡办高层建立直接关系,根据重庆当地的消息,在胡办协助下,刘光磊建立了一只直接听命北京的团队,而因其政法委书记的身份,也能获得体制中公检法内部人士的效忠和配合,数年来,他向胡办直接提供了重庆的动态,这也是胡始终拒绝到重庆亮相挺薄的直接原因。   根据公开信息,刘光磊是贵州出身的干部,曾任威宁县委书记、毕节地区农经委主任、黔东南州委书记,2005年升任贵州省委常委兼公安厅长,而1980年代,胡锦涛曾主政贵州多年,颇有根基。   2006年底,十七大前,刘光磊调任重庆,出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刘光磊与汪洋共事一年后,迎来了新上司薄熙来。   薄履新未几,就从辽宁调来了王立军,任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副局长,开始打黑运动,先将公安局副局长文强调任司法局长,后来重庆发生解放军哨兵被枪杀事件。   此后,刘光磊的公安局长职务交给了王立军,只保留了市委常委和政法委书记之职,长期担任重庆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实际主持公安业务的文强则被指是黑社会保护伞,判处死刑。   去年八月份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马馼在重庆调研。官方媒体报道称,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会见了马馼,就深入推进纪检监察工作进行了交流。   据本台消息,当时马馼入住重庆接待中央领导的国宾馆,并以保密的专线电话“红机”与北京胡锦涛家中通话,但却被王立军的技侦团队监听。此事当时被北京有关部门的技术专家发现,循线发现,监听者位于重庆。此后,北京方面解除了王立军兼任的武警重庆总队政委的兼职,以作警告。   据《明报》的信息,去年中纪委曾秘密派员到重庆调查王立军,薄熙来知道,却没加以保护,导致双方关系微妙,产生隔阂。据本台得到的消息,春节期间,王立军到薄家拜年,却被拒之门外,可见双方当时关系已经近乎破裂。   《明报》还透露,北京高层对王立军出逃成都美国总领事馆一早知情,但并未阻止,王立军出走也一直受监控,此前被指曾提供王立军赴成都车辆重庆公安局渝北分局局长王鹏飞,在事发后,薄熙来下令将其抓捕调查,但他在薄倒台后官复原职。王鹏飞长期负责重庆公安局技侦总队,系王立军在铁岭公安局长任上的老同事,与其关系密切。   如果上述说法属实,则王立军与薄熙来的矛盾和动态,已被北京所掌握,而王鹏飞的协助,可能系有人授意,意在让矛盾曝光。

阅读更多

微博給了中國老百姓做公民的機會

  明鏡月刊記者柯宇倩/“這是一個長期的鍛鍊與過程,肯定不是經過一、兩次的大事件,或幾次的微博圍觀運動就能實現,但微博給了老百姓一個做中國公民的機會。”   在互聯網發達的今日,微博給了老百姓一個“做中國公民”的機會、提升了社會的公民精神。中國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張敦福在接受《明鏡月刊》採訪時表示,如果民眾在一次次的事件中不斷累積憤怒情緒,即使短時間內官方有能力控制民意,長久下來,這種“剛性”的統治方式仍舊難以經得起考驗。   張敦福為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博士,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上海大學博士生導師,曾參與或主持多項國際合作課題、國家重點課題、國家社科基金等,譯或編有《自亞當夏娃以来——人類性行為的進化》、《現代社會學教程》,著有《區域發展模式的社會學分析》。   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張敦福   速度放前頭,管理落後頭   中國打造鐵路網的速度舉世無雙,短短幾年內,8300公里的高速鐵路在中國境內鋪開,還預計在2020年達到1萬6000公里的傲人成績。支持中國發展高鐵系統的一方,認為工程帶來海量的工作機會,建成之後,將大大抒解傳統交通工具的載客負擔、降低能源的使用量、更符合環保的標準,而且沿線城市也能獲利更多。   但不斷擴建的高鐵,也遭遇了境內外輿論的質疑,包括營運的高成本、昂貴的票價、施工品質,乃至高鐵是否能回本,都是反對者批評的對象,尤其在貧富差距增大、腐敗事件頻傳的中國,高鐵的高造價和高票價引發更多的疑問。有些地區因為建造高鐵,傳統鐵路路線大幅削減或不再營運,民眾只剩下票價較高的高鐵可選擇,因而傳出“民眾缺的不是時間,而是錢”的抱怨,“被高鐵”一詞也應運而生。   雖然購買高鐵票較容易,座位也更舒適,但乘坐火車的大部分為農民工,“被高鐵”後,火車票價從原本不到100元人民幣,躍升一倍甚至兩倍,對白領或企業老闆來說,幾百元的價差或許容易負擔,但對一年到頭省吃儉用的農民工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張敦福便認為,鐵道部對於乘客的組成未做過仔細的調查,農民工在決策者制訂政策的過程中沒有發言的機會,那些能影響決策者的,可能只是富者或政治菁英。   澳籍華裔作家、《世界華人週刊》總編輯楊恆均指出,普通中國民眾對高鐵這個“世界最高速”的看法,是“國強”的標志,但卻和“民富”脫節。如今,溫州動車事故讓老百姓乘坐高鐵的意願更低。京滬高鐵開通後,航空業受到衝擊,票價大幅下調,上海至北京最低票價只有人民幣400元,加上燃油稅和機場費後,與高鐵二等座價格相差不遠。動車事故發生後,許多原本計畫乘坐動車或高鐵的乘客,轉而購買飛機票,使得高鐵沿線的機票價格上漲。   溫州事故從追尾到後續處理的過程中,也暴露出中國高鐵建設快速向前衝的情況下,並未好好照料到的部分。雖然官方稱此次事故的原因為信號設備設計上存在嚴重缺陷,使得設備遭雷擊後出現故障,原本應顯示紅燈,卻錯誤地開了綠燈,才使得後面的D301次動車追撞了前方的D3115車;但張敦福對《明鏡》表示,這次的意外在他看來仍舊人禍多於天災。首先,中國鐵路建設速度太快,管理和技術層面沒跟上,使得此次事故的發生和善後出現缺失,其次,“獨立王國”鐵道部的壟斷,導致該部門在同產業中沒有競爭者,失去了提升自身水準的動力。   一名不具名的中國鐵路研究專家也對《明鏡》表示,溫州事故暴露了中國的技術有許多亟待完善的地方。此名專家指出,中國的高鐵技術並非世界第一,與德、日等國相比仍有差距,這個差距不是能夠拿錢買來而消除的。決策者不願意從最基本的技術研制開始,而是採用“拿來主義”,還一味追求高速度和世界第一,這種思想毒害太深,包括目前的大飛機項目,也是如此。   微博鍛鍊公民精神   溫州動車事故不只引來民眾的聲討,連媒體也不惜“抗命”加入批評的行列。事故發生後第一天,有傳媒爆料接到中宣部指示報道主題應該“大災面前有大愛”,並且“不質疑、不展開、不聯想、個人微博也不要轉載發”,但《新快報》、《南方都市報》、《人民日報》、《經濟觀察報》、《新京報》等媒體都重點報導追尾事件並問責政府,中央電視台評論員白岩松更大膽比喻:“他心臟功能四十歲像二十歲,肝、肺都是四十歲像二十歲。但是他弱智。你能說他健康嗎?”   7月29日中宣部祭出禁令,要求“不再做任何報導和評論”,眾家報紙撤版、記者與編輯忙成一團,但報紙不能刊,不代表記者們的心血將完全白廢,許多人將遭撤下的稿件發表在微博上,順便在微博上抒發心情,雖然大部分的文章馬上就被刪掉,但據悉手腳快速的網友已把內容拷貝下來,準備集結成冊。   微博在此次事件中傳播的,還包括普通民眾的第一手訊息。張敦福對《明鏡》表示,傳播快速的微博在溫州動車事故發生過程中,發揮非常明顯的作用,溫州動車事故最早為人所知,就是通過微博發出消息。其後,微博仍舊不斷發出許多重要的現場訊息,同時及時反映了網友對事件的看法,在目前民意沒有其他順暢疏通管道的情況下,微博是一個重要的發聲渠道,現在的中國,正歷經一場微博的革命。   不只溫州動車事故,先前北京地鐵雙井站電扶梯故障的消息,最早也是由網友爆出,故障照片發佈到微博上後,3小時內就被轉發逾1萬次,顯見微博傳播的力量。據中國互聯網資訊中心統計,2010年底微博的使用者人數為6311萬,到2011年6月底已大幅增加至1.95億。中國新聞網指出,微博的背後強大的社會組織作用值得關注,例如青海玉樹地震時,一名網友成功透過微博募集到數噸物資。   微博的傳播力將對整個中國社會產生影響。張敦福對《明鏡》指出,微博在推動中國社會改革上有助益,因為微博讓不少人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表達觀點的渠道,而且有參與溫州事故討論的權利、義務、自由,通過閱讀或撰寫微博,許多人從中鍛鍊了自己的公民精神,與關注公共事務的程度。   《中國青年報》報導,武漢大學傳播學教授沈陽在微博點評,博友和傳統媒體最早報道隔40分鐘,提示微博原生態報道的“黃金1小時”優勢,微博是“網絡人民大會堂”,“到了用網絡倒逼改革的時候了”。   但在民間發聲的同時,官方的管制也未鬆懈,因此張敦福認為,輿論對於改革有推動作用,但若說“到了用網絡倒逼改革的時候”,張敦福還持保留態度。“一是中國老百姓的輿論受到比較嚴格的控制,因此微博沒有充分發揮作用。有關經濟、政治、文化各方面的改革,哪些地方動、哪些地方不動,更大程度取決於中央領導。”   張敦福對《明鏡》表示,有關重大事件的一些文章、鏈接與視頻,不是看不到,就是隔一陣子就被刪,但在發帖與刪帖的過程中,公民社會仍會透過微博逐漸建立起來。“這是一個長期的鍛鍊與過程,肯定不是經過一、兩次的大事件,或幾次的微博圍觀運動就能實現,但微博給了老百姓一個做中國公民的機會。”   事故拉大官民間的不信任   溫州事故也為官方帶來民意支持度的考驗。張敦福指出,事故增大了民眾對鐵道部門,乃至官方管理機構和中央的不信任,拉大了官民間的距離。雖然在一段時間內,民意會受到官方的重視,但張敦福認為,決策者基本的態度是控制、管理好民眾,不出大亂子,而不是順從民間的力量和聲音。“這種局勢下,不可能出現大的改革步子,或指望民間力量推動整個社會政治、經濟改革。”   張敦福對《明鏡》表示,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事件後,對於不公的情況,許多老百姓已經有些麻木,但民眾的憤怒仍會累積,而不是事情過了之後,百姓的不滿就歸零,因此總有一天,當忍耐到達極限時,情緒終會爆發。   在《明鏡》先前的採訪中,美國哈佛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懷默霆(Martin K. Whyte)指出,中國有各式各樣的不滿情緒,更關鍵的是公眾對官僚體制濫用權力、貪腐和其他程序不公等議題的不滿,尤其是濫用權力的情況,當民眾覺得自己受到地方官員和雇主的不公平對待,又無法有效解決這個問題時,民眾的不滿就可能爆發。   張敦福表示,目前來說,民眾所爆發出的不滿情緒,是這個行業出現一場、那個行業出現一場,或是這個地區出現一次、那個地區出現一次,因為目前中國政府的管理能夠各個擊破,因此不會看見大規模聯合起來的示威行動。   但長期來看,張敦福對《明鏡》說,這樣的管控方式不可持續、難以經得起長久的考驗,官方必須改變政策。“現在的管理方式很剛性,長久下來也很脆弱,因此應該有一種靈活、柔性的管理方式,確實做好公共服務,抒解民間的怨恨,在我看來,更好的方式是主動解決老百姓的問題,而不是出了問題或矛盾產生後,才像救火似地去處理,或動用硬的力量,比如警力,來處理事件。”   張敦福認為,此次事故中,鐵道部的處理不夠開明與負責任,鐵道部或相關部門如果要修復與民眾間的裂痕,首先必須將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真實地對民眾公布,並真誠地向全國人民道歉,同時提升整體管理的水準,不能因自己是一個壟斷的國家企業,就故步自封,不在顧客服務上進行改善。   “我相信這次的事故對官方來說是一次相當大的教訓,不只是對鐵路行業,對其他行業來說都是如此,它反映了改善管理方式和改革的必要,只是,將這種教訓轉化為實際行動的程度會如何,現在還很難說。” 張敦福對《明鏡》說。(《明鏡月刊》第19期)

阅读更多

知情人爆薄熙来案关键人物王立军其人其事

  原文发表于  荷兰在线  http://www.rnw.nl/chinese/article/674039 在重庆南山丽景假日酒店的山顶餐厅,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性因对邻桌食客的吵闹不满而提出意见,但这几个食客对服务员的劝阻却置之不理。 随后,这名女子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一名男子冲进这家餐厅,挥枪镇住了那群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饮酒者。很明显,他们也立即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他就是重庆市警察局长、薄熙来的盟友王立军。而打电话的女子则是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目前,她因为涉嫌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而在押。 据路透社此前报道称,中国警方认为,11月15日在同一家酒店被发现的海伍德是在扬言要公开谷开来向国外转移资金的计划之后而被其毒死的。据知情人士透露,2月6日,在向薄熙来展示了谷开来涉及海伍德的死的证据后,王立军逃进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 而王立军在丽晶假日酒店的行为完全符合那些了解他的人讲述的他一贯的具有野性和浮躁的作风。有消息称,王立军的工作方式在重庆受到广泛的谴责,甚至被形容为“残酷”。而且,他的行为有时也很古怪:他曾“为自己验尸”,并喜欢吹嘘自己是根据特工交换计划而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并曾被意大利黑手党绑架。 丢官卸任 丽景假日酒店那一幕发生时,谷开来正与王立军的妻子一起用餐。“因为不认识她和王立军的妻子,那桌吵闹的人忽略了她,所以谷开来打电话叫来了王立军。他亲自开车前来酒店,持枪来到酗酒者所在的餐桌,并告诉他们不知道在跟谁打交道,” 一位知情人士向重庆官员说。这一事件导致那些当事人丢掉了官职。 谷开来和王立军目前仍然在押,而薄熙来自三月份起就一直未在公开场合露面。 在薄熙来和王立军大势已去的今天,有关王立军其人的消息不断被重庆和北京官员身边的知情人士透露出来。鉴于丑闻的敏感性,他们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 “王头来了!” 即使按照中国警察的标准,王立军也可以被算作是一个很具有进攻性的警官。他在东北铁岭对犯罪的打击力度曾赢得举国上下的一致好评。中国的一位编剧周立俊(音),为撰写一部有关他的功绩的电视系列剧本,曾于1996年在铁岭与王立军一起度过了十天。 据周立俊称,王立军拥有戏剧性天赋。他会驾驶在顶棚上装有双架灯的引人注目的三菱汽车闯入犯罪现场,使当地人都知道“王头来了”;而一旦到达犯罪地点,他会跃上车顶向空中鸣枪。在一次大规模夜袭被怀疑是卖淫活动点的美容院时,王立军一马当先冲进一家店内,把一个头发染成黄色的年轻男子推到在地。 尽管警察搜寻无果,但他却让他们把这个年轻人带往派出所,并说:“有这样头发的人好不了。” “唱红打黑”活动严厉打击了有组织犯罪。而同时,薄熙来与王立军的交往也十分密切。薄与王倒台之后,“唱红打黑”运动所针对的一些对象纷纷出面,揭露运动背后所充斥的恐吓、酷刑与逼供。更多的怪癖故事奋分涌而出。 一位曾与王立军见过几次面的商人说,王有时会在深夜返回派出所进行检查。遇上有人睡觉的情况,他会对他们痛骂一顿,然后盛怒而去。而另一位与市政官员有所接触的人士说,王立军还霸道地要求享受连续供应鲜花和毛巾。王立军在东北的一个同事说,他有时还会亲自对被处置的罪犯进行尸检,并声称想看看“他们的心是黑是红”。 内部树敌 随着王立军打击犯罪活动力度的增长,他也开始树敌,包括在领导圈子内。 王立军所设下的天罗地网曾导致重庆市前司法局局长和公安局副局长文强因犯下保护犯罪团伙、受贿、强奸和财产欺诈罪而在2010年被执行死刑。同时,王还以打击犯罪的名义将数十名警察和辩护律师投入监狱。 同时,来自高层的调查使王立军感到了威胁。中央政府反腐败调查员在2011年开始对指控他于2000至2003年间在担任铁岭公安局长期间受贿等事件进行调查。一些知情人士透露,这引起了王立军的焦虑并开始寻求帮助。 据一位身在北京、与政界人士有关的人称,王立军还使用先进的设备对有关人员进行窃听和监视,作为重庆打击有组织犯罪活动的一部分,并利用这些设备对薄熙来和他周围的人进行观察 – 尽管对薄熙来、谷开来和王立军的官方指控中,并未提及任何窃听行为。 去年年底,英国商人海伍德被杀事件浮出水面。王了解到他手下的一些人拒绝在将海伍德之死鉴定为自然死亡的报告上签字。其后,一个专案组进行了调查并确定海伍德为中毒身亡。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被认定为首要犯罪嫌疑人。 2012年1月18日前后,王立军将这一情况反应给薄熙来。薄先是反应激烈,但随后还是同意警方对此进行调查。然而几天后,薄熙来突然改弦易辙,剥夺了王立军的公安局长职务。随后,王立军跑到了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据英国的一份报告称,其时,王立军向美国外交官讲述了海伍德事件。 据知情人透露,王立军被从领事馆由中国中央政府官员带走,使重庆警察如释重负,甚至引起了大规模的庆祝。“那天晚上,重庆所有的餐厅和卡拉OK都爆满 – 顾客几乎都是警察。” 来源:路透社 编译:荷兰在线

阅读更多

薄熙来案见中共腐败、残忍、权力与金钱欲壑 合法性受到质疑

薄熙来案罕见地让人洞见中共内部生活的深渊:腐败、残忍、权力与金钱的欲壑,似乎对最高层的合法性提出疑问。 《新闻报》4月19日写道:”中国西南大城重庆的魅力领导人薄熙来一落千丈,被政治观察家评论为89民运被镇压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地震。腐败、残忍、权力和金钱的欲壑似乎向最高领导层的合法性提出疑问。” 文章说,”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偏偏薄熙来成了3月份全国人大通过的新刑诉法第73条的第一个受害者,这个’监视居住’的条款将秘密关押嫌疑人达6个月合法化。” 作者认为:”薄熙来倒台后,中国领导人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如何对待国内普遍的关于社会从最高层腐烂的看法。国家控制的媒体将揭露这个丑闻描绘成制度运转正常、法治国家惩罚不法一视同仁的证明。 “这个案子掀起如此波澜,不仅与一个政治重量级人物卷入有关,其家人因涉嫌谋杀被调查(据传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让人谋害一名英国商人),而且与强化利用互联网有关。 “最初的消息和传闻出现在网上论坛和类似推特的中国微博上,各方都评价为好现象,认为是渗透’长城防火墙’的迹象。当然,值得思考的是,中国领导人不仅审查言论,而且加以控制,早就发现新技术作为极其有效的宣传工具。 “对公共讨论的放松,是中国人从这个案子上的收获,也只能被判断为由上头控制的党内斗争反映。只有当这些冲突有朝一日公开地解决,才能真正谈到进步。” 作者强调:”薄熙来案给现任北京当权者提供了一个理想的机会,来除掉政治异类、稳固政权。将它视为温家宝为首的’自由主义’一派的胜利,未免评价过高。人们担心,这次地震后又会出现停滞,即保持现状、阻碍改革、维护权力精英的利益!” “重庆的深渊” 《法兰克福汇报》(4月18日)写道:”薄熙来案罕见地让人洞见中国政治事件的深渊,党政干部利用权力致富,在经济繁荣的年代转移资金之多类似天文数字。为回避党禁止高干直系亲属经商的纪律规定,通过远亲和朋友从事业务交易。人们找到途径,将非法所得的金钱洗干净或转移国外。先给亲友弄本外国护照,为家人打开跳板,保障在外国的合法投资形式。 “共产党有时公布这些案子,并予以刑事追究,但调查腐败鲜有涉及薄熙来这样的高官,作为政治局委员他算是中国23名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在中国的一党制下,通过指控腐败除掉党内敌人和竞争对手司空见惯。随着薄的倒台,他那一派的希望也就告终,他让中国多一些社会主义政策的’重庆模式’也就名誉扫地。” 该报指出:”无论是政治阴谋、权力斗争还是一连串事件,揭露薄及其家人传递了一个印象:中共内部生活非常糟糕。党的领导人现在必须尽力以适当的方式了结此案。……” 《德国金融时报》4月19日认为,”政治明星薄熙来下台的丑闻演变为国际事件。美国正激烈讨论奥巴马政府是否应给王立军提供政治庇护。”这件事足以影响伦敦和华盛顿对北京的双边关系。” 报摘:林泉 责编:李鱼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