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傲慢

湖畔|西木:这场与我们无关的选举

对这胜利的欢呼,怕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这胜利虽然增了我们的脸,却实在与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一来,虽同是中国人,我们却只有看客的身份,但事实上,恐怕连这看的权力也是没有的,需要“翻墙”的技术,才能窥得全部。就算看得仔细了,却也不能公开议论,不然也看客也是做不得的。只是,大部分人却只能做一个安分的看客,围观那经过粉饰的“事实”。二来,怕是我先前说的“同是中国人”也是一厢情愿,且不说对岸是否原意与我们为伍,就是我们这里,也有一些人,怕是未必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的,不但不接受,甚至还怀有敌意。至于为何会有敌意,我并不知晓,就算知晓,也不便说。否则,恐怕是要担上“妄议”的罪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