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默

南方周末 | 四月的“叛徒”一家民族主义网站的成立与分裂

一家源于一场“爱国主义运动”的网站,一个因应时势走上前台的创始人,一群主张“中国认同”与“挑战西方媒体霸权”的年轻人,试图在网络上完成一次由草根民族主义者向爱国青年领袖与商业精英的转型。但他们寄予光明前景的网站以持续低迷和经济丑闻收场,曾经惺惺相惜的同志,最终互相将对方驱逐出队伍,这仿佛《1984》中的结尾:“在遮阴的栗树下,你出卖了我,我出卖了你。”

“舍我其谁”

唐杰第二次见到饶谨是在上海,这是两个“年少成名者”的会面。那是在2010年,与如今对比,会面算是惺惺相惜——这完全不同于三年后的现在:唐杰一再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不愿再“和饶谨个人扯上口水”;饶谨则在个人微博上回忆其创立经营“新爱国主义网站”四月网的历程:“创业者……几乎都曾被一些烂员工伤过”。“一些烂员工”指哪些人呢?饶谨没有点名。

阅读更多

BBC|沈平:《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视频背后

沈平 伦敦国王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生 《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视频出现以来迅速成为各方热议的话题,在三中全会召开前夕该短片的热播,无疑是网络舆论引导的一种新尝试与突破。 这个5分多钟的短片有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10月14日由名为“复兴路上”的账户在优酷网首发。 迄今尚未有任何机构承认制作了有关视频,但与此同时,该短片则被新华网、央视网等各大官方媒体转载,在微博上转发的媒体更是不计其数。...

阅读更多

文学城|如何评价李世默在TED上的演讲 两种制度的传说? (文/视)

以上这个演讲是在今年年中,上海风险投资家和政治学学者,春秋研究院研究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董李世默在TED环球大会上发表演讲。被TED评选为TED2013年最佳演讲。 在海外网络世界我们天天见闻所谓的”五毛“和”五分“的口水战,普世价值和中国制度的你争我辩,到底是姓资好还是姓社好,西方的民主选举和中国的一党专制那个好,大家不妨听听这篇演讲,希望这篇演讲能带动海外的和国内共愿中国明天会更好的同袍们一起理性的讨论这个课题。...

阅读更多

法广 | 从“四月网”股权纠纷管窥左派网站江湖

中国商业民族主义网站“四月网”最近爆发了激烈内部斗争和股权纠纷。四月网前身是北京奥运前火炬传递运动中反西方情绪爆发而生的ANTI-CNN网站,此后几次转型,现在是一家民族主义倾向,略有毛左色彩的思想时政评论网站。 最近几天来,该站包括总编辑胡亦南、多名主力编辑出走,他们通过网络和微博发布公开信,指控四月网创办人、执行董事饶谨贪污公司资产,拖欠编辑工资,这一指责在左右激烈对立的中文微博上不胫而走,甚至被解读为“五毛讨薪”。...

阅读更多

陽光時務 | 毛向輝 在複雜網絡中實踐民主

多樣性的格局才是民主的基礎,光譜化的中國社會,才是民主的基礎布料。人們該適應的是不同,堅持的是自我,卻能相互尊重。當然了,執政黨群體最該學會這一點。 談論網絡不是指某個網站,所以關於哪個網站更有利於促進民主的爭論,似乎顯得有點狹隘。安替(《革命的推特、維穩的微博》,見本刊第43期)、吳恒等有關推特和中國微博類網站的社會功能分析文章,管中窺豹,雖然有很多地方無法嚴謹如論文,但是各自闡述了很多細密的觀察,在一個巨大且難以抽象的動態系統中看到了很多互補側面,值得推薦。但如果只考慮某個短期的層面,糾結於其中,很容易產生錯覺和無解,不如跳開去思考更長期的問題。 社會就是網絡 人類社會來自於網絡,或者說符合一個基本三元組原則:A連結 B,B連結C, 所以 A也可能連結C。在人類社會歷史中,人和人相互認識,人和自然環境相互拓展適應,人開始創造商品和交換,都是這個三元組模式的複製。如果換成當下流行的信息理論,那就是媒母(Meme)。英國人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提出媒母是社會信息傳播的基本單位。它們來自於頭腦,一邊傳播,一邊變異,從東邊元朝的一樁冤案,可能傳播成天方夜譚的故事,也有可能鑽到莎士比亞時代的戲劇中後,再到李安的獲獎大片中。媒母是人類知識演進的基本因數,你我感覺到相互的連結,就是因為媒母的不斷出入。如同生物的基因一樣,媒母的交換形成了人類知識的整體。如今流行的互聯網上的社會性媒體(Social Media),是媒母理論的表現,一波波的媒母不斷湧現、傳播或瞬間消失。 人類的所有秘密,都記錄在這些媒母的連結中。如果有辦法看到全部連結的來龍去脈,那麼這個世界就變成自我上帝。正是因為個體乃至一個時代無法看到全連結,才有了隱私奧秘、投機詭譎及名利階級。但在我們這個幸運的時代,正因個體開始透過互聯網工具獲得和透視大量連結,才會時時看到「社會性上帝」的影子:或如「表哥」官員以各種姿態被人肉搜索,或是村長錢雲會的離奇被害傳播開來,或是溫州動車事件中人們的無助求救……儘管幾乎無人能預計下一次的爆發會在何時何地,但社會性上帝總是會在某個時刻眷顧某個人、某件事。在新的時代,受到最大衝擊的就是過往的階梯架構——無論是獨裁的政權,森嚴的政府還是正統的教廷,都會被新的「上帝」所衝擊。 圍繞互聯網的種種發明(如臉書、推特)和山寨複製品(如微博、微信),只是將這些廣泛的連結本體化,也就是讓關係更可見。而推特、微博還有那些炫目的新型設備,都是這個本體的一部分而已。在同樣的功能上,雖然有上下文的差異,卻也有很多互補作用,爭論哪件工具更重要,本身一點都不重要。當曾經嘲笑推特(twitter)不諳中國特色的李開復被微博禁言時,他也知道重返推特來博得同情。 無法看到的某一部分連結,則證明我們還是不完備的。如果是私有的信息,是否分享出去,是個體的權利;但如果是公共事務,切斷的連結就是秘密,而每個秘密後面都可能隱含巨大的隱患。部分人知道的秘密,必然是對另一部分人的不公平,這自然地滋生出審查和反審查的對立。當某條微博信息被刪除後,或某個帳戶被停用時,媒母所關聯的主體也隨之消失歸零,看似符合審查者的需要,實際上卻觸及了人類的底線。 而沒有底線的網絡治理政策,無論如何強詞,都是無理的。在同樣的政治環境下,爭論「器物之用」才不那麼重要。有一件事情非常顯然,那就是網絡和時間箭頭緊密相關,剛才我們還討論俄羅斯被流星襲擊,轉眼可能變成了某個名人的陳年緋聞。但沒有關係,大海的波浪也是如此,但是不妨礙孕育新的生命。當消費大眾開始關注這些器物的時候,整個社會已變遷到另一個形態中。正如瑪律科姆·格來德威爾(Malcom Gladwell)所說,「過了 50年,人們會忘記史蒂夫·約伯斯(Steve Jobs)。」 光譜化的社會 推特以萬計的中文用戶群與微博上以千萬計的大眾,不成比例,但在政治光譜上也大體是「藍色」網民和「紅色」網民的映射。藍色網民接觸新事物更早,信息介面更加多樣,也更容易獲得一手的知識和信息。在這種基本格局下,推特就像一個照妖鏡,也是安替所說的「信息自由租界」,許多無畏的先民可以在其上分享各種不公平的信息,但也總有人因為「皇帝沒穿衣服」的言論而付出代價(例如,因為一句話「憤青們,衝啊」而被勞教的王譯,因為一個十八大段子被拘留的星河艦隊等等)。微博則如同一個鏡面(雖然常被審查者扭曲),基本能够反映中國當下大眾化的心態格局。有了這些牆內的社會性媒體,官媒和諧一統的天下不復存在。媒母在推特 /微博兩個空間也有持續傳遞的管道,在每時每刻演化中產生很多中間人群,浮現出多色光譜。 中國傳統上是一個大的單色光譜。在主流光譜的映照下,人們往往因尋求少有的安全感,去尋找集體取暖,所以大多趨向同色。雜色者在這種環境下,要麽被吞噬,生存下來的,則免不了有很多莫名的優越感,包括可以自如翻牆發推,也包括在微博上巧言如簧春風得意。傲慢與偏見,是這個世界無所不在的日常現象,對話與溝通,才是改變自己妄加偏見和不被施加偏見的溶解工具。 國門打開後,傳統單色光譜的空缺自然會被來往的人們填充,其中有商人,有出去遊學的知識分子,也有文化交流的明星等等。謝長廷等來中國微博,帶來的不只是一個 ID,還是一堆政治 /文化背景。在暗處的審查機器自然無法舒服。在這種情況下,微博上的紅色網民面對伊能靜等豐富的內心,當然有恍然外星的感覺。這種在其他國家常態的多樣觀點,在微博上很容易就看出歷史的心態痕迹。 五毛黨是單一色調社會的胎兒,和中國的傳統文化與政治不無關係。所以雖然早期有御用的網絡評論員,後來浮現出更多「自帶乾糧」的五毛黨員並不奇怪。這並非中國獨有。在伊朗、叙利亞、巴林、埃及、突尼斯等國家,網絡上的官方與民間爭奪無不相似,御用的網絡評論員以及黑客使用的手段和工具和中國的五毛黨都是同類。五毛言論在中國是狼奶教育的結果,必然缺乏創造力,傷害的只是民族創新。 有意思的是,五毛式的言論雖然不絕於耳,但其背後的個體角色也在不斷變遷中。當我們在批評某個五毛時,他家的房子第 2天可能會被强拆,而某個高鐵事故的犧牲者,可能前一天還在網絡上讃頌專制制度。理論上,你無法揪住他們不放,昨天的他已經不是今天的他。其實官員、企業家如李世默 (Eric X. Li) 也該意識到自己終歸是劣質制度的吞噬物件,前面還在讚頌中國模式的優越性,後面可能就是不公平審判的受害者,這就是貪吃蛇效應(Ouroboros Effect)。 當然有很多人會秉承傳統的「政治智慧」,在各種場合游刃有餘、騎牆得意。反倒是始終堅持本色的反對者們,例 如艾未未、馮正虎、許志永等等,常常被笑為死腦筋或出風頭。所以在網絡上用一貫的立場與行動來進行判斷非常重要,也可以避免個體隨波逐流。若沒有基本的價值原則作為社會基石,只能產生自我因果相報的悲劇。文革是過去的悲劇,空氣、水和食品污染是當下的悲劇,未來還可能有同樣的悲劇。 多樣性的格局才是民主的基礎,光譜化的中國社會,才是民主的基礎布料。人們該適應的是不同,堅持的是自我,卻能相互尊重。當然了,執政黨群體最該學會這一點。缺少多樣的光譜,信息熵就會趨向於冗餘(例如,看了五毛言論第一句,就可以聯想到下一段),中文信息熵比西文信息熵更高,迷思就更靠不住了。所以微博服務商們若不停止自我審查和製造假像,自己的業務必然也會走向「熱寂」,最後營養不良而死。 中國的問題回路 信息的品質决定了中國對自己歷史的反思,也决定了未來的走向。數次中國革命沒有解决未來的問題,反倒攪亂了歷史與傳統,所以到現在還在清宮戲中尋找政治傳統。從過早的文明,到過老的步伐,這個國度確實該從自己挖掘的低谷深潭中浮出了。 當然,有浮力,也有下墜力。民主本質上是一種平衡,民主政治形式在中國總會出現,關鍵是過程中產生的大量泡沫與犧牲,是否可以避免。這取决於在每件事情上,能否更加優雅收尾,這就絕對不是宮廷權術、揣度上意的傳統方式所能够承擔的了。 在政治的平衡上,《零八憲章》的提出者們已設立了一個不錯的 1.0版文本,之後要看網絡本身在中國社會的演繹過程。只不過中國文化缺少藝術沉澱,樣子往往很難看。當經濟達到了 20世紀,而精神又瞬間回到19世紀,更是一種錯亂的平方。當代幾十年,人們從來無法避免這種錯亂,所以當年有林昭的悲劇,當下也有體制內饒文蔚、王登朝、任建宇等的困局。 商業紐帶也許是當下執政者剩下的唯一和這個世界對話的合法管道,但也落入「獨裁者困局」(Dicator’s Dilemma):推進商業創新,就會帶動個體分享自由;限制商業創新,必然會遏制自己的 合法性。埃及的獨裁者穆巴拉克嘗試過切斷互聯網,卻只加快了被革命的進程。按照耶夫根尼·莫洛佐夫(Evgeny Morozov)的理解,中國的執政者似乎更聰明,他們用防火長城代替了切斷網絡,所以减緩了人們的不滿。但澤內普·圖菲克(Zeynep Tufekci)和我都不這麽認為。獨裁者困局沒有在中國失效,雖然政府拖滯了智力啓蒙開化,但本質上沒有區別。 看看2006年前,沒人知道誰是方濱興,但眼下這位防火長城之父連說句正常的話都被網民詛罵。他不也是新的悲劇人物嗎?同樣,微博的運營商夾在其中,一方面要主動配合審查,另一方面還要遭到用戶的挑揀,一個百萬粉絲的微博帳號真的那麽有價值?試想過往各種煙消雲散的事物就知道了。 對中國的專制是否有共識,很難從表面的調查看出來,但一個微妙的共識其實已經形成,那就是愈來愈多的人認識到執政黨的治理水準是有問題的。大多數人已經明白,中國的經濟恢復來自於人口紅利,並非政策優勢(當然很多取消限制的政策,確實釋放了商業手腳)。 不過真正削弱專制的難度確實不小,因為專制的傳統來自於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包括家庭和日常生活。西方在一兩個世紀之前,已經破除了家庭束縛,個體自由、種族平等和男女權分立促進了政治道德的改進。美國出現黑人總統,韓國出現女性總統,都是現代社會的標誌。中國的家庭專制結構,也在遷徙中逐漸瓦解,形成新的感情紐帶而不是血緣紐帶。都市年輕一代意識到雖然有父母的生養,但是個體不屬於任何人,或任何組織和國家機器,這一點也是自我獨立意見的開始。否則即使有民主的政治形式,例如投票,缺乏獨立的個體意識也不會有真正的價值。 無論是微博還是推特,無論是反光鏡還是照妖鏡,都可以做為民主啓蒙和實踐的器物。透過這些平台的諸多事件,也包括不斷被閹割的言論掙扎。人們普遍認識到的一個共識是當下執政黨執政並不專業。政治不專業,也許是今天中國政治體系都難繞過的問題。可是如何做到專業呢?必然要有專業的職業政治工作者。西方民主,經過了對公眾人物、政治人物的去光環過程。這一系列反應在中國還沒有完成,但是網絡圍觀潮中已日益看到名人、官員的另一面,必然對消解個體光環迷信有很大幫助。 從 2006年萌芽,到如今成型,推特的中文空間常常被稱為「名人的毒藥」,其原因正在於人們可以正常地批評和對話,多色光譜最終形成自然的平衡。微博也在朝向這個趨勢發展,當然還有 2、3年的滯後。最後的沉澱,必然是基於專業精神的評判,做政治人物要有政治的職業流程,做公共知識分子要有知識生產的規約,技術人員也要開發的規則,各自歸位。 網絡(而不是某個網站)已經變成了中國民主的實踐舞台,也常常扮演虛擬國會聽證會的角色,偶爾也代替了不作為的法律體系進行公眾審判。對中國被踐踏多年的教育體系來說,這一點彌足珍貴,無疑促進了變異演化的速度。這正如道金斯描述進化論:進化是地球最宏大的一場表演,也是咱鎮上唯一的表演(Evolution, 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 the OnlyGame in Town)。在網絡上的民主實踐也是中國本世紀的最宏大表演,沒有其他戲碼。人人都是演員,但是誰也別想輕易導演。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香港、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CDT月度视频】七月之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