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刚

All

Latest

自由亚洲 | “名爹”李刚被指办“假案”,法院重审

2010年10月发生在河北大学校园的一起夺命车祸中,肇事者李启铭口出狂言,一句“我爸是李刚”,令李刚的名字红遍中国。五年后,曾任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李刚被指办“假案”,河北省高等法院本周一受理此案。此事引起网民关注。...

王小峰 | 李刚

某报。编辑部主任接到上级主管部门领导电话,领导说:有个学生最近想到贵报实习,请安排一下。随即把该实习生资料发至编辑部主任邮箱。但由于中国互联网经常不靠谱,编辑部主任没有...

假如药家鑫李天一执政中国,将如何?

前一阵子闹闹哄哄出了一档子药家鑫撞车再给补上几刀的事情,加上较早前的“我爸是李刚”,最近发生的,还没有了结的“我爸是李双江”,等等,我在想,这个中国这是怎么啦?中国的下一代怎么啦? 问题是,这只是个别现象吗?还是普遍现象?如果是普遍现象,那等到习五做上八年,再哪个X六做上八年,顶多再等XX七做上八年,不就该轮到药家鑫,李刚的儿子,李双江的儿子,这一代人上台执政了吗? 这样的儿子,这样的孙子,会把中国带向何方? 前几天,这个网络上一直在议论纷纷,讨论中共怎么腐而不亡,腐而不亡又如何这样的傻问题呢。要我说啊,什么也不做,就等着药家鑫李天一这班龟儿鬼孙上台,呵呵。 这些缺德鬼,依仗老子权势的家伙,让我想起水浒传里面的高衙内,呵呵,像极了高衙内。 有人说,那个高衙内是小说人物,高俅本身并没有这么个儿子,说的也是,历史上真实的高俅确实没有水浒传里面说的那个高衙内这个干儿子。但他高俅却真真实实的有三个儿子,而且个个都是依仗这么个有权有势的老子,一个叫高柄,据《宋史》记载,高柄1147年被封为昌国公,另两个儿子叫高尧康,高尧辅,也都个个被封为大官。那个时候不仅高俅如此,蔡京也是一样的,难怪《宋会要辑稿》里面感慨,“名器之滥,不可胜言”。 呵呵,这些宋人是没有看过老共现在这个模样,看了以后,保证又得感慨一番了,高俅蔡京那点儿玩意儿算得上什么,与共产党的官员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以前,我看习五的老子习仲勋,看他的所作所为,还是挺佩服的,开创广东,建立深圳,力挺耀邦,对抗权贵,敢拍桌子,一副敢想敢干敢当的汉子模样。有道是虎父无犬子,所以很多人都对小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不过,学习了习五最近的讲话,以及阿妞的歪评,对这位习五要失望了,不见了其父亲那副敢说敢做也敢当的风格,小习讲话四平八稳,一副正统接班人,毛邓江胡的三好学生的样子。 有人也许要说了,应当体谅习五,他还是储君,还需处处小心翼翼,当年胡四当储君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可能还不如习五现在。 那时候的人们多么体谅胡四,认为他上面有江三压着,不能不能卧薪尝胆,不能不能低调行事,认为他上了台会有自己的见识自己的主张的,所以胡四刚刚上台的时候,人们对他是抱有极大期望的。 让人们没想到的是,胡四现在都做了十年了,快下台了,还是那副模样,像一幅画似的,什么也没有变,就是成色老了些。 所以那些对习五抱有希望的人,可能到时候要失望了。 再看看药家鑫,李天一这一代,呵呵,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呵呵。《红楼梦》第二回有文字:“谁知这样鐘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红楼梦》老贾家养着一群败家子,看来这老共的龟子龟孙也是如此啊,个个败老共这个家败起来争先恐后的。 所以啊,大家想象一下,这一代不如一代的龟儿龟孙,会把中国带向何方? 我倒不担心老共是腐是亡,主要担心中国走向何方。 当年北宋的腐败无能引来了大金国,最后引来了蒙古的全面统治,国已不国。老共现在已经算是党已不党了,那么这个国将何国呢? 当然,话又得说回来,等到下一代上台,无论多么腐败无能,有一个好,他们绝不会再心心念念的唱红歌搞文革。 现在红歌之所以唱的起来,文革之所以被人们怀念,是因为经历文革年代的人还在,而且很多工农兵大学生正在掌权。

长平 | “我爸是我爸,李刚是李刚”――长平复旦讲演录

上年末去复旦大学做了一场演讲。应朋友要求把网友整理的演讲记录贴出来。来自网络下载 http://www.vdisk.cn/down/index/5913353A9612   这个记录是复旦新闻学院 @张志安 和网友 @长平官方粉丝团 及 @庄启� 联合完成的。 @庄启� 的博客上还有略有不同的记录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9d851b0100nt15.html  。大图摄影是洪坚鹏。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这些记录都未经我审定。对于流落到网络的文字,我无权审定也无意审定。通过微博直播的记录不等于现场说话,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些精炼的记录比我现场的�嗦演讲更好看。 这个叫  @长平官方粉丝团 的微博是在演讲当天出现的。我知道有个 @毛将军官方粉丝团 ,一直对毛将军的言行冷嘲热讽。但是,这些天的观察,让我对  @长平官方粉丝团 的善意和鼓励,唯有深深的感激之情。   【 @长平官方粉丝团 :本博漏夜整理 @长平 复旦讲演记录,感谢 @张志安 ,光荣属于 @长平,讹误属于本博,抱歉仍远未能还原现场,特别是现场给力提问均遗漏所以聊胜于无仅供参考啦!很遗憾 @庄启� 提供的地址已失踪,想看想转发的这里下载 http://sinaurl.cn/hbXHX0,部分现场听众精彩评论及照片此前已转发。】   “我爸是我爸,李刚是李刚”――时评、网络与媒体精神 长平复旦大学讲演记录 时间: 2010 年 12 月 30 日晚 18 : 30-21 : 30 地点:复旦大学蔡冠深报告厅 ―――――――――― 记录:【新浪微博】 @ 长平官方粉丝团 @ 张志安 参考:现场 PPT 整理: @ 长平官方粉丝团 摄影: @Neolv         感谢张志安老师,感谢复旦大学。按照演讲的俗套,讲者经常要找一些材料和听众套近乎,我也不想免俗,就想到了一些往事。贵校盛大百年校庆时,我也曾参与编辑某个宣传手册 . 很高兴接到任务,拿到材料一看,比较零碎,就赶紧策划选题、约稿。 但贵校的一些领导说:我们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这些零碎的东西也不能放弃,于是,我就改改标题……领导又说,要不你还是重点改改版式吧!后来又说:版式也得有规矩……总之,这事儿搞得很惭愧。 不过,那次参与编辑宣传手册,让我了解了复旦的百年光荣历史。好,套磁的话说完了,我的题目是时评、网络和媒体精神。 几乎所有媒体都有时评这个栏目,其实,我们平时吃饭闲谈的时候,也都是在搞时评。所以,我想先提个问题:时评是什么?或者时评的作用是什么,它是要干什么? 有些人这样问的时候,其实就预设了答案:时评没用,百无一用是书生。其实,这是一种偷懒的思维方式,答案可能没那么简单。有没有人愿意回答呢?好,我点名,第一个我点梁启超(观众笑)。 其实大家对梁启超的认识不一定那么充分。其实,他基本没什么可以传之不朽的学术著作,但在当时,乃至延续到现在,他的影响都少有人匹敌,但不是在学术方面。他真正的身份是一个时评家,他在各种报纸发评论,《 万国公报 》、《时务报》,等等,许多政论在社会上影响很大,他的学问,都体现在时评中。 梁启超说:“惟所论务在养吾人国家思想,故于目前政府一二事之得失,不暇沾沾词费也。”从他的这段话看,时评的作用就是促进社会改良。 第二位,我要点李普曼。他可能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时评作家,据称在美国 250 家报纸、 20 家杂志、 25 种语言发表过他的专栏文章。他说:“新闻像一束探照灯的光柱不停地移动,从黑暗中把事件逐个暴露出来。” 第三位,是储安平,他说自己主办的《观察》:“这个刊物确是一个发表政论的刊物,然而绝不是一个政治斗争的刊物。我们除大体上代表着一般自由思想分子,并替善良的广大人民说话以外,我们背后另无任何组织。” 中国(历史上)有大量的“失踪人口”,储安平也是其中之一。政府也再也没有兴趣调查失踪人口到哪里去了,他就作为“失踪人口”留在我们的史册上。 此外还有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看法,这其实也是一种很重要的观点,“魏民岩”在 2003 年 11 月 12 日的《人民日报》上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以正确舆论引导人》,其中说:“结合新时期党的新闻工作实践,当前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应该着重把握以下几条:一要坚持新闻的党性原则。这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根本原则。必须坚持党对新闻工作的领导,坚持新闻媒体是党和人民喉舌的性质,自觉宣传党的主张,积极推动党的思想理论和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 “魏民岩”显然是笔名,是“是为人民代言”的意思,有时候,《求是》杂志呀,《人民日报》呀,会用这种笔名发一些评论,这种现象很有意思,大家有空研究一下。 所以,对时评的看法当中,包含着舆论政治、媒体思想乃至文化传统等等很多方面的不同选择。所以,现在就请一位当代知名时评家来讲一下(观众笑),讲得挺好的。(观众笑)(播放视频) 这是我在杭州的一次授奖活动上,因故缺席而录制的视频。第一次表达这个观点,则是在另外一个场合, 2007 年的《南方周末》年度媒体致敬活动上。这些年写时评拿过各种奖,但我最看重的还是这个年度传媒致敬,所以就在现场发表了感言,后来又写过文章。 昨晚“德国之声”打电话给我,问我这个南周年度致敬为什么没了。在中国,颁奖也是一种霸权,比如,我没拿过什么范长江奖,最高就是中国新闻奖二等奖,一等奖嘛,都知道基本会给谁。 所以像《南方周末》这种媒体有一种想法,就是在民间,将相对新闻专业主义的标准提出来,鼓励媒体人像“真正的”媒体人一样关注公正,社会建设,记录转型期的重大社会事件。这个奖一开始就有阻力,所以就没能叫“奖”,叫“致敬”,这其实也是一种尴尬。他们几次,至少两次,想向一个叫韩寒的上海人致敬,但都没能成功。南方都市报也有一个华语传媒大奖,不,不是奖,只能叫“大赏”。但到现在,《南方周末》已经不能再致敬了。 当年《南方周末》给我的“致敬理由”是: “他宛如侠客一般游走在传统媒体与网络中间,他的评论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诸多领域。在新闻事件中,他总能在众说纷纭中找出真问题所在,并将之说破,也总能把那些被故意混淆的概念厘清。他的评论距离‘正确的废话’更远。更值得一提的是,长平不仅是懂得评论技巧的人,其评论所体现的深厚人文情怀,亦令人印象深刻。读他的评论,能感到作者对普罗大众的感情、对个体自由的尊重和对普世价值的敬畏。 “长平也许不是一个高产的作者,但他一定是能给读者带来惊喜的人。” 那么我的时评观是: “对我来说,时评与其说是一种写作,不如说是一种行动。如果说写小说是在书斋里码字,在名山大川中立碑,那么写时评就是在大街上呼号,在广场上呐喊。时评作为一种写作,远远不能和文学媲美,但是作为一种行动,我相信它的价值。” 我这个人,行动上拖拖拉拉,为了到上海来见大家,改了两次机票。所以,对我来说,时评是坚持行动的一种方法,自我交代的一种方法,写作的目的首先是解决我的个人政治问题。这看起来跟公众对我的评价不符,其实不矛盾,通过我的个人救赎,履行一定的社会责任。 但我很少有机会充分地阐述一下自己从事新闻和时评写作的动力。我们都受到相似的教育,我在上海生活了三年,有些时候,走在干净美丽的大街上,有一种冲动:我能为这个城市做些什么?在高楼林立之下,我很渺小,需要通过被需要以确立自己的价值。我甚至想把“我能为这个城市做什么”这句话写在一篇文章里,但后来我觉得这有问题。我们更该做的是看透钢筋水泥背后的秩序文化迷障,问一问,这个城市对我们有什么用? 政客总爱忽悠人,肯尼迪就说:“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是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 2006 年去世了,他曾经多次访问中国,他的理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思想资源之一,但,中国媒体人真正了解他的似乎并不多,在《资本主义与自由》一书中,他一开篇就尖锐批评肯尼迪的这句话: “家长主义的‘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意味着政府是保护者而公民是被保护者。这个观点和自由人对他自己的命运负责的信念不相一致。带有组织性的‘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意味着政府是主人或神,而公民则为仆人或信徒。” 这是面值最大的一张日元钞票,上面的头像是日本明治时代著名思想家福泽谕吉。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日本国家的历史,只有日本政府的历史。这又是什么意思?举个例子,前一段《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评论:《爱国不等于爱朝廷》,就是这个意思。这篇文章其实是对梁启超一篇文章的重新阐释,又补充了一些对陈独秀文章的介绍。 梁启超说,中国之所以积弱,根源之一就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朝廷的概念,以致爱国心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国家是什么?朝廷又是什么?“今夫国家者,全国人之公产也。朝廷者,一姓之私业也。国家之运祚甚长,而一姓之兴替甚短。国家之面积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 陈独秀在《我们究竟应不应当爱国》里说:“若有人问: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我们便大声答道:……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 如果梁启超活到现在,恐怕他还是会认为很多人没有分清国家和朝廷。另外一个学者说过,我们说的国家至少包含四个英文单词: State ; Country ; Land ; Nation 。现在似乎比以前更含糊,经常有人问:“这国家把你养这么大,你怎么能骂国家?”其实他前一个“国家”说的是土地、民族,后一个国家说的是政府,这是一个话语圈套。 说到话语圈套,还有人总是这样问:你是精英的还是大众的,你是理性的还是建设性的,中国应该管松点好还是管紧点好……对这类问题我基本都拒绝回答,这是语言圈套。我们需要换一种思想,一种语言,去思考和表达,走出这种问题。 但其实我们很难跳出这种圈套,我们受的就是这种教育,媒体还在不断重复,比如 CCTV ,它有一个纪录片叫《大国崛起》,它就是上述我批评的那种国家观念,而且忽略了很多历史事实。后来我遇到编导任学安,他很诚恳地对我的批评表示感谢。可见和央视还是有很多对话空间的,可惜不体现在节目里。 我的批评文章标题叫《大国崛起不如个人独立》,发表时编辑改成:《只有个人独立才能大国崛起》,这很有意思:两句话不一样,他还是把大国崛起当目的,这是很多人能接受的说法。 我们有一整套国家主义、集体主义的教育在后面,这对我们对我们的思想,是一种笼罩,即使不是控制。我们要跳出来。而且我很想说,从理论上,这或许会导致极权。 这种笼罩会影响到我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也许有时我们意识不到它,却受到它的影响,比如复旦学生登黄山遇险,求救以后发生了悲剧,很多媒体报道,复旦学生也有很多反思。于是就有这样一种观点:要加强管理。对啊,学生怎么能乱跑,给警察添麻烦。“加强管理”,出了任何事情,都会有这种“正确”的反应。加强管理,是不是就等于设限,甚至不准? 这是很奇怪的,比如一个学生,想加入社团练书法,难道不批准就不能练书法?对学生社团根本不应该提这种要求,但大家都习以为常。学生可能有风险意识不够等等问题,这恰好是成长过程中管理太多的原因。 如果一个人有独立意识,有独立判断、独立承担风险和责任的能力――当然是相对的,也可以向大姨夫二姨夫求助,那么他可能自己选择不去登黄山,跟“加强管理”以后是同样的结果,但这是两套思路,两套治理和教育方法。 所以,高校应该摈弃这种陈腐而且不知所云的语言。我喜欢的是什么词呢,独立。上海有翟明磊办了个网络报纸叫《壹报》,我说我办的话就办《独报》, 有报天、天、独 。独这个字,是非常重要的。 在媒体中能做到独立而不迎合任何一方,是非常不容易的,那么大家猜到了我最喜欢的杂志是什么?《独唱团》。 我对《独唱团》的命运非常遗憾,且不说他的内容,难得媒体名字里有个“独”字,就这么没了。另一个遗憾的原因是我的稿子还没发,稿费还挺高。(观众笑) 我喜欢“独”字,所以要给《独唱团》写稿,但比较懒。我拖,他们又要送审,最终没发成。他们被禁了,我倒来劲了,文章没发,但也要秀一下。我写的是个小说。(展示截屏) 这是个串烧故事,和笑话有关。要不要我给大家讲一个笑话?这是一个色情笑话,需要了解一点历史背景。在我成长的年代中,各家里都有很多领袖像,风景山水,但衬的不是美女,是领袖,毛主席在井冈山啦,毛主席去安源啦。有兴趣的人可以研究一下,这是要传递什么信息呢?很有意思,所有的领袖,都喜欢干这种摆个姿势照像的事,被国会管得多的领袖干得少点,国会管得少甚至不管的,就干很多这种事,画像到处都是。 有那么一天,波兰文化部长就找了个画家,让他画个《勃列日涅夫同志在波兰》,画家说好。过一段时间部长来看画了:只见画面里是一个房间,窗外不风景,房间里一张床,床上一对裸体的男女。部长大怒:“这女人是谁?”画家回答:“勃列日涅夫同志的夫人”。“这男人是谁?”“勃列日涅夫同志的司机”。“勃列日涅夫在哪?!”“勃列日涅夫同志在波兰。”(观众大笑) 当然这是一个解构,所有的政治笑话都是这样;但也是一种发泄,甚至一种严肃的表达。我要通过这个故事,过渡到我的主题:网络。在网络时代,这叫恶搞,但恶搞这个词本身特别恶,也是一个圈套。 其实历史上从来都有恶搞,四大名著似乎三个都是恶搞,现在要拍电视剧,大家就说:“不许恶搞名著!”不知名著就是恶搞出来的。崔健明后天要在北京搞演唱会,他的成名曲《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就是恶搞,只是当时没这词,把这词往他身上一搁,他就搞不成了。 只是网络时代恶搞现象更突出,更容易,得给它一个说法,这个说法就被“恶搞”这个词给占了。网络的成就之一,其实就是恶搞丛生。庄子说:“以天下为沉浊,不可与庄语”,穆勒说:“专制使人变得冷嘲。”我对恶搞的定义,是弱者的武器,这句话来自美国学者 James C.Scott 对东南亚农民生存及反抗的研究。 这位学者说,对马来西亚农民的反抗,有精英式叙述:起义呀,反抗呀。可这是精英话语,其实民众在起义中是被忽悠的。“枪在手、跟我走”,像《让子弹飞》里说的那样,民众就被忽悠了。其实民众有另外的反抗形式,比如偷懒呀,撒谎呀,搞破坏呀,去对付那些权贵,讨回自己的一点点利益。 喝咖啡的周立波先生前一阵在微博上惹了点事,他说:“网络是一个泄‘私粪’的地方,当‘私粪’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变成‘公粪’,那么,网络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公共厕所!”他的本意是让政府不要太在意网民,太在意就是“自宫”了。 周立波不知道政府就该在一定程度上“自宫”,雄性荷尔蒙太强的政府不是现代政府。他另外说的一句我倒在字面上同意,在网上骂人的人,很多其实是现实中的“可怜虫”,(因为“可怜虫”们需要表达的权利!) 林兆华曾导演过一个话剧《厕所》,开场就是一排人蹲在厕所里,边排泄边聊天。观众很快就明白了,厕所就是当时的公共茶馆,也相当于现在的微博。 说到厕所,这里有一个照片(播放照片),前一段时间我们访问台湾时走访了一个店,以前曾是“革命者”们常去聚会的店,它的厕所墙壁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话。 我不知道现在的大学如何,以前的大学,课桌上写的是情书,厕所里写的是粗口和色情,当然现在厕所越来越高级,不容易写上去了。在我住的小区里,以前厕所墙上写的是小姐的电话,现在,是同志的电

李刚市准备挂牌了

李刚市 潘采夫 保定人民奔走相告吧,准备挂牌了。有感于李刚扎根保定岿然不动的精神,保定官场上下互保的良好气氛,以及当地人民淡定从容的态度,必须写下这浓墨重彩的一笔。 要加薪 一张图产生的三种感觉。你最喜欢哪个? ([email protected]张志政 ) 又见武警 染香姐姐 6月9日~湖北利川~好象是前反贪局长被调查时暴毙引起的~~~ 一腚要见你 大鱼说漫画 类别: 转贴   查看评论

八刀追魂,药家鑫狂.一车五命,是谷青阳.中央也忙,李刚更强.夜长道亡,翻墙心凉

坑爹的医疗队 传说中的狮子吼 大哥,你特么太能吓唬人了 故意的吧…… 你要吗,你想要吗,你真的想要吗…… 门将,你这是在干吗…… 这样的进球,真是欠揍! 这回不是蛋疼是头疼了 您在沙滩上晒比基尼,让这头公驴情何以堪!! 火箭炮,发射!!! 没事儿你别玩儿火啊…… 好疼 好奇害死猫…… 哥儿俩好啊…… 高兴太早了 大哥,北在这边儿呢…… 你缺心眼儿还是想不开啊? 啊~~~特么是狮子啊~~ 宝宝,谁吓到你了 丁俊晖算个啥? 中国功夫 喵了个咪,你看到什么了? 淡定的猫 复印机原来可以这么用 自由裸体运动 还是百度最懂中文 每次都是这个发型,你当我是棉花糖啊 有的时候,苦苦追寻的梦瞬间破灭…… 八刀追魂,药家鑫狂.一车五命,是谷青阳.中央也忙,李刚更强.夜长道亡,翻墙心凉 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或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八刀追魂,药家鑫狂.一车五命,是谷青阳.中央也忙,李刚更强.夜长道亡,翻墙心凉 本文发表于 乐淘吧 欢迎订阅关注乐淘吧 你可能喜欢 翻墙google doc 囧,老板范儿 [网易精彩评论]坐等二楼SB闪亮登场 告别程序员生涯,一点感慨与诸君共勉 性感游戏玩家 无觅

李刚得罪谁了?现在秋后算帐?:抢劫案因存疑点被发回重审 疑犯自称遭李刚逼供

这是一桩疑窦丛生的抢劫案。   2006年8月11日中午,河北保定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案,警方从手机通话清单上查到,石家庄青年王朝有作案嫌疑。王朝遂被逮捕,并于2007年12月10日,以抢劫罪被判刑13年。   而王朝母亲列举出案中诸多疑点,比如手机通话清单缺乏出具人签名,多名证人证明案发当天王朝在石家庄处理交通事故。她怀疑,此案可能是儿子的合伙人联合有关民警,伪造而成。   2010年11月22日,河北省高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还认为被告人提供的没有作案时间的证据不能排除。   3月27日,主管刑侦的保定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李刚说,“我保证这案子不存在造假”。   □本报记者 孔璞 河北保定、石家庄报道   石家庄青年王朝的母亲杨惠贤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这世界上存在“两个”王朝。糊涂起来时,她甚至不知该相信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虚构的。   事情源于2006年8月,保定市北市区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案。经过近3个月的侦查,北市区警方锁定王朝是此案的疑犯。   在王朝案中,主管刑侦的保定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李刚,参与了审讯。   2007年12月10日,王朝一审被判抢劫罪,有期徒刑13年,由此开始了他的牢狱生活。   王朝倒霉透顶的日子,可以回溯到2006年8月11日。   依据石家庄市涉案物品价格鉴证中心工作人员出具的报告,那天上午10点半,王朝在石家庄被鉴定自己的车损为一万三千多元。   而按照保定北市区警方的调查,那天上午12点10分,王朝在保定市华电生活区入室抢劫。   这两桩事件,相差1小时40分钟,相距152公里,则在同一天击中了王朝。   保定持枪劫案   陈小菊于2006年8月11日中午,在家中被一持枪男子抢劫,至今她还会梦见被劫场景   “死里逃生”的陈小菊(化名)至今还记得,2006年8月11日,星期五,保定市天气炎热。   面对记者询问,陈小菊几乎能回忆起当天的全部细节。从303路公交车华电小区站下车,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表:12点零6分。   在陈小菊印象中,那个中午没有任何异样,除了格外闷热。   她家离小区大门不远,不到5分钟,她就站在了5楼的家门口。   在陈小菊打开家门的一瞬间,从六楼冲下来一名男子,把她推进屋,并关上防盗门。   “他‘嗖’地冲到了我家门前,我根本反应不过来。”陈小菊说。   关于这名男子,陈小菊最先注意到的是,他脸上戴着口罩,随后是他手中的枪。   这是陈小菊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手枪,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把枪上。她清楚地记得,这名男子冲地上打了一枪,“啪”的一声,枪口似乎还伴有红光。   接下来的一切,几乎是复制电视中最老套的抢劫案。   男子用黄色胶带缠住陈小菊的嘴和脚,然后逼她说出家里放钱和首饰的地点。陈小菊嘴巴未被缠紧,支支吾吾地告诉了男子。除了首饰钱财,陈小菊的红色翻盖三星手机也被抢走。   “抢劫时,男子十分放松,”陈小菊记得,他还用手机接了“三四个电话”,手机是“灰色、翻盖、方形的”。   离开时,男子把陈小菊放到卧室的床上,并从厨房拿了两瓶酒,一手一瓶,在卧室门口望了望她,便关门走了。   很久,陈小菊都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她不确定,抢劫是否结束。   很长一段时间后,陈小菊从床上起来,她一眼看到卧室门口放着一瓶酒,“应该是男子手里的一瓶没有拿走”。   由于手脚被缠,陈小菊只能跳着前行,费力打开门,她先跳到四楼,敲门没人应答,又跳到三楼,使劲地敲门。   陈小菊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慢,“从案发到我站在三楼门口,足有40分钟。”   门开了,一个小男孩探出头来,片刻惊讶后,回屋拿出一把剪刀。陈小菊的手脚才解除束缚。   直到现在,陈小菊仍然噩梦不断,她清楚地梦到那个劫匪:“身高1米7多,中长发,两只眼睛不大。”   石家庄的交通事故处理   在陈小菊被抢劫那天,多名证人证言青年王朝在石家庄处理一起交通事故   2006年8月11日,星期五,石家庄天气晴朗。   早上8点刚过,王朝就来到石家庄市交通事故处理大队修理厂。4天前,他和石家庄税务局的公务员邢世平,因撞车而争执不下。   邢世平觉得与他撞车的这个年轻人态度不好,“很横”。   这一年,王朝29岁,已经拥有两家公司,资产数百万。因为一天到晚忙工程,面对邢世平的指责,他颇有些不耐烦。最后两人约定,8月11日去修理厂,验损王朝的车。   修车厂老板钱程此前给王朝修过车,在验损时有扩大车损的倾向。   “我记得他们的验损单有些项目是后来添加的,不属于此次事故范围。保险公司代表为此发了火。”邢世平说。   核对结束后,钱程陪王朝、邢世平,到交警大队事故科。   两人在事故科开始办手续的具体时间,邢世平已回忆不起来,但他认为“9点之前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修车厂耽搁了一段时间。   邢世平和王朝要在各种材料上共同签字,其中签订了一份《石家庄市道路交通事故财产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鉴定人是郭永军。   郭永军是当地物价局的公务员,被派驻交警大队事故科,负责定损价格鉴定。   在警方的问讯笔录中,郭永军承认,他是在2006年8月11日,为王朝和邢世平做了价格鉴定。而出具一份鉴定书的时间,一般在一个半小时左右,最长两个小时。郭永军他们是早晨8∶30上班。   这意味着,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应该是在上午10点30分,至11点之间,王朝能够处理完鉴定事宜。   鉴定完,王朝需要交700元鉴定费,但他没带那么多现金。   孔令冲记得那天上午11点之前,王朝打电话找他借钱,孔从朋友处借了1000元,交给王。   等王朝交鉴定费时,邢世平已缴完钱离开。但两人的收据编号是依次挨着的。邢世平的收据编号是9392127,王朝的则是9392128。   交完钱,领到鉴定书,王朝去找好友赵杰吃午饭。   赵杰回忆,席间,王朝心情大好,还笑着把鉴定书向赵扬了扬。吃饭时,王朝母亲杨惠贤还给王朝打了几个电话,叫他不要喝酒。   下午两点半,邢世平和王朝接受石家庄市桥西区事故科干警贾建立的调解,现场还有邢的女儿和同事。   手机清单锁定疑犯   警方从通话清单中查到,手机“139××××1190”曾在案发现场,而这是王朝的手机号码   遭遇抢劫后,陈小菊挣扎着走到小区门口,请求门卫拨打了110。   接警单显示,接警时间为8月11日中午的12点30分。10分钟后,北市区公安分局技术人员石俊鹏抵达案发现场,开始勘验。   石俊鹏在楼道口发现了曾捆绑陈小菊的胶带纸,并将其提取;随后在陈小菊家里对卧室门口的红酒酒瓶进行了拍照和提取。在仔细搜索后,石俊鹏并未发现其他异常情况,于是手写了现场勘验笔录一份,制图一张,照相22张。   13点50分,勘验结束。   回到公安局后,石俊鹏在实验室,对酒瓶经过502熏显后,发现了一枚指纹,并对该指纹进行了拍照固定。随后“在被害人要求下”,石将酒瓶还给了陈小菊。   凭一枚指纹如何能找到真凶?2011年3月22日,保定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李刚,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介绍说,他们从报案人问讯笔录中,找到线索。   陈小菊在问讯笔录中称,那名男子大致在那天12∶10—12∶50之间,接听了三四个电话。   警方开始寻找,那段时间内,通话三到四次的手机号码。排查结束后,警方未发现可疑号码。   “后来才意识到,我们忽略了非本市但案发时在保定漫游的号码。”李刚说。   重新排查后,警方锁定了一个“139××××190”的石家庄号码。   在警方出具的通话详单上显示,这个号码在那天的12∶10—12∶50之间,接听了三个电话,而且手机所使用的基站均为华电小区的基站。陈小菊就住在华电小区。   警方根据话单上的基站地点,勾勒出号码“139××××1190”,在2006年8月11日那天的行踪图。早晨8点前后从石家庄出发,于上午10点前抵达保定市区,12∶10—12∶50,有3次通话记录,下午两点半回到了石家庄。   李刚说,为了防止抓错人,我们还与这一号码前后通话的十多个人,进行了核实,证实此号码确实一直为犯罪嫌疑人使用。   杨惠贤说,她从没接到过警方的相关问询,因为“139××××1190”正是她儿子王朝用的手机号码。而杨惠贤称曾于8月11日那天中午,给王朝打过多个电话。 相关日志 2011/01/30 -- 李刚的儿子一审获刑6年 (0) 2010/12/25 -- 王克勤:河北大学飙车案“和解”内幕 (0) 2010/12/13 -- 南都周刊:新词:恨爹不成刚 代际资源传承 (0) 2010/11/14 -- 博客中国:李刚门的最终结局: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0) 2010/11/11 -- 震惊海内外的李刚案和谐收场 内地媒体集体襟声 (0)

李彦宏:我爸是李刚

《三联生活周刊》:首先谢谢您偷里忙闲接受我们杂志的采访。 李彦宏:“偷里忙闲”?百度知道里有这个词吗? 《三联生活周刊》:百度不知道,但是我们都知道,您已经被誉为当代鼓上蚤,您是数位时代的CEO级扒手,肯定是“偷空”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彦宏: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看来今天的话题是“偷”了? 《三联生活周刊》:那我们就直奔主题,谈谈百度文库吧,为什么在50位作家投诉你们侵权而你们无动于衷呢? 李彦宏: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你来之前我已经背了半天了。你知道,这是个数字时代,数字时代的特征就是任何东西都可以复制,目的是为了让人类共同享受文明成果,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留住文明。而且,你问问任何一个网友,他们都喜欢免费获得任何知识信息和人类文明成果。 《三联生活周刊》:您这番冠冕堂皇的里有难道是以牺牲权利人的利益为代价吗? 李彦宏:不能这么说,第一,通过我们的网站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些作者。今天,被人知道就是价值,不是有人说过一句话吗,今天你们失去的只是一条锁链,明天你们得到的是一个世界。 《三联生活周刊》:这是哪个狗娘养的说的? 李彦宏:你这个人说话很粗鲁。第二,他们的权利比起中国人的生命权,又如何呢?中国人的生命全都可以随时被剥夺,一点知识产权根本算不了什么。 《三联生活周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何解释你们侵犯权利人的行为? 李彦宏:我们侵权了?你能指出是我们哪一个员工侵权了?如果有,我立刻开除他。这些内容都是热心网友上传上来的,目的是为了跟大家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热心网友是否获得版权人的许可? 李彦宏:这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我们只搭建平台,至于谁来唱戏,唱什么戏,戏的内容是否有侵权行为不归我们管。 《三联生活周刊》:那你知道法律上规定的连带责任吗? 李彦宏:哦,不要跟我提法律,如果按照法律来办事,有百度的今天吗?更何况,百度文库本身没有侵权,我们已经相当重视权利人的利益了,如果你输入“韩寒”,不仅在百度文库里面可以找到,还能在百度搜索里面可以找到,如果我们不尊重韩寒的版权,可能意味韩寒不但不会出现在百度文库,也不会出现在百度搜索。你看,这就叫连带责任,对韩寒是不公平的。如果他的粉丝找不到他,会多着急啊。 《三联生活周刊》:你不觉得这么做是一种破坏人类文明吗? 李彦宏:不,恰恰相反。你知道“掩耳盗铃”这个成语吧,这是我们老祖宗创造的,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不会用了,我们百度践行了这句成语。 《三联生活周刊》: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百度文库的做法就是掩耳盗铃? 李彦宏:Bingo! 《三联生活周刊》:对不起,我知道百度有海外风险投资,但还是希望您能用中文回答我的问题。 李彦宏:OK,请继续。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你们不能好好跟作家们坐下来谈谈,赔偿损失。 李彦宏: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跟我们谈,这些作家算几流啊,我们百度文库里有鲁迅的作品,鲁迅你知道吧,大文学家,他都没有找我们谈,这几个不入流的作家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就算谈也轮不到他们。 《三联生活周刊》:难道知识产权里还有特权? 李彦宏:当然,在特权国家特权社会这太正常了。我不知道你是否在美国读过书,那我来告诉你,什么是权利?权利就是一种让人侵犯的东西。你这么想,如果你没有权利,或者说你没有作品,我们怎么侵犯你呢?你被侵犯了,才想到去保护,对吧。 《三联生活周刊》:嗯哼。 李彦宏:好,我继续解释。当你想保护自己的权利时,会发现,在这个国家并没有可以保护你的法律,那就意味你的权利可以随便侵犯,不管是你的著作权、人身权和财产权,都可以侵犯而不必要受到保护。我在美国的时候研究了好几年中国的法律,发现这是行得通的。你看,我们侵犯了音乐著作权好多年了,结果他们怎么样了?还是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举一反三,我们侵犯任何人的权利都不能把我怎么样。 《三联生活周刊》:可是中国有很多法律,用来保护公民的各种权利。 李彦宏:你想错了,那些法律是用来吓唬胆小的人的,只要你胆大,它就失效了。 《三联生活周刊》:好吧,我们不谈权利,谈谈尊重。退一步讲,百度这么做是对作者的不尊重。 李彦宏:尊重?你什么时候认为中国人的词会里有“尊重”这个词? 《三联生活周刊》:什么意思? 李彦宏:中国人并不尊重任何东西,也没有契约精神。他们不尊重音乐,从来不想去买唱片,那我干吗不提供他们免费的音乐曲听呢。他们不尊重文学,他们从来不爱读书,那我干吗不用最方便的方式提供给他们免费的电子书籍阅读呢。当然,他们不会真看的。免费的他们都不会认真看,花钱到书店里买书你觉得可能吗?在中国我只能以他们的消费观念来提供给他们相应的内容。免费,永远的免费。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这些作家最后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版权问题呢?你们该怎么应对? 李彦宏:我欢迎打官司,百度就是在官司中成长壮大的。我们不怕输官司,也从来没输过官司,不管我们做的有多错。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您是如此自信和嚣张呢? 李彦宏: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百度算半个国有企业,一旦百度输了官司,就意味国有资产受到了损失,你认为在中国,法院会让国有企业输掉官司吗?国家利益大于个人利益,所以百度不能输掉官司。 《三联生活周刊》:接下来作家们会采取行动的。 李彦宏:让他们去做好了,我们奉陪到底。 《三联生活周刊》:万一你们输掉官司,会做出什么样的赔偿呢? 李彦宏:我们不会输的,这一点我胸有成竹。 《三联生活周刊》:可是你们确实侵犯了很多人的权利,为什么还这么厚颜无耻呢? 李彦宏:因为我叫李彦宏,我爸是李刚。 相关日志 2011/03/26 -- 韩寒:为了食油,声讨百度 (0) 2010/11/30 -- 月光博客:百度文库送用户进监狱 (0) 2010/11/01 -- 大封杀时代:互联网巨头的利益纷争 (0) 2010/09/07 -- 月光博客:百度应用平台的马太效应 (0) 2010/09/06 -- 百度的框,百度的诳 (0)

李彦宏:我爸是李刚

《三联生活周刊》:首先谢谢您偷里忙闲接受我们杂志的采访。 李彦宏:“偷里忙闲”?百度知道里有这个词吗? 《三联生活周刊》:百度不知道,但是我们都知道,您已经被誉为当代鼓上蚤,您是数位时代的CEO级扒手,肯定是“偷空”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彦宏: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看来今天的话题是“偷”了? 《三联生活周刊》:那我们就直奔主题,谈谈百度文库吧,为什么在50位作家投诉你们侵权而你们无动于衷呢? 李彦宏: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你来之前我已经背了半天了。你知道,这是个数字时代,数字时代的特征就是任何东西都可以复制,目的是为了让人类共同享受文明成果,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留住文明。而且,你问问任何一个网友,他们都喜欢免费获得任何知识信息和人类文明成果。 《三联生活周刊》:您这番冠冕堂皇的里有难道是以牺牲权利人的利益为代价吗? 李彦宏:不能这么说,第一,通过我们的网站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些作者。今天,被人知道就是价值,不是有人说过一句话吗,今天你们失去的只是一条锁链,明天你们得到的是一个世界。 《三联生活周刊》:这是哪个狗娘养的说的? 李彦宏:你这个人说话很粗鲁。第二,他们的权利比起中国人的生命权,又如何呢?中国人的生命全都可以随时被剥夺,一点知识产权根本算不了什么。 《三联生活周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何解释你们侵犯权利人的行为? 李彦宏:我们侵权了?你能指出是我们哪一个员工侵权了?如果有,我立刻开除他。这些内容都是热心网友上传上来的,目的是为了跟大家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热心网友是否获得版权人的许可? 李彦宏:这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我们只搭建平台,至于谁来唱戏,唱什么戏,戏的内容是否有侵权行为不归我们管。 《三联生活周刊》:那你知道法律上规定的连带责任吗? 李彦宏:哦,不要跟我提法律,如果按照法律来办事,有百度的今天吗?更何况,百度文库本身没有侵权,我们已经相当重视权利人的利益了,如果你输入“韩寒”,不仅在百度文库里面可以找到,还能在百度搜索里面可以找到,如果我们不尊重韩寒的版权,可能意味韩寒不但不会出现在百度文库,也不会出现在百度搜索。你看,这就叫连带责任,对韩寒是不公平的。如果他的粉丝找不到他,会多着急啊。 《三联生活周刊》:你不觉得这么做是一种破坏人类文明吗? 李彦宏:不,恰恰相反。你知道“掩耳盗铃”这个成语吧,这是我们老祖宗创造的,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不会用了,我们百度践行了这句成语。 《三联生活周刊》: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百度文库的做法就是掩耳盗铃? 李彦宏:Bingo! 《三联生活周刊》:对不起,我知道百度有海外风险投资,但还是希望您能用中文回答我的问题。 李彦宏:OK,请继续。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你们不能好好跟作家们坐下来谈谈,赔偿损失。 李彦宏: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跟我们谈,这些作家算几流啊,我们百度文库里有鲁迅的作品,鲁迅你知道吧,大文学家,他都没有找我们谈,这几个不入流的作家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就算谈也轮不到他们。 《三联生活周刊》:难道知识产权里还有特权? 李彦宏:当然,在特权国家特权社会这太正常了。我不知道你是否在美国读过书,那我来告诉你,什么是权利?权利就是一种让人侵犯的东西。你这么想,如果你没有权利,或者说你没有作品,我们怎么侵犯你呢?你被侵犯了,才想到去保护,对吧。 《三联生活周刊》:嗯哼。 李彦宏:好,我继续解释。当你想保护自己的权利时,会发现,在这个国家并没有可以保护你的法律,那就意味你的权利可以随便侵犯,不管是你的著作权、人身权和财产权,都可以侵犯而不必要受到保护。我在美国的时候研究了好几年中国的法律,发现这是行得通的。你看,我们侵犯了音乐著作权好多年了,结果他们怎么样了?还是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举一反三,我们侵犯任何人的权利都不能把我怎么样。 《三联生活周刊》:可是中国有很多法律,用来保护公民的各种权利。 李彦宏:你想错了,那些法律是用来吓唬胆小的人的,只要你胆大,它就失效了。 《三联生活周刊》:好吧,我们不谈权利,谈谈尊重。退一步讲,百度这么做是对作者的不尊重。 李彦宏:尊重?你什么时候认为中国人的词会里有“尊重”这个词? 《三联生活周刊》:什么意思? 李彦宏:中国人并不尊重任何东西,也没有契约精神。他们不尊重音乐,从来不想去买唱片,那我干吗不提供他们免费的音乐曲听呢。他们不尊重文学,他们从来不爱读书,那我干吗不用最方便的方式提供给他们免费的电子书籍阅读呢。当然,他们不会真看的。免费的他们都不会认真看,花钱到书店里买书你觉得可能吗?在中国我只能以他们的消费观念来提供给他们相应的内容。免费,永远的免费。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这些作家最后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版权问题呢?你们该怎么应对? 李彦宏:我欢迎打官司,百度就是在官司中成长壮大的。我们不怕输官司,也从来没输过官司,不管我们做的有多错。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您是如此自信和嚣张呢? 李彦宏: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百度算半个国有企业,一旦百度输了官司,就意味国有资产受到了损失,你认为在中国,法院会让国有企业输掉官司吗?国家利益大于个人利益,所以百度不能输掉官司。 《三联生活周刊》:接下来作家们会采取行动的。 李彦宏:让他们去做好了,我们奉陪到底。 《三联生活周刊》:万一你们输掉官司,会做出什么样的赔偿呢? 李彦宏:我们不会输的,这一点我胸有成竹。 《三联生活周刊》:可是你们确实侵犯了很多人的权利,为什么还这么厚颜无耻呢? 李彦宏:因为我叫李彦宏,我爸是李刚。

[转贴]周立波不能这般嘲笑李刚一家_老绥远韩氏_新浪博客

我在想,无论天底下有多少人都在义无反顾地“ 仇富 或 仇官 ”,至少作为法律职业人士,我们是否需要多少保持一点儿理性思考呢?否则,我们这些人花这么大功夫来学这个名为“法律”的东西,对社会的公平正义(或称和谐)又有什么意义呢? 1976年10月初,以毛泽东夫人 江青 ... 在我看来,无论是“南方周末老爷们”的专题报道,还是司马先生的博文,都属于宪法保护的“ 言论自由 ”范畴,双方各有继续争辩的空间。我所最感兴趣的,只是该文中的如下这段内容:. 文伽昊在采访文章里说,文强被执行死刑当天,他被通知与爸爸见面。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