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

去薄熙來 胡溫確立反左路線

台灣 聯合報╱記者 李春 三月十五日,伴隨著重慶變天,北京著名極左網站「烏有之鄉」,被當局關閉。網站公告,因人多流量大,伺服器基本處於癱瘓狀態,下午四點半會重新開放;但到了晚間,這個網站依然上不去。 「烏有之鄉」是中國最著名支持左派的網站,九年前在北京開設,長期提倡極左思想和理論,近年來矛頭直指現在的中共領導層,而且不僅公開指斥溫家寶,也公開點名胡錦濤。 「烏有之鄉」近年更公開吹捧薄熙來和他的「重慶模式」,並曾公開組團到重慶開研討會,選舉薄熙來為革命組織的名譽主席,當時薄熙來大驚,派王立軍將其全部扣留,禮送離開。 極左派靈魂人物之一的張宏良,昨天宣告,薄熙來是當今的岳飛,是「被美國以及反華勢力仇恨」,呼籲「如果再不站出來與薄熙來站在一起,共產黨看真是命懸一線了」。 但昨天開始,一些風派的極左人物,開始在網路上刪除自己極左言論,一些時常發言的毛左突然銷聲匿跡。 這次中共最高領導層決定「去薄」,與「反左」關係緊密相聯。中國大陸左派近年日漸成陣,形成一股勢力。主要表現在藉中國大陸社會的貧富分化、中共黨內的貪汙腐敗,發出反改革開放、為文革翻案的聲音。其中,既有毛左知識分子,也有部分文革餘孽。 在這個左派猖獗的背景下,薄熙來到重慶先「唱紅打黑」,接著要均貧富,一時受到左派熱捧,有左派代表人物更公開呼籲,要胡溫下台,推舉薄熙來為新領導人。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的貧富差距已由分化而對立,又由對立而對抗。就在這次北京召開兩會期間,有城市出現罷課,有地方出現工潮。這個社會背景,使「重慶模式」和左派的主張開始蔓延大陸全國,其中「唱紅」受到很多城市模仿,文革回潮的聲音也在強化。 王立軍事件後,左派公開為王立軍鳴冤,也公開為薄熙來叫屈。最近更引領重慶事件,走向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對中國革命派進攻的事件。 在人大政協兩會期間,極左派和右派都有秘密活動,所謂右派在呼喚反左和改革,而極左派則四出煽風點火。長期以來較壓制右派,但對左派無能為力的當局,終於警惕起來。 另一個重要背景就是中共十八大。胡溫習領導階層已經達成共識,在中共十八大前後,要採取一些改革的重要步驟,這不只是溫家寶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經濟體制改革,還要有政治體制改革的相應動作。 中共過往的改革無論經改政改,都要先行翦除反改革的勢力,當然主要是左的勢力。因而這次一旦下決心改革,勢必要拿左的勢力開刀。雖然現在沒否定「重慶模式」,但領導層早已定下不提這些模式,必須與中央保持政治上的一致。

阅读更多

【喷嚏图卦20120316】他们朝思暮想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免责声明: 以下内容,有可能引起内心冲突或愤怒等不适症状。若有此症状自觉被误导者,请绕行。若按捺不住看后症状特别明显,可自行前往CCAV等欢乐频道进行综合调理。其余,概不负责。 欢迎转载,转载请保证原文的完整性,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凡未经许可在原文基础上故意增删少量内容后,冒名改编者,谢绝转载。 每天一图卦,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这个世界 【1】央视315 【第一枪:中华学生爱眼工程】项目以公益名头吸引加盟商,实际“外界做慈善,内部做营销”。加盟商以低价售给学生260元的眼镜,成本30元。加盟第一年赚120万。“学生人在那儿动,钱在那儿动,我要把钱拿到自己口袋里,而且要你主动送给我。”董事长刘金顺夸口。 【第二枪:麦当劳】位于北京三里屯village地下的这家麦当劳还在正常营业,但媒体已经守在门口。据悉该企业一些油炸食品等油温和烹饪过程并不符合规范。 曝光麦当劳违规操作:原本快到期的甜品派,员工一换包装,又向后推迟一个小时,有时候员工将甜品派包装更换上新的,重新写上时间代售。 @关军 :我不喜欢吃麦当劳。但是央视315晚会的曝光让我相信,这家企业还有着相当程度的对食品品质的控制(虽然存在对公众的欺骗)。我这样的判断,并非出于对央视式打假的逆反,而是基于对社会现实的基本判断。当你决定不去麦当劳,会想到一家担得起你的信任的替代者吗? 【第三枪:家乐福】曝光家乐福食品掉包计:家乐福郑州市花园店将每天剩下的鸡胗、羊肉卷等鲜肉产品重新包装后,修改包装日期再上架销售。原本同一出身的三黄鸡,经过人为摆设变成了柴鸡,价格也变成了一倍。家乐福被曝挂羊头卖狗肉,郑州门店员工将同一产品分类后以不同价格售卖,比如,同一种白条鸡经过人为摆设后变成柴鸡,价格也增加一倍;鲜肉、冷冻品等产品重新包装更改生产日期等。对此,销售主管直接默认。 【第四枪:广东省澄海玩具工业区用医疗垃圾和生活垃圾制作高档玩具】 【第五枪:存在安全隐患的液化石油气罐】江苏省常州市被爆部分液化石油气中被充入了二甲醚 【央视3·15第六枪:偷工减料的灭火器】 【第七枪:银行泄漏个人信息】央视短片中出现了招商银行、民生银行与工商银行。 罗维邓白氏公司2006年成立,他们向4S店、保险公司等购买信息。此外,他们承认,还会存在一些暗箱操作。“我们在帮银行做业务的同时,有时能得到部分这样的信息。”罗维邓白氏公司除了买信息,也会出售这些个人信息。其销售人员介绍,他们将一个人单独一项信息内容称作为一个字段,对外出售一个字段的价格是0.3元,信息越详细,价格越高。包括邮编、姓名、地址、电话、车型等等。 【第八枪:用电信通道发送垃圾短信】中国电信因涉嫌泄漏个人用户信息、治理垃圾短信不力等遭到曝光。短信群发公司称一天可发上亿条垃圾短信。 【2】他们朝思暮想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李源潮谈王立军事件】称王立军是“私自进入”、“性质严重”、“影响恶劣”,造成的严重政治影响。中央对重庆的工作是肯定的,对重庆的发展变化是肯定的,要把重庆市这些年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的成绩、重庆市广大干部群众为之作出的贡献,同王立军事件区分开。 【黄奇帆:坚决拥护对重庆市主要领导的处理】据重庆卫视《重庆新闻联播》报道,重庆今日召开市领导干部会议,李源潮宣布中央对重庆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市长黄奇帆主持会议。新任市委书记张德江指出,重庆发展必须坚持改革开放。黄奇帆称,坚决拥护对王立军事件的处理,拥护对市主要领导的调整。 @司马南 :zahgndejiangtonzhisimida 【重庆卫视一年后首次再现商业广告】15日晚18点30分,重庆新闻联播片头过后,镜头对准一位系着红色领带的主播,他开始字正腔圆的播报。头条是薄熙来被中央免去职务的消息。30分钟新闻结束后,电视上出现一条酒类广告。而一年多前重庆卫视定位红色频道取消商业广告。 @LoveGambler :阿爹里咯娘莱,左派阵营网站都瘫痪了 @姜逸青 :上网看,乌有之乡之类的极左网站都被屏蔽了。其实,与其屏蔽这些极左网站,不如将49年后的极左罪史明晰地昭告天下,比如出版文革史以及相关史料史实。即使为一时政治需要计而有所隐讳,则官修文革史,建立文革博物馆、史料馆仍是必须而紧迫的事。遗忘每每是恶假以重生的温床。 @司马南 :由于大家可以理解的原因,我今天的几篇微博被责令删除。我为自己的愚笨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感到惭愧。假使您已经转发了我的惹事微博,敬请自裁,并祈好自为之。此刻,我右手点击删除键,左手挥动泪眼模糊,致意网友,祝贺网敌人。 昨晚至今,本博主被删了十几条。我知道,我“必须反思”。 我也知道,果断删除我微博内容的同志,一定是从“形势和大局出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的”。作为有30年以上党龄的老同志,我对党襟怀坦白,却无法实话实说。时被噤声,痛之甚也.。我之痛,超过家宝大哥罹遭谣诼。 @孔庆东 :今天3月15日。1938年3月15日阎锡山日记如下:“沉着:事有非常心如常,情虽紧急莫张皇,只有沉着能胜敌,失措岂能有良方。”不知道阎老西当时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 @染香 :随着中央一纸新任命,重庆有可能会告别红色,告别“官不聊生”的日子。美好的重庆,在一些人的心中,恐怕只能成为美好的一段记忆了。祝福重庆! @点子正 : @点子正 声明:本人围脖认证为新浪名博,标签为辟谣党主席、自干五党支部书记,为自媒体,与XXX没有一毛钱关系。本人享有独立人格,对写下的文字永远负责。本人经过深刻反思,对 @点子正 围脖“休假式”暂停X天。期间不再辟谣、点道为止。各位自干五,握手!附本人辟谣专栏: http://t.cn/hgHiTw @豹纹_QueenS :想到薄熙来,我就哭了,记得薄熙来上任的时候我高一,那个时候的重庆让我又爱又失望,一步步的,打黑,建设,五个重庆。让我看到重庆的变化,商业圈的繁华,重庆的美丽,可是现在,我大二,他走了,重庆还是要发展,怎么发展还是个未知数,我只知道,无论多少人骂她,我会说,我爱这个叔叔。 @司马南 :孩子,别哭,有些事你不理解,到了你大爷我这个年纪,也不一定理解。李源潮大爷说了,是“根据形势和大局”作出的慎重决定。这个“大局”大到多大,估计“地球那边的局”都要l连起来考虑,至于“形势”,那就更复杂了,你大二估计还没讲到呢。现在这个“局”,只有历史尘埃落定才能大白天下。 【待求证】 @江勇天律师 :可靠消息: @司马南 已转卖房产和清理财物,准备前往美国和老婆儿子团聚(可能再也不回中国了)另,北大己发出对孔大侠停课的通知。不管怎样,一个无“法”的国家是很可怕的,谁都有可能随时被整死。 @王文评论 :30多年来,欧美媒体几乎没有一次像过去24小时内那样为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举动齐声叫好!这说明了什么,没有人想一想吗? @张宏良 :整个西方国家都在为中国发生的事叫好,所有反华反共势力都在欢呼,特别是那些长期反共的著名人士激动得不能自已,他们朝思暮想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延庆果园园主 :自干五与真五毛的区分标准!一贯挺薄的人群中,凡是今天以不同形式宣布收声,闭嘴,不再谈论,拥护党中央的,基本为真五毛;凡是继续喋喋不休,为薄喊冤的,基本为自干五!前者脑子明白点,后者人格高尚点! @龙灿 : 前段时间我找到了重庆那个被劳教的警察蒋万渊,此人在部队19年,上过昆仑老山,营级转业,仅仅因为在天涯重庆上发三个小帖,表示对王和薄的不满,就被开除,他申诉,直接被劳教,关了半年才放出来,现在开了个12平米的小杂货店艰难养家糊口。被劳教后,其妻以老爸出差为由瞒女儿几个月。   @陈强微博 : 薄遭解职后,网上挺薄的多为年轻人,且以90后为主。他们没有经历过文革,不知道文革的恐怖,以为薄搞的那一套能够满足他们“仇官仇富”的愿望,便将其视为偶像崇拜。左的流毒在新一代蔓延,这正是危险所在。温总警告文革可能重来,并非空穴来风。好在高层审时度势,及时扭转了局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冉 :在今天这样一天,作为重庆模式的质疑者,我们尤其要为重庆模式的支持者们留出继续发出他们声音的空间。我们同他们的最大区别很可能不是我们对于歌曲和颜色的喜好,而在这里。我们应该让他们亲身体验我们倡导的包容异见、保护私权、尊重个体的制度与文明,因为只有这样的制度与文明才是最有力量的。 @李国斌律师 : 我支持言论自由,但言论自由不是煽动暴力、宣扬仇恨的自由。看那些血腥言论,乌有之乡等左棍集中营集聚的一批马列毛原教旨主义者与恐怖分子没啥区别。 @胡同台妹_宮鈴 :許多人說,關掉某些網站是政府行為仍不可取。我不這麼看。有些毒素滋養著整個身體癌細胞擴散,是必須主動斷絕毒素的滋養。當然,我認為關掉某些網站這件事不能單獨看待,必須有後續才能夠整體展現出意義與「價值」。如無後續,那麼就毫無意義了。 @洪晃ilook :我不是重庆模式的支持者,但是也不喜欢看见一系列落井下石的嘲弄。我希望他和他的家人不会成为新的刑法73条的第一个执行对象,希望当过官的人下台能好自为之,返老还乡,平安无事。我们文化中喜欢”整人“的素质是文革噩梦永远伴随我们的原因之一。 @陈强微博 :【西媒标题集锦】路透社:中共高层竞争者薄熙来被解除职位 ;美联社:王立军事件后,薄熙来遭解职;彭博社:中共调查后,薄被撤销重庆市委书记;CNN:中国副总理接替四面楚歌的重庆市委书记;纽约时报:自命不凡的中国领导人被罢黜;华尔街日报:为薄的离开喝彩;悉尼先驱晨报:红色运动复兴领袖被解雇。 【山城演義有前傳:伯公奔渝巧施離間,薄督笑對心思蠢動】终于找到海外敌对势力的黑手了 @廖信忠 :三年後回過頭來看這則新聞,才知道薄督原來是中了國民黨的離間計,大陸的馬英九…嘖嘖 @北京人在迈阿密 :<经济学家>太损啦。。。"薄的继任张先生需致力于稳定私企信心。好消息是他持有经济学学位。坏消息是,学位来自于平壤的金日成大学 【3】习近平:坚决清除党内变质腐败分子 习近平强调:“对于党员和党的干部中那些屡经教育仍不悔悟和改正的人,要按照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的规定予以严肃处理,对那些无可救药的蜕化变质分子、腐败分子,要坚决从党的队伍中清除出去。” 【4】辽宁铁岭原公安局长谷凤杰被指受贿近千万 辽宁省委书记王珉透露,铁岭市公安局原局长谷凤杰去年5月被双规,主要问题是买官卖官、贪污受贿。谷凤杰2003年7月接任王立军,出任公安局局长。谷凤杰案发前,铁岭公安系统已有多名官员落马。知情人士称谷受贿主要涉及公安大厦工程款960万左右。(新京报) 【5】女巨贪司机被诉贪污7000万 3月14日,浙江省温州市检察院对“女巨贪杨秀珠”原司机杨胜华提起公诉,指控杨胜华涉嫌贪污2700余万元,挪用资金4300余万元,挪用的资金大部分借给当时妻子胡洁的公司。2007年,胡洁提起离婚诉讼;2010年5月离婚。后胡洁与周立波于2010年12月举行公开婚礼。(温州商报) 【6】台北故宫:50年仅丢失一页纸一包盐 1962年,台北“故宫博物院”正式动工落户,距今正好50年。当年从大陆运往台湾的2972箱文物中,除了一页纸和一包盐之外,其他全部在册。在刚刚闭幕的“两会”上,对去年连发的“十重门”,故宫新任馆长单霁翔透露正在制定《故宫总体保护规划》。(广日) 【7】业主“包围”深圳万科总部维权 3月15日,万科深圳旗下四个楼盘约百名业主联动,先后前往梅林原万科中心和深南路孺子牛雕塑前,陈述各盘遇到的质量和装修问题。万科重申无法接受任何“没有合同和法律依据的诉求”的立场,并再度声明决不推卸责任,坦诚沟通。 【8】五角场巴黎春天地下车库门 @霖霖MaMa :五角场巴黎春天地下车库。图中军车把我挡在死角里整整一个小时。 当时带女儿去博士蛙游乐场玩,女儿玩累了,睡着了。没带手推车,只好我一直抱着。 最后车主过来了。 穿便衣,我上去询问,你怎么可以这样停车?又不是没有空位! 对方若无其事,也不道歉,只是说,我想咋停就咋停。 然后带着一男孩,一女孩,大约6-7岁上车了。 我追问,你这个算公车私用吗? 对方答,接小孩不行啊? 【二军大对军车挡道事件致歉】 @第二军医大学研究生院招生处 :对 @霖霖MaMa 说:您好,我们已经把情况跟有关部门相关负责人反映,已经找到车主本人,并进行了严肃批评,稍后还会派专人与您联系,向您表示慰问,今晚我校还将就军车纪律问题组织一次专题教育,就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第二军医大学研究生院招生处 :「军队是保护你们的子弟兵,再不对也要站在她一边,诋毁她就是诋毁自己的尊严,打她就是扇自己耳光」 【9】大悦城有人跳楼了 昨天下午15时50分左右,一男子从西单大悦城商场北门内6层跳楼坠亡。经查,死者是中国科学院数学系在读研究生,据现场传回的消息:男二十六岁,因失恋从西单大悦城楼上跳下,当场死亡。据悉旁边还跟随两个朋友,但没能拉住~~~ 【10】九旬老人突然倒地 路人相互作证救人 3月15日,江苏省镇江市东吴路附近,一位90多岁的老人突然倒地,附近路过的好心市民伸出援助之手,相互签字作证后齐心协力将老人救助回家 【11】新iPad今天开卖 据每日邮报,全世界的苹果粉丝都已在街上排队等待第三代iPad的到来,有人甚至睡了好几天大街,为能在第一时间抢购到新ipad。全新 iPad配500万像素后置摄像头,采用A5X处理器,四核图形芯片。显示屏拥有 2048 x 1536 分辨率,色彩饱和度提升 44%。. 法新社消息,在苹果公司即将发行新Ipad一天前,苹果公司股票15日首次短暂超过600美元。当买家正准备抢购新Ipad之时,苹果公司股票在华尔街股市开市敲钟仪式后,即达到600.01美元,随后又回落到585.56美元。苹果股票过去三个月增值50% 【12】图配文 @终小南 : 天朝末年,内务官勾结宫女篡位。引发天朝未年残酷的宫廷斗争,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开始 给编辑跪了 这个车贴碉堡了 【13】山城演义 欲知事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外传】 @冬眠熊2010 :『午夜政治观察82上』北京有吹风:废督觊觎大位已久,对今上内心不服,私下以献帝诋毁。甚至纵容捕头技侦今上。今上恼,撤捕头武警政委职,促查。期间又有督喻捕头帮解夫人旧案,捕头不从,督恼,捕头逃。督府放风捕头神昏,欲全面解套。岂料捕头供述都督僭越种种,今上终于出手制督。 【14】朝鲜中央电视台采用“正常”播报方式引关注 从上周开始,朝鲜中央电视台新闻的形式发生重大改变,不仅背景颜色变得艳丽,主持人的身边还出现了视频影像画面,主持人年轻现代的播报方式与之前“李春姬式”播报方式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央视评价称,改变是“重大改变”、“背景颜色艳丽”、“主持人年轻现代”,这一“轻松现代的播报方式”开始采用“轻松平和”的语气播报新闻,并且频繁变化发型,形象更加清新。 【15】做梦都要心系沙场 【金正恩指导朝军联合训练 指示做梦都要心系沙场】朝中社消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对朝鲜人民军陆海空军联合打击训练进行指导,指示官兵“做梦也要心系沙场,毫不留情地消灭敌人”。他说,战斗从来都不是事先做广告的,敌人窥视着突袭的机会,全军要密切关注敌人,捍卫祖国领空、领土和领海 【朝鲜称下月将发射一颗卫星】据法新社,朝鲜周五表示,下月将发射火箭把一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此举将违反之前通过的联合国决议。朝鲜官方通讯社称,卫星将在4月12-16日发射,以纪念开国领袖金日成诞辰100周年。 【韩媒体称中国无偿援朝6亿元物资】环球时报消息,韩国《东亚日报》15日刊登独家报道称,中国政府于2月下旬开始对朝鲜进行大规模无偿援助,援助物资包括粮食、建材等,价值高达6亿元人民币。此次援助与以往中国向朝鲜提供贷款或双方物物交换的方式不同,完全是无偿援助。 【16】在反抗者每天都被杀害的时候,巴沙尔在看乔布斯传 @老榕 :周三《卫报》报道,从阿萨德及其妻子私人账号获得数千电邮,其中有来自伊朗的关于如何对付起义的建议,对改革承诺的嘲笑,还有用iTunes购物绕过制裁。其顾问综合了伊朗大使的建议,建议阿萨德使用“强力激烈”语言,鼓励当局“露出更多与军事能力有关的消息”使公众相信能承受军事挑战。 【在屠杀的同时,叙利亚第一家庭疯狂购物】据《卫报》称,截获的电邮还表示,阿萨德通过另一个姓名和纽约地址注册iTunes账号,绕过了制裁。叙第一夫人阿斯玛花费数以万计美元在线购买奢侈品,如镶宝石的金首饰,吊灯和家具。 【在反抗者每天都被杀害的时候,巴沙尔在看乔布斯传】据卫报,截获的电邮还显示,巴沙尔最近通过iTunes下载了《乔布斯传》,歌曲有Right Said Fred《Don’t Talk Just Kiss》,New Order《Bizarre Love Triangle》,LMFAO《Sexy and I Know It》,还为妻子传了一首美国歌星谢尔顿的《God Gave Me You》 《卫报》用很多篇幅说明为何相信前述电邮是真的。它表示,这其中包括很多私人内容,如家庭照片、视频,还有总统身份证扫描图和其他信息,“即使最厉害的恶搞者或是情报机构也很难收集或编造这些。”这些电邮是反对派截获并提供给卫报的。 [叙利亚冲突一周年]2011年3月15日,叙利亚民众走上大马士革街头,呼吁权利和自由的和平示威几天内得到了全国各地民众的响应。然而,叙利亚当局对此予以残酷镇压,导致远远超过8000人死亡。秘书长潘基文在叙利亚冲突爆发一周年之际再次发出呼吁,要求叙各派结束一切暴力行为,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危机。 @老榕 :昨天,巴沙尔政府军宣布攻进叙利亚北部的伊德利卜城。在城内的半岛记者发出了独家视频,报道了城内民众“视死如归”的场景。 http://t.cn/zOMIn5k 【17】俄外长宣布将为美军和北约提供领土内的基地 @老榕 :拉夫罗夫在杜马称,俄内阁将允许美国和北约使用伏尔加河畔乌里扬诺夫斯克城基地的计划。这将是俄罗斯首次允许美军和北约在俄领土上建立后勤设施。虽然有些限制,但这意味着俄将允许美军和北约踏足俄领土。他称这是“从我们自己的利益出发”的。–美联。 【18】禁止死亡 据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3月14日报道,意大利南部一座小城的市长近日下令称,禁止当地居民死亡,因为没有空余墓地埋葬他们。位于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市以北50公里处的小城Falciano del Massico的市长朱里奥·希萨尔·法瓦(Giulio Cesare Fava)3月初发布命令,禁止当地居民“脱离人世,进入死后的世界”。从3月5日至今,当地只有两位居民违反了法瓦的禁令。 【19】迷你总统办公室 60岁的美国男子韦德痴迷收集白宫纪念品,包括总统用过的家具和坐过的汽车,并斥巨资在家里建了一间“迷你版”总统办公室。据报道,韦德收集了上万件白宫纪念品,总价值超过30万美元,其中包括一件价值25万美元的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用过的摇椅。 【20】美国老人25年花费上万美元打造法老棺材 每日邮报报道,美国佛罗里达州89岁退休职工京特尔特在过去25年间,花费上万美元为自己打造了一具法老棺材。这具棺材以雪松为主原料,重133公斤,2米多长,上面还绘有古埃及神明和各种王室彩色。京特尔特称,他希望自己也能在死后被制成木乃伊。 【21】家宝述职 @乔海燕qhy :轻轻的我走,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招手,作番激情的述职:入则恳恳以尽忠,出则谦谦以自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寸寸河山寸寸金,金石为开,精诚所至。信而见疑,忠而被谤,人言不足恤。守职而不废,处义而不回;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情天再补虽无术,缺月重圆会有时。 【22】武训 @弘电又见 :【苦难13】武训(1838年-1896年)终身行乞办义学,坚持一生不娶妻室。他被收入《世界教育辞典》,被尊为千古义丐。59岁去世时,未留分文,万人送葬。1951年,毛泽东发起对电影《武训传》的大规模批判。文革中,山东冠县中学红卫兵在老师带领下,砸开武训墓,掘出其遗骨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 @弘电又见 : 【耻辱之音3】新凤霞回忆文革时,她在“劳改队”有一天与末代皇帝溥仪一起学唱《认罪嚎歌》:“这一出来两个人唱更糟了…. 歌词只有几句’我有罪呀!哎哟!我该死了!哎哟!,该死,真该死呀!我有罪呀!有罪,哎哟,唉唉哟哇!罪该万死了!…’最后看管人员都听不下去了,说是鬼哭狼嚎 。” 【算什么?】“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460个儒,我们坑了46000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辨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1958年5月8日 【23】大人对孩子的过多安排往往会扼杀孩子的独立性和创造力,而“虚度光阴”却是孩子们的一种休息和能量储备。 ( @喷嚏意图 ) @石扉客 :昨晚回来,检查闺女作业。作文是如何和小朋友一起冒着大雨保护国旗,最后一句是“虽然全身都淋湿了,但看到人民的国旗没被淋湿,小明开心地笑了”。真是郁闷极了,这像是21世纪的国际大都市里小学二年级的作文吗?怎么和三十年前她爹写的一模一样?   @郑维 :刚刚看bbc的simpson写的薄督,一个细节很有趣。他在大连的办公室有一排按键,他可以通过这排按钮控制全大连的喷泉的灯光颜色,还可以控制全市播放的音乐。   来源: 喷嚏网 综合编辑 友情提示:请各位河蟹评论。道理你懂的 喷嚏新浪围脖: http://weibo.com/dapentizk   、 @喷嚏意图 (新浪)、  喷嚏意图 (腾讯) 喷嚏官方淘宝店: http://shop58267249.taobao.com/   广告联系:dapenti#dapenti.com (# 换成 @) 喷嚏电影频道(beta): http://www.dapenti.com/v/index.html   打喷嚏链接: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59153 用手机上 喷嚏网 :m.dapenti.com        每天网络精华尽在【 喷嚏图卦 】        喷嚏网官方新浪围脖

阅读更多

王克勤 | 山东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

  山东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                                                      王克勤  冯军       2009年10月2日晚23时20分左右,山东省龙口市上访女李淑莲非正常死亡。至今已超过20天,但是李淑莲的死亡原因、死亡地点,相关部门仍然没有给予明确说明。甚至连她的家人目前都还处在“严重照顾”之下。     作为三个月前曾经接待过李淑莲上访,并且与其交流数小时之久的记者,我们试图通过我们所知道的情况尽力详细的记录这一事件,期望能够揭示“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 死亡前,“失踪”一个月     李淑莲,女,56岁,汉族,山东省龙口市东莱街道北巷新村人。     据李淑莲丈夫宁福良在北京志愿者王荔蕻处留下的博客记载显示,2009年9月3日,李淑莲和同伴侯女士一起到大兴区德茂派出所办理暂住证,却被派出所10多个民警围住,直到龙口驻京办人员到达将李淑莲接走。     9月4号晚上,山东招远的侯女士打电话通知李淑莲家人,告知了上述情况。宁福良和儿子宁路海,打电话到德茂派出所询问情况,被告知是龙口驻京办把人领走的,只能向龙口市政府要人,派出所不管。并且说这是严格按照北京市政府下达的命令办事。     宁福良得知后,又到龙口市信访局、东莱街道申请找人,却被告知不知李淑莲的下落。宁福良和宁路海在家找了20多天,都没有任何消息。     9月25日下午,宁福良去北京寻找,第二天和志愿者王荔蕻去了德茂派出所。在派出所的记录上他们发现,李淑莲是在9月3日晚上被带走的,带走她的两个人是龙口市公安信访局的曲庆国和东莱街道的戚洪涛。另外,宁福良想获得东莱街道领人的直接证明,被拒绝说这是政府机密,不能告诉外人。     宁福良给当事人曲庆国和戚洪涛打电话询问李淑莲的下落,戚洪涛不接电话,曲庆国承认李淑莲就在龙口,并且说只要找东莱街道的负责人就行。于是儿子宁路海去东莱街道寻找,被告知不知道李淑莲的下落。     之后,宁福良、宁路海继续寻找了几天,仍然杳无音信。                         突然死亡,家人被“照顾”     因为宁福良和宁路海父子至今仍被“照顾”,我们无法联系上父子二人,李淑莲弟弟张先生(注:两人系亲姐弟,张先生年幼时过继给其姨父)向我们讲述了相关情况。     在整整一个月没有得到母亲的任何消息之后,10月3日早晨5点,即中秋节当天,儿子宁路海接到东莱街道的通知,说他母亲李淑莲病危了。     宁路海迟疑了,之前去东莱街道寻人的时候,他们说不知道,怎么现在又通知我们呢?但他还是相信了,立即通知了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学的妹妹李宁(注:取李淑莲的“李”姓,宁是她父亲“宁福良”的宁),并和父亲宁福良一起去东莱街道要求和母亲见面,但是被拒绝。     直到10月3日下午19时左右,宁路海、宁福良以及亲属们才见到李淑莲。但不是在东莱街道,而是在龙口市唯一的一家殡仪馆。     李淑莲已经死亡!     龙口市公安局说李淑莲是上吊自杀的,但是家属坚持否认李淑莲自杀。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我们见到尸体后背满是伤痕,怎么可能自杀?另外,她上访了八年,从来没有自杀的念头。”     龙口市公安局宣布李淑莲的死亡时间是10月2日晚上23时20分左右,这说明在东莱街道通知宁路海之前,李淑莲就已经死亡。     至于李淑莲的死亡地点,龙口市相关部门至今也没有给个说法。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至于何时死的,我们只有听公安局的;但是死在什么地方,我们家人现在也不知道。”     李淑莲弟弟还透露,10月6号下午,烟台市尸检中心在殡仪馆进行了尸检,但是当时没有家人在场。至今尸检报告也没有出来,李淑莲的尸体仍然停放在殡仪馆。     自10月3日下午见到李淑莲遗体至今,宁福良和宁路海父子二人就被龙口当局“安慰照顾”着。龙口市把父子俩安排在东莱宾馆119房间,每天有20多人全天24小时里外看护,就连吃饭、散步都有人跟随。     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这明显是监视,他们两个完全被控制了,手机也被监听,和外界无法联系。”     另外,10月3号,接到母亲病危消息的李宁也于当天上午自北京飞回山东。在青岛飞机场,李宁一下飞机,就被三四个男子拦截,吓得她只好躲进女厕所,一直到下午14时才出来。目前李宁已经回到北京正常上课。     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表示,他自己前段时间也被监视了一个礼拜,连手机都被监听。现在他是唯一向外界发布消息的信息源。     我们还联系了龙口市宣传部吕副部长,当我们说想了解李淑莲案件的情况时,吕副部长马上挂了电话。                               各执一词的上访理由     至于李淑莲的上访理由,我们认真查看了《山东省龙口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2)龙城民初字第518号》和《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2004)烟民—终字第211号》。     情况大致如下:     1998年11月30日,李淑莲与龙口市胶东商城管理处(以下简称管理处)签订合同,租用黄城东市场一楼两间房间经营窗帘、手表、钟表、皮衣等,期限为一年(1998年12月1日至1999年11月30日),租金为2.4万元/间,之后续约2年。合同规定,承租方不得将房屋擅自转租,否则出租方有权终止合同。     2001年2月22日,李淑莲将北一间转租给胡方溪开办江南布城。管理处发现后通过龙口市胶东商场派出所,向李淑莲发出“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并收回出租房屋”的通知。但是李淑莲称没有收到该通知,而且是在管理处工作人员的参与胁迫下转租的,拒绝解除合同。     2001年11月30日,双方租赁合同到期,管理处只让李淑莲租赁南一间房间,李淑莲要求继续承租原来的两间房间,并且将两间房间的租金7万余元的存折交给管理处。收条载明:“今收到存折一个,号15-349101100000997,面额七万零五百二十九元八角二分(70529.82)”。但是管理处称存折设置了密码,无法将钱款取出,并向李淑莲索要密码无果。而李淑莲称已经将存折密码告诉了管理处工作人员。     2001年12月24日和26日,因双方争执不下,管理处连续两次将李淑莲的商店大门上锁,后均被李砸开。2002年5月16日,管理处再次将商店大门上锁,钥匙交由商城派出所保管。2002年11月4日下午,李淑莲发现商店大门上的锁不见了,刑警大队现场勘验后,出具书面结论:室内物品未见异常。     2003年3月20日,法院委托烟台东方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对商店内库存物资的过时降价损失进行评估鉴定,市场价值为322112.16元。李淑莲认为评估价太低,要求重新评估,并且要求管理处赔偿货物丢失费424822元,以及每月10000元的营业利润损失。     2002年7月11日,管理处向山东省龙口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李淑莲返还占用的房屋,并赔偿租金损失费15000元。李淑莲提出反诉。最终法院形成了《山东省龙口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2)龙城民初字第518号》,判定李淑莲返还房屋给管理处,付给管理处租金22014元及违约金8035元;管理处赔偿李淑莲商店被锁门期间营业利润损失56250元及期间商店内物资过时降价损失45627.29元,合计101877.29元。     李淑莲不服一审判决,向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终《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2004)烟民—终字第211号》维持了一审判决。李淑莲仍然不服二审判决,从此走上了上访的道路。      但是2009年7月9日14时,李淑莲生前曾经前往我们的办公室,做过《调查笔录》,并且签字画押。     《调查笔录》记载:     “2001年4月2日,市场发展管理局副局长李庆顺向其索要4万元,因没及时将钱送达,于2001年4月10日及16日两次故意放水冲淹商品,损失达252600元,仅赔偿2000元。但是李庆顺仍不罢休,于2002年5月16日,无端强行封营业店门,扣押136万多元财产。在封门时打伤母亲,致使其腰、胳膊受伤,一气之下,卧床不食,九个月后含冤死去。当时到当地信访局上访,不管。市发展管理局局长孙清波称:‘向哪儿告也没用,整死你!’”     2002年9月,(李淑莲)请刘金龙律师控告管理局,要求赔偿财产。管理局反诬其租赁房屋纠纷,捏造证据。     李淑莲自己发布在网上的《控告信》也有类似的描述。     那么李淑莲的上访理由到底是和管理局的租赁合同纠纷,还是管理局副局长索贿不成反诬报复呢?     就此,我们向李淑莲弟弟张先生求证,他说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既然她(李淑莲)说了有索贿那就一定有;另外,法院判决的10万多她也一直没有拿到啊!”。     在前后两份判决书上,我们看到都有“2000元作为管理局赔偿李淑莲以前水淹二楼造成的损失”等字样。但是并没有说明水淹二楼的具体情况。                            最耻辱的记忆:裸体被抓     2009年7月9日,在做调查笔录时李淑莲曾向我们讲述了她的上访经历。     在李淑莲上访七八年的时间里,她先后被押回八次,共关87天。多关在当地旅馆,六一〇基地。2003年3月11至12日,龙口电视台点名曝光其越级上访的事情。     最让李淑莲感到耻辱的是:裸体被抓,截访回去。     2009年6月28日零时,在北京上访的李淑莲,在丰台区右安门地区的“幸福里24号”出租房里屋睡觉。里屋本来锁上的门,突然被打开,闯进13个赤膊大汉,大喊:“你,起来;你,也起来!”李淑莲和同住的山东龙口上访者李春华被叫醒,并且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就有一个大汉掀开李淑莲搭在胸腹部的上衣说:“就是你,起来。”李淑莲抓起身边的裤子,被一把夺走,她又下意识地去拿正在充电的手机,也被一把夺下。两个人冲上来,把李淑莲的胳膊往后拧着,就这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把她拖出屋外。一出门,李淑莲的后脑上就挨了狠狠几拳,有人说:“不许出声,出声就整死你。”     上访者大多住的通铺,十多个人一铺。当时与李淑莲、李春华住在同一通铺的上访者姚晶,目睹了整个过程。     李淑莲在胡同中被拖出20多米,扔到停在院门口的一辆面包车上。李春华也同样被赤身裸体地扔到车上。车开出十几分钟后,停了下来。有人喊:“她,那个车;她,那个车。”李淑莲又一次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被拖出车,推入距离大概十几步外的另一辆车里。这时,有人把衣服扔给她,李淑莲慌慌忙忙地穿上衣服。车上又上来几个人,一个是山东省龙口市法院孙姓人员,有四个是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     车开到山东地界的时候,李淑莲去方便,发现裤腰上的4700元钱不见了。最后车停在龙口市法院的院子里,李淑莲被扔到原地,而其他人都走了。李淑莲在院子里一直待到当天中午。信访科科长王丽华说:“你先回家吧,今天领导都不上班,明天再来吧。”李淑莲赤着脚,打车到熟人那,借了些钱,又坐大巴回到北京。     同样裸体被抓而没有逃脱的李春华在7月29日才放出来,“失踪期间”,她丈夫和儿子也像李淑莲家人这次一样寻找了一个多月杳无音讯。李春华回到家后,房子附近被安装三个摄像头监控录像,她拍下照片上传到网上,成为热度极高的“偷拍门”事件。     2009年10月4日上午,李春华和龙口另外一上访者王守贤来到北京《中国经济时报》社,向我们介绍了她与李淑莲一起裸体被抓、截访回去的相关情况。     但是,第二天,即10月5日凌晨2时30分左右,这两位上访者在昌平区平西府百旺庄园招待所被抓。直到6日凌晨我们才和他们取得联系,确认已经被安全“押回老家”山东龙口。                                第二个邓玉娇事件?     李淑莲死亡的消息,第一时间出现在网络上。     2009年10月3日19时48分,北京志愿者王荔蕻的博客发出了《我的山东,我的姐!》。这是我们在网络上找到关于李淑莲死亡的最早记录。     之后,王荔蕻、老虎庙、诗人马非等人的博客及时滚动报道李淑莲死亡的相关消息,《山东访民李淑莲死了!》、《不一样的中秋!》、《李淑莲被上吊吊》等一大批博文催生。一些博客、论坛、网站也进行了转载。 10月4日开始,李淑莲死亡事件在网络上得到广泛传播。因为山东龙口相关部门并没有透露消息,王荔蕻等人的博客就成为了网友们了解相关信息的唯一渠道。     10月4日中午开始,这些博文相继“毙命”,但李淑莲死亡事件却越来越热。龙口市公安局说李淑莲是上吊自杀,于是“被上吊”、“上吊吊”等网络词语应运而生。另外评论性帖子也大量出现,比如《为李淑莲送行》、《面对她的死,是中国人都会说话!》、《只盼现实为假》、《反腐的英雄,民主的勇士》。     到10月5日,龙口当局仍然没有发布李淑莲的相关消息,而李淑莲家人又被“照顾”。网民们不满于仅有的消息,于是矛头立即转为对龙口市政府的舆论战,出现大量批评龙口市政府的帖子以及跟帖。并且有网友认为这是“第二个邓玉娇事件”,呼吁有能力的网友到龙口去“声援”李淑莲家人。     10月5日下午,王荔蕻、赵毅、小马、刘德军及另一位网友一行五人从北京出发去山东龙口,准备就李淑莲“被上吊”事件收集一些证据。但他们没有见到李淑莲家人即返回北京。但还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布了出来。 为了配合前往龙口的网友,其他网友也采取了行动。他们把龙口市政府、龙口信访办、龙口宣传部、龙口公安局、东莱街道办事处、东莱派出所、东莱宾馆等部门的电话公布于众,号召网友们“勇敢地打电话追问,让龙口市给网民以回应”。     接下来的几天,网友们持续了对李淑莲死亡事件的关注,特别是在王荔蕻的博客上,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但是不久,王荔蕻的博客被封。     因为龙口政府至今还没有发布相关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网友们渐渐减少了对此事的关注。终于没有形成“第二个邓玉娇事件”。     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记者来采访。”     一些媒体朋友曾经打电话与我们,想去采访,这与我们的想法一样。“但是这样的事件在国内几乎没有报道出来的可能。”无奈,我们曾经将李淑莲死亡的相关情况《国庆期间两上访女一死一失踪》,在第一时间发布在王克勤博客http://wangkeqin.blog.sohu.com/上,没几个小时,此贴即被删除。     附:2009年10月25日12时50分,我们再一次联系了李淑莲弟弟张先生。他说正在与龙口市公安局商谈案件,争论的焦点是李淑莲是否属于谋杀,估计尸检报告最快一两天就能出来。

阅读更多

天安门母亲:致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第五次会议的公开信

我们的诉求概括起来有三项: 一,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六四”真相; 二,依法作出个案交待,给予合理赔偿; 三,追究“六四”事件责任者的司法责任。 我们的理念和主张就是一句话:“政治问题法律解决”。这是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唯一可行途径 。   ( 博讯北京时间 2012 年 2 月 29 日 转载 ) 来源:参与作者:天安门母亲 (参与 2012 年 2 月 29 日讯) 各位人大代表、各位政协委员: 此次大会将是本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五年任期的最后一次。 我们不希望把重新评价“六四”、公正解决“六四”问题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我们始终认为,二十二年前的那场“六四”大屠杀,给国家、民族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致使数以千计的家庭失去了亲人,数以万计的民众致伤、致残。这是中国百年来和平时期发生的最残忍的暴行。这决不是当年流血惨案的制造者邓小平、李鹏等人罔顾事实、违背民意所作出的“结论”能够一笔抹掉的。 在以往二十二年岁月里,国内外各界民众,包括我们死难者亲属——天安门母亲在内,一再要求重新评价“六四”,要求推翻强加于 89 天安门运动的一切不实之辞,还这场伟大民主运动以本来面目。这是国人不可移易的责任,也是今天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要向国人偿还的一笔血债。 最近几年里,中国的当政者大肆宣扬“大国崛起”、“经济腾飞”、“ GDP 世界第二”。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六四”惨案的血迹已被谎言和欺骗抹掉了?现在可以放心大胆地在世界上扮演“大国主权立场”的主角了?中国有句老话:“人在做,天在看。”这一切都不过是极端缺乏自信的色厉内荏而已。在当今世界上,国际社会的文明力量不能容忍一个镇压、虐待甚至屠杀本国民众的强权者逍遥法外。国家已经被广泛地理解为服务于人民的工具,而决不是相反。任何人都不能躲在国家主权后面肆意侵犯人权。当年利比亚的卡扎菲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但这位独裁者转眼间灰飞烟灭。什么道理?很简单:卡扎菲没有人性、不讲人权;他不把人当人,随便杀戮不眨眼!现在叙利亚的阿萨德同样不把人当人,随便杀戮不眨眼!他的下场也不会好。这些眼前发生的事实难道还不足以使中国的当政者以及参加此次会议的代表、委员们警醒和深思吗?任何一个国家,都在这股全球化多元化浪潮中席卷向前,毫无退路。现代科学、网络技术日新月异,世界缩小了,民族之间的距离拉近了,无论你是否心甘情愿,都不得不受到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今天,像中国、古巴、伊朗、朝鲜这样的国家为数不多了。近期,连中国南边的“胞波”缅甸也在变。缅甸的昂山素季也要参加今年四月的国会补选。这就是世界潮流,大势所趋。 我们在此重提公开、公正地解决“六四”问题,离不开当前不可阻挡的世界潮流。 我们的诉求概括起来有三项:一,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六四”真相;二,依法作出个案交待,给予合理赔偿;三,追究“六四”事件责任者的司法责任。我们的理念和主张就是一句话:“政治问题法律解决”。这是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唯一可行途径。 谋求“六四”问题的解决,离不开朝野双方的协商对话。这种协商对话应该是对等的、公开的、无先决条件的。我们不主张违背法治原则的所谓“私下了结”。作为二十二年前那场大屠杀的无辜受害者,我们始终怀有诚信和诚意,以光明磊落的心胸,把一切都摊到桌面上。我们希望政府方面也能光明正大,同样把一切摊到桌面上,不搞“暗箱操作”,不搞过去所惯用的那套区别对待、分化瓦解。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即使只剩下十个八个,也不会听凭事情的单方面了结。 如果各位代表、委员有诚心在最后一年任期内为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做一些事情的话,那么我们热诚地期盼诸位能运用你们手中的权力,敦促中国政府与我们天安门母亲开始面对面对话,以求妥善解决“六四”问题。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轧伟林 郝义传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肖宗友 乔秀兰 张桂荣 雷 勇(共 122 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李淑娟 杨银山 王培靖 袁可志 潘木治 萧昌宜(共 28 人) 2012 . 2 . 29 .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更多

金融时报 | 中国年轻人的焦虑

倪璐(音译)按部就班地计划着自己的生活。这位上海姑娘说:“给自己设定一个未来3年或5年的目标,是最现实的事情——再长就无法控制了。” 她的中短期目标包括少工作一些、到处旅游;找个人结婚然后生孩子。 这位志向远大、在互联网公司盛大(Shanda)任职的24岁白领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写照。与他们的父辈和祖辈明显不同,在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30岁以下的人群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中长大的,他们经历了越来越富裕(即使富裕程度还有限)的生活,因此会怀有一定期望。 “这些人患有我所说的中产阶级焦虑症,”位于北京的中国社科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研究员李春玲说道。“他们都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想让其他人尊敬自己。” 这种现象很常见。 随着持续扩大的需求让中国成为全球一切商品的最大市场(从手机到汽车),加之中国人对奢侈品产生了强烈兴趣,中国年轻人的未来规划和期望也似乎越来越像西方靠拢,他们似乎有着同样的社会地位象征和愿望。 但在中国,实现这些看似简单的梦想的道路与欧美截然不同。 中国的社会和经济正迅速发生变化。农村正以惊人的速度城市化,就业市场日新月异,媒体和娱乐业格局正在经历彻底变革。 这些环境造就了很多暴富的机会,但也给年轻人实现期望中的中产阶级目标制造了巨大障碍。 李春玲表示:“因此,他们感受到很多压力。” 无可否认,年轻一代的生活千差万别,这取决于他们出生在大城市还是农村,是来自富裕或是有着良好社会关系的家庭还是简单的农民家庭。 李春玲表示:“人们普遍认为,一个人的家庭背景对于他的未来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因素,在中国,社会阶层的流动性正开始有所减速。” 但各个社会群体中的年轻人所共有的是,对美好生活的期望以及对一件事实的清醒认识:实现这一理想可能需要相当痛苦的奋斗,甚至有可能完全失败。 对于城市中的年轻人而言,房子或许是最大的问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China Youth Research Centre)研究员王晓东表示,“房价太高。” 对于在小城镇或农村长大的年轻男女而言,白手起家通常似乎相对容易。 特别是在最贫困的农村地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辍学,到更为发达的沿海地区工作。 “一开始,每月都能有自己的钱这件事让我激动不已,”现年25岁的四川人卓宏(音译)说道。四川是中国人口最多的西部省份。他15岁离开农村老家,在出口制造业中心东莞的一家工厂工作。 但卓宏现在发现生活很难继续下去。他一直在攒钱准备结婚,但他已不再肯定自己希望回到那个所有年轻人都已离开的村子,在那里,道路泥泞,也没有工作。 留在东莞也很困难,因为他赚的钱不够在那里买房。他说:“但我已过了重新开始的年纪,或许我10年前出来的决定是错误的。” 那些现在离开农村、比他更年轻的人通常不希望在工厂工作。卓宏表示:“他们不能吃苦。” 很多更年轻的农民工设法在服务业找工作,而非建筑业和工厂。 尽管城市中的年轻人有着更多选择,但他们经常感到同样的困惑。倪璐表示:“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我还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 她现在信教,几十年前,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这种事情还是不可想象的。她每月去一次上海的静安寺,“与佛祖聊聊天。我认为,有些信仰是件好事。” 译者/梁艳裳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