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

【河蟹档案】老子是儿子的通行证,儿子是老子的墓志铭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志愿老头六世:我个人认为,应当选举李鹏同志为中国第一教育学家,因为在他的教育下,一个孩子成为政坛精英,一个女儿成为商界奇才。政坛精英在其属下发生塌方式腐败的情况下,依然卓尔不群。商界奇才在全国人民出钱修三峡电力后,不仅没有给予回报反而大涨其电价而没受到任何置疑。 2015年02月09日...

阅读更多

法广 | 特约专栏: 收拾我民族破碎的精神河山——“刘宾雁良知奖”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新闻史上,我们还找不到另一只如刘宾雁那样的大雁,能够如此英勇如此热情如此痛苦地在风暴中飞翔。它的每一次俯冲,每一声号叫,每一滴泪水,每一片被折断的羽毛,都在人民的大海上激发出雷鸣电闪和掀天的巨浪。”从“刘宾雁良知奖”设立和首届评选活动启动开始,刘宾雁这只大雁,已重返中国的天空,为着收拾我民族破碎而骨血犹存的精神河山,翱翔、号叫!

阅读更多

爱思想|李锐:回忆毛泽东二三事

      毛泽东在改版座谈会上第一个发言(还做了手势):“我晚上看书,点两根洋蜡;我穿斜纹布,吊口袋。”为什么他说要点两根洋蜡呢?那时候生活困难,大家都点的油灯,即菜油小灯,办公室有煤油灯。毛泽东说他点的洋蜡是进口的,斜纹布也是进口的,只有中央高层的人才穿着。    服务员进来准备晚饭,首先报菜单,第一个菜是熊掌。熊掌我都没有见过,他就问我:“你吃不吃啊?”我一听说是熊掌,就说“我吃”。    他住在中南海,睡的是双人床,比一般的双人床宽,是木板床,他不睡软床。床上三分之二的地方放的是线装书,房中的书柜里面也全部是线装书。    嘉宾简介:李锐,1917年生,湖南平江人,1958年8月至1959年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1958年1月后任毛泽东兼职秘书,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受到严厉批判,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1982-1984年任中组部副部长。中共12届中央委员,12、13届中顾委委员。    初见    凤凰历史:在见到毛主席之前,您对他是个什么印象?    李锐:我在“一二·九运动”的时候,已经向往共产党的革命,抗战前入了党,但没有读过毛泽东的书,只读了斯诺的《西行漫记》。抗战初期才读到《论持久战》,毛泽东的《论持久战》预言了抗战的整个过程:防御阶段、相持阶段,最后反攻阶段。我是1939年年底到的延安,对毛泽东当然是很崇拜的。那时候《论新阶段》、《新民主主义论》都出来了,整风运动后,毛泽东的威望是最高的。    读中学时,母亲跟我讲过毛泽东。母亲在平江清末办的启明女校第一班的同学里,有李六如的原配夫人钟桓英。1920年前后在长沙的时候,毛泽东经常到李六如家去。钟桓英说,我给毛润之洗长褂子都不知道洗了多少次,因为毛不讲卫生。所以我很早就知道毛泽东这个名字。    凤凰历史:您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是什么时候呢?    李锐:整风运动开始,我听毛泽东做“反对党八股”的报告。 1942年《解放日报》的改版座谈会上,面对面听他讲话。为什么开改版座谈会呢?因为《解放日报》的版面同一般报纸差不多:第一版是天下要闻,第二版是国内版,第三版才是共产党的新闻和文章,第四版是边区和文艺。所以毛泽东对《解放日报》很有意见,认为它不像共产党的报纸,于是就开了改版座谈会,到了三十几个人,我管评论,也参加了。    那个时候《解放日报》的文艺副刊由丁玲主编,登了她写的《三八节有感》;后来还登了王实味的《野百合花》,有“衣分三色,食分五等”之类的话,对延安的等级制度和不民主,都有些意见。1940年,大家在中央青委工作时,办了一个大墙报“轻骑队”,直言不讳地批评一些落后的或不顺眼的现象(我也是作者之一)。    毛泽东在改版座谈会上第一个发言(还做了手势):“我晚上看书,点两根洋蜡;我穿斜纹布,吊口袋。”为什么他说要点两根洋蜡呢?那时候生活困难,大家都点的油灯,即菜油小灯,办公室有煤油灯。毛泽东说他点的洋蜡是进口的,斜纹布也是进口的,只有中央高层的人才穿着。我们的衣服都是土布。吊口袋是吊在衣服上面的口袋(编者注:即解放后中山装的式样),我们的口袋是钉在上面的。他的意思就是,我就是特殊化,你们能怎么样。他用这样的神态讲这话,我很不舒服。    散会后,我对胡乔木说(胡当年已是毛的秘书):我们有些意见,是制度的问题,认为延安的等级制度在发扬民主方面不够,办“轻骑队”也是反映这些问题。整风运动发展到抢救运动,延安和边区打了一万五千个特务(其实一个打入党内的也没有),我被当作特务坐了一年半牢,受过严刑拷问等;以及江西时代打AB团等肃反大批杀人之事,也略知道一些,这里就不谈了。所以那时候我对毛泽东就有了不太好的印象。    在延安的时候,虽然有看法,但是对毛主席还是非常尊敬的。在《解放日报》工作后期,我管社论,毛写的和修改的社论,都要经过我刊登。延安只有他用宣纸和毛笔写文章,都是一遍稿。离开延安时,我的任务是到冀热辽区负责办报,给了我半匹骡子带东西。我带的一半是《解放日报》,再就是在杨家岭的中央图书馆找到的一些解放区出版的书籍,另外我自己还有些书,合起来有一百多斤。我自己的东西中,最珍贵的是毛泽东的两篇社论手稿,其中一篇社论是谈生产运动,《毛选》中还没有收入。1949年后我在长沙时,我把这两篇社论,连同他写给湖南老朋友周世钊和彭友胜(编者注:在辛亥革命中,毛泽东曾参加长沙新军,彭友胜是当时他的副班长)的两封信,都装裱成册页,题名“当代墨宝”。《龙胆紫集》中有诗记述:“字若龙蛇笔有神,征途万里总随身。桑干河渡曾浸水,手迹珍藏见寸心。”    凤凰历史:新中国建立后,您在什么情况下再次见到毛主席呢?    李锐:1952年离开湖南省委宣传部长“坐而论道”的岗位,到北京负责水电建设。当时水利系统一些领导人建议快上三峡,解决长江洪水问题。1958年初,中央召开的南宁会议上,跟他面对面开会。这个会可说是“大跃进”的序幕,反对当时陈云和周恩来等人“反冒进”的思想,最后一个大问题是讨论三峡上马。当时毛泽东接受了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的意见,要立即上三峡工程。我是水电建设总局的局长,关于三峡问题,我早就写过文章反对。在会议上我讲了我的反对意见,毛泽东也接受了,而且最后要我当他的秘书。(编者注:欲了解李锐与林一山在南宁会议上关于三峡工程的辩论详情,请关注凤凰网历史频道后续推出的《对话李锐》专题。)那时候我搞水电,说工作很繁重。“那就兼职嘛”,毛泽东这么一说,我就没办法了。    从南宁回来没几天,他要我晚上去跟他谈话。对国内外大势的一种议论,谈到9点钟,服务员进来准备晚饭。首先报菜单,第一个菜是什么你猜一猜?    凤凰历史:红烧肉?    李锐:熊掌,熊掌我都没有见过,他就问我:“你吃不吃啊?”我一听说是熊掌,就说“我吃”。    那次是我第一次到他的房间里去。他住在中南海,睡的是双人床,比一般的双人床宽,是木板床,他不睡软床。床上三分之二的地方放的是线装书,房中的书柜里面也全部是线装书。大家知道,他最喜欢读的是《资治通鉴》,这是反映中国古代历史的丛书。不少学者认为,毛很喜欢研究帝王之术。    过了几天,周恩来找我。当年为宣传水电,我在北海办了一个展览会,许多中央领导人去参观过。周恩来要我把新安江水电站的模型搬到西哈努克住的宾馆去,让他知道我们在搞这样的建设。我就照总理的意见,到西哈努克的宾馆把那个模型放好了。等到晚上7点多钟,周恩来才来,我跟周比较熟,可以随便一点。我因为没吃饭,就发牢骚:“总理啊,我肚子饿了。”你猜他讲了一句什么?他说:“我跟你还不一样?”接着又说了一句:“你看到了吧,穿着破睡衣,躺在床上吧。”这就说明,他们同毛的上下关系,跟我同他们的上下关系一样。毛一天到晚躺在他的床上,看书、吃饭、党内来人谈话,都不下床,除非要写文章或有外国人接见。    周恩来他们对毛都了解,可说谁也不敢惹他。庐山会议原来是准备反“左”的,当时已经出现饿死人的情况了。结果彭老总一封信,最后尤其是张闻天带理论性的长篇发言,都惹动他了。    凤凰历史:黄克诚曾经说毛泽东晚年因为失眠,所以脾气比较大,您有这种感觉吗?    李锐:59年4月上海会议时,由于我向他写了三封信,谈“大跃进”的许多问题和不当之处,他是接受了的,于是大大地抬高我,讲了这样的话:“我是共产党感谢共产党。”    到庐山会议,由于彭、张有反对的言论,就变得厉害了。毛泽东最后对我的态度什么样呢?通过《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的文件时,决议稿的开始有这句话:“彭黄张周及其追随者……”。毛泽东就故意问周恩来:“这个追随者是哪个咯?”周恩来就讲是李锐。他又讲:“李锐,你来了吗?我不是瞧不起你,你不够格。”因为我不是中央委员,他说我不够格,只能当追随者。这种情况当年在党内都传达了的,我的老朋友黎澍后来见面时跟我说:“李锐是真完蛋了。”    凤凰历史:还有什么例子呢?    李锐:我在《庐山会议实录》里写了一件他当时对朱老总的态度。朱老总跟彭德怀是好朋友,他们两人是真正打仗的人。在常委会上批判彭德怀时,朱老总第一个发言,讲得比较温和。毛泽东把脚翘起来,做了手势:“隔靴搔痒。”朱老总满脸通红,再不讲话了。    毛同朱老总的关系如何呢?朱老总的秘书沈毓珂,跟我一起工作过的,他告诉过我一件事情。1949年以后,实际上没有让朱老总管事情,只让他关心手工业。朱老总也住在中南海,闲了喜欢养兰花。兰花不能见太阳,必须在阴暗的地方才长得好。他就要办公厅,帮他盖一个遮阳棚。不知道毛怎么看到了朱老总的信,就批示:中南海不是朱家花园。(编者注:晚清长沙首富朱昌琳的私家园林,人称“朱家花园”)随后朱老总把他养的所有兰花捐给中山公园,不再养了。    印象    凤凰历史:请您谈一谈对毛泽东总的看法。    李锐:由于自己在党内的经历,尤其是两次坐牢:在延安关了一年半,“文革”时在秦城单间关了八年。我在离休后的三十多年里,一直思考三个大问题:即人类社会进步靠什么?主义和理论是怎么回事?共产党的作为(即同上面两个问题的关系)如何?写了十几本书。关于毛泽东其人其事,写了五本书,都公开出版了。即《毛泽东早年读书生活》、《早年毛泽东》、《大跃进亲历记》、《庐山会议实录》、《毛泽东晚年悲剧》。    对于毛泽东这个人,我就讲了我经历的事情。他的早年就很独特、很了不起。他在第一师范当学生的时候,部队的枪他都敢缴回来,那么厉害。(编者注:1917年,毛泽东曾指挥“学生自愿军”,在长沙近郊迫使北洋军一支约三千人的队伍缴械。)他少年离开家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诗句:“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他在第一师范读书的时候也写过这样的诗:“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沁园春》那首词,有人说是胡乔木帮他写的,胡乔木没有那个气概。他早年的读书笔记中有这样的话:“我只对自己负责”。可以说,“自以为是”贯彻了他一生。他从早年起就有这种气质,把他放在中国古代来讲,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他把自己的思想、志向等等都公开讲过:“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秦始皇杀的人没有我整的多” , “我从马克思那里只取了四个字:‘阶级斗争’”。另外他还有一句话:“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    毛泽东去世前的遗言有这么两句话:我平生干了两件大事,一件是把蒋介石赶到台湾去了,第二件是搞了文化大革命。对第二件事他担心有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    来源: 凤凰历史    本文责编: 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 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876.html

阅读更多

郭玉闪:《这场遭遇》-说说传知行研究所被北京民政局非法取缔这事

抱歉啊,朋友们,让你们担心了。 事情并不复杂,昨天(7月18日)上午九点半,北京市民政局执法人员以及其他一些配合人员,一行十数人,突然推开传知行办公室,在严肃的与我做了简短谈话后,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取缔决定书”(京民执取【2013】5号),宣布取缔“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病情严重急需救治(图)

(维权网信息员李锐报道) 2013 年 7 月 5 日,病情稍微减轻的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因无钱交纳高额的医疗费用,不得不办理出院手续,出院休养。这次住院又花了 11546.79 元,这些钱全部来自于朋友的借贷,因无钱治疗现在生活十分困难。 据当地维权人士罗世模( 13183924409 )先生介绍: 6 月 23 日 刘正有右手和左脑麻痹并基本瘫痪 , 再次住进自贡市第一医院 , 病情证明书上显示:经诊断为多发性脑梗塞,颅内动脉粥样硬化,右上肢周围神经损伤,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前壁心肌梗死后恢复期,高血压 3 级高危 2 型糖尿病。 7 月 5 日 ,病情稍微减轻,就不得不办理出院,因刘正有无钱继续治疗。 据刘正有的朋友罗世摸说:现在刘正有根本没有能力买药来维持,一切都是在拖。现在每个星期还需要六百多元的费用,用于维持基本生命延续。 据了解: 2013 年 5 月 5 日 ,刘正有突然发现自己胸闷,心慌难受,于是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5 月 6 日 ,罗世模将其送往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检查为急性前壁心肌梗死,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功能 1 级衰竭,心包积液,高血压病 3 级很高危,肺部感染,住院后即昏迷,经过两天的抢救才勉强脱离危险 ,26 日出院。这次看病花去了 1 万多元,也是因为无钱治疗而不得不提前出院。 刘正有自从 2000 年房屋被政府拆迁炸毁后,一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当地政府在这个时候还是继续不愿意给刘正有赔偿房屋款以治疗刘正有的病。 刘正有从 1995 年就开始为自贡百姓维权,帮助农民维护自己的权利。 2000 年 1 月 13 日 ,因为帮助农民维权得罪了部分的官员,当地政府以拆迁为名炸毁刘正有的房屋,至今未获任何赔偿, 2003 年刘正有被中国新闻周刊评为全国十大维权新闻人物之一, 2008 年底被以诈骗罪判刑 2 年,出狱后,刘正有继续为百姓发声,帮助当地百姓维权,经常被当地政府维稳性关押。刘正有被自贡民间誉为“自贡民间信访局局长”。 现在自贡及四川的朋友们均在帮助刘正有募捐,但面对庞大的治疗费用,朋友们的募集资金显得是杯水车薪,希望能得到社会救助。 刘正有账号: 中国建设银行自贡市分行汇西所账号 :6227 0035 7123 0113 250 电话: 18990093533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404档案馆】第174期:我们的命运也会像那辆大巴,驾向坠落的黑夜——贵州隔离大巴翻车悲剧引发的舆论风暴

【翻车现场】我得罪了邻居,他把WiFi密码改了,我骂了半天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