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民族主义

【404文库】我们这枚园地|江雪:“U型锁”十年记

住院最初的那两年,一直有警察“陪”着他们。最先是六个,后来成了四个,再后来留下两个年轻的小警察。白天他们就呆病房里,看手机,晚上支起铁床睡楼道里。有时王菊玲要去跑法院,跑政府,小警察也会开车拉她去。“说起来,警察也挺辛苦的。”王菊玲说。

阅读更多

木蹊说|对穿和服苦大仇深,对烂尾房情绪稳定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想到生殖器。一见到和服,就想到辱华,寻衅滋事。也就是这些人,对外苦大仇深,对内情绪稳定。老人被城管欺负了,他们情绪稳定,说不要被利用。烂尾楼业主讨说法,他们情绪稳定,说要警惕拜登打牌。

阅读更多

老牌恶棍|对不起,你涉嫌“伤害民族情感罪”

只要是打着民族的旗号,那么一切行为都具有无可争议的合理性与正义性。哪怕有一小撮反对者,也“一定要注意周围环境,防止引起周围人不悦”,做到“尊重多数人的感受”,因为“这总不是错的”。纳粹屠杀犹太人是这样,日本侵华也是这样,如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还是这样。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