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宪庭

江白:轮回的路上,佛光照耀你

数个时辰之后,七天前离开人世的曲尼江白,将在止贡提天葬台,过早地结束这一次轮回。 止贡提天葬台在半山腰上,被重重叠叠的经幡环绕,当鹰鹫飞来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 此刻,是深深的黑夜,万籁并未俱寂。倾听着北京的高楼下各种车辆驶来驰往的声音,虽然并不嘈杂,却意味着仍然有众生在为生活奔波。 我默默地祈请诸佛:当江白,年轻的、才华绽放的江白,他在这个世间的光明已谢,正在独自前往我们谁也无法知道的地方,诸佛啊,请以慈悲之钩抓住他,不要让他落入黑业的支配之中,请护佑他,使他免除中阴的险境。诸佛啊,请让我们和他来生相遇,还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嗡嘛呢叭咪吽…… 我仿佛看见,在离天很近的止贡提天葬台,在渐渐让人暖和过来的阳光中,在满山经幡被吹拂得呼啦作响的微风中,在僧侣与亲人的祈祷中,随着天葬师手起刀落,展翅而至的鹰鹫将江白带走,而业力则随流转,将与我们重新结缘,相逢。 2011年4月5日凌晨3点记 这是“艺术档案网”为江白设的纪念专栏: http://www.artda.cn/view.php?cid=30&tid=5042&page=1 。有许多记录江白的艺术与生活的图片,以及江白的友人们怀念他的文字。 以下图文,是拉萨的艺术家们在江白去世的第二天,去江白远在乡下的家里及他工作的学校吊唁的时候拍摄的。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乡的村庄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乡的村庄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的院子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一百个酥油灯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喇嘛在颂经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工作的学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工作的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 2011年3月30日,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江白家乡的雪山 这两篇文字,是西藏艺术家嘎德、嘎嘎21,为江白而写的: 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当事实确定我开始向所有与江白亲近的朋友发短信,告知这一不幸的消息。那一刻我充当着一个噩耗的传播者,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稳定恍惚的心境,然而每接到一个回复,我的心就会痛一次,我真希望这只是愚人节前的一次恶作剧,然而这一切都是残忍的真实——江白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江白是个苦孩子,从小失去了父亲,家境艰难。他家有7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四),母亲和已年过90的奶奶,全家长期以来,只有江白一人在职,是一家最大的依靠和希望。他的负担可想而知,去年一直由江白资助上大学的妹妹考上了公务员,分到了那曲工作,终于可以减轻一些他的负担了,然而世事残酷而无常…… 我同江白的友谊是在筹备“烈日西藏”画展时建立起来的,记得当时所有的杂活、累活和别人不愿干的活都有江白的身影,无论在西藏还是北京展场。“烈日西藏”能在北京顺利举办是和江白的努力和汗水分不开的,但我却从未当面正式地向他表示过谢意,就是这一点现在让我非常的自责和内疚。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我,这次在北京的办展经历,是他人生中一段最美好最幸福的经历,不仅参加了这么重要的一个展览,还同栗宪庭老师结下了特别深厚的情谊,他说他从小失去了父亲,在他的心里栗老师就是他的父亲,他还时不时向我们炫耀栗老师转送给他的一串藏传佛教重要活佛的念珠,他说他舍不得一个人佩戴,等回到家乡,他要将这一串珍贵的佛珠分拆给他的所有家庭成员每人一粒,剩余的想捐给他家乡的寺院作为佛像的装藏。 昨天(30日),我们一行十二人开车近三个小时来到了他的家乡——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去见他最后一面…在几百盏闪烁的酥油灯旁,他的遗体安详地躺着。我当时真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很难将眼前安静的他与平时那个黝黑脸庞、眯缝着小眼,举着酒杯,高唱跑调山歌对世事充满悲愤的他联系起来,一切都太突然,太不合情理。 之后,我同诺次、边巴、和老邹又驱车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他生前的工作地“日多乡小学”一个偏僻而荒凉的山村小学,在小学门口拍了一张合影,空出的位置是属于他的。 下个星期,也就是4月5日,是他的“头七”。也是他出殡的日子,他将在圣洁的直贡天葬台天葬。他的灵魂将开始再一次的轮回,如同尼玛江日山谷的风。 嘎德 2011-3-31 找· 到 ——深切哀悼西藏当代艺术家曲尼江白 车在路上行驶大家却没有了话语,悲痛中的沉默,每个人都在重放着记忆中你的故事。我知道我们是要去你家,但此刻我的心中无法分清楚我们是去找你还是去见你。一路上飘飞的白雪夹杂着朋友们对这场不幸的不可理解与过去和你在一起时美好时光的回忆,不断落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上。眼前闪过的村庄不断延伸着你的生活轨迹,它就像颜色的渐变从城市到村庄再到山沟,地理环境不断的变窄变险带着悲伤的心情使人更加的难过,我在不断问自己你给我们的那种对生命的自信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真诚源于何处?一个才30岁的艺术家为何留给我们如此强烈的怀念? 和你聊天的时候你会谈起很多你生活中的故事这些故事中可以感受到你对故土的那片最真的爱。记得我问你是否真的喜欢你现在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你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些你要做的事情,而要完成这些事情每个人都要选择属于这个事情的环境。作为一个教师你在一个山区小学从事着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每一个孩子的工作同时这些孩子纯净的内心冲刷着你身心的疲惫,你说支撑你的是一份责任。我问你这份责任源于何处?你说因为爱。是的爱是整个人类都具有的本质而你懂得将这种爱释放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此刻悲伤占据了我的大脑,思绪时断时续,想起你的笑容是那么的真诚,想起你思考是那么的贴近现实,想起你思绪交杂时大声嚎哭的心情,而此时此刻你却永远的与我们分别了。 生活中的感悟承受着对现实的诉求,你用你的灵魂寻找通向目标勇气,这勇气是你对西藏的热爱与民族的责任。通过你的作品我们可以感受你对现实的真实感受,色彩纯净优美的画面中你独有的艺术语言在画面中展现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艺术张力,或许你是因为一直生长在这里对每一个变化都有很敏锐的洞察力,这种洞察力将你拉到艺术创作中使你成为西藏当代艺术中一位不可缺少的艺术天才。你说你的语言是要讲述你看到的现实,是通过艺术作品表达内心真正的感受。你说你要在“艺术中表达真实,在真实中寻找艺术”而这一切都是“找”的一个过程。是的你真的去找了,因为你的执着我们发现了很多真相,因为你的那份最纯的爱我们感受了很多,虽然你的突然的离去让我们如此的无法接受,但你留给我们很多值得在意值得坚守的东西。 来到你的家,见到你静静的躺在哈达帘子后面,仿佛一切凝固的让我无法挪动自己的身躯,外面的雪还在不断的下着。难以想象的不幸让我们离你如此的近却又让我们如此的远。无数闪烁的酥油灯像你那可亲的面容让人不禁掉入回想之中,你说你在北京的展览上认识了很多人,他们都非常喜欢你的作品而且在艺术创作上给你很多信心与帮助,你是如此的对未来的艺术创作抱有激情,每次听说你在拉萨我都想去见你因为你的那份坦诚让人觉得就是和自己在一起,谈起的很多创作想法你都有你对未来的担忧与希望,那一份执着每时每刻打动着我的内心。 此刻耳旁传来一阵喇嘛的诵经声,浑厚的声音传诵着生命的经文让我们知道生命的形式不止一种,死亡同样是生命的一部分,理解生命、感悟生命、认识生命不只是时间的长短,更重要的是生命本身追求所要到达的地方。 外面的雪还在不断的下,天气是如此的和心情步调一致,然而那些雪花只是从空中降落下来到达地面就立刻融化了。一颗坚强、执着、充满爱的心留给世间的是更多的希望。江白一路走好愿你在更幸福的地方画更美的画。 嘎嘎21 2011年3月30日

阅读更多

[转载]中国前卫艺术教父栗宪庭不做艺评做乡绅

栗宪庭受本 报 之邀,将在5月31日为本 报 创刊85周年文化论坛“飞越蓝海——文化脉动与价值创造”发表演讲。 他接受本 报北京特派员 韩咏红专访,畅谈宋庄艺术村的经验,畅谈不做“艺评教父”做“乡绅”,以另一种方式介入中国现实,在艺术、房地产与政治之间摆渡的日子 …

阅读更多

2010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政右经左)完整版

艾未未发起的“公民调查”向中央、四川省级、县市级以及基金会等100多家不同政府机构申请公开512完整的信息,包括灾情核查、捐款使用明细、坍塌校舍调查报告、遇难师生具体情况等近万条信息,但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复。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

敏感词周报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