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车

闾丘露薇 | 整顿后的校车

华商报专栏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义乌还有余杭不同,德清的校车,主要还是服务乡镇学校,穿梭在山区以及水乡,所以,七十九辆校车,有着不同的车型。 德清的校车,从二千年开始,从一开始学校民间提供的校车服务,到之后委托公交,零九年成立校车服务公司,政府把校车全部包揽下来,是一个一步步走过来的过程。 “不管政府有钱还是没有钱,关键是政府要愿意承担起责任,确保学生安全便利的上学,方法可以有很多种。”德清的官员一直强调这点。在他们看来,就算把责任分摊到家长,学校身上,出了事情,政府是逃避不了责任的,那末晚做或者不做还不如早做。 而在我看来,不管是民办学校有没有能力购置校车,还是政府加大公交投入,或者出资购买校车,说到底都是政府愿不愿意把责任揽到身上,愿不愿意花钱,把钱花在哪里的问题。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校长给我们看了他们两部号称只是买了两年,但是看上去已经有点破旧的校车。从明年开始,继当地所有幼儿园已经不能提供校车之后,他们这些学校的校车也要停运了,尽管他们拿到了接送牌。   对于这位校长来说,这个决定显然是让他送了一口气,因为在甘肃车祸之后,各部门联合执法查处的严格了,校车不能够超载了,于是原本要跑三次,才能够把六百多个学生接完的校车,现在要跑六次,我们到学校的时候是上午十点钟,学校才刚刚能够开始上课,因为塞车,七点钟开始运行的校车,这个时候才完成工作。其实校车运行的距离,最远也就是三公里。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学校还有老师学生,每天花在校车上的时间太多,学习也搞不好。”不过这不是校长最担心的,最担心的还是安全,因为超载,每年总有些小事故发生,学生在车上因为急刹车碰撞受伤,司机是不是负责,心情好不好。不过有趣的是,尽管知道这样的状况,家长们宁愿孩子每天在街上等一个小时的校车,也不愿孩子步行上学,或者自己接送。“我问过孩子,早上不少家长宁愿睡觉,下午有的宁愿打麻将,当然,他们习惯性认为,校车就是安全。”   校长给我们看了他们两部号称只是买了两年,但是看上去已经有点破旧的校车。从明年开始,继当地所有幼儿园已经不能提供校车之后,他们这些学校的校车也要停运了,尽管他们拿到了接送牌。 对于这位校长来说,这个决定显然是让他送了一口气,因为在甘肃车祸之后,各部门联合执法查处的严格了,校车不能够超载了,于是原本要跑三次,才能够把六百多个学生接完的校车,现在要跑六次,我们到学校的时候是上午十点钟,学校才刚刚能够开始上课,因为塞车,七点钟开始运行的校车,这个时候才完成工作。其实校车运行的距离,最远也就是三公里。 “学校还有老师学生,每天花在校车上的时间太多,学习也搞不好。”不过这不是校长最担心的,最担心的还是安全,因为超载,每年总有些小事故发生,学生在车上因为急刹车碰撞受伤,司机是不是负责,心情好不好。不过有趣的是,尽管知道这样的状况,家长们宁愿孩子每天在街上等一个小时的校车,也不愿孩子步行上学,或者自己接送。“我问过孩子,早上不少家长宁愿睡觉,下午有的宁愿打麻将,当然,他们习惯性认为,校车就是安全。” 校长明白,多买几辆校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问题是,不知道明年学校还能不能办下去,自然不会投资。是不是让政府承担起校车责任?“那末多钱,政府怎末可能拿出来。”校长听到我这样问,觉得我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同样在浙江,德清的美式校车,在甘肃车祸之后,已经成为了全中国的标杆。和 校长明白,多买几辆校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问题是,不知道明年学校还能不能办下去,自然不会投资。是不是让政府承担起校车责任?“那末多钱,政府怎末可能拿出来。”校长听到我这样问,觉得我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同样在浙江,德清的美式校车,在甘肃车祸之后,已经成为了全中国的标杆。和义乌还有余杭不同,德清的校车,主要还是服务乡镇学校,穿梭在山区以及水乡,所以,七十九辆校车,有着不同的车型。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德清的校车,从二千年开始,从一开始学校民间提供的校车服务,到之后委托公交,零九年成立校车服务公司,政府把校车全部包揽下来,是一个一步步走过来的过程。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不管政府有钱还是没有钱,关键是政府要愿意承担起责任,确保学生安全便利的上学,方法可以有很多种。”德清的官员一直强调这点。在他们看来,就算把责任分摊到家长,学校身上,出了事情,政府是逃避不了责任的,那末晚做或者不做还不如早做。   而在我看来,不管是民办学校有没有能力购置校车,还是政府加大公交投入,或者出资购买校车,说到底都是政府愿不愿意把责任揽到身上,愿不愿意花钱,把钱花在哪里的问题。

阅读更多

闾丘露薇 | 还是校车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江苏丰县校车事故之后,家长们只能够自己动用各种交通工具送孩子上学。有的老人家,把孩子送到学校之后,就在门口等着放学,因为她的力气,只够骑一次返程。 这样的场景其实一点也不陌生,在甘肃校车事故之后,各地进行校车整顿,不管是民营车辆还是学校自己购置的校车,都被一刀切停运了,因为对于当地官员来说,这样是最最安全的做法。至于家长和孩子们上学放学会有怎样的难处,在“安全”这个理由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这些官员的想法不无道理,因为这样才是保证万无一失的唯一方法,当然,当z中太多人,不是真的为孩子们的安全着想,而是明白,只要出了事故,总是有人要丢乌纱帽的。 丰县的官员处分出来了,因为他们在事故之后的表现,从情感上,觉得也算是能够接受,但是理性一点的想,处分就能够解决问题了吗?因为问题到底是什麽?问题是让孩子们可以便捷安全的上学。我甚至有些隐隐的担心,这样的一票否决制的做法,会不会对那些愿意做点,或者正在做点事情的官员不太公平? 在德清采访,主要官员们都很低调,私下里,他们都谈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尽管现在,当地政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府承担起了校车的管理以及运营的责任,但是这并不能够保证校车百分之一百的安全。因为当校车上路之后,不管校车如何不超速不超载,设计也比其他车辆更加安全,司机如何谨慎驾驶,也难避免遭遇车祸的可能,只要遇到其他车辆鲁莽驾驶的话。如果事故因此发生了,在现在的舆论环境之下,可以想象,很可能就是用官员下台负责来作为平息民意的手段。 少做少错,多做多错,结果最后利益受损的,自然还是政府和官员们服务的对象,民众。当事故发生之后,如何在问责的同时,去真正的解决问题?毕竟,孩子们每天都要上学,这个问题最终回避不了,随着时间,当政府开始放松监管之后,家长们出于自己的难处,尤其是那些没有能力自己每天亲自接送孩子的家长,就会选择应运而生的被政府视为非法的服务,在家长们看来,那却是一种无奈的民间自助,政府既然不管,那只有依靠自己。 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够复制德清模式的,毕竟德清也是从2000年开始进行的不断调整。一开始也是民营服务,结果政府发现,因为当地有水乡,平原,山区,路途,路况都不相同,监管很难,但不管很容易发生事故,既然这样,不如政府承担起来,于是让当地的公交公司承担起接送学生的工作。但是很快在检查监督的时候 —————————–   江苏丰县校车事故之后,家长们只能够自己动用各种交通工具送孩子上学。有的老人家,把孩子送到学校之后,就在门口等着放学,因为她的力气,只够骑一次返程。 发现,因为当地人对于公共交通工具的需求,经常会出现乘客和学生争抢座位的情况,于是在09年,决定成立独立的校车公司,购置专门的校车。出于安全考虑,这些校车服务并不包括幼儿园学生,政府的做法,是斥资在每个村子都开设幼儿园,即便只有一两个学生,也配备老师和后勤人员。 很多时候,政府的政策出发点,是为了更好的提供公共服务,但是很可惜,到了执行的时候,为了方便管理,就会出现一刀切,忽略了中国各地差异巨大的现实。校车是这样,已经开始的如火如荼的撤点并校也是这样,事实上,正是因为大规模的农村撤点并校,才产生了对校车以及寄宿制的需求,但是这些配套,却完全没有准备好。   这样的场景其实一点也不陌生,在甘肃校车事故之后,各地进行校车整顿,不管是民营车辆还是学校自己购置的校车,都被一刀切停运了,因为对于当地官员来说,这样是最最安全的做法。至于家长和孩子们上学放学会有怎样的难处,在“安全”这个理由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府承担起了校车的管理以及运营的责任,但是这并不能够保证校车百分之一百的安全。因为当校车上路之后,不管校车如何不超速不超载,设计也比其他车辆更加安全,司机如何谨慎驾驶,也难避免遭遇车祸的可能,只要遇到其他车辆鲁莽驾驶的话。如果事故因此发生了,在现在的舆论环境之下,可以想象,很可能就是用官员下台负责来作为平息民意的手段。 少做少错,多做多错,结果最后利益受损的,自然还是政府和官员们服务的对象,民众。当事故发生之后,如何在问责的同时,去真正的解决问题?毕竟,孩子们每天都要上学,这个问题最终回避不了,随着时间,当政府开始放松监管之后,家长们出于自己的难处,尤其是那些没有能力自己每天亲自接送孩子的家长,就会选择应运而生的被政府视为非法的服务,在家长们看来,那却是一种无奈的民间自助,政府既然不管,那只有依靠自己。 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够复制德清模式的,毕竟德清也是从2000年开始进行的不断调整。一开始也是民营服务,结果政府发现,因为当地有水乡,平原,山区,路途,路况都不相同,监管很难,但不管很容易发生事故,既然这样,不如政府承担起来,于是让当地的公交公司承担起接送学生的工作。但是很快在检查监督的时候 这些官员的想法不无道理,因为这样才是保证万无一失的唯一方法,当然,当 z 中太多人,不是真的为孩子们的安全着想,而是明白,只要出了事故,总是有人要丢乌纱帽的。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江苏丰县校车事故之后,家长们只能够自己动用各种交通工具送孩子上学。有的老人家,把孩子送到学校之后,就在门口等着放学,因为她的力气,只够骑一次返程。 这样的场景其实一点也不陌生,在甘肃校车事故之后,各地进行校车整顿,不管是民营车辆还是学校自己购置的校车,都被一刀切停运了,因为对于当地官员来说,这样是最最安全的做法。至于家长和孩子们上学放学会有怎样的难处,在“安全”这个理由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这些官员的想法不无道理,因为这样才是保证万无一失的唯一方法,当然,当z中太多人,不是真的为孩子们的安全着想,而是明白,只要出了事故,总是有人要丢乌纱帽的。 丰县的官员处分出来了,因为他们在事故之后的表现,从情感上,觉得也算是能够接受,但是理性一点的想,处分就能够解决问题了吗?因为问题到底是什麽?问题是让孩子们可以便捷安全的上学。我甚至有些隐隐的担心,这样的一票否决制的做法,会不会对那些愿意做点,或者正在做点事情的官员不太公平? 在德清采访,主要官员们都很低调,私下里,他们都谈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尽管现在,当地政 丰县的官员处分出来了,因为他们在事故之后的表现,从情感上,觉得也算是能够接受,但是理性一点的想,处分就能够解决问题了吗?因为问题到底是什麽?问题是让孩子们可以便捷安全的上学。我甚至有些隐隐的担心,这样的一票否决制的做法,会不会对那些愿意做点,或者正在做点事情的官员不太公平?   在德清采访,主要官员们都很低调,私下里,他们都谈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尽管现在,当地政府承担起了校车的管理以及运营的责任,但是这并不能够保证校车百分之一百的安全。因为当校车上路之后,不管校车如何不超速不超载,设计也比其他车辆更加安全,司机如何谨慎驾驶,也难避免遭遇车祸的可能,只要遇到其他车辆鲁莽驾驶的话。如果事故因此发生了,在现在的舆论环境之下,可以想象,很可能就是用官员下台负责来作为平息民意的手段。   少做少错,多做多错,结果最后利益受损的,自然还是政府和官员们服务的对象,民众。当事故发生之后,如何在问责的同时,去真正的解决问题?毕竟,孩子们每天都要上学,这个问题最终回避不了,随着时间,当政府开始放松监管之后,家长们出于自己的难处,尤其是那些没有能力自己每天亲自接送孩子的家长,就会选择应运而生的被政府视为非法的服务,在家长们看来,那却是一种无奈的民间自助,政府既然不管,那只有依靠自己。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江苏丰县校车事故之后,家长们只能够自己动用各种交通工具送孩子上学。有的老人家,把孩子送到学校之后,就在门口等着放学,因为她的力气,只够骑一次返程。 这样的场景其实一点也不陌生,在甘肃校车事故之后,各地进行校车整顿,不管是民营车辆还是学校自己购置的校车,都被一刀切停运了,因为对于当地官员来说,这样是最最安全的做法。至于家长和孩子们上学放学会有怎样的难处,在“安全”这个理由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这些官员的想法不无道理,因为这样才是保证万无一失的唯一方法,当然,当z中太多人,不是真的为孩子们的安全着想,而是明白,只要出了事故,总是有人要丢乌纱帽的。 丰县的官员处分出来了,因为他们在事故之后的表现,从情感上,觉得也算是能够接受,但是理性一点的想,处分就能够解决问题了吗?因为问题到底是什麽?问题是让孩子们可以便捷安全的上学。我甚至有些隐隐的担心,这样的一票否决制的做法,会不会对那些愿意做点,或者正在做点事情的官员不太公平? 在德清采访,主要官员们都很低调,私下里,他们都谈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尽管现在,当地政 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够复制德清模式的,毕竟德清也是从 2000 年开始进行的不断调整。一开始也是民营服务,结果政府发现,因为当地有水乡,平原,山区,路途,路况都不相同,监管很难,但不管很容易发生事故,既然这样,不如政府承担起来,于是让当地的公交公司承担起接送学生的工作。但是很快在检查监督的时候发现,因为当地人对于公共交通工具的需求,经常会出现乘客和学生争抢座位的情况,于是在 发现,因为当地人对于公共交通工具的需求,经常会出现乘客和学生争抢座位的情况,于是在09年,决定成立独立的校车公司,购置专门的校车。出于安全考虑,这些校车服务并不包括幼儿园学生,政府的做法,是斥资在每个村子都开设幼儿园,即便只有一两个学生,也配备老师和后勤人员。 很多时候,政府的政策出发点,是为了更好的提供公共服务,但是很可惜,到了执行的时候,为了方便管理,就会出现一刀切,忽略了中国各地差异巨大的现实。校车是这样,已经开始的如火如荼的撤点并校也是这样,事实上,正是因为大规模的农村撤点并校,才产生了对校车以及寄宿制的需求,但是这些配套,却完全没有准备好。 09 年,决定成立独立的校车公司,购置专门的校车。出于安全考虑,这些校车服务并不包括幼儿园学生,政府的做法,是斥资在每个村子都开设幼儿园,即便只有一两个学生,也配备老师和后勤人员。 发现,因为当地人对于公共交通工具的需求,经常会出现乘客和学生争抢座位的情况,于是在09年,决定成立独立的校车公司,购置专门的校车。出于安全考虑,这些校车服务并不包括幼儿园学生,政府的做法,是斥资在每个村子都开设幼儿园,即便只有一两个学生,也配备老师和后勤人员。 很多时候,政府的政策出发点,是为了更好的提供公共服务,但是很可惜,到了执行的时候,为了方便管理,就会出现一刀切,忽略了中国各地差异巨大的现实。校车是这样,已经开始的如火如荼的撤点并校也是这样,事实上,正是因为大规模的农村撤点并校,才产生了对校车以及寄宿制的需求,但是这些配套,却完全没有准备好。   很多时候,政府的政策出发点,是为了更好的提供公共服务,但是很可惜,到了执行的时候,为了方便管理,就会出现一刀切,忽略了中国各地差异巨大的现实。校车是这样,已经开始的如火如荼的撤点并校也是这样,事实上,正是因为大规模的农村撤点并校,才产生了对校车以及寄宿制的需求,但是这些配套,却完全没有准备好。

阅读更多

李承鹏:病句

和往常一样,才过了几天人们对一件悲伤的事就有些淡了。那条沟渠还没结冰,几十个孩子倾覆的故事已经冰封。我本来也无话可说,可昨天茌李庄村一个村民不知哪里找到我的电话,告诉我一些事,才想起今天是那些小孩的头七。我知道,按苏北当地风俗凡冤死或幼夭必须在头七前火化、入葬。我又知道,这个村遇难的十一个孩子只火化了十个。这,却不知是为何。   出事之前,首羡正在大搞“创文”行动,为了显示小镇文明风尚,官家要求所有摊贩、三轮车、自用老年车都不准上街,不知这里面是否包括接送学生的车。总之小镇忽然变得很干净,人们冲上街道打扫卫生、散发传单,大小的房屋挂满醒目的文明标语。不一会儿,就发生校车倾覆沟渠这么不文明的事情。还有些不文明的事情:村口布满着干部防控生人,有记者试图进入,被打。不知哪里调来一些城管,对不按规定情绪稳定的人们推搡之。   让我们回到很久以前。那个村民告诉我,抗战时期茌李庄就有个很不错的小学,村里一些老人就在这所小学里启的蒙,跨出家门、进入学门。可前些年撤并,学校变成了一些赢利单位,孩子们得去12公里外的镇小学念书,遇到天冷加衣,大人一天得跑四趟路,只得让编外校车接送,这辆编外的校车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当然,终于出事了。经观记者陈勇一直在这个镇调查,他告诉了我很多的事。与其它的路相比,镇小学门口的路非常狭窄,只能容一辆大巴经过。出事的那条路土质疏松,就是机耕道,平时拖拉机和摩托车穿行,所以车辆侧翻也是可以想像的。   事情也有一些变化,出事以后,家长和学生们在校门口发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人,警察。过去无论多拥堵,警察叔叔从不会来维护交通的。现在,满大街都站着警察和城管。还有的变化是,这里的教育部门过去并不在意自己开着奥迪、帕萨特,学生们却挤着超载的中巴,现在当记者拍摄车牌时,他们已知道敏捷地回避。   但谈及未来,他们只是说是否购买校车还在考虑中,建立安全机制还在定夺中……就是大家很熟悉的新闻联播句式了。前几天当地一个教育官员私下说,现在追求的是升学率,你弄个校车谁注意呀,校车这些事跟我们无关,是家长私下的行为。不必说这官员了,比起驻马其顿大使,他其实说了实话。   我手里有一份资料,自教育产业化实施撤并后:十年间从2000年至2009年,我国农村(包括县镇)普通小学数从521468所缩减到263821所,减少了49.4%;2000年至2007年,教学点减少了50.9%。也就是说,在十年时间内,我国农村普通小学数减少了近一半。这份资料显示:在我国平均每41秒钟就会发生一起的车祸中,每天有近40名中小学生要死于道路交通事故(注:此数字应含校车事故及其它交通事故)……   我注意到一些观点:别把任何事情扯到政府和体制,政府也不想出事,责任在违章的司机、乡村泥泞的路况、蹬三轮车晃点了司机的老太太、对超载一直知情的家长,以国人的交通安全意识……我得说,这些观点有些道理,每回我开车上路犹如上战场,大部份校车事故也因为司机素质差、乡村路况差有关。其实一心维稳的地方官员也最怕出事,特别是群体性事件。   我觉得上面的角度很有新意。可从我没新意的角度,这解释得了校车出事,却解释不了为什么官车总不出事。解释得了校车司机素质差,解释不了为什么不按官车司机的素质配置校车。解释得了乡村路况导致事故率高,解释不了拥有全世界最长收费高速路,却修不好一条乡间上学之路。解释得了国人交通意识差,可就像易天说的,开始要取缔电动车,后来发现是三轮车,是不是要取缔三轮车,下一次是行人,是不是要取缔行人。这样下去计划生育也顺带搞了。我还看到有人大骂骑着三轮车干扰了校车行驶的老太太,如果一慢腾腾骑三轮车的老太太就可以把校车倾覆,这国家的交通就太脆弱了。   说到家长的责任,我觉得这跟小悦悦事件相似。从逻辑讲,这世上有种责任可以批评但不必追究,不要求收了摊位费保护费的政府负责任,却要求一个看五金摊的女人负责,干吗不聘着管家和保镖照看女儿哪,这说法多不负责任……还有处境更困窘的农民工。其实可以看看雨果的《悲惨世界》,芳汀连牙齿和头发都卖了,警察怎能要求她每天像巴黎贵妇一样照顾女儿。   我明确地表示要扯到政府。你看,高科技的高铁出事了,低科技的中巴出事了,不需要科技的邵阳渡船也出事了,不让我骂政府,难道让我去骂科技。年过半百的老村长马路上出事了,才两岁的小悦悦在马路被辗压了,一个个村庄的学生在马路倾覆了,不让我批评政府,难道让我批评马路。   我也将扯到制度,安全校车不是指四个结实的轱辘,安全校车是一个制度。大家都在说美国校车力敌悍马,可校车的坚固不是长鼻头和厚铁皮,而是整个校车运行体系。连什么时候才可以挂空档什么情况才可更改路线,联邦国土安全局都要介入,这不是校车坚固,是信念坚固。   一个基本逻辑,食品安全、公共交通、校园安全这些大规模公共项目必须政府管,从操作性也只有政府才有能力管(至少只有政府可以派出缉查和警力)。甘肃正宁出事后,我写了一条微博:“你一辆校车都买不起,还谈什么做大做强教育。你三公消费动辄千亿,一辆校车却扯了六十年的皮。你从不为孩子派出一砣警力,却要求我们密切注意南海外敌。你座骑降个配置很委屈,我们挤成人肉叉烧就别在意。你家孩子美国学习,我家孩子夺命奔袭。你连祖国的未来都不考虑,还谈抓住当前大好机遇?吹牛皮!”大家知道,我又偏激了。可我只是希望这个已宣布跨入中等以上收入,十年内援助他国一千多亿免款三百亿的国家,能有一辆安全的校车。   让我们再次回到首羡。这个苏皖鲁豫交界的小镇最近有一种古怪的气息。一是,政府下令一刀切,再也没有事故校车了,可每当上学放学,两千多名学生乘坐三轮、板车、摩托等各式交通工具,场面十分壮烈,像打一场没完没了的战争。二是,遇难孩子的家长们都聚齐了,他们中很多着急索要的是什么?准生证。他们要政府再颁一个准生证,你该理解,在一个计划生育的国度,他们已断肠,不能再断根。陈勇一直怀疑文章开头茌李庄村那个坚持不火化孩子的家长,是那个并不要赔偿只要一个说法的李姓村民,他一直在问:“孩子是送去上学受教育的,怎么人忽地就没有了”。   所以,这篇纪念头七的文章,我一直说的都不是校车,而是教育。我只是试图弄明白,为什么祖国的花朵在春晚舞台上跳得那么幸福阳光,生活中却总出现毒牛奶、豆腐渣、午餐、交不起学费这些九年贻误制教育的事情。教育本来是一种普及,后来就变成购买,教育本应是权利,这里变成商品,商品还好,不小心却变成祭品。之前我们只是抱怨到了学校能学到什么,现在还没到学校,半路上,你就挂了。   插播一下,就在前天,祖国一个很重要的部发布命令:所有校车有权占用公交车专用道。我的一些朋友很欣慰。可我觉得这是一个病句,因为校车几乎都在农村出事的,而农村并没有公交车专用道。可这只是无数病句中的一个,我们从小就在这样一个个病句的教育下以出人意表的方式成长,命大的此时可能正看着这篇文章,命差的,名字可能已在名单上虚拟。   不知这个苏北小镇“创文”行动进展怎样了。这个正在铁路和马路上飞奔的国度该知道,关于文明的教育从来不是产业,不是标语,具体到一个个浮掠而过的村镇,多数时候不过就是一辆安全的车。   可一种大难不死的世故,让我油然浮出这样的语境:世上本没有路,求学的孩子多了后,便有了路;世上本没有孝车,中国校车多了后,便有了孝车。   这显然是个病句。纪念头七的杂文其实就是说:中国式教育,此去经年,一直是个病句。   (数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课题,北京师大袁桂林、常宝林)

阅读更多

在美国当校车司机(一)

最低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老程和往常一样,早晨5点整就起床了。老伴还在睡觉,他轻手轻脚穿衣洗漱,往保温瓶里灌满开水,拎上饭盒下楼出门,把汽车挡风玻璃上结的一层薄冰刮掉,花了差不多20分钟,就上路了。 位于县政府大院内的校车停车场(照片:Cheng) 28号路和往常一样,朝北方向5点过后车就一辆接一辆,都是进城和去杜勒斯机场附近高科技公司上班的。好在没到最高峰时段,还能按限速跑到45英里,只用了5分钟,就右转上29号路,路况也差不多,准时5点40分到了县政府大院(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当然没有院墙啦)。这里的停车场专门划出一片给学区使用,可以停放二十多辆校车。 前后脚来的司机们,看见的打个招呼,就都忙开了出车前的准备工作。轮胎螺栓是否紧固,气压是否正常,机油油位,转向灯,警示灯,车内的座椅等都要检查一遍,还要看看车身有没有被人故意涂鸦或损坏。老程虽然开的是接送特教学生的校车,但是他接送的学生没有需要坐轮椅的,否则还需要检查轮椅升降机和车内轮椅安全固定装置工作是否正常。 这些都检查完毕,还差5分钟6点。刚刚把发动机打着预热,随车照顾残障学生的乘务员露茜就像魔影一样从夜幕中现身。露茜是这个学期分配到老程车上的,40多岁,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对智力残障、不听从指导的学生很有办法,当抚慰不起作用时,会像变戏法一样掏出这样那样的铃铛或玩偶,叮咚的铃声或逗人的狗熊很快就会让喊叫不止或动作不停的学生安静下来。 小学生(左)和中学生(右)进校(费尔法克斯县交通局网站) 6点整他们就出发了。校车一般上午跑三趟,7点之前接完高中生,7点到8点初中,最后8点到9点是小学生。这之后有的司机还要接幼儿园孩子,或者为学生课外实习、参观活动出车。下午也一样,从两点开始到4点15分,赶在下班的交通最拥堵的时间之前,按照高中、初中和小学的顺序将学生送回家。 接送正常学生的校车,学区会给住得比较集中的家长们指定一个集合地点,效率相对比较高。老程他们的学生要挨家挨户去接,加上学生乘车时间有规定,最多不得超过一个小时,所以虽然车上有20来个座位,但是他们每趟只能接5、6个学生。 今天比较特殊,老程他们第一趟按计划接了5个学生到Chantilly高中,调度员已经等在那里,交给他一份新工作单,让他载上陆续到校的10个轻度残障学生去参加服务性学习实习活动,送到杜勒斯机场地勤部门和周围的旅馆等单位,从事行李分装、清洁卫生等工作,锻炼将来生活工作的自立能力(参见10月份的博文“社区服务传统源远流长,美国学校推广服务性学习”)。 把学生送到机场才8点35分。按照新工作单,上午的任务就结束了。接下来是12点10分把学生从机场接回学校,这中间有三个多小时的空当。老程把车开回县政府大院,露茜回家去歇一会儿,他则呆在县政府大楼。 校车系统的员工都算政府雇员,只要凭卡就可以使用县大楼里的所有公用设施。老程先到图书室上网,然后去健身房,在走步机上走到身上发热,稍微出了一点汗,洗把脸就去餐厅。来美国这么多年,老程还是中式胃口,头天晚上老伴给他准备好午饭,用餐厅的微波炉一热就可以吃了。碰到老美司机也到这里来吃饭,都会羡慕他的美味中餐。 吃好饭回到车上,露茜也准时回来了。他们12点10分回到机场地区,把学生们接上,送回Chantilly高中。等到2点15分,把早上接来的那5个学生送回家。3点45分再去Fairfax Villa小学接6个轻度残障的学生回家。送完学生,回到县政府大院送走露茜,做各项收工检查,柴油还够用不用加,今天一共跑了将近160公里,填上工作日志的最后一栏,已经是5点15分。 老程因为年龄大了(今年整70岁),平时要求上下午只各跑两趟,加起来在6个小时左右。除了需要早起,并不算累,还可以享受全职员工的所有福利待遇。今天情况比较特殊,中午休息时间不算,总共工作了8小时45分钟,其中45分钟算加班,可以拿150%的工资。 过两天给大家说说,老程这么一大把年纪,为什么还要工作,而且是做校车司机。做校车司机有哪些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需要什么条件,责任有多大,以及工资和福利待遇等。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