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斗

精读党报 | 我知道的蛤丝们

我在一个膜蛤群里。 8月16日晚7点,这个群就开始整点倒计时,迎接一个重要的日子,就像过年守岁一样。 零点刚过,他们互祝“Merry Haristmas!”...

阅读更多

苹果日报|中实弹军演向美航母示威 实为缓解经济危机转移视线

南海仲裁前夕,中国在南海大规模实弹军演,解放军调动三大舰队共逾百艘军舰、数十架战机以及海基和岸基导弹,达战役级规模。由于美国在南海周边有两支航母战斗群虎视眈眈,北京专家称演习针对美军,同时表达对国际仲裁的不屑。军方宣告从本月5日至11日(即南海仲裁出炉前一日)在南海西沙海域举行实弹军演。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昨高调报道演习详情;透露海军组织上百艘舰艇、数十架飞机及部分岸基导弹,分成红蓝两军,举行实兵实弹对抗演习。参演兵力以南海舰队为主,包括北海和东海舰队部分兵力。央视播出画面显示,参演空军有轰6、歼轰7、歼11B等,舰艇有国产最新052D导弹驱逐舰,054A导弹护卫舰等;发射导弹包括红旗16、海红9及鹰击83等。画面中,一波波导弹腾空怒射,鱼雷逐浪,硝烟四起,爆炸隆隆。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政委苗华、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冠中、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四名上将亲临指挥,规格空前。中国海军护卫舰运城号发射反舰导弹而距演习区域不远,美国海军的两支航母战斗群「列根号」及「卡尔文森号」共数十艘军舰、百多架战机正分别在南沙和西太平洋巡航,五角大楼直言部署针对中国。内地军事专家李杰表示,美国两个航母群,千里迢迢到南海对中方示威挑衅,同时南海仲裁即将出台,此刻中国进行实战演练,就是向美国显示力量。学者:彰显实力非武斗北京外交学院教授周永生对《苹果》记者表示,美国支持菲律宾搞国际仲裁,派出两支航母舰队到中国家门口示威,都是要维护其世界强权。中国军演表明不会屈服于美国强权政治。周认为,中美双方都在彰显实力,并非要真的发生武力冲突。经济差 习南海揽权转移视线有分析指,今次南海紧张局势是习近平上台以来最严峻,但又是习最需要的。一来习要通过危局检验和掌控军改后的军队,树立军委主席威望;二来可为军方增加支出造势;三来可转移国内因经济下滑及社会矛盾激化引来的注意力。流亡澳洲的中国民运人士潘晴指,中国经济下行已难于遏阻,民生恶化,人心不稳,大量资金逃离,中共高层对如何救市看法相左,变成权力斗争;另外习的执政能力受质疑,上台三年除了抓权就是抓人,党内外人心尽失。潘认为,专制政权在出现内部危机时,制造国际争端以转移民众视线是老招;毛泽东和邓小平也干过(经典如1979年对越南战争),如今习这么干也不稀奇。但别以为习真敢下命令打,毕竟时代不同,盲从者越来越少,搞不好自己垮台。来源;苹果日报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共识网 | 叶曙名:文革中,广东省总工会武斗

1967年8月14日凌晨3时30分至6时40分,周恩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安徽厅接见广州各群众组织驻京代表,其中包括工联、红旗工人、广铁总司、八一战斗兵团、省直红旗、新一司、三司、红警司等。他批评广铁总司8月12日冲击机场,强占超远导航台、抢夺民兵枪支的行动。他说:“哪一派都不能动武器,都不应该去抢枪。要有敌情观念。现在公安部门瘫痪了,香港特务进来怎么办?外流逃窜犯交给谁?抢光公安局的枪,我不能原谅。”周恩来一再强调,“我们首先要解决广州的治安问题”。 8月16日凌晨4时10分至6时40分,周恩来第二次接见上述几个组织的驻京代表,他仍然强调:“广州一定要马上恢复革命秩序。”省军管会随即发出《告广州人民书》,要求各群众组织迅速交还抢夺解放军的武器,不准冲击军事机关,不准抢夺解放军的武器和军用物资,坚守岗位,抓革命,促生产。根据中央指示,军管会要求红旗、东风两派,再派出主要负责人上京谈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场更大规模的武斗却突然爆发了。 8月16日下午7时左右,一辆中卡从海珠桥方向,驶往省总工会。卡车上是工联和八一战斗兵团的人。在驶近总工会时,向天开了一枪。总工会大楼内是地总的一个分部。枪声一响,里面马上开枪迎击。双方对射了几分钟。 这是红警司成立后策划的第一次武斗,具体部署是,八一兵团从二轻大楼方向进攻,一批大、中学生从工人医院方向进攻,三司红旗兵团从海珠桥长堤方向进攻,海员总司负责封锁江面。旗派包围了省总工会,并全部控制了四周的制高点和附近的交通要道。枪战持续不断,警司多次派部队、联络员和救护车,都无法接近。 由于武斗发生在广州两派代表赴京谈判前夕,军区非常重视。陈德政委作出三点指示:一、警司立即派员去,弄清火力点在何处?有几处?火力点系何组织的?要与他们保持联系,做好工作。二、警司派员抢救该区的伤员。三、警司对上述执行情况,属实汇报。陈青山副主任也指示:请各组速通知各线宣传员、联络员,找各个组织的头头,做好工作,好好谈一谈,要把总工会这个点的武斗制止下来。 18日晚上9时,省军管会向北京告急—— 中央文革小组、军委文革小组,并转黄永胜同志: 近三日来,广州市“工联”和住省总工会的“地总”发生枪战,双方都有伤亡。“工联”已占据总工会附近的几处制高点,并控制了周围的要道,今晚工联已紧缩了包围圈,通过广播要地总人员全部撤出,交出武器。“地总”的六十余人,表示与大楼共存亡,警司派人调解无效。为了避免继续流血,立即制止事态的扩大,我们除继续做工作外,特建议,中央文革给有关方面来电话指示,或转告双方在京的负责人紧急处理。当否,请示。 广东省军管会 1967年8月18日21时 总工会内的地总频频用电话求援。19日零时5分的电话称:“我们可能最后一次打电话,旗派打炮,电灯全部熄灭。情况紧急,要求派部队求(救)援。”另外有一个没有记录人姓名、时间、事由的电话记录,用红笔龙飞凤舞地写下: 部队派出否? 军管会采取什么措施? 王:部队派不出,接近不了,这里无办法。向北京报告,未表态,首长已走。 到处戒严,根本进不去。 这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19日零时以后,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二轻局方向首先打了三枪,各火力点一齐开火。省军管会一份综合材料记载:“到19日零时20分,工联发起总攻。使用了步枪、轻、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和炸药包。打讯号调增援队伍,据查还有中大红旗、三司、华工红旗等组织也参加了,约千余人。到1点30分左右,工联等组织已冲上四楼,地总已退到五楼(最后一层),现正通过广播做瓦解工作⋯⋯地总分部人也表示要与大楼共存亡,该总部也要采取行动,现事态正在发展中。” 凌晨1时05分,陈德亲自给警司打电话,要他们立即派出部队。1时15分,总工会方向突然响起了隆隆的爆炸声,一股浓烟翻滚着升上天空。一共是六个炸药包爆炸。 3时15分总工会内的地总打电话给工交组,问军管会究竟是什么态度,再不采取措施,他们就要与大楼共存亡,用炸药炸毁大楼。工联已经攻入大楼了,并在楼下纵火,想把楼上的人逼出来。 据当事人回忆:攻打省总工会的人,很有作战经验,这批人打,掩护另一批人冲上前;这批人上去了,再掩护后面的人冲上前,这样作梯级前进,一排排地打枪,一队队地逼过来,是有作战指挥的,不是乱哄哄地嚷着“打总工会”就乱冲乱打的。 19日凌晨,周恩来从北京打来长途电话,命令立即停止武斗,撤走攻打总工会的队伍。广州军区派了大批解放军到总工会解围。中午11时,地总、春雷开来了三车援兵,冲进总工会内,登上顶楼,架起两挺机关枪,瞄准工人医院方向。11时33分,双方各种轻重火力一齐射击,枪声震耳,弹雨横飞。地总有几千人从河南经海珠桥,向海珠广场集结,举行游行抗议。队伍走到靖海路,遇上旗派的人,双方又打了起来,群众争相走避,互相践踏,一片混乱。 下午4时8分,部队突入总工会,把地总人员全部接出送走。当夕阳在珠江泛起粼粼波光时,省总工会大楼余烟缭绕,人去楼空。事件至此,暂告一段落。 推荐 0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公民馆】最后一代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文章总汇】上海疫情

【404档案馆】“连花清瘟19年,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一款“国民神药”的台前幕后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特别推荐:上海疫情逝者名单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