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转型

冰川读书|电影中的韩国转型:所有人都在保护勇敢的学生

韩国人的民主真的是他们用几代人的血与泪争取来的。正因为韩国的民主运动是一个漫长的、不断渗透和扩散的过程,从转型的人心基础来说,韩国的转型是特别“扎实”的,因为几乎家家、人人都有所参与,所以,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新生民主制的“原始股东”,它不仅仅属于某个阶层、某个政党或者一小批革命义士。

阅读更多

华夏文摘 | 蔡霞:在北大的演讲:中国的四个无解

今天,在经济快速发展、社会多元分化情况下,中国如何和平推进民主转型这个问题,提到我们必须正面面对的议事日程上了,这是我们现在无法回避的大问题。

我自己把西班牙的民主进程和中国现在将要面对的民主进程做了个比较,结果有半年时间自己没有睡好觉。为什么?因为我有觉得有“四个结”无解,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将来可能会发生社会大动荡。那半年中心情特别不好,一直在思考,想寻求四个无解能否变成有解。2009年7月4日的乌鲁木齐事件促使我写了一篇文章。即乌鲁木齐那天晚上发生的残杀无辜的骚乱事件让我感到如果不真正重视解决中国如何和平进行民主进程的问题,那7月4日乌鲁木齐事件就不是一个城市的问题,有可能成为全国范围的事。 

阅读更多

世界说 | 站在十字路口的白俄罗斯,已经没有退路

作者:路尘 白俄罗斯终于再一次登上了世界媒体头版——不再是因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而是因为一场席卷全国各地的反卢卡申科抗议活动在8月16日达到了新的高潮:首都明斯克的抗议规模已经创下白俄罗斯历史记录,即使按照相对保守的估计,参与人数也在十万以上。 从明斯克到格罗德诺,从布列斯特到维捷布斯克,在全部或大或小的城市和乡镇,这个当年在苏联解体的区域强震中仍显得平静无波的东欧小国,一夜之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行动力。...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