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

中国转基因问题解决方案

作者:曹豫生 | 评论(2) | 标签:中国, 转基因, 试验

今天在网上看了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节目内容是讨论转基因的问题,辩论双方唇枪舌剑,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没有结果。其实这种节目除了给凤凰卫视挣点钱外,什么作用也不起,如果一定要说有作用的话,那就是辩论双方更对立了。有关转基因的争论其实已经争了一段时间了,恐怕也争不出什么结果来。

去年在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还没有成为热点时,我曾写了一篇文章(http://blogs.cn.reuters.com/blog/2009/03/05/%e8%bd%ac%e5%9f%ba%e5%9b%a0%e7%b2%ae%e9%a3%9f%e4%bd%a0%e6%8e%a5%e5%8f%97%e5%90%97%ef%bc%9f/),认为转基因粮食的安全的确存在着不确定性,建议先不要商业化。现在有关转基因主粮的争论已经是一场谁也说服不了谁的争执。我个人有一点不成熟的想法,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在一虎一席谈的节目中,支持转基因的和反对转基因的主要就转基因粮食的安全问题进行辩论。我认为转基因粮食的安全的确存在着不确定性,这恐怕是支持者也无法否认的。不过因为某物有某些不确定性就不敢使用,那恐怕任何的新东西都不能使用了,因为只要是新的,就一定会有不确定性,这种态度恐怕也成问题,那人类就不会有进步了。

我个人认为,与其这样不停地争论下去,不如想一个让双方都接受的办法,让转基因技术真正的为中国人服务。有一点需要先确定一下,那就是在争议如此之大的时候,转基因主粮的推广国家不能硬来,那样会激起反对者的反弹。转基因的支持者声称转基因技术可以解决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可是国家一定要马上推广的话,我担心粮食危机还没有来,社会危机就出现了,那些反对转基因的人会有强烈的不满和受迫害感,很难预测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因此,转基因主粮的推广要争取民心,让人自愿的来食用,除此别无他法。如果转基因粮食真的是好东西,那真金不怕火炼,就展示给民众看。

如何才能让人信服的接受转基因主粮呢?我看只用喂了几十天的小老鼠来证明安全,谁都不会信。只能用人来做试验才能让反对派信服。我看可以在全国选取不同的地方作为转基因种植特区,种出的粮食让人来食用。什么人来吃呢?我想首先是那些研发转基因产品的科研人员,还有那些审批发放转基因粮食安全证书的政府人员,上面这两种人必不可少,否则就没有任何说服力。另外,这两类人还顶着“汉奸”、“利益集团代言人”的恶名,我相信,如果他们自己每天吃转基因主粮,那么这种指控大部分就消失了。当然,最好他们能说服自己的家人也吃,这样更有说服力。如果还是人数太少,那就需要那些自己没有参与转基因的研发和审批工作,告诉你转基因是安全的民间人士,这样的人以方舟子先生为代表。当然也不能白吃,这也是要掏钱的,因为你们相信转基因没事,甚至更安全。

在试验的过程中,要对这些吃转基因的人进行完善的身体监测,看看对身体到底有什么影响。另外,对转基因作物的种植环境也要进行监测,看看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对土壤,对其它植物,对周围的环境到底产生什么影响,还有在种植几年后,转基因技术的持续效果如何也要注意,是不变,还是强了,弱了等等?试验的时间,我看就按袁隆平先生的说法,两代人。如果两代人真的没有出现大的问题,那么反对派就真的烟消云散了。其实最多只要一代人不出问题,转基因主粮的成本又低于传统作物(恐怕这是必须得),我看愿意购买转基因主粮的人就会大大增加,当然这必须是在自愿的前提下。那么随着需求的增加,就可以适时的扩大转基因主粮的种植面积,慢慢的人们就可以接受转基因的粮食了。当然,如果试验过程出现重大的安全问题,或者对生态环境有恶劣的影响,或者相对于传统作物没有很大的增产(注:没有大的增产转基因作物没有推广的意义)及成本的优势,那就要认真的考虑转基因这条路是否走得通,是否有其它方法解决粮食安全问题?

也许有人说,等不及两代人了,粮食就不够用了。依我看,基于我上面已经说过的理由,必须等。还有粮食危机是否迫在眉睫,我看也不要夸大。茅于轼老先生说过,自己都不用种那么多,粮食问题靠市场就解决了。茅老年纪大了,说话越来越不靠谱,不过他敢这样说,至少说明当下中国还没有粮食危机的问题。支持者越是急不可耐,反对者就越是觉得你急于谋私利。老百姓是需要说服的。我刚才为了写此文,还看了自己家里的食用油,有一壶油写的大豆是转基因的,字不大。还有一壶油上写着“非转基因压榨一级花生油”,字好大,这油壶上还注明是上海世博会唯一指定粮油产品。看到了吧,非转基因是可以拿来做广告的,这就是民间的普遍态度,所以要说服人,决不能硬来。

对于转基因主粮的争执我这个外行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在这里提出来:

1. 这场争论涉及美国的地方让人不懂,为什么美国人是否大量食用转基因食品这会成个问题?支持者和反对者说法相反,我想这应该是个很容易搞清楚的问题,中国和美国的交流很多,美国也生活着很多中国人,为什么这个问题却说不清楚了?这我真实搞不懂。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争论美国?美国人吃转基因食品是否意味着转基因食品很安全,美国人没有大量的吃是否意味着转基因食品不安全?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双方为什么一个劲的拿美国说事?

2. 这是一个科学问题,如果一种或者几种转基因食品经过两代人的食用,没有问题,那么是否可以推出其它的大多数转基因食品都是安全的?如果可以,我上面的所谓解决方案就是可行的,以后新的转基因食品就不用通过两代人的试验了,如果每种转基因都要通过两代人的试验,那这种试验也就没必要了,成本也太高了;如果不可以,那经过两代人的试吃,只能证明某种特定的转基因作物可以食用,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科学家讨论美国的转基因食品的食用问题,那对中国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吗?因为美国人即使吃也吃得和中国不是同一种转基因食品,或者同一种食品转了不同的基因。即使已经证明美国的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也和中国的转基因作物无关。那么如此,科学家们,教授们争论美国是否吃转基因食品就和中国就没一点关系,两者就不是同一个东西,那还争什么,专家们的脑子是否丧失了逻辑推理能力了?

我的所谓解决方案是一个外行的提议,我本身也不懂农业和生物学,我提出这个方案在行家看来可能是非常幼稚的,我只是希望大家不要陷入争论的误区,把思维局限在如何打到对方。换一种思路,看看有没有一条兼顾双方的第三条道路。如果大家把思路转化过来,一定会提出比我的所谓方案更科学,更有可操作性的方案,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曹豫生的最新更新:
  • 微博瞎扯 / 2010-04-23 22:08 / 评论数(3)
  • “国进民退”只是个传说 / 2010-04-10 11:41 / 评论数(1)
  • “汪晖抄袭门”之我见 / 2010-04-06 22:57 / 评论数(0)
  • 新能源补贴要慎重 / 2010-04-01 10:48 / 评论数(4)
  • 软实力,一种被夸大的力量 / 2010-03-22 22:17 / 评论数(17)
  • 阅读更多

    答《现代快报》记者张瑜

    我正在美国费城参加亚洲学会年会,因安排很紧,无法接受你的采访,请原谅。 我以前没有看过汪晖的博士论文和他的其他著作,近日也没有时间看王彬彬的文章,所……点击查看新浪博客原文

    阅读更多

    论文兑清泉,职场压金线

    作者:吴澧 | 评论(0) | 标签:抄袭

    北京某报3月23日登了篇文章,说是一位化名佳佳的白领,“偶尔一次从领导办公室门口经过,听见顶头上司和领导的一番对话,只听得领导一边批阅佳佳刚刚辛苦加班写好的工作总结,一边跟佳佳的顶头上司说,‘这个总结写得不错啊。’上司很自然地回答:‘这几天晚上都没睡好觉,我觉得还行吧,但离您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佳佳傻了,自己身处的环境实在太复杂阴险了,自己忙活大半年的辛苦付诸东流。”

    一般而言,做到领导,不至于这么“正大光明”,讨论总结时还把门开着。不过,不妨这么想:假设你去应征深圳起薪七千的公务员招聘,面试时遇到这个问题(据报道,面试时问很多职场难题),你怎么回答?

    如果你是深受爱国宣传影响的人,第一反应大概是感情严重受伤害。然后再一想,这事不能上网公开发牢骚,如果被西方记者见到,会不会变为攻击伟大祖国的炮弹?于是只能闷在心里,好朋友之间悄悄嘀咕几声。

    如果你是深受革命教育培养的人,或许要冲进去当场揭发。如果领导包庇顶头上司,你就一级一级上告。你坚信广大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只要坚持斗争,正义必将取得最终胜利。

    不过,社会经验或许会告诉你,第一种反应并没有解决问题。上司以后还会冒领你的功劳——这倒应了一句老话: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好避难所。第二种反应似乎也不对,至少在求职面试时不太对:考官会不会认为你是个难以共事的刺头?

    这并不是个深奥的哲学问题;这只是职场中的一个常见问题,而且全世界都存在,英语里还有专门说法:take credit from others (窃取他人功劳)。可是,就这么个工作中很可能遇到的困扰,革命教育和爱国宣传却不能提供一个合适的解答。

    其实,你若学过孔孟之道传统文明,这种问题小菜一碟,淡然一笑而已:虽然我有些不高兴,“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嘛,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孔老夫子说:“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我首先会问问自己:为什么我的文字那么容易被人冒领?我写的是不是陈词滥调党八股?是不是千人一面、千口一腔,毫无个人风格?从现在起,我要阅读鲁迅这样的有强烈个人风格的作家;我要钻研《红楼梦》这样的迥异当代白话的作品。我还要向单位内部刊物投稿;甚至向《南方周末》投稿;我要积极参与内部网络的讨论;逢年过节还要自告奋勇,撰写联欢晚会的朗诵词。总之,我要形成个人风格并让同事们熟知我的风格。然后,某日有同事孩子生病住院,我自愿为他代写一份报告。他谢过我之后说:不行啊,你写的东西,人家一看就知道的。

    你不做刺头,但也不是好欺负的。这样的回答,让考官觉得有自信,有文化。就是公开贴到网上,西方记者见到:Whoops(哇),每个人都能建立自己的独特风格,中国人现在讲话很有后现代味道啊。西方记者在中国的一大抱怨,就是采访了一百个人,一百个人讲的话都是一样的。

    当然,真的要在上司冒领之后,才想到个人风格,只怕已是太晚。风格的建立需要时间,读书时就要有这条心。也是北京某报,2月6日登过一篇报道,《“反抄袭”软件遭遇大学生“反反抄袭”》,说是北京高校大学生们想出各种招数,改写,翻译,让“谷歌”翻译软件将要抄内容译成英文后再译回中文,等等,与“反抄袭”软件斗智斗勇。从报道里看,被采访的学生似乎以为他们骗得过软件也骗得过人。

    王彬彬先生刊于《南方周末》的揭发清华教授汪晖抄袭的文章(《汪晖〈反抗绝望〉的学风问题》,本报3月25日)说:“汪晖的文章,向以晦涩著称。……不过,在晦涩的论述中,不时也会遇上一两段颇为清通易懂的话,令我心中一喜,有如在沙漠中遇上一汪清泉,在荆棘丛中遇上一片绿草地。但同时也对汪晖论述方式、腔调的突变心生疑惑。”正是从风格的不一致入手,王先生做了些考查,发现“清泉”和“绿草地”原来出自他人笔下。

    去年高考,江苏卷的作文题为“品味时尚”。题解说:“时尚表现为服饰、语言、文艺等方面的新奇事物在一定时期内的模仿和流传。各种时尚层出不穷,其间美与丑、雅与俗、好与坏,交错杂陈。创新与模仿永不停息地互动,有些时尚如过眼云烟,有些时尚会沉淀为经典。请以‘品味时尚’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虽是短短几句,仍然可以看出,第一句的语调相对严肃,风格与后面各句的欢快抒情有所不同。第一句要求较高的归纳能力,可能是抄来的。果然,查《辞海》(1999年版)“时尚”条有:

    “一种外表行为模式的流传现象。如在服饰、语言、文艺、宗教等方面的新奇事物往往迅速被人们采用、模仿和推广。表达人们对美的爱好和欣赏,或借此发泄个人内心被压抑的情绪。属于人类行为的文化模式的范畴。时尚可看作人类习俗的变动形态,习俗可看作时尚的固定形态。”

    即使短短几句,由于风格不同,照样可以看出其中有“抄袭”成份。高考题可以暗用各类资料,不过,江苏的出题人要是能注明来源,“根据《辞海》的定义……” 如何如何,并说明出题者有修改(拉掉了《辞海》例举的宗教和时尚可供发泄情绪的一面),这对考生当有启发教育作用。

    我们以前做助教时,批改美国学生的论文,通常并不使用“反抄袭”软件的。我们尊重学生,并不预设他们为贼。只有在见到某些段落的水准显然不是学生程度,或文字风格不同于整篇文章,才会予以检查。不要以为教师发现不了学生抄袭,但他们或许不在乎。

    因为在学校惯于抄袭而形不成个人风格,然后在职场又被人(他在读书时很可能同样不以抄袭为耻)冒领文字功劳——教师毕竟管不到那么远。用古话来说,甚至可算“报应不爽”:抄人者恒被人抄。

    (本文已于4月15日见报)

    吴澧的最新更新:
  • 美国核新策,欧洲释旧患 / 2010-04-17 11:26 / 评论数(3)
  • 春雪冻纯花,明星传名诗 / 2010-04-12 13:43 / 评论数(6)
  • 总统扮村民,难为在厨师 / 2010-04-01 13:16 / 评论数(10)
  • 孔子怎样拍,局长此般说 / 2010-03-25 11:56 / 评论数(7)
  • 强推健保案,难过选举关 / 2010-03-21 07:38 / 评论数(2)
  • 阅读更多

    汪晖:中国崛起的经验及其面临的挑战_天涯博客_有见识的人都在此_天涯社区

    由于共产党内缺乏一种民主机制,路线斗争常常也会转化为无情打击的权力斗争,但这些因素不应掩盖路线辩论和理论辩论在其历史中的重要作用。从这个角度,需要重新思考改革以来的一些习惯性说法,比如,就改革没有现成的模式、现成的政策而言,“摸着石头过河”这 一说法 ….. 最为关键的问题是:这类矛盾经常被上升到合法性危机的高度加以讨论。反观其他一些国家,即便国家能力衰落,政府无所作为,经济低迷,社会政策无法落实,但并不存在体制性的政治危机。这一问题与作为政治合法性资源的民主有着密切的关系。 …

    阅读更多

    (转载)汪晖:中国崛起的经验- 西望窗-江山如画,胸怀如天.. – 环球

    由于共产党内缺乏一种民主机制,路线斗争常常也会转化为无情打击的权力斗争,但这些因素不应掩盖路线辩论和理论辩论在其历史中的重要作用。从这个角度,需要重新思考改革以来的一些习惯性说法,比如,就改革没有现成的模式、现成的政策而言,“摸着石头过河”这 一说法 ….. 最为关键的问题是:这类矛盾经常被上升到合法性危机的高度加以讨论。反观其他一些国家,即便国家能力衰落,政府无所作为,经济低迷,社会政策无法落实,但并不存在体制性的政治危机。这一问题与作为政治合法性资源的民主有着密切的关系。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