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中年

赵智沉的空间 | 高中的一封质问信

今天看到北大外院岳昕师妹的遭遇,那种无名的愤怒和无处爆发的抑郁让我无心工作。什么是大恶?那是结构性的恶。你甚至找不出一个罪魁祸首、一个泄恨对象。这个“结构”里的每一个环节都在分散恶的风险的同时放大了恶...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