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

1951年,温铁军出生于北京市,文化大革命期间中断学习。恢复高考之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83年大学毕业后被中国政府派遣到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调查研究所和世界银行调查学习,并且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南加州大学学习。

回国后,温铁军在中国农业大学研究生院和中国农业大学经管学院深造,曾在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研究室、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联络室、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等政府机构任职,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院长、《中国改革》、《改革内参》杂志社社长兼总编。

2022年,作为中国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表示,“我们把维护主权、自主发展、具有爱国主义性质的经济体都叫做人民经济”,他总结人民经济的四个特征分别是自主性、在地性、综合性和人民性。在解释“人民性”的时候,他强调核心是企业所有制的问题,要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真正落实全民所有制,让劳动者真正管理企业、公平参与分配。

“人民经济”引发舆论争议。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时间馆公民行动馆真理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在成都荒原上

作者: 李野航  |  评论(1)  | 标签: 所见所闻 昨天,我忽然理解了,什么是荒原。 成都东郊,有一个叫十陵的地方。这里坐落着许多明代的蜀王陵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游玩,墓上飨殿的大门却紧锁着。大门边写着守墓人的电话号码。从飨殿大门的破旧程度看,似乎来参观古墓的人并不多。打通了守墓人的电话,守墓的人说:“停电,不能参观”。我只好在这树木丛生的墓园里闲逛。墓园的门外,我惊异地发现竟是一片巨大的被铁丝网隔开的荒野,荒野中的低洼处,有一片澄净的湖泊,除了几只水鸟翱翔其间,见不到人活动的痕迹。湖岸边,是一带高地。高地上生满了低矮的野树。一抹青黛色的龙泉山影惆怅地隐现于那树丛之间,令人遐想不已。我一时间兴奋起来,想不到,在成都这样的大城市的边上,也能找到这样一片空旷而荒凉的地方、足以让那些抱有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式的艺术趣味的电影导演到这里来找到他们所需要的镜头! 一个摄影爱好者正翻过铁丝网,意欲朝那一片湖泊走去,忽然被远处什么人制止住了,远处那人估计是这片荒原的管理者。摄影爱好者只好退了回来。我问他这湖叫什么,为什么过去没有听说过。他说,这湖叫“青龙湖”,是近年开挖的。明清的时候,这里有湖,后来淤塞,成了农田。这一代06年以前,这里还住着许多客家人的农户,由于政府要打造青龙湖景区,农户被迁走了。自06年以来,这片地域就这么荒废着。本来,这湖边将卖出一些地修别墅、以作为维护景区的资金来源,但后来这事没成。 这时,又走过来几个游客。一个游客告诉我,这附近还有一个“朱家祠堂”,值得一看。于是,我决定去找找那个地方。我听见另两个游客正和那位摄影爱好者聊着农民不满拆迁的事。本想凑上去听听,但强烈的寻访朱家祠堂的愿望牵引着我离开了这里。 骑着摩托车,我来到蜀王墓不远处的另一处古墓。这里是一处被围墙围起来的王妃墓。这里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墓室敞开着,石门上写着“参观2元”的字样。我下到幽深的墓道尽头,黑黝黝的墓室展现在我眼前。墓室里积满了水,我不敢贸然涉水进入,只好退出。逛了一会儿,守墓人夫妇回到这里。他们告诉我这附近还有一处太监的墓群,我让女守墓人带我去看。女守墓人告诉我,这些太监墓本不在这里,是从各处迁来的。果然,这些太监墓被修葺成两排平方式的建筑。材料是原来的,内部结构被复原了,但外观形制已然不再是坟墓的形制。这里的杂草有一人多高,显然来参观的人很少。很多古墓的石材砖材堆放在草丛里,显然没有来得及修葺。在中午炽烈的阳光下,我一一钻进了这些古墓的狭窄的墓室,或许是由于这些古墓都是重建的缘故,我已经难以体会古人诗中“幽室一以闭,千年不复朝”的意境了。 从太监墓出来,我向守墓人打听朱家祠堂。她告诉我,朱家祠堂就在附近,但已经封闭,不让参观了。并且,据说它将被拆掉迁建他处。我叹了口气,说:“何必迁建,搬迁一次,就损坏一次”。 我仍然决定去找一找这个朱家祠堂。我沿着土路,骑着摩托车继续着我的探寻。很快,土路走到了尽头。一道铁丝网门挡住了通往另一区域的路。好在铁丝网门并没有锁,我沿着门里的小路探寻下去。路很窄,弯弯曲曲地通向未知的地方。两旁是茂密的树丛与杂草,除了鸟鸣与蝉噪,听不到别的声音,更看不到一个人影。我旋即拐上了一条宽一点的土路,并加快了速度。我的摩托车飞速地奔驰在旷野中,和风迎面吹来,真是畅快极了。摩托车开了很久,还没有走到荒野的尽头的意思,也没有看见一个人、一亩农田。忽然,一丝莫名的恐惧忽然浮上心来,我又加快了速度,上一个坡的时候,一个没稳住,摩托车倒向了一边。幸好我没有摔着,起来继续开摩托。我终于来到另一个被铁丝网封住的出口,一个看守亭里有一个人,看见我,厉声喝道:“你咋进来的?”我说我闲逛逛进来的,并向他打听去洛带镇的路,他见我并无别的意图,便不再追究了。 出了这一片广阔的荒原,我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朱家祠堂。 在大城市的边上,见识了这么一大片荒原,真叫人既感意外,又复惊喜,转而却生出许多隐隐的忧虑来。荒原诚然很美,可当这美不再与人的生活相关联、不再与它固有的主人———农民相关联,则难免不显得妖妄和不祥。 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国人几千年来的思维方式与价值取向,和农耕是密不可分的。儒家讲仁义礼智信。就拿“信”来说吧,人为什么一定要守信呢?因为对于耕作的人而言,天时是守信的。土地是守信的。人不守天时与土地的“信”,则土地的收成就会背叛人。“信”脱离了天时与土地,就如无源之水,是很难以用它来要求人的。土地对于农民而言,绝不仅仅只是生产资料那么简单。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乡土中国伦理秩序的一部分,也是中国农民灵魂的一部分。然而今天,基于一种“跨越式发展”与“城乡一体化”的政策思路,农民大规模地被迫和他们的土地分开了。农民失去了其世世代代的身份,而成为了城市产业大军中的一员。然而,这将意味着什么呢? 有一个极端的例子似乎具有某种象征的意义:一个村子因开矿被严重污染了。村民经过抗争得到了矿主每户给“原始股”的补偿。“原始股”飞涨,村民由农民一跃而为百万富翁。在这场农民身份的转换中,农民一开始似乎得到了实惠,然而,此后一系列的悲剧降临在这些农民的头上。他们中很多人因酗酒、飙车或各种原因死于非命。为什么呢?因为,当他们失去农民的身份时,他们同时失去的,还有与土地联系在一起的道德伦理与心理秩序,而这种失去,足以要他们的命。 尽管大多数失地农民的命运并不像上述村子那样富有戏剧性。他们中运气好一点的,可以在让他们失去土地的城市化进程中得到几套住房,并靠着出租而过上较之城市无产者好一点的生活;而运气不好的,则沦入到城市无产者的队伍中、将自己的命运交在城市就业率的手上。也就是说,他们不再向土地要饭吃,而是向社会要饭吃了。可问题是:要是社会有朝一日因重大的经济危机而不能给他们一碗饭吃了,又怎么办呢? 一个农民工对我说:他们其实更愿意种地,或偶尔打一下工。因为种地心里更踏实。但土地被占了,他们只有打工一条路了,只好忍受许多不平的对待。对此,他们只好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想法。我问他万一连工都打不成了怎么办,他说:只好铤而走险了。国家制定相关政策的主观意图似乎是为了“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给农民带来好处。并且让“流转”出来的土地产生更大的价值。但脱离了土地对农民的长远未来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流转”出来的土地所产生更大的价值到头来都归了谁、最广大的农民是不是因此受益?却似乎是一个被有意回避的问题。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曾说:“谁让农民失去土地,谁就要承担农民起义的风险”。这话可谓振聋发聩。且不说古今中外惨痛的历史经验,近来涉及土地问题所引发的愤怒情绪以及非“和谐”事件不正在与日俱增并严重地考验着我们社会的稳定吗? 在英文里,“文化”(Culture)一词,带有耕作的意思。耕作,不仅仅是一种生产方式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文化”的问题。人是生活于“文化”中的动物。当人生活于其中的文化/心理环境遭到了破坏,则人存在的基础必然会遭到莫大的侵害,人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怒。当这种愤怒积聚到一定的程度时,就会酝酿出巨大的社会隐患。许多干部不明白,为什么政策一贯优待少数民族、并为之投入了大量的财力,而换来的确是少数民族对汉人的仇视。其实其中的道理不难理解———“跨越式发展”虽然给他们带来了经济上的好处,却极大地伤害了他们的文化/心理结构。而这种伤害,甚至比肉体的消灭更加地致命! 站在成都边上这片美丽的荒原上,我看到的是一个破碎的世界、一个各种元素不相连属的世界、一个正在暗中滋生出敌对情绪的世界。据说,成都市要“打造田园城市”,有太多这样大面积的土地在被圈占,有太多的农民正在失去他们与土地的祖祖辈辈的联系。我不禁要问:一个和农民无关、与农业无关的“田园城市”、它到底是谁的“田园城市”?它存在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1 个评论 李野航的最新更新: “神仙批发商”及其顾客们 / 2010-08-17 23:22 / 评论数( 10 ) 奴性才是最大的庸俗 / 2010-08-09 20:07 / 评论数( 23 ) 再论孟子思想之现实意义 / 2010-08-07 15:21 / 评论数( 11 ) 孟子思想与上访困局之破解 / 2010-08-03 21:27 / 评论数( 32 ) 野航读圣经之:伊甸园里的两棵树 / 2010-07-30 01:10 / 评论数( 25 )

阅读更多

山寨馆与故里之争,第四波地方发展冲动

作者:胡克 | 评论(0) | 标签:山寨中国馆, 故里, 西门庆

核心提示:第四波地方发展冲动特点就是注重“眼球经济”。这也可以理解为欠发达地区屡次“冲动”、屡次失败后的黔驴技穷,或者可以理解为,地方官员不务实际的奇技淫巧

“偷情之地、色狼之乡——西门庆故里欢迎您!”网友如此恶搞,也从侧面反映出目前各地故里之争如火如荼,登峰造极。山东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黄山三地争夺西门庆故里,分别提出复原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幽会地点,重修王婆茶馆、武大郎炊饼铺等。

人们对故里之争也见怪不怪,此前有多地争夺曹雪芹、李白、赵云等人故里,安阳曹操墓开掘后,安徽亳州、河北邯郸也去观摩,都表示不以为然,这本质上也是争夺。最早的时候,河南南阳与湖北襄樊关于诸葛亮也产生过旷日持久的争论。

本文不拟讨论西门庆这个人物的道德问题,而是想从地方发展的角度,讨论这些现象产生的原因与背景。有论者提出“故里经济”的说法,指出故里之争表面看是文化之争,而本质上,是区域经济的竞争,根本上,反应了地方官员浮躁的政绩观。

笔者赞成这些观点,并且认为,故里之争可以与近期其他2则新闻对照,一个是江苏贫困县阜宁斥巨资修建山寨世博“中国馆“引质疑,一个是河南南阳为办全国农民运动会(农运会)铲掉百亩麦田。可以看出,这些事件主要发生在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甚至是一些贫困县。越是欠发达地区,其改变现状的冲动越强。将这些事件置入更长的历时性视角,或许可以更清晰地理解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冲动。地方(尤其是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已经进入第四波发展的冲动。

地方政府前三波发展冲动是什么?就是著名学者温铁军在分析三农问题的产生原因时,曾讲到的地方三次大规模的征地高潮。第一次,1984年前后,“以地兴企”,财政分级承包施行,地方政府启动了地方工业化,大办乡镇企业。第二次,1994年,“以地生财”,分税制改革导致在税收的比例上中央拿大头,由于上世纪80年代这波工业化,相当多的地方出现财政赤字,于是,大规模征占土地抵补财政亏损。第三次是2002年,推动力是银行商业化改革,商业银行开始成为独立于地方政府工业化之外的金融资本,追求流动性获利,撤离农业。

第四波地方发展冲动,故里之争,建设标志建筑,举办全国性赛事,有延续第二第三波发展的特点,比如仍在进行的“卖地财政”。这同时也说明,不少中西部地区并未在前三波中发展起来,很多地区的工业服务业仍然薄弱,仍然是以农业为主,地方政府财政仍然亏空。而中央政府推行的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中部崛起,使资源投入越来越分散。

第四波地方发展冲动,也出现新的特点,从上述几个事件可以看出,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非常注重“眼球经济”。西门庆故里是否确定存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先炒作,把本地名声炒出去。举办农运会、建山寨馆,都是为吸引眼球,目光聚焦后,经济才好“唱戏”。与前三波拼“硬实力”不同,第四轮发展似乎是在拼“巧实力”。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中西部屡次“冲动”、屡次失败后的黔驴技穷,还可以理解为,地方官员不务实际的奇技淫巧。

因为区位以及资源禀赋的限制,笔者认为,中西部盲目追求经济发展,并不切合实际。但是,官员政绩考核却以畸形GDP为重要参照,地方政府被逼迫不断掀起发展“高潮”,而这些“发展”,似乎并未让当地百姓受益,并未提高他们的幸福感。最后陷入“发展就是折腾、发而不展”怪圈。官员对这种不切实际的发展也越来越不自信,只会搞些“奇技淫巧”的东西来糊弄。这种发展幻想不破除,畸形政绩考核制度不破除,更加玄乎的第五波第六波发展冲动,还会到来。

2010-5-5

胡克的最新更新:
  • 学生请愿有错吗! / 2010-05-06 22:33 / 评论数(1)
  • 新闻媒体成校园血案帮凶? / 2010-04-30 22:23 / 评论数(4)
  • 血案频发,校园恐怖主义击垮社会信心 / 2010-04-29 23:00 / 评论数(4)
  • 张春贤与李连玉的背影 / 2010-04-28 23:44 / 评论数(5)
  • 我们时代的“墙”与拆墙者伍皓 / 2010-04-28 09:44 / 评论数(11)
  • 阅读更多
    • 1
    • ……
    • 6
    • 7
    • 8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