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颠罪

NGOCN|从阮晓寰到“编程随想”:一个普通公民和“极客”如何成了“国家的敌人”?

2021年5月10日中午12点左右,上海杨浦区,贝女士家的门铃响起。她以为是上午叫的送水工到了,没有多想,便喊当时在书房里的丈夫阮晓寰前去开门。过了一会,她听到门口传来“不许动”和轻微扭打声,她赶紧跑到门口,才发现大门敞开,不见丈夫的身影,而一名身形瘦削的男子径自闯入家中…

阅读更多

NGOCN|港大劳工研究者方然“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朋友称“他只是个对劳工研究有热忱的学生”

“在理智上,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在意志上,我们要相信前途是光明的,并为之努力。如果世界能在不远的将来走上一条更公平、更可持续也更加和平的发展道路,中国工人正在进行的争取尊严和正义的斗争,无疑将在其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阅读更多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七)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三) (声明:本段是根据现在的回忆写的,对话内容和实际可能有所出入,具体的内容,得等到有朝一日,程渊和我儿子案件的档案公开,看当时的同步录音录像为准。) 此时的我,内心真的很平静。 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眼前的这几个人,微笑着,就等他们拿出刑事拘留证,让我在上面签字。...

阅读更多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六)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从杭州开车到长沙,全长大概900来公里,开车要十多个小时。上了高速后,一路上,也几乎没有什么车辆,有几个高速公路的出口已经关闭了。进入杭新景高速后,更是一路无人了。 我打开定速巡航,以限速的高限,孤独地行驶着。 路上,我再次给办案单位打了个电话,让值班人员转告林圣新警官,我已经出发了。 把车上的多媒体打开,找到了佛教音乐的文件夹,点开。...

阅读更多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五)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收到逮捕通知书后,我知道,我的儿子,吴葛健雄,在劫难逃了! 但我依然有决心,为我儿子作出最好的辩护。 虽然,我不是专业从事刑事诉讼,但毕竟,我也没有脱离过刑事诉讼案件。每年都会受理一两起访民案件——这些案件,几乎全部都是寻衅滋事。...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网络民议】北京大学名誉教授,-1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中国“最网盘的导演”,唤醒恍如隔世的疫情记忆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