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

【河蟹档案】顾的IDEA:“百度老贼,别人不敢骂你我来骂”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徐蕴芸:“没错这不是野鸡医院,这特么根本就不是医院,是个卖东西的网站。”就是这样的玩意儿承包了百度的疾病贴吧,鼓吹他们的食品可以根治疾病。百度需要的不是公愤,是公诉。李彦宏比王欣更应该受审判。『百度老贼,别人不敢骂你我来骂』相关阅读|《百度老贼,别人不敢骂你我来骂》;《阑夕:百度为什么要“卖”贴吧》;《麦琪:百度 为作恶而生》 2016年01月12日...

Read More

自由亚洲|709大抓捕 部分人监视居住期届满仍下落不明

中国当局去年7月大肆抓捕维权律师,警方以“监视居住”名义将他们关在秘密地点,1月9号法定“监视居住”六个月的期限将届满。国际人权组织敦促中国当局释放38名被拘禁律师和维权人士。有中国律师也在为在押同事争取自由。 秘密拘押数十名律师,已让中国主席习近平自诩的依法治国成为笑话, 如果不能在六个月期限届满时将这38人全部释放,未来不会再有任何人相信中国当局会尊重自己制定的法律。

Read More

自由亚洲|北京律师案多位辩护人天津欲见当事人不果

北京警方于今年7月连续抓捕十多位律师,目前由公安部指定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管辖。本周五(9月11日),被羁押超过两个月的维权律师李和平、谢远东、 王全璋及勾洪国的辩护人到河西分局预审支队,要求见当事人及了解案情,均没有成功。当局的理由是案件涉及危害国家利益。有律师感叹道,河西分局只是公安部 的一个“托”,案件“水太深”。 今年7月9日及10日,被北京警方抓捕及失踪的多位北京律师至今不准与辩护律师见面。

Read More

BBC | 王全璋:被司法拘留遭遇是法院的耻辱

支持者向刚获释的王全璋律师献花。 刚获释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对BBC中文网表示,他被司法拘留的遭遇并非个人的耻辱,而是靖江法院的耻辱,“是中国司法系统和法院的耻辱”。 在众多中国网民和律师的公开呼吁下,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已在星期六(4月6日)凌晨被靖江当局“提前解除拘留”。 王全璋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证实,他是在星期六凌晨获释的,靖江法院称鉴于他在拘留所表现良好,因此提前解除司法拘留。 早些时候,江苏省泰州市中院表示,泰州中院已会同靖江官方组成联合调查组,对王全璋律师被司法拘留一事展开调查。 泰州中院星期五(4月5日)夜间在法院官方网站发表公告说,“调查结果将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中国媒体星期六引述泰州中院称,“鉴于王全璋律师违反庭审纪律,扰乱法庭秩序,对其采取拘留措施,已起到惩戒作用,无继续拘留的必要,遂决定于4月6日提前对其解除拘留”。 王全璋对BBC中文网表示,他不会接受法院的释放理由,并且会通过法律途径把真相呈现给公众,并在法律上还自己一个清白。 获释 他重申,自己没有任何行为扰乱法庭的秩序,造成法庭的审理不能正常进行,或达到一个情节严重的程度。此外,他本人亦没有任何违反法庭纪律的行为。 至于法院所说的被审判长下令法警没收的手机被指显示“录音”状态一事,王全璋表示,自己对这一点无法说清楚。 王全璋说,自己在庭审期间曾用手机拍照,但未对法庭庭审拍照,只是针对自己的一份准备提交给法庭的文件拍照,此举没有违反法庭纪律。 王表示,法警把手机拿走后,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手机都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法警后来指控他在录音,这是他无法讲清楚的。 遭遇 王全璋还透露,在被审判长“留置聊聊”期间,他曾被关在一个半平方米的小黑屋达两个多小时,后来被带到法院会议室进行询问。 在这期间,他曾遭到一名法警的粗暴对待,包括手机被抢走,使他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法院书记员给他端的一杯水也被一名法警打掉,令他无水喝。 王全璋对BBC中文网表示,他被司法拘留的遭遇并非是他个人权利被侵犯的事件,“更重要的,是中国职业律师的权利日益被侵犯现象的一个缩影”。 他指出,有关遭遇并非个人的耻辱,“我认为这是靖江法院的耻辱,是中国司法系统和法院的耻辱”。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