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梗

Sir电影|“南方小土豆 ”,我不喜欢

就连官方也开始下场了——我姓“哈”,名“尔滨”,身高185,体育生,讨好型人格,最宠爱“南方小土豆”。黑龙江文旅厅也已经着手研发“小土豆形象IP”。整到这里,Sir开始觉得越来越迷惑了,并不是反感东北或者哈尔滨,而是反感我们今天对“梗”的依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阅读更多

南方周末|在上海,他们进行了一场现实主义“万梗节”狂欢

“你不觉得这是一种释放吗?一种压力的释放。”另一位上海爷叔跟记者搭话,他已经在路边站了两个小时,专心观察和感受狂欢气氛。爷叔是老上海人,但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气氛,“看到这样的气氛我很开心,我觉得大家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这不是一种节日,大家只是借节日的由头开心罢了,纯粹的开心”。

阅读更多

手紙|上海狂欢:当“万圣节”成为“万梗节”

上海人当然懂得玩梗,尽管以玩梗为标志的脱口秀归于沉寂,但玩梗狂欢的游戏精神走上了街头,创造了比电子屏幕更加直接的社会公共性。这些年来,喜剧电影里本该拥有的笑,离场了,断货了;综艺节目里本该存在的笑,净化了,尬场了。当日常生活所需要的笑逐渐消失,这本身就是对日常生活的巨大冒犯。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