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开年第一个热梗:

“南方小土豆”

在这半个多月来的狂轰乱炸下,Sir已经从置之一笑,到现在看到就腻歪,毫不犹豫地划走。

image

今天认真来聊——

“南方小土豆”,是一场什么样的狂欢。

起初,“小土豆”这个带有点蠢萌的形容,大概指的是初到北方,不适应冰雪的南方人吧。

比如,看到雪会兴奋得出现返祖现象。

会舔电线杆。

会穿得不接地气(不耐脏的白色羽绒服)。

imagev

这种玩笑本来还挺正常的。

欢迎“南方小土豆”,成了东北人展现热情好客,宣传家乡的自发行为。

哈尔滨也期待着打响城市名片,提振旅游经济。

image

直到它变成了一个梗。

并且开始像病毒一样无限增殖。

衍生出来的话题包括“尔滨,你让我感到陌生”、“讨好型市格”、“家乡还有多少特产瞒着我”……

image

image

image

南方小土豆不够用了。

那还有广西砂糖橘,云南野生菌,浙江小杨梅,湖北小鸭脖……

imagev
△ 来源:小红书博主 @乔治Cool爱旅行

CDT 档案卡
标题:“南方小土豆 ”,我不喜欢
作者:Sir电影
发表日期:2024.1.16
来源:微信公众号“Sir电影”
主题归类:南方小土豆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就连官方也开始下场了——

我姓“哈”,名“尔滨”,身高185,体育生,讨好型人格,最宠爱“南方小土豆”。

imagev

黑龙江文旅厅也已经着手研发“小土豆形象IP”,不久线下产品也将面世。

image

整到这里,Sir开始觉得越来越迷惑了。

本质上Sir并不是反感东北或者哈尔滨。

而是反感我们今天对“梗”的依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营销号和短视频博主依赖梗。

因为这给他们提供了流量和创作题材,于是一窝蜂地跟进。

官方宣传依赖梗。

因为这给他们提供了亲民的话术,以及与民同乐的姿态。

就连我们的汉语表达,今天也只剩下梗。

开口就是来了老铁666,闭口就是谁懂啊家人们我真的一整个×住。

除了这一套网络灌口,大家没有自己鲜活的语言,没有了注入自己独特感受的修辞方式。

“南方小土豆”不过是千千万万梗中,被大家高度依赖。

然后无限增殖。

最后快速被消耗到产生厌倦和逆反,和其他所有网络热词一样被迅速抛弃的,其中一个罢了。

“南方小土豆”的爆火,一个背景是——

各地文旅局的内卷。

如果你对互联网转瞬即逝的热搜还有记忆,这场文旅大比武,已经开始很长一段时间了。

从穿汉服骑马踏雪的昭苏文旅局副局长贺娇龙。

imagev

到高颜值外貌出圈的甘孜州文旅局长刘洪。

image

现在是上台跳舞的哈尔滨文旅局长王洪新。

image

去年一些非传统旅游城市,意外成了网络热门打卡地,淄博挤满了前来“赶烤”的人,柳州的消防栓也受宠若惊。

image

imagev

各地都在争相效仿,希望接住一波“泼天的富贵”。

就在哈尔滨正火的当下。

焦作也派出了185小哥哥。

甘肃白龙江给黑龙江写了信。

新疆也想欢迎“南方小土豆”,结果惨遭被本地网友背刺:别来,除非带10万餐费。

imagev

Sir当然也想去每个地方旅游。

(废话,谁不想呢。)

但说真的,这些宣传旅游热搜词条,腻了,累了。

你说这是推广地方文化、刺激消费、拉动经济增长,都可以理解。

但如果仔细推敲。

你又会发现许多不可推敲的地方。

比如传说中,哈尔滨短短元旦三天,就有60亿的收入。

image

简单做一道应用题。

3天60亿,每天赚20亿。

假如一个游客每天消费1000元(预算不低了吧),20亿除以1000元,相当于有200万个“南方小土豆”。

哈尔滨可以同时容纳这么多游客吗?

要知道,哈尔滨龙嘉机场一整年的吞吐量也才2000万。

image

抛开数据。

就以感受来谈。

今天我们普遍抱怨,旅游景点的网红化和过度商业化。

每个地方都有一条本地人从来不去的地标性小吃街,都有全国统一风格的“古镇”,卖着统一的义乌小商品。

南京的夫子庙一定会有“长沙臭豆腐”,武汉的户部巷也一定会有“湛江烤生蚝”。

想你的风,吹到了全国各地。

imagev

太像了。

太同质化了。

那么现在,“南方小土豆”式的旅游宣传,以及各地文旅跟风的现象,对旅游业来说。

究竟是一种发展,还是一种竭泽而渔?

一方面我们抱怨网红式打卡的无聊。

一方面却又乐其不疲地创造新的网红标签,并且深信不疑。

你可能会说Sir在挑刺。

但到底对不对,Sir还是想说交给时间吧。

跳开哈尔滨,跳开旅游。

“南方小土豆”的背后是,这个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抖音现场。

人们一年到头,仿佛只是马不停蹄地奔赴一个又一个的热梗。

回顾2023年。

你能想起多少有价值的大事吗?

火出圈的,想来想去只有这些——

完颜慧德“管她闺蜜(贵咪)还是敌密(笛咪)”,“这是一个伦理(lonely)的问题”。

image

洗脑神曲《爱如火》。

image

黄老师 “在小小的花园里面,挖呀挖呀挖”。

image

统治了世界,从海底捞到俄罗斯芭蕾舞团都在跳的“科目三”。

image

还有人传人的“公主请上车”。

image

好了。

你会发现这些热梗火的时候铺天盖地。

火完之后,再看只觉得尴尬。

为什么今天网络上最热的话题,我们共同的语言,只剩下毫无实际意义的梗。

而无法指向任何更深层的,更严肃的讨论呢?

最近写了很多次《繁花》。

请允许Sir再多写一次。

不聊剧情。

只聊两句话。

《繁花》的作者金宇澄先生在最近的采访中说到的一句话:

“人本身是非常复杂性的东西,这也渣男那也渣男,你把这么复杂的人性变化,用这么低能的一句话去涵盖它,太幼稚,太可怜了。”

imagev

很多人说,“南方小土豆”是侮辱人,甚至是搞男女对立。

Sir觉得最大的问题都不是这些。

而是简单化、标签化。

当我们表达的语言,我们讨论的议题,只能以一些最粗糙的梗去概括的时候——南方小土豆、东北小冻梨、185体育生。

我们还能在多大程度上,去接触更复杂的人,去理解真实而多彩的世界?

《繁花》里另一句话,是宝总说的。

“你以为吃的是龙虾,实际上吃的是机会,一只龙虾就是一个机会。”

image

《繁花》里同样充满了各种美食,玲子的泡饭,汪小姐的排骨年糕,至真园的干炒牛河、霸王别姬、仙鹤神针……

但。

食物背后讲的是人物,是情感,是时代缩影。

龙虾好吃。

但食客不为了吃,因为心里还有更大的生意。

我们不见得都是阿宝那样的阶层,但我们经历过火热的年代,我们经历过自己理想的岁月。

我们记得那时,最红火的话题,最激动人心的事。

不是吃,不是小土豆。

因为我们计划中的明天,广阔而惊奇,无法为此刻微不足道的一口吃食多做停留。

能够接受被琐屑填满。

大概是因为,足够地无聊。

机会,没有了;讨论的空间,没有了;想象力,没有了。

那怎么办呢?只剩下吃了。

image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