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媒体

旧闻评论|阿里献血风波:政府措辞不等于事件真相

这一次,社会大众对献血风波中真相的塑造,起点与终点就是特权想象。因为人们凭人情世故就能知晓,将上海援藏医生从日喀则调到上千公里之外的阿里医院,很难说是普惠的紧急医疗响应。风波中的特权想象绝非精神性的,而是生存经验使然。‍‍‍‍

老萧杂说|举起森林般的手,制止健康码复出

不能不追问,健康码肩负的使命早已宣告完成,为何至今还不彻底下架、还不彻底删除相关数据?它迟迟不肯从各地的应用端下线,无非因为“好用”和“管用”,形成行为惯性和路径依赖,试图将其延伸到常态化公共治理。欲将这“宝贝家伙”改头换面,用作其他用途或场景,我笃定有人从来不乏这种强烈冲动……

呦呦鹿鸣|家人们最好的纪念

古人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今时今日,这句话倒过来讲,可能更有现实意义:“达则独善其身,穷则兼济天下”。

维舟|亮亮丽君夫妇值得同情吗?

一方面,公众同情在这类事件中特别重要,往往充当着引爆剂的作用;但另一面,这种同情却又是极为脆弱的,人们对同情设定了苛刻的条件,有时左中右不同立场的人竟然不约而同地都拒绝给予当事人同情。

周庭|写于廿六岁的最后

“这数年切身感受到,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多么可贵的东西。将来还有很多未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我终于不用再为会否被捕而担忧,也可以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了。”

清晖有墨|昨晚,不少地方的健康码又开始重新回来了

没想到啊,在消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后,现在网友们突然又在开始聊起健康码这事来了,言谈之下心情很是复杂。四川、广州、浙江网友发现健康码“重新回来了”,其他地方网友表示不信邪,结果打开一看,果然还在。

【404文库】常识流通处|把一个厨师逼得以后再也不做蛋炒饭,这真是个荒诞的笑话

一个厨师做视频这么多年,炒饭是最常见的作品,遇到几个也很正常。反而是这些带节奏的,把10月24日和11月25日这两个日子扩大到整个10月和11月。这两个月都不能吃蛋炒饭了吗?是不是有点过于荒唐了?那12月份还能吃蛋炒饭吗?何不取缔这个菜?金华有两所小学在11月27日举办千人蛋炒饭大赛,这本是学校开展的活动,也被这些人搞得紧急删帖。

星球商业评论|最能躺平的人也不想躺了

记者问张教授在与各地零工们的沟通中,他们表达了哪些诉求。教授说在河南,60岁以上的绝大多数农民工养老金每个月一百出头,不够花;医保缴费涨太快,压力大。记者又问他零工市场上的大龄农民工,未来就业出路在哪里。张教授说日结工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就业选择:他们未来还能去哪工作挣钱?我实在想不出来。

竹不倒|那窃贼偷盗,是否还回去就行?

湖南涟源市有巡查组要去,结果领导亲自下场整理环境,在4个公租房小区里,排查出了766户公职人员。于是就出现了惊人的奇景,近日这4个小区大面积“搬家”人员络绎不绝。

麦杰逊|“血槽姐”的家人似乎露出马脚了

“血槽姐”的父亲对记者表示,虽然公众一直在议论的他们家里的那位小姑的身份,但据他所知,他们家和女婿家中几乎没有公职人员。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几乎没有”是几个意思?

【404文库】基本常识|要是我出了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来献血救人?

要是我在外地旅游出了车祸受重伤,上海市卫健委会不会帮我发函过去要求全力救治?要是我受伤抢救急需用血,医院会不会组织几十名公务员来献血救人?要是我在西藏生命垂危,我的家人有没有能力包一架湾流私人飞机送我到成都的大医院抢救?要是我受伤了要从机场送到医院抢救,会不会有警车帮我开道?

莽莽|一个延长的709: “律师的律师”李昱函的执着与不屈

李昱函,曾经是一名为了儿子维权的母亲,数年前选择踏上更加危险的道路:成为一名人权律师。在代理了709镇压中的王宇案后,她正在面临报复。如今,她已经在看守所里度过了六年,刚刚过完74岁生日。“人民”法院一纸迟来的判决决定了她还要再等待半年时间才能回家。

像一道光|余女士无辜,“沪上姑姑”可就未必了

从城市到乡村,从孩提到成人,无数个日夜里面的前尘往事告诉他们,身边确确实实有一波特权阶级存在:他们有着同样骄傲的面目和话语体系,最大的差异,无非是特权的范围和权力的大小。

人我场|“100种方法刑事你”河南版:农民先遭违法强拆,后被寻衅滋事

11月22日,曹丽霞收到了河南省许昌中院的《驳回申诉通知书》。为了清白,她申诉了一年多,还是未能摆脱司法机关扣在她头上的“犯罪分子”的帽子。在遭遇地方政府违法强拆后,曹丽霞开始信访维权,最终被判“寻衅滋事罪”;努力了这么多年,房子没了,盖房子的钱也没要回来,自己也曾身陷囹圄。

麦杰逊|“阿里血槽姐”事件,几个搞笑的细节

为了救下这个女生,各部门、各医院、航空公司、卫健委都做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但是在这小两口的聊天记录中呢,却只说他们的小姑牛逼,而这个小姑还不是公职人员,那我就挺好奇了——那么多部门的努力,为什么在这小两口的心中都还不如这个小姑呢?这位小姑,到底是自带了什么光环呢?

【404文库】律侠普法|血槽姐动用关系献血事件:特权任性是个人的福利,是整个社会的灾难

血槽姐在西藏度蜜月期间遇到车祸,从出院的病情单上看,如果是普通人那基本是没救的,血槽姐身份特殊,硬是被救过来顺利出院了。出院后立即拍摄视频炫耀,她的姑姑动用关系安排全体公务员、民警、官兵献血,整个阿里地区的a型血都被输上了,救治过程包机运送,各种开道,还上了华西医院的党建园地。

基本常识|祝福丽君和亮亮留郑州创业,提醒防范投资诈骗陷阱

简而言之,招安团队几乎没有付出任何实质性成本,就能签下具有全国知名度的主播,并且大概率占据过半的收益分成。甚至还能从地方政府那里额外拿一笔专项宣传经费……而丽君亮亮夫妇如果接受这一“投资“,很有可能会把他们俩现在仅有的自行翻盘的机会给白白葬送。

竹不倒|11人遇难,这么大的事故连个热搜和头条都没有?

下午两点多,黑龙江一煤矿上发生事故,11人遇难。以前这种事故一旦出现,几乎会在热搜第一的位置呈现,并且词条后面还有一个深棕色的“爆”字。那个字眼,代表了人们的关注,官方的重视,代表了必然会给那11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一个说法,尽可能的让亡者安息。

亮见|亮亮丽君夫妇的“创业视频”已没有了个体化的表达

在新的创业视频里,亮亮丽君夫妇成了郑州这座城市的代言人。虽然视频里还有他们的生活片段,但已经没有他们自己的个体化表达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被招安或被收编了,但他们的话语,肯定是被改造了。他们从之前“闹事”的苦主,摇身一变成为了正能量代言人,从而丧失了个体化的表达。

【404文库】城市的地得|记忆是一种责任

去中央公园找到了那个长椅,发朋友圈却不予显示。在上面涂涂画画成一张网,才发了出来。中央公园像这样的长椅有很多。即便是公园外的大道路边,走不了多远就会有长椅,给走累的人歇脚,或者让那些暂时无家可归的人,躺一个晚上。但是毫无疑问,这个纪念中国医生的长椅仍然是最特别的。

Matters|大声说:“从负到零的公民行动”,在上海白纸运动的一周年

白纸运动只是刚刚开始,2023年对于李克强逝世的纪念、万圣节上海的游行、乃至高中生大学生对于自身权益的追求,虽然更加温和,但无不是对于白纸运动的延续,对于自身诉求的表达,我想对于自身不公的抗议与争取,对于身边事的重视恰恰是社会运动的开始。

鱼眼观察|中植集团正式爆雷,引发市场震荡或超恒大

2021年解直锟去世后,中植集团开始走下坡路,这艘原本光鲜的资本巨轮,露出了越来越多深不可测的坑洞,但中植集团一直在强撑……如今,中植集团终于爆雷了,这将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债权违约事件之一,有人甚至认为,由于中植集团管理的资产规模庞大,引发市场震荡或将超过恒大集团。

林中的维吉尔|他们的认知,配不配他们的苦难

我想一个人,一个社会,没经历过一场苦难、一起悲剧,就应当有所反思、有所改进,方能以励前行。所以苦难、错误与悲剧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丧失了应有的同情,变的麻木,把每个个体的悲剧,真的只归咎于个体。

声道|融创孙宏斌上岸了,亮亮丽君夫妇的故事也大结局了

在接受采访时,亮亮丽君夫妇的一番话让人很心酸。他们说:俺俩买房的时候以为要考虑地理位置,有没有学校,有没有医院,有没有地铁,物业怎么样,绿化,容积率……但是买房之后,别人告诉我,你买房要考虑它的财报,考虑香港联交所的挂牌,股票是怎么样的。

蕨经|今冬的呼吸道疾患大爆炸,不过是去年底全面放开后的剧情延续

本季中国的非新冠呼吸道传染病爆发,并没有任何特别玄虚、不可思议的地方。现在轮到这里,不过是因为放开在去年。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反之没有任何更加好的理论模型可以比这个解释更加合理自洽….西方国家当时根据疫情波折管控时松时紧,而我们是几乎整整3年。更何况我们3年的措施力度和广度,可谓是两个维度。

元淦恭说|当我们谈论郑州

郑州抓住了城市化、大基建和产业转移的历史性机遇,在风口上被吹了起来。然而,这个城市的法治水平、治理能力、契约精神,都远远不能和现代化契合。这座城市在硬件上实现了快速的增长,但在软件上还有很多的课要补。同时,那些昔日的增长动能,正在熄火。

维舟|靠努力奋斗就能在大城市安家的梦想,破灭了

我们仍然可以想象一个新的梦想,但那必须是双向选择,也未必是“安家”,而应当是允许任何人,不论是否在城市里买房,都能不受区别对待地享有市民身份相应的权利,让人们真正感到在这里才能更好地实现自我,并有一份更好的生活。

【404文库】冷眼泽时|三问证监会:你们到底想干嘛?

说白了,注册制下新股本可以随便发,如果造假就罚的他们倾家荡产,自然就不会有人敢来骗钱。但是现在一边号称全面注册制,一边造假不绝对等于绝对不造假,你们到底是来监管的,还是来监守自盗的?——《【404文库】三问证监会:你们到底想干嘛?》

青年志Youthology|一封遗书和四位小学老师

十月底,一名23岁的小学教师跳楼。她留下一封遗书,“不幸福的老师怎么能教出来积极乐观的孩子呢?”十一月,我找到四位小学老师,试图描绘出她们的生活。

维舟|当年轻人眼里的光熄灭

当人们发现,自己的努力并不能带来可预期后果时,会产生严重的无力、无助、无能,自尊感随之被摧毁,连自我意识的根基都会遭到动摇,他们会感到自己只是一个卑微的存在,难以抵挡外部力量的任意摆布。

老孙荐读|我们正在品尝过度建设的苦果

说明过度的建设不仅把大量的财富凝固到不能带来流动性和收益的项目中,不仅由此造成地方的债台高筑,而且,后期的运营和维护,还需要大量的成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承担这种成本的可持续性吗?如果不能承担这种成本,结果会怎样?

魏春亮说|争取活到110岁,每月领3500元

四川天府新区眉山高龄津贴发放标准,80周岁至89周岁:30元/月/人;100周岁至105周岁1500元/月/人;106周岁至109周岁2500元/月/人;110周岁及以上3500元/月/人。100周岁以上,突然就大方起来。只是很可惜,该区内没有110周岁以上的老人,以前有现在已经过世了。

城市的地得|“亮亮丽君”的道路

他们或许还没明白,真正“成为市民”不仅仅是要在城市有一套房,站稳脚跟,也不仅仅是把户口迁过来,让小孩上学更方便,而是要勇敢表达。真正的表达,不仅是讨要自己的2万元,而是要注意到城市中有很多像自己一样处在不公状态的人,不仅是为自己发声,也要为他人发声,这时候就是在创造“公共价值”。

【404文库】王昊宸|为了一篇文章,喀什公安走过了整条丝绸之路

新疆喀什中院执行局局长王伟申诉案,殷玉生于2023年11月13日在起名为“真逻辑”的微信公众号发文《新疆喀什中院执行局长狱中喊冤:“羁押期间被药物控制”》。于是,发文后十天,就发生了喀什公安从我国古代丝绸之路的最西端,奔赴当年的丝路起点洛阳询问殷玉生的情况。

【404文库】真逻辑|新疆喀什中院执行局长狱中喊冤:“羁押期间被药物控制”

王伟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递交申诉状,请求撤销判决,宣告自己无罪。王伟说,他遭受体罚刑讯逼供,还被用老婆孩子的安全威胁,甚至用药物控制,做出有罪供述。而几乎所有行贿者的资金来源不明、去向不明,只凭单一的口供笔录,就判他重刑,希望那些“行贿者”在刑事责任的压力下能够说出真话,还他清白、给他自由。

旧闻评论|未被《我本是高山》理解的张桂梅

当电影制作方依据主旋律电影的模版,继续在张桂梅身上安插男女感情戏以增添其女性色彩,越是用力,越是南辕北辙。这种制作惯性,是一种方向性的错误,完全不能靠女性与党性的辩证统一关系来辩解,批评者抨击电影矮化和扭曲张桂梅,道理在这里。‍‍‍

思想者书店|形式主义折腾得基层已经无法干正事了

基层普遍陷入了“无事找事”的怪圈里。上级就怕基层没事干,就不断布置各种“狗屁工作”,隔断时间一个工作清单,换个时间又是工作提示,还随时有紧急通知。打雷下雨得通知去看看老百姓家里的房屋安全不安全,冬天取暖有消防安全隐患,要搞“敲门行动”。这些工作,唯一的意义就是证明基层还在干事,至于事情有没有必要干,则是不重要的。

谦哥儿|看了亮亮丽君夫妇的遭遇,更能理解年轻人为什么躺平

像亮亮和丽君这对小夫妻,像中山大学的几位博士们,像四十三中的女排学生和教练。如果努力奋斗却只是迎来悲剧,那一定是有什么出了问题。如果在读书、工作、买房这些人生的重大选择中,总是充满不确定性,找不到正反馈,那么躺平就是一种理性选择。

木蹊说|比起缅甸诈骗园,河南周口联通的这波操作才叫狠

一名联通工程师表示,在给新用户装机时,河南周口联通公司还会使用其他用户更换下来的旧光猫为新用户装机。等新用户使用一段时间后,工程师再上门以“光猫型号过旧已不匹配”为由,为用户重新装新光猫。你看,一台光猫,他能骗两次的钱。双赢,赢麻了!

四环青年|郑州烂尾楼夫妇称讨说法被打,谁夺走了他们眼里的光

还有多少因为房子烂尾,在角落里默默哭泣、维权无望的亮亮丽君呢,他们是不是连讲述故事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是不是只能接受房子烂尾、一辈子积蓄打水漂、余生只能拼命还债的残酷命运?许许多多背负烂尾楼、在债务中苦苦挣扎的人,不知道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会是什么。

Sir电影|你给翻译翻译,什么叫XX

所谓字幕的错译与篡改,与其说是在玩弄一种权力游戏——有权决定让观众看什么不看到什么。不如说更像是一种自欺欺人:把一切粉刷成有些人想要的样子,假装其他不存在。

加载中